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六章 离家乡展元遇黑店

第六章 离家乡展元遇黑店

        常州府,在宋代就与苏州、无锡联袂成片,乃是中吴要辅,八邑名都。这个地方可谓人杰地灵。而这武进县更是文化重镇,历史上自隋唐开科取士以来仅武进一县就取进士1546名,其中状元9名,榜眼8名,探花11名,可谓英才辈出之地。

        所以这种地方出的官员多了,自然裙带关系也重。展家是百花岭下几个村落中数一数二的大家,加上展孝林在世时候也是进士出身,同乡同僚又多,纵使人现在去世了,但是留给展家兄弟的什么世叔世伯还是有一大堆的。

        此时展元就从一位世伯家中走出来,这位世伯是展孝林的同科同门,不过分配到了淮南西路任了个勇副尉承节郎的武官。大宋重文轻武,朝堂上是文官天下,武将的职位品级都低的很,这位世伯是个从八品的小官,却也也是常州武将中数的上的将领,麾下也有上千人马了。

        “世侄啊,这图你拿就拿了,千万别外传啊。”世伯将展元送出门外,低声嘱咐。

        展元此时已经是十五岁年纪,身高七尺,身材修长英武不凡。听得世伯说话忙点头称是道:“世伯放心,我又不是敌国的细作。只是想游历四方,此图断不会落于外人之手!”

        原来展元那日了解武学之道,还有内外之分后,就动了心思,虽然平日练功还很刻苦,但是却在家里坐不住了,就想着要去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拜师学艺,练就内家功!

        既然要学,就学最高的!这一直是展元在面对武功时的念头,作为一个武痴,八十一门中能如他法眼的也就是三家——第一家,冰山北极岛,拜长发道人雪竹莲。不过鉴于雪竹莲冰山四剑客后来出场的时候雷声大雨点小,一个个名气大口气更大,但是真本事没多少的情况,这是最后选择;第二家,四川峨眉山,拜八十一门总门长普渡。普渡教徒的本事不错,座下峨眉四剑客里有日后天下排名第十的上三门的总门长白云剑客夏侯仁,又有排名第五的白衣神童小剑魔白老白一子。但是普渡这个人好像野心很重,硬生生把八十一门分成了上三门和下五门,整部白眉大侠的武林纷争就是因为这个引起的!所以如果投入普渡门下,很有可能变成武林纷争的牺牲品,所以这个也是备选。第三也是展元心理最认可的,就是东海小蓬莱碧霞宫,拜师横推八百无对手轩辕重出武圣人于和于九莲。于和这个人虽然在原《白眉大侠》里是反派的最后boss,但是也是真真正正的武林第一人!而且不但于和自己厉害,还很会教徒弟,座下大弟子金灯剑客夏遂良是天下武功排名第四的高手,仅次于三位教主级的人物。更主要的是于和的教导思想更贴近于有教无类,麾下之人有君子有小人,有侠客有杀手。可谓五花八门,只要一心好学于和都要。哪怕于和看出像昆仑僧这样的家伙是无耻小人,也还收了个记名弟子。所以展元考虑了许久,最终觉得,既然拜师就去东海小蓬莱!

        为了去小蓬莱拜师学艺,展元也算下了功夫,先是偷着攒钱,凑盘缠路费。然后又央求着大哥展耀给他买了匹马。最后又通过管家展福,去拜访了其父展孝林当年的同窗同僚,也就是上文中提到的那位世伯,通过他拿到了一张大宋的州府地图。别小看这张地图,虽然从制图标准来看,这图的准确率低的吓人,但是在那个年代,这张图算是军事物资,上面标注了大宋二十三路各州府县的位置,是禁止民间流传的。最起码展元看着这张图,在加上一件古老的司南,去东海边找寻小蓬莱就相对容易多了。

        展元也怕拖的夜长梦多,一旦被家人发现,会遭家里人阻挠,于是挑了个没有月色的半夜,留书一封,背上行囊细软。偷着把马从马厩中牵出来,就离开了家,一路向南前往东海小蓬莱!

        看官可能要问了,为什么去东海要往南去呢?因为其实这个东海小蓬莱并非真的在现在意义上的东海,实际应该是在南海才对。因为原著中有说白云瑞去寻小蓬莱是从琼州附近上的船,也就是说所谓“云南滇池岛,东海小蓬莱”指的是现在的舟山群岛中的某一个岛。而展元的家常州府武进县,是在现在常州一带,也就是说展元要骑马从浙江赶奔云南。

        正所谓在家千日好,出门半日艰。展元算上前世这也是第一次出远门,更何况是骑马出远门。加上古代道路不便,交通不好。很多地方都没有路,只能绕道前进,有时候走上一整天都没一个村落,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只能是风餐露宿。有时候遇到个村落或者小镇,展元就感叹古人淳朴,找个老乡家里借宿一宿,年八月见不到个生人的农户问都不怎么问就让进家中。有时候因为方言原因,连交流都成问题,但是也有的人家非常热情,送上口饭菜不说还不让他付钱。不过有的时候展元也遇到过恶人贼人,尤其是在大点的城市乡镇,常有蟊贼出没,都被展元发现揍了一顿。

        这一日,展元行入广南西路梧州境内,此处就是古称的苍梧之地,地处位置已经很偏了,镇店渐少,有时真的是走上一天都见不到一处人烟。

        展元展开地图,仔细看了看,叹了口气,早知道地图偏的如此离谱,自己就不该走内陆,而是沿着海边走,就算地图不准,但是大致方位不会错,虽然绕远一些,找琼州应该也好找。而如今自己已经走出来快五个月了,中途就换了两次马,看着这地图只能猜测自己已经道了梧州附近,但是具体怎么往梧州城走,可以一点办法都没有。

        展元脚下这条“路”,其实也都算不得路了,就是一条长的草稍微少些的土道,远远看去有些道路的样子,若是有下雨泡过的地方,或者山石滚落的地方,还得仔细扒开寻觅,否则这仅有的“路”也都找不到了。

        只是展元哪里知道,就是这样的“路”也来之不易,这是当年秦始皇征百越的时候,修建的“驰道”!到宋朝就已经有一千二百年历史了!那是可没有水泥沥青,就是碎石垫基,黄土礌实,一层一层黄土铺出来的!千年还能有形状,这工程质量,可比现在某些“豆腐渣”强出百倍了!

        展元自然是不知道,只是埋怨地图不准道路不好。慢慢的驱马又走了有十几里地,还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眼看天就黑了。展元心中暗想:难不成今天又要露宿郊外?虽然他已经有了不少的露宿经验,也在前一站路过桂阳的时候买了定毡布的帐篷,但是终究是想找间房子住。毕竟这个年代,山里是真的有虎狼之类的野兽,所以睡一会就得起来给火堆补柴,他就自己一个人,睡也睡不踏实。

        眼看太阳马上落山了,展元忽的见前面不远处有炊烟袅袅,心中大喜。快马加鞭冲向炊烟所在。

        这是个孤零零的小草房,房子前面搭着个凉棚,凉棚下摆了三五张桌子,棚子边上还挂着个幌子,写的是“悦来店”(这是古代第一的大型连锁快捷酒店了吧),一个小伙计正趴着桌子边上打盹。

        展元一看是家客栈更高兴了,快马跑到棚子边,翻身下马。这一出声,伙计醒了,见来了客人,急忙迎出来道:“呦,客官您来了,里边请!”

        展元点点头“恩,帮我把马喂上,用好草料,我得赶远路。”

        “放心吧您呐,请进请进!”伙计伸手牵过马,拉店房后面喂马去了。

        展元迈步进了店,柜台后面一个小二过来问道:“客爷您吃饭还是住店啊?”

        “住店。”展元问道:“有单间吗?”原来真到了古代展元才知道,古代的旅店可不是现在一样都是标间,大点的旅店才有单间呢,小的旅馆都是通铺,十几个人一张大炕,哪有那么多的单间雅间。

        “哎呦客爷,这个荒山野岭的,哪有单间啊?都是大铺。”小二一听乐了,一看面前这个人,虽然风尘仆仆,但是身上的衣服打扮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看面相十六七岁的年纪,看样子就是不常出远门的,于是劝道:“不过客爷啊,离了我们这家店,再出去方圆三十里都没有人家了。其实大铺您也别怕,今天晚上没几个人!算上您,十个人都睡的开的大铺上就仨人,您就别挑拣了。”

        展元也不是挑挑拣拣的人,一听没有单间也就认了,于是点头道:“行啊,那就住吧。有吃的吗?先给我上点。对,有腌制的咸菜干粮也给我准备点,我明天带着走。”

        “您放心吧,都给您准备好,咱们店里的腌菜都是我们老板娘自己腌的,连梧州的一些官人家还专程来着买呢!你就享口福吧!”

        展元一见小二这么会说话也大笑道:“好好,那给我多装点,我多给钱。现在先给我弄点吃的来!我实在有点饿了。”

        小二一听递过菜单,展元一看也没什么好东西,都是家常小菜,想想也对,这个不见人烟的地方能吃什么好东西呢。于是点了两个家常菜,又要了盘野獐子肉(宋代杀牛是犯法的,所以上来就要二斤酱牛肉是假的)。

        小二手脚很麻利就把菜上好了,又端出一盘滋粑粑(苦荞麦和大豆做的主食)。展元也真是饿了,就着粑粑,大口吃着獐子肉。小二又过来推荐道:“客爷,您来壶酒吗?咱们店里的酒可是远近闻名的猴儿醉!”

        展元自前世就没有喝酒抽烟的习惯,今生也是滴酒不沾,于是摇摇头道:“我不喝酒的。”

        “呦,那可亏啦!来到这儿不喝咱们的猴儿醉,可是白来一回啊!”小二为推销他的酒不遗余力:“再说您一看就是出远门的,客爷您今天喝口酒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上路,多舒服啊!这么吧,我请客,白送您一碗!”

        展元咧嘴一笑道:“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只是我平日也不喝!”

        小二一听,面露失望,这才退了下去。回到后厨,见后厨这边有一男一女,男的五短身材,身子魁梧有力,看年纪大概四十岁上下。女的身量苗条,三十几岁,正在做饭,见小二回来,便道:“要了几壶酒?药都下好了。”

        小二跺脚道:“别提了,我看是个雏儿,好对付呢。没想到还是个不喝酒的主儿!”

        男的一愣,笑道:“无妨,菜里不是也下了药了么!虽不及酒里的劲儿大,但是等外面那小雏儿睡熟了,一刀杀了就 是, 一个毛还没长齐的,不用那么费事!”

        女的也点点头,指着小二道:“你就别忙了,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喝不喝药晚上也跟着那两个拾掇了就是。”

        小二听他们这么说也就不往心里去,自己休息去了。

        预知展元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