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七章 中**展元开杀戒

第七章 中**展元开杀戒

        前文书说道展元马行荒山,总算见着了个小客店,可高兴坏了。进店来吃了不少的吃的,他可没想到,这是家黑店!饭里下了蒙汗药了。好在展元滴酒不沾,酒里的烈性药没吃。

        展元吃饱了,起身回了后面的店房。这时候天就已经黑了,展元撩开门帘一看,挺长的通铺上躺了俩人,都和衣睡倒,呼呼地有轻微的呼噜声,显然都睡熟了。

        展元轻手轻脚的把床头的窗帘拉开道缝,借着月光,把随身的包袱打开,拿出一套洗漱的用品来。别以为古人就没洗漱 的用具,唐朝就有了“胰子”,也就是现在的香皂,是用猪的胰腺洗净之后,撕除脂肪研磨成糊状,再加入豆粉、香料等,均匀地混合后,经过自然干燥便成可作洗涤用途的澡豆。宋朝的时候更是用桂花玫瑰等等香粉融进去,即便和现在的香皂已经很像了。展元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自然也用的起。除此之外,展元随身带的还有细丝绵织就的毛巾,还 有用竹管和马尾上的细毛制成的牙刷,以及一小管用茯苓松脂苦参沫混细盐制成的原始“牙膏”。

        展元又看了看,这屋角落里有个水缸,旁边还有脸盆,于是接了盆水,才准备洗漱。忽然就一阵天旋地转,觉得脑袋昏沉沉的想睡觉。心想今天自己没有这么累,怎么会这么困啊?于是用牙刷的尾端连连戳了自己“风池”“百会”两个穴道几下,脑子稍微清醒了一点。这下猛地想起师父白凤武给他们兄弟二人讲述江湖经验的时候,曾说过这么几句话——“但行山野,人烟难找;孤蓬野店,必要蹊跷;菜中蒙迷,酒內入药;白日尊宾,趁夜下刀;如不小心,性命不保!”

        想到这,展元激灵灵打一个寒颤,师父说的话应该是都对上了。难不成自己真就住了黑店了?想到这展元忍者头晕,来到已经睡熟的一个人身边,轻轻摇了摇此人,一边摇一边道:“朋友,醒醒,朋友!醒醒!”摇了几下见对方没反应,展元就用力拍了拍这位的脸,还是没醒!展元豁出去抡圆了给了这位一个嘴巴,打的清脆的“啪”一声,这位当时从床上就被打的翻了个身,腮帮子都肿了,还是没醒!

        展元这下确认了,就是让人下了蒙汗药了,这是黑店!自己幸好没喝酒,不然早就迷晕了!但是就是现在也是天旋地转头昏沉沉的,知道菜里也有药!

        这下要是进来人动上手,自己可就太吃亏了。想到这展元不由得埋怨自己,前世今生加一块活了快四十年了,怎么这么点经验都没有呢?也跟老师学了这么长时间,太缺江湖经验了!

        展元也知道,现在懊恼没有用,先想办法让自己清醒清醒!展元从床边抄起脸盆来,往水缸里一舀,就是满满一盆凉水,兜头就朝自己泼下来,当时就浇了个透心凉!展元手也不停,左一盆右一盆,往自己身上浇了有多半缸凉水,这才感觉彻底清醒了。

        再看展元,整个成了个落汤鸡啊。感觉把身上外罩的长衫脱下来,还没来得及拧干呢,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响。

        展元不敢怠慢,两眼精光一闪,身子一纵就上了房了,身子搭在房梁上头向下观瞧。这时脚步声越来越近,只听一人在门帘外面叫了声,“客爷,都睡了吗?”

        展元也不出声,就在房梁上等着。只见门帘一挑,原来是那个店小二。他一手提着个灯笼,手腕上还盘着一捆绳子,另一只手持着一口刀,拿刀挑开门帘就进了屋了。一边往里走一边还念叨:“妈的,明明说是你们来干,还让我来!这两口子他妈越来越懒了……”

        正念叨着,拿灯笼一朝着屋里一照,当时就吓了一跳——炕上就躺着俩人,最后来的那个年轻人不见了,地上还挺大一滩水,炕上还有年轻人的包袱行李。

        小二还念叨了几句:“人呢?人哪去了?”正准备往前走,就觉得有东西掉在自己脸上,伸手一抹,是一滴水。小二就下意识抬头看看,猛地见头顶上一个黑影就扑下来了!

        原来是展元一看自己身上的水掉小二脸上,然他发现了,也不在横梁上待着了,一招“苍鹰啄嗉”从天而降,直扑小二的哽嗓咽喉。这小二也练过几天武,一见上头一个黑影扑下来了,大叫一声:“我的妈啊!”把灯笼一扔,身子往下一塌,把咽喉躲过去了,却把后背让给展元了,展元这一掌正拍后背。疼的小二“哎呀”一声,“噔噔噔”出去好几步,扶着墙才站住,回身吼了一声:“掌柜的!羊牯醒攒了(要坑的对象反应过来了)!点子扎手(对方厉害)!”

        展元见他喊出声了,知道对方叫人了,忙一个箭步过去,双掌一分,使了个“摘星换月”左手一晃小二面门,右手扣他手腕麻筋。小二手腕就一酸,刀就掉下来。展元顺势把刀抄在手里,使了招“二郎救母”斜肩铲背就是一刀,这一刀正中小二的脖子。这一刀展元可是使足了力气,从脖子根剁进去,一直砍到前胸才停下,小二“嗷”的一声惨叫,当场毙命。

        展元一脚把死尸蹬飞,把刀抽了出来。看看地上歪倒着的死尸,心理觉得有点恶心不舒服。虽说前世死的时候也杀了三个劫匪,但是相比于一拳毙命,这用刀把人砍的献血横流,感觉完全不一样。

        正这时候,就听外面有人喊喝:“小四头,你怎么样?你怎么样?”展元明白了,死的这个叫小四头,看来外面也是他的同伙!想到这儿,展元用刀把地上的灯笼调进之前被自己泼水的时候积的水坑里,灯笼刚才掉地上就着了,这时候一进水,一下就灭了。展元见屋里一下子黑了,一个箭步又上了房,想故技重施,再杀一个。

        展元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进来,却听得窗户外面天井当院有人高声敢喝:“朋友!出来吧,我知道小四头完了!你若是英雄好汉,就别藏头露尾,咱们出来明刀明枪的斗一斗!”

        展元一听,愣了一下。心道:这帮贼人还真是经验丰富,知道自己这灭了火,就不进屋来了。相比之下自己可就嫩的多啊。于是展元也不在屋里藏着了,翻身下来,重新紧了紧衣襟,绑了绑鞋袜。先是挑起一把椅子来,照着窗户一扔,撞破窗户就扔出去了,然后自己才从另一个窗户纵身来到院内。这一手也是白凤武传的,叫投石问路!免得对方有准备遭人算计。

        展元一看,院子里已经点起了两盏火把,火把下面站定二人,一男一女。男的大概四十左右岁年纪,五短身材,满脸的横肉,上身光着膀子下身穿一条肥大的灯笼裤,手持一口鬼头大刀。女的一身短衣襟小打扮,大概三十多岁年纪,面目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头发高高挽起,用一支簪子固定住,手里提着的兵器很特殊,是九节链子鞭。

        男的一见展元出来,往前一步,高声喊喝:“娃娃,你是什么人?胆敢来我这高家店捣乱?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展元一听冷笑一声道:“要问我是谁?告诉你也可以!小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乃是常州府武进县百花岭人士,姓展名元字熊杰!今天遇上小爷我,算是你们倒霉!”

        “哈哈……”大汉狂笑一声:“我当时什么高人,原来是个无名的小辈,小娃娃,别口出狂言!说大话容易,要是没两把刷子,到时候就得把命搭上!我也不欺负你这小孩,告诉你,爷爷我叫高定!人送外号披刀鬼。回头死了,到了阎王爷那,别连自己死谁手里都不知道!”

        “哼,大胆贼人!你们设摆黑店,杀人害命!小爷也不跟你们废话,你纳命来!”展元说完,断喝一声,晃手中单刀奔高定就过来了。

        高定一看展元来了,哈哈一笑,冲那女人笑道:“夫人啊,替我压阵,我把在小子宰了!”

        高定这媳妇周氏其实论能耐还在高定之上,低声道:“你小心!”

        “你就放心吧!”高定一摆鬼头刀接架相还,也杀向展元。要说能耐,在高定也算有两下子,别看个子不高,但是身大力不亏,鬼头刀也沉,抡起来呜呜带风。一般的老百姓,估计冲上去和高定打,十个八个都白给。但是展元不一样,本身就是两世为人,加一起练了三十多年的武。这一世更是受过名人指教高人传授。虽然才十五岁,但是一身的能耐在外家功中也算数一数二的人物了。

        这高定充其量练武不超过四五年,仗着有把子力气,哪里是展元的对手啊。打了有二十来个回合,高定力劈华山,一刀劈下来,展元一看就知道这招有破绽。身子往旁边一闪,借着前冲的劲滴溜溜一转,人就到了高定背后了。紧接着展元来了个“黄龙大转身”,刀随人转,人提刀走,一刀从高定右边后颈剁进去,从左肋骨划出来,高定惨叫一声栽倒在地,当场绝气身亡!

        周氏一见高定死了,“哎呦”一声就哭了,一晃手中的链子鞭,咬牙切齿冲着展元就来了,高叫一声:“还我夫君命来!”挥鞭就打,展元闪身一躲,俩人就战在一处。

        预知展元打得过打不过这女人,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