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三章 戏南侠兄弟比武

第三章 戏南侠兄弟比武

        却说展元重生回到北宋,成了展昭的弟弟。这在展家就安顿下来,一待就是半个多月。虽说白郎中嘱咐了别让他闷着,可以活动,但是也有家奴园工丫鬟婆子看着,只准他在家活动,不让他出门。

        这展元事后问了身边的小厮和丫鬟才知道,自己来之前的这位展四少爷别看才5岁,就是个混世魔王。这次就是因为淘气,和展昭出去玩时候摔下山崖,正撞头部,险些摔死,被展昭背回了家。在床上躺了将近一个月,连请了数位名义都束手无策,只是开了几服吊命的药,眼看要不行了才请了白郎中来,这白郎中出尽手段,什么蒸熏针灸按摩推拿都用了,也不完全见效,哪知道突然这一天病情转好,人居然醒了过来。

        展元明白了,难怪原著之中没有展元这号人的描述,想是原本展元就摔死了。而自己刚好在他死的时候穿越到他身上,所以病情才会突然好转过来。

        在这世界过了半个月的时间,展元也渐渐熟悉了古代生活。发现这展家原来是附近的大家大户,整个武进县百花岭下,展家是第一大家。虽然展孝林早故,但是现如今已经由展耀继承家业,家里有百十亩的良田,光他们住的院子也占地数亩,两套三进三出的大院子好不气派。家里不光有十几个家奴园工,为保安全又养着十来个庄丁。平日里为训练庄丁,还请了个武术的教头。展氏兄弟里二哥展耀和老三展昭都喜欢武术,所以平日也让教头顺便教他们习武,之前的展元因为太小,平日里虽然不跟着练,但是也常常在旁看个热闹。

        如今新生的展元平日没事也去看教头教自己两个哥哥练武,结果这教头的功夫让展元见了,展元颇为不屑。心中暗思:不过是寻常的长拳罢了,还不及现在的军体拳杀伤力强。强身健体足够,上阵杀敌只怕差得多呢。

        这也不是展元眼光高,而是这冯教头本是个寻常的军士出身,一身功夫也是在军营中学的,练的就是“太祖长拳”——相传此拳法由宋太祖赵匡胤创立,乃是平日里操练军兵之拳法。拳法讲究拳如流星、眼似电,腰如蛇行、步赛黏,精要充沛、气要沉,力要顺达、功要纯。不过此时的长拳才刚刚创立不久,未经后世一代代武术家改善,自然跟现代经过重重变化改善的拳法大有不如。再者展元这一世虽然才五岁,终究上一世练了二十余年的拳法,而冯教头不过是禁军中的一个普通军士,练功不过七八年,而且也就习一套拳法两套棍棒,这两手粗鄙功夫怎入展元法眼?

        展元也懒得和他学,还是接着练自己前世的迷踪拳,一边练着一边想看看展昭究竟是怎么拜师学艺的,毕竟,就凭着这个小小的教头,还教不出日后的南侠御猫。

        于是展元又开始了每日早上天还没亮就起床练功的日子,每天简单的洗洗擦擦就跑到院子里打几套迷踪拳。刚开始的时候可吓坏了伺候的家丁丫鬟,以为小少爷中邪了。展元就解释说自己要开始练武,还假托那教头教了自己一套拳法,自己要开始练习。家丁丫鬟哪懂什么拳法,也看不出展元耍的和那教头有什么不同,全当展元心血来潮,只要小少爷不受伤出事也就不管他。而且展元一套拳耍的有模有样,甚至比那教头耍的还好看,也就认为少爷真的喜欢上武术了。当然也有多事的丫鬟婆子去告诉了邹氏夫人,但是邹氏夫人却也未曾往心里去,一是以为展元年级尚幼,心性未定,现在喜欢练武,但是长大了未必还会喜欢;二是宋朝虽然重文轻武,但是民间却习武之风颇盛,加之练武强身也不是坏事;三来是展孝林在世时就时常说朝堂上奸臣当道,这官不如不当,所以邹氏也没想让展元读书做官。所以听得展元练武不但不怒还满欣慰——只要这小祖宗有一个爱好,不再瞎跑出去招猫逗狗就比什么都强了。

        展元见没人管他心里正愿意,于是每日勤练迷踪拳。这一练才发现,这5岁孩子的身体跟自己前世千锤百炼的身子自然没的比,但是眼力听力五感六触却远胜前世,看来同样的方法练到前世的年纪,水平比前世要强上数倍。

        不过展元心里真正惦记的还是展昭的际遇。如今这位未来的“御猫”已经八岁了,再不练武就过了黄金时间了,但是展昭那原著中从未提及的恩师却仍然没有露面。展昭虽然也在勤加练武,但要是家里那位冯教头能教出日后的南侠,打死展元也不信。因为传说中“双插子”这套拳就是展昭创立的,讲究短小精悍,结构严谨,动作舒展大方,跳跃旋转敏捷,身腰随手腕而转动,眼神因插尖而运转,时而长龙裹体,忽而彩蝶纷飞。这套路和书中的展昭描述很相似,颇有南侠和”御猫“之风。能创出如此高明的拳术的高手绝不是冯教头这种师傅能教出来的。

        实际上,展元心里一直有个人选,那就是白郎中。从那天匆匆一见,就能判断白郎中的武艺十分高明,而且招数灵活。关键的是展元看了白郎中手里的老茧,手心和虎口一片老茧厚重,反观手掌侧面到手腕的位置不厚,说明白郎中平日里主要练的是刀剑之类的短兵刃,这也符合将来展昭用剑的特点。

        于是展元就动了去见白郎中的心思,但是苦于家里对他管的甚严,不能出门。好容易盼来盼去终于盼到了一个机会——中秋佳节。

        展家是大家,中秋佳节自然要大过,一早就要开始准备,才八月十三家里就开始张灯结彩,家奴园工也忙活起来。大公子展耀厚道,家奴园工仆人庄丁都赏了半斤肉和三十斤粟米,又一人赏了些铜钱。家里奴仆个个高兴,为十五那天做着准备。

        展元这一日早上练完了拳,换好了衣服,会同展昭,兄弟二人去见邹氏夫人请安。夫人便留俩孩子在自己房里吃早点,展元边吃边道:”娘,马上是上元佳节了,孩儿有一事相求,还望娘亲答应。“

        邹氏一听乐了,笑道:”可是又想出去玩了?还是有喜欢的物件让娘买给你?“

        展元摇摇头道:”出去是要出去,却不是去玩。而是想去看看白郎中。听萱儿(展元的丫鬟)讲,白郎中孤身一人,也无子女,想必上元佳节甚为孤单。他家里住的也不远,加上白郎中还是孩儿的救命恩人,孩儿想去看看他,如有可能,再请他回来咱们家过节,您看好吗?“

        邹氏一听却吃了一惊,心道:这孩子自那次出事之后,可懂事了许多啊。知恩图报,我怎能不允呢!于是点点头到:“好,我儿懂事了。这事我允了,这样,你就下午去吧,我让管家展福陪你同去,顺便为你采买些东西,大过节的总不能空手去的。”

        展元一听高兴,忙谢道:“多谢娘亲了,对了,不如让三哥一起陪我去吧。”

        邹氏以为展元小孩心性,点头道:“好,就让昭儿陪你。”又对展昭道:”昭儿,你就陪你弟弟同去吧,看着他些,莫让他乱跑。”展昭点头称是。

        俩孩子吃完饭和邹氏告退。出了房来,展昭瞪了展元一眼道:“你去便去,干嘛叫我?我午后还要去找冯头练功,你这一折腾都耽误了。”

        展元不屑的说道:“你跟他有什么好练的?他功夫还不及我呢,我若与他同龄,一个能打他十个!”

        “吹吧你就!”展昭摆摆手道:“最近说你每日早上练拳,也不知跟谁学了两手就当自己是什么大侠了,天知道你练的是什么鬼把式。”

        展元一听笑道:“三哥,不如这样,咱们找个没人地比划比划,你若是输了,就跟我走从此后别跟那冯头练拳了,我给你介绍个好师傅。若是我输了你就别跟我去了,我还把上回娘给我的桂花糕都让给你,如何?”

        展昭此时也是个孩子,一听这个高兴了,点头道:“我比你大比你高,你输了可别告状说我欺负你!”

        “放心放心!走!”展元点点头,一把拉住展昭就奔后院跑,找了个无人的地方,哥俩拉开架势准备比一比。

        展元看着未来的南侠御猫,心里暗暗有几分得意,想不到自己还能有机缘和这样的展昭“比武”,心情颇为奇妙。

        展昭心里可没什么奇妙的,只是惦记着把展元放到,然后去吃他的桂花糕。于是有模有样的摆了个长拳的起手式“双抄封天”,下半身右脚撇步上前,侧面栖身而上,同时双手化掌,向前双抄展元而来。展元一见也不躲闪,使一招“紫燕双飞”,双掌一分一合,将展昭的两掌往两边一引一带。展昭年仅八岁,练拳也没几天,力气虽然比展元大,可也大不太多。本来身子向展元冲来,被展元双掌一引,身子就一个踉跄,吧唧一声摔倒在地。

        “怎么样?服了吧?”展元笑嘻嘻的看着展昭,心里得意——能摔未来的南侠一个跟头,赚了!

        展昭自然不服,站起身来又冲向展元,这次可连什么招式都没了,干脆就成了小孩打架。展元来了个退步跨虎式,退一步,闪过展昭打来的双拳,顺势双手成爪往下一扑,正拍到展昭侧面软肋上。展昭哎呦一声又坐到地上。

        “还比不比了?”展元哈哈直乐问道。

        “不比了,不比了!”展昭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土道:“你哪学的?怎么这么厉害?”

        “你下午跟我出去,保证你比我厉害!”展元冲展昭微微一笑,才五岁的小脸上,满是成人的得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