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一章 抱不平霍远遭劫
    天津市静海县的早上,太阳才刚刚露头,整个县城也开始醒来,街上的早点摊子一个接一个的开张了。典型的老天津人,习惯是早上起床不梳洗打扮就要先去买早点,静海这边也不例外。

    霍远和其他的年轻人大不相同,每天早上天不亮就会起床,起床的第一件事不是出去买早点,而是从冰箱和柜子里翻出各种材料,都是珍贵药材,什么人参当归鹿茸虫草,总之都是写滋补的东西。然后又从冰箱下面掏出一大块乌鸡肉,运刀如飞般的将其切好成形。加上那些补药,一股脑丢进锅里开始炖煮。

    霍远也不看着锅,自己快速梳洗完毕之后,往双腿和双臂上系上几块铅块,推门就离开家,跑步来到离家很近海滩上开始练功。

    他练的功夫可不是一般的花拳绣腿,而是真正杀人的武学——迷踪拳。这迷踪拳和平常百姓练的健身拳法完全不同。它具练精化气,弧形走转之势,又兼开张、劈打、舒展之态,功架端正,发力充足。此外,这套拳法讲究眼神和腿法的配合,独具风格:眼神集中一点,兼顾八方,眼助身法,眼助气力。上肢有甩、拍、滚、掳等击法,下肢有跳、截、挂、缠等腿法,配合靠、闪、定、缩等身法。其步法多插裆套步,闪展腾挪,窜蹦跳跃。劲力上化拙归巧,易僵为灵,练求明劲、暗劲、横劲、开合劲、抖放劲、螺旋劲。全身为法,动即是法,尤以靠、抱、粘、拗、顶、弹、拨、挎、掸、提、撩、缠、击、拦十五字技法要诀为精华。

    这套功夫是他们家家传武学,霍远可是正派的霍家传人,霍元甲长兄的嫡传子孙,学的也正是霍家一脉相承的迷踪拳。

    霍远自幼就开始学习,今年28岁的他,已经练功超过25年了。一套霍家迷踪拳早就练的炉火纯青,自前年开始,全家都已经没有比他功夫更好的人了——当然,主要也是霍家如今随着电影电视剧的播出,真正练武不多了,多是从事经商影视之类的工作,赚钱才是第一位么。

    霍远家在家族中算是家境不错的,家里给他找了个政府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但是也不指望他养家糊口。关键落了个清闲,霍远本身就是个武痴式的人物,就是喜欢练武,这个工作也就给了他大量的时间可以去练功。

    如今的霍远已经养成习惯,每天早上固定时间去海边,身上绑着铅块,站在海水里练上九趟迷踪拳,然后再跑回家。每天进家的时间都是刚刚好是锅里的肉炖的烂熟的时候。无论春夏秋冬霍远每天早上都会重复一次这个过程,唯一不同的就是他身上绑的铅块越来越重。

    霍远端起锅,把炖好的汤倒进大碗中。端起碗,先是一仰脖咕咚咕咚把碗里的汤一饮而尽,然后也不用筷子,就直接伸手捡着里面的肉,一边狼吞虎咽,一边打开电视看看早间新闻。

    霍远每天早上都会炖上一锅汤,这汤大有讲究。因为他练的迷踪拳乃是刚劲拳法,讲究的就是把身体练的更加结实有力,但是正所谓钢极易折,內腹容易受损。练的久了,这人就好比一个装着玻璃的铁箱,无论铁箱怎么捶打都不会变形损伤,但是里面的玻璃却都碎了。所以霍远每日都会给自己炖汤补充气血体力,安养内腹。

    早上8点半,霍远准时出门上班。一个上午也没什么正事,看看报纸上上网也就过来了。中午下班后,赵恒先是去食堂飞快的解决了午饭,然后离开单位,前往马路对面的银行。因为他早上做汤的时候发现冰箱里药材不够了,所以准备去银行取些钱,好在晚上下班时顺路买些药材。

    霍远来到银行里,中午的银行人也不多,排了不一会,就轮到他了,刚刚坐在柜台前就听见一声爆喝:“都举起手来!全都不许动!抢银行!”这声大喊,伴随着震耳欲聋的一串枪响。枪声响起,喊叫声,女人尖叫声此起彼伏。银行里的人一片混乱。

    混乱中的霍远下意识向下一蹲,一个“懒驴打滚”接一个“鹞子翻身”,人就猫到了银行花瓶的后面。这才定睛观瞧:三个蒙面人站在银行门口,这三个人都是一身迷彩服,脸上是冬天的那种毛线帽,掏了几个窟窿露出眼睛鼻子嘴。其中两个人都是一只手里攥着手枪,另一只手提着袋子,还有一个人双手端着一只长枪,像是过去的那种鸟铳,枪口还冒着烟。三个人脚下一个保安浑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端着长枪的蒙面人往前一步,大喊一声:“都听见没有!不许再叫!谁再叫,老子打死谁!”然后又冲天花板开了两枪。

    银行里的人又是一阵骚乱,但是一见蒙面人的枪口向他们指过来,很快就安静下来。蒙面人这才满意的左右看,然后冲自己身边的两个人点点头。那两个人一个一把抓起银行大堂外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另一个抄起枪顶住女人的太阳穴。然后押着她来到银行柜台旁,冲着里面吼道:“开门!快点开门!要不然我们打死她!”

    中午时间,柜台里面就剩下值班的两个女员工了,这两个女人看见蒙面人朝保安开枪的时候早就吓傻了,缩在柜台的角落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没听见外面劫匪的话。

    那个拿长枪的劫匪怒了,搂动扳机,朝着柜台的玻璃“砰砰砰”连开数枪。按道理银行的玻璃应该是双层的12cm-20cm的钢化夹胶玻璃,就是拿着枪打也打不破,即便碎了也黏在一起,根本轰不开才对。但是这一个县城的普通银行的分行,管理本身就不善。更主要的是这个银行在建设施工的时候一层一层扒皮,被贪掉了大量施工款,以至于建设的时候大大的偷工减料,玻璃都被换成了普通的钢化玻璃。蒙面人一阵枪机,居然将玻璃轰成了一地碎渣。

    另外两个蒙面人也不甘示弱,一抬脚就跳进了柜台里面,踹开两个女工作人员,开始往口袋里装钱。

    霍远缓缓抬起身子,看了看里面的两个劫匪,这两个人根本就没空往外面看,眼睛恨不得扎进钱里。而手持长枪的劫匪也顾不得看人质了,也目光灼灼的看着里面的两个人装钱。

    霍远知道机会来了,先是地下身子,轻手轻脚将脚上的皮鞋和袜子脱了,然后从花瓶后慢慢绕出来,眼睛一刻不移的看着外面剩下的那个劫匪,脚下迈着迷踪拳中的八卦步,两**错,悄无声息。趁着劫匪眼神瞟向里面的时候,脚下发力,整个人像个狸猫一样绕到柱子后面,躲开了劫匪的视线。

    霍远心理盘算了一下,自己这边到劫匪的距离大概在六七米的样子。然后向柱子另一面缓缓挪动。

    这时地上趴着的一个女人看见了他,吓得不由得“啊”了一声,立刻又捂住了嘴。但是这一声已经暴露了他,那个拿长枪的劫匪不由得望向这边,慢慢的想那女人走来。

    霍远急忙冲那个女人示意让她别出声,然后贴像柱子的另一边,脚下猛然发力,整个人猛虎下山般由另一侧扑向劫匪。

    劫匪本来看的是柱子左面,却发现一个人从右面窜出来。吓的一个激灵,抄起枪就要开枪。但是霍远速度太快,常年练武使他的爆发力极猛。六七米的距离一个箭步就到了劫匪身边,劫匪都没来得及开枪,霍远就到了。

    劫匪刚要开口叫,霍远的右手成鹰爪状,闪电般的扣住劫匪的下吧,两指用力,竟然将劫匪下颚与头骨的挂钩捏个粉碎。劫匪还没能叫出来,就失去了喊叫的能力,霍远也没有停留,左手握拳,一拳正中劫匪脖颈。霍远拳劲极大,这一拳竟然将劫匪的喉结打碎气管振断。霍远没有停手,又出一拳,还是劫匪脖颈,这一拳击碎了劫匪的颈椎骨,劫匪当场倒地身亡。

    说时迟那时快,从霍远窜到柱子外面,到他一抓两拳结果了劫匪,实际上也就用了两秒不到。这等爆发力已经近乎人类极限了。

    而这时柜台里面的两个劫匪才听到声音觉得不对劲,其中一个反应快一点的,站起来回身看看,结果刚刚起身,看到的却是一只没穿鞋袜光脚,这只脚上满是老茧,一层叠一层。还来不及有第二个反应,就被霍远一个飞踢正中脖子,栽倒在地,当场倒地,躺在地上直抽抽。

    霍远不是没能力一脚把这个劫匪踢死,但是因为刚刚杀了一个劫匪,怕这两个反应过来,于是大步流星跑向柜台,刚刚到柜台边两个劫匪就起身了。霍远不敢怠慢,只能仓促之下飞身而起,一脚踹翻了一个劫匪,没能把他踢死。

    剩下的最后一个劫匪吓的忙后退一步,端着枪指着霍远大叫:“别过来,别过来,不然我打死你!”

    霍远冷冷的看着劫匪,眼神全部集中在劫匪拿枪的手指上,缓缓挪动这步子,准备发起最后的突击。

    劫匪手颤抖着,看了看地上的同伴,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有多么恐怖了。于是本来胆子并不是太大的他大叫一声抬手就朝霍远开枪。

    霍远一直全神贯注盯着劫匪的手指,见劫匪手指刚刚有所动作的时候,就单腿一动,准备横向蹿出去,然后拧身一掌将其击毙。没想到腿刚想动,却被后面早已吓傻了的女员工一把抱住!那女人大喊着:“救命,救救我!!”显然将他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但是这一抱就要了霍远的命了,无法闪展腾挪的霍远被劫匪连一枪正中心口。霍远感觉前胸一阵剧痛,知道中枪了,强忍住伤势,先是一脚蹬开碍事的女人,而后一个箭步之扑劫匪。劫匪吓得又开了两枪,霍远只觉得胸口又是连震两下,知道自己又中了两枪,但是依然速度不减冲到劫匪面前,劫匪吓得依然面无人色嗷嗷狂叫,霍远双手成鹰爪用力扣住他脖子,左右开弓,两边一用力,就把劫匪的脖子撕碎。

    劫匪的尸体扑通一声躺倒在地。而霍远也觉得失去了全身的力气,脚下一软失去了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