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天道图书馆 >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讹诈
    “啊?”没想到美女会生气,尚斌吓了一跳,连忙解释:“沈老师,我没说你,我说的是这个张悬,没钱就别请人吃饭,让人拦住,简直丢人现眼,损了我们学院的威风……”

    话还没说完,眼前女神的脸色越来越低沉,随时都会爆炸,尚斌正在满心疑惑,就见服务员一脸尴尬的将其打断:“尚少……”

    “怎么了?”尚斌眉头一皱看过来。

    “咳咳,请客的是……这位沈老师!”服务员道。

    他接到命令,配合尚斌演戏,也没想到一男一女吃饭,是女的付账,还没来得及汇报,尚斌就冲了过来,这下更没时间解释。

    “沈老师请客?”

    尚斌吓了一跳,眼睛瞪圆,满是不敢相信。

    真的假的?

    自己天天邀请女神吃饭,她理都不理,这个学院倒数第一的家伙,有什么资格和她一起吃饭,而且……还让她请客?

    “怎么?我没钱付账,就是装大方,丢人现眼是吧!”沈碧茹冷冷看过来,她今天在张悬面前连续吃瘪,就很郁闷了,没想到还被这家伙嘲笑,气的快要炸开。

    “不是,不是……”尚斌脸色一白,都快哭了。

    这才明白,想拍马屁,结果拍到了马蹄子上,连忙摆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是……是……”

    连说了好几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不过,他不愧是长老的孙子,学院老师,见多识广,很快反应过来,转头看向服务员,大手一摆:“好了,沈老师的账就是我的,多少钱,我帮着付了!”

    “尚少哪里话,你是我们洪天楼的贵宾,我们怎么可能要你的钱!”服务员连忙点头。

    这是他们早就对好的台词,就是想在女神面前显示他的身份和能力。

    “那就好……”尚斌正想继续说话,彰显一下自己的霸气,就听到沈碧茹的声音再次响起:“不用了,我自己花费的我自己会付,免得被别人说成装大方!”

    说着将插在头上的簪子取了下来:“这根玉簪,价值至少五千金币,你可以找个明白人验证,我先押在这里,等回去取了钱,再回来赎!”

    “这……”

    拿着玉簪,服务员不知该怎么办了。

    之前说好的剧本里没这些啊……

    “沈老师,不用这样,洪天楼的吴执事和我是朋友,我只要说一声,你那点钱不算什么……”

    尚斌连忙向前。

    “那是你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沈碧茹打断他的话,再次看向服务员:“再不找人验证,我就走了!”

    “我……”服务员连忙看向尚斌,满是求助的眼神。

    “看我干什么?”尚斌着急的连连摆手,一脸愤怒:“我又不认识你!”

    “好了!”

    没想到吃个饭闹成这样,张悬摇摇头走了上来,将玉簪从服务员手中拿过来,重新递给沈碧茹:“你给他这个干什么?这顿饭不值128o金币,给他钱,难道要让他讹诈?”

    “讹诈?洪天楼成立接近十年,价格公道,童叟无欺,还从未有人找过麻烦,你什么意思?”

    张悬话音刚落,一个中年人大步走了上来。

    洪天楼执事,吴愁。

    他也和尚斌说好了,本来不用现身的,此刻听到张悬说出讹诈,再也忍不住。

    这边的事,已然惊动了不少食客,如果再不出现,任由对方说出去,酒楼肯定名声大损,到时候老板洪浩长老回来,还不把他杀了?

    “什么意思?非要我说出来?”

    张悬眼皮一抬,满是懒洋洋的味道。

    “哼,我们洪天楼,每一份菜,都采用最珍贵的材料,新鲜可口,价格也通过洪天学院审核,如果你说不出所以然来,就算你是学院的老师,今天也别想走了!”

    吴执事脸色一沉。

    对一个酒楼来说,讹诈顾客是很大的罪名,不弄明白,传出去,洪天楼也不用开了。

    “真是自己找死!”

    本以为这次收拾不了张悬,看到他居然说洪天楼讹诈,得罪了吴执事,尚斌兴奋的眼睛光芒一闪。

    吴执事平时看起来很好说话,脾气也不错,但牵扯到洪天楼的名声上,丝毫都不会退让!

    这个学院倒数第一的家伙,看来倒霉了!

    “这家伙乱说什么呢……”

    沈碧茹则一脸着急。

    洪天楼能在洪天学院开设,并且建这么大,背后的势力可想而知,你公然说人家讹诈顾客,这不是让人家找你麻烦吗?

    这种大酒楼,可是很注重名声的。

    “既然你要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面对对方的威胁,张悬不以为意,来到桌子跟前。

    “这份紫香暴熊肉,按照你们的说法是将暴熊斩杀后,用紫香花浸泡三天,这样才能让肉外焦里嫩,满是香气,可惜,你们只浸泡了一天半就拿出来,翻炒上桌,虽然口感上差不多,紫香花的药性却半点都没渗透进去,吃再多都没用!”

    “至于这份洪湖桂鱼,你们宣传是捕捞了洪湖的野生桂鱼,实际上却是叶罗湾的圈养桂鱼,两者的区别很简单,野生桂鱼,因为要面对天敌清河龟,尾鳍上比正常的圈养桂鱼更加坚硬,尾巴也要粗大不少,只要稍微打听,就能知道!”

    “这个清炒窝心草,就更不用说了,根本就不是窝心草,而是苦心菜!这两种植物其实是同一种,不过生长的环境不同,名字也不同,窝心草生长落在蛮兽的窝边,受到蛮兽照顾,根茎一般都很大,营养价值也要高不少!”

    “苦心菜则生长在荒野,十分便宜,根茎细小,营养价值也要低一大截!同样一盘菜,两者的价钱至少要差上十倍!不可同日而语!标注窝心草,却用苦心菜,这不是讹诈是什么?”

    ……

    张悬随手指向一个菜,就清晰说出菜的来历和缺点,本来气势汹汹的吴执事听到这些话脸色变得煞白。

    他身为洪天楼的执事,不光前台顾客,后面厨房的事,也归他处理,自然知道对方说的真假。

    不是信口胡说,而是……太对了!

    这些事,老板并不知情,而是他为了牟取暴利,找人悄悄更改的,尤其是洪湖桂鱼和窝心草,两个替代品,简直一模一样,就连专门的美食师,都没现异常。

    这个少年怎么看出来的?而且说得丝毫不差?

    “可恶!”

    “我们专门从远处过来吃正宗的窝心草,没想到居然是假的!”

    “我也是,听说这里的洪湖桂鱼最香,口味好、正宗,专程过来的,竟然这样糊弄我们!”

    “退钱,退钱!堂堂洪天学院第一酒楼,用假冒伪劣,亏我还是老顾客,居然被这样欺骗!”

    ……

    张悬开口,从容不迫,有理有据,周围看热闹的众人,立刻炸锅。

    洪天楼在整个天玄王国都算得上有名的大酒楼,其中不少招牌菜,吸引无数强者前来,他们做梦都没想到,这些居然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