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覆手繁华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三章 逢生
    去÷小?說→網』,♂去÷小?說→網』,

    听着庄王侧妃说完话,琅华看了看旁边的老乐。

    老乐点了点头。

    琅华回过头来,“庄王妃,我们现在不能去京城,也不能去见太后。”

    庄王侧妃有些意外,对于顾家来说投奔太后已经是他们唯一活命的机会,难不成他们现在还犹豫要站在哪一边?

    琅华摇了摇头,“庄王妃,我们现在手里还没有投名状,就算去了京城又能如何。”

    就这样匆匆忙忙去了京城,也得不到太后的信任。

    所以,顾家要纳投名状给太后。

    庄王侧妃目光亮起来,“你们准备要怎么做?”

    琅华沉着眼睛,“王妃您想一想,现在东平长公主是什么处境?长公主的性情太后和您应该比我们更了解,所以也更能体会长公主的心情。”

    “如果我们大齐为了长公主与西夏和谈,您知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庄王侧妃并不介意顾琅华这样询问她,因为她知道这件事对东平长公主和太后来说都十分的重要,她顺着顾琅华的话想下去,虽然她还是个小小的宫女时,东平长公主就嫁去了西夏,但是关于东平长公主的传言,宫里始终没有断过。

    当年先皇为了夺回夏州、银州故意以结亲为饵,让西夏对大齐放松警惕,率大军分兵而至夏州城下,连夜突袭击败夏军。之后,西夏欲以东平长公主为条件让先皇归还银州,先皇本已经答应,却收到了长公主自缢的消息,先皇以为长公主已经薨逝在西夏,再也没有了顾虑,带着大齐军队一路攻打到了灵州。

    许久之后,东平长公主给太后娘娘写过一封信,信上只有一句话,既然她敢嫁过去,她就知道她该做些什么。

    老乐抿了抿嘴道:“我们在西夏打听到了消息,东平长公主的两个孩子是得了喘症,西夏缺医少药,两个孩子才会相继没了。”

    庄王侧妃只是听说东平长公主的两个孩子生了重疾,却没想到只是喘症。

    小小的喘症,就算是生在大齐的穷苦人家也未必就会死,更别提达官显贵家的孩子,她的丞哥才咳嗽了几声,就立即连夜将太医招来,太医将药熬成了三勺喂给丞哥喝,她看着丞哥哭着推勺子,就心酸的不得了。

    东平长公主的小女儿也才三四岁的年纪,那么小的孩子,生了病却没有药来治,长公主眼睁睁地看着孩子渐渐衰弱死去,会有多难过?嫁去了西夏,长公主已经失去了全部,如果现在大齐再牺牲利益来接长公主回国,根本就不是在救长公主,而是将长公主逼上死路。

    庄王侧妃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太后的舔犊之情,差点就害了长公主。

    琅华眼看着庄王侧妃的脸色变得苍白。她猜得没错,前世,就是因为太后不知道长公主真实的想法,一个盲目地营救,一个痛苦的挣扎,最终的结果就是,长公主为了维护大齐的利益,自戕在了西夏。

    庄王侧妃看向琅华,“你真的有办法救长公主?”

    琅华目光清澈而明亮,“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是会尽力一搏,说不定能为长公主走出一条路来。”

    庄王侧妃居然觉得顾琅华的话,十分具有说服力。

    也许,顾家真的能做到。

    ……

    许家。

    许氏听到枢铭逃走的消息不禁惊地张大了嘴。

    怎么可能,枢铭怎么可能从沈昌吉的手中逃走,沈昌吉的阴狠他已经见识过,被皇城司看守的大牢就像是铜墙铁壁,没有沈昌吉的同意谁也别想从里面走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不会是沈昌吉故意放走了枢铭。

    许氏看向许崇智,“那……朝廷到底有没有抓住那个西夏人?”

    许崇智摇了摇头,“西夏派了许多死士,就为了保护枢铭脱身,我们赶去的时候,满地都是死了的西夏人,唯独没有枢铭的踪迹。”

    “整个江浙设了层层关卡,也是奇怪了,那个枢铭就像是凭空没有了一样,竟然查不到半点的消息。”

    许氏半晌才道:“那要怎么办?”

    许崇智叹了口气,“事出在沈昌吉手上,应该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说着顿了顿,“倒是顾家……”

    “顾家怎么了?”许氏如同一只炸了毛的猫,一下子跳起来,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许崇智。

    许崇智有些后悔,他不应该将这个消息说出来,他迟疑着正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许氏却已经没有了耐心。

    “大哥,你话就说一半,要急死我不成?”

    许崇智治好将庄王侧妃的事说了,“不知怎么就听说了百草庐的医术,登了顾家的门,正好遇到沈大人在查抄顾家。”

    “庄王侧妃就替顾琅华说了两句话,然后……沈大人得知枢铭逃狱,闵怀趁机弹劾沈大人以公谋私,玩忽职守。”

    “看样子,沈大人不会再与顾家为难了。”沈昌吉恐怕自身难保,怎么可能再去对付顾家。

    许氏听得头皮发麻,脑子如同那散落的豆腐花混沌一片。

    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连沈昌吉也对付不了顾家。

    庄王是太后的人,庄王侧妃前世里就是……那畜生的帮手,今生今世居然又在那畜生为难的时候赶了过来。

    难道这就是天意吗?上天已经定好的命数,即便被她改变了,却依旧会得来一样的结果。

    望着失魂落魄的许氏,许崇智叹了口气,“妹妹,你也不要想太多,这些日子就好好休息。”

    许氏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许崇智坐了一会儿就离开屋子。

    周围死一般的沉寂,许氏觉得自己如同已经躺进了棺材里,就等着咽下最后一口气。她虽有满腹的心事,却不知要向谁去说,哥哥不明白,老太太也不明白,没有人知道她的秘密,也没有人知道顾琅华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

    许氏脑海里浮起了陆文顕的影子,只有陆文顕从始到终都知道她在做什么。

    许氏支起了身子,将紫嫣喊过来,“去准备马车……我……要去小院子……”这个时候她要叮嘱陆文顕,千万不要露出马脚,那顾琅华说不定下一个对付的人就是他们。

    紫嫣应了一声立即走了出去。

    ……

    陆家。

    陆瑛刚写了一篇时文,程颐就进了门,“二老爷在外面那处院子又有了动静。”

    ……………………

    今天新年,带着小教主出去看了烟火。

    也算是陪着孩子过个节,所以稍稍晚了些。

    谢谢大家继续投票给教主,明天就是教主的生日啦,许个愿望,但愿能够永永远远地就这样写下去。

    求月票,求月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