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二章 机缘到展元重生
    黑,眼前是一片无尽的黑,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要将他吞噬。他奋力的想前跑,想逃离这片黑暗。终于,眼前出现了一点光亮,他冲了进去!

    霍远费力的抬起眼皮,睁开眼睛。突然迎来的光亮让他眼睛一痛,赶紧伸手去遮住。

    这时,耳边有几个声音响起:

    “娘,娘!四弟醒了,四弟醒了!”

    “对,娘你快来,大哥,三弟快叫大哥!”

    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元儿,元儿,你醒了?老天保佑,可算是醒了……”

    霍远这才缓缓睁开眼,见眼前有好几个人,离他最近的是一个女人,四十几岁年纪,穿的竟然是古装,头上是朝天高髻,但是发髻略显散乱。脸上沾着泪花,双手捧着霍远的脸,嘴里还念叨着:“元儿,元儿……你可好些了吗?”

    霍远向后缩了一下,脱离了女人的手,又看了看旁白的人。旁白有三个男的,一个方脸阔口,粗眉大眼,身高八尺,大 概有二十左右岁。另外两个男的年纪小些,一个看上去十几岁,最后一个男孩大概有七八岁的样子。三个人也都是古装。

    霍远这向后一缩,把女人吓了一大跳,女人慌乱的道:“元儿,元儿,你是怎么了?不认得为娘了吗?”

    霍远没有理她,而是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身在一处典型的古代房屋里,无论是房屋的样子和屋里的陈设都是古式的。当然,霍远的历史不好,根本也看不出到底自己的这间屋子的布置还有眼前人的衣服是哪个朝代。

    “四弟,你怎么了?说句话啊。”那二十左右的男子一把扶着女人,一面对霍远道:“你看看娘亲,跟娘亲说句话。”

    霍远这才开口道:“我在哪?你们是谁?”

    话音出口,霍远就是一愣,原来自己嗓子里的声音居然和平时说话的声音完全不同!自己因为常年练武,嗓音粗重浑厚,是那种充满磁性的纯爷们声音。而如今的嗓音居然清澈干净而又略带尖利,居然是小孩子的童音!

    霍远急忙看看自己的手脚,刚醒来还没感觉,这仔细一看才发现不同,原来自己的手因为常年练武,长满老茧,粗糙不堪。而这双手细腻嫩润,从手脚比例来看,分明就是个小孩子!

    “孩子,我的孩子,你是撞坏了头吗?”女人嚎啕大哭,泪如雨下:“这可怎么好,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爹爹!”

    那二十左右的男子也有些慌神,问霍远道:“四弟,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吗?你还认得我吗?认得你二哥三哥吗?”

    那稍大一点的男孩倒还镇定一些,对女人道:“娘亲,别哭了,我去找白郎中来!”说着就颠颠的跑出了屋。

    霍远这时方才明白,自己这是穿越了啊!

    对于穿越这件事,霍远再怎么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知勤练武,那也是听说过的。显然现在这种情况,不是有人花了大价钱恶搞自己,那就只能证明自己穿越了。想想自己之前的记忆是在银行独斗三劫匪,然后中了好几枪。估计恶搞自己的可能太小,而且再怎么恶搞,自己也不可能连身体都变了啊。

    霍远这人自幼习武,性情自然也不矫情,既然穿越了就既来之则安之。于是手扶着头,故意对那男子说道:“我也不是不认人了,只是好像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你给我说说,说不定我就想起来了。”

    男子一听,点点头道:“恩,想是你堕崖伤到了头,没关系,我来给你说说你慢慢想。你叫展元,字熊杰这里是你的家,咱们家在常州府武进县遇杰村,可有些印象了?”男子见霍远没有反应,知道这些信息里除了名字外对5岁的孩子来说丝毫没什么意义,又继续道:“我是你大哥展耀展熊中,刚才跑出去的是你二哥展辉展熊义,这是你的三哥展昭,字熊飞。那边的是咱们的娘亲……”

    霍远听着前面的还仅仅是听听了解一下无尽穿越的情况,看看到底自己是到了哪里。直听到介绍自己三哥的时候不由得吃了一惊——展昭展雄飞!南侠御猫!对于展昭展雄飞他可太熟悉,小的时候就喜欢听武侠的故事,可以说霍远是听着《七侠五义》的故事长大的。展昭这个名字实在是太有名了:少年行侠,仗剑四方,好不平事,百里传名。时人因其久居江南,尊为“南侠”。及长,遇包孝肃于危难,数活其命。希仁感其人,爱其才,乃引见天子。昭遂入仕,得“御猫”之号。彼虽在庙堂,心存江湖,旷达如初。数年间,收五鼠,定军山,平襄阳。是包拯手下的得力干将!

    自己眼前这个7、8岁的孩子就是传说中的南侠展昭?自己竟然是展昭的弟弟?霍远突然觉得老天待自己不薄啊!自己做了一辈子的侠客梦,如今自己成了南侠的弟弟,岂不是也能成为一代大侠?

    霍远想到这不由得兴奋起来,至于展耀后面关于爹娘的叙述也没怎么认真听。

    书中暗表,这展昭的家庭情况以往的书中少有记载,只有《小五义》原著中提到展昭有两位哥哥,大哥有一女展小霞,嫁给了小五义的老大粉子都卢珍。二哥有一子展国栋,却是个夯货,脑子里缺根筋,比武打不过卢珍,跟卢珍结拜了兄弟。

    由于对于展昭的记载不多,所以这里笔者就自行发挥了——展昭父亲叫展孝林,是当地的世家。展孝林年轻时候参加科举,考经义课中过第四名,御封一任任枢密院诸房副承旨,正七品官,也可谓显赫一时。后因守孝,就此辞官还乡,家里家大业大,做个员外爷也算落个太平逍遥。这展孝林娶妻邹氏,生有四子。就在四子展元出生的第二年,展孝林突发中风,疾病不治。回光返照之时别的不想,反而把四个孩子叫到床前,从十八岁的展耀开始,到刚刚周岁的展元,挨个给取了字,这才满意的咽下最后一口气,驾鹤西归了。(古人应该二十岁加冠礼时候才取字,展氏兄弟都给取早了。)

    展耀还在那讲着,忽听身后有人叫道:“白郎中来了,快快看看,元儿醒了!”

    霍远一听,也忙抬头看看,却见展辉带着一人走进屋来。此人头戴子午燕方巾,身穿褐红色抓襟对袖书生袍,足蹬皂靴,身上背着一个药箱。往脸上看六十岁挂零的年纪,鼻直口方浓眉大眼,面色黝黑。这个人别看岁数不小了,但是身板挺直,一看就不是常人。

    邹氏夫人一见来人,急忙忙紧走两步,迎上去道:“白郎中,快看看我家元儿吧,人是醒了,但是不认人了,连我这娘亲都不认识了啊!”一边说着还擦了擦眼泪。

    这白郎中倒是不急,先安慰了邹氏几句,然后才大步走道床边,看看霍远道“孩子,你可认得我是谁?”

    霍远刚刚听得邹氏叫他白郎中,也跟着叫道:“您是白郎中。”

    白郎中点点头,又指了指邹氏道:“那这又是谁?”

    “这是我娘亲。”霍远心想,既然成了展昭的弟弟,以后就要在这世界活下去,不但要活!还要成为一代大侠!所以也就认可了自己“展元展熊杰”的身份!当然,从此时其,咱们就可以称呼他为展元了!

    大家一见他认得了娘亲,都惊喜非常,展昭忙挤过来道:“我呢?我是谁啊?”

    展元看展昭与他说话,只觉得一种颇为奇妙的感觉涌来,笑道:“你是我三哥啊!”

    大家这才欢呼大叫,邹氏过来一把搂住展元,哭道:“可算认识人了,可算认识人了,吓死为娘了……”

    展元既认定了这娘亲,自然也不便挣脱,但是被一刚见面的女人搂在怀里,还是尴尬——毕竟自己前世也二十多岁的人了,这一世虽然才5岁,但是终究被一个还不到四十岁的“大姐”抱着,有些不惯。

    这时白郎中说道:“夫人啊,能否让老夫再给小公子诊诊脉,看看是否好彻底了。”

    邹氏一听,这才方块展元,抹了抹眼泪道:“让郎中见笑了,有劳,有劳。”

    “不敢不敢”白郎中客气一句,便拉过椅子坐在床边,伸手来抓展元的手腕。

    展元毕竟上一世练了二十年武,手腕乃是人的脉门。见人抓自己的手腕,却是习惯性的一翻腕子,用迷踪拳中“迎风穿袖”的手法,从白郎中手指脱了开来。

    白郎中见一下没抓住,面上就是一惊,双眼猛地精光一闪,右手变抓为爪,如鹰隼般向下一啄,正好将展元的手腕擒在手里。

    展元也吃了一惊,他那一躲,纯粹是出于练武之人的本能。而白郎中那一啄,展元也看出来,没个十年以上的功夫,不可能在一瞬间施展出来。看来这白郎中可不是一般人物!

    白郎中也没说什么,抓住展元的脉门,真就给他号起脉来。而刚才的一幕,因为展元5岁身子小,而白郎中的身子正好把展元挡住,也没人看见刚才两人交手的一幕。

    “恩,夫人,小少爷脉象平稳,蓬勃有力,看来已经彻底痊愈了。”白郎中站起身来,看着邹氏说了几句,然后偷着突然回身看了展元一眼,冲展元眨眨眼睛,而后又接着对邹氏夫人说道:“不过小少爷在病榻上躺了有些时日了,现在大好,无需再窝在房里,本就是小孩子,多出去跑跑动动更好,不用再让他静养了,屋里待久了反倒窝出病来。”

    邹氏千恩万谢,非留白郎中吃饭,白郎中婉言推辞。邹氏这才叫展耀拿了一吊铜钱来塞进白郎中手中,亲自送到门外。

    这边展元看着众人离去,想着白郎中刚才的身手,正自疑惑。却听展昭在旁问道:“四弟,你可算好了,这几天可吓着我了。”

    展元看看展昭,又想了想白郎中,若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