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八章 至琼州欲上小蓬莱

第八章 至琼州欲上小蓬莱

        且说展元路遇黑店,动手宰了披刀鬼高定,这可惹恼了高定的老婆周氏。周氏哀嚎一声就跟展元动上手了。周氏一晃手里的十三节链子鞭,就朝着展元抽过来了,这只鞭挥的是呜呜带风,就跟展元战在一处。

        要说论能耐,这女人可比他丈夫高定高的多啊,这链子鞭不好练啊,整条鞭是用十三节铁条链接成的,最前面是一节铁镖头,挥舞起来上下翻飞、灵活多变、可收可放!是以抡扫、缠绕、拨挂以及各种舞花组成套路,抡起来似车轮飞转,舞起来如钢棍一条!

        展元前世见过这个东西,但是没用过也没交过手。这一世却听师父白凤武讲过,这个功夫不好练啊,开始的时候很容易伤道自己。但是一旦练成了,可不好对付。因为这鞭子是软的,打过来的时候,不能用自己的兵器去硬扛,只能扛前面的镖头,不能扛中间。如果扛中间,前面的镖头就绕过来,还得打身上。

        展元一见这女人使得是这么个兵刃就加了小心了,手里的单刀不敢砰中间,只碰镖头。脚下施展前世学来的八卦掌的步伐。这八卦掌可不一般,成名就成名在这步法之上!这套掌法是清朝咸丰年间的武术大师董海川所创,讲究行走如龙,动转若猴,换势似鹰。这八卦掌以掌为法,以走为用,溶踢打摔拿为一体,循循相生无有穷尽。避正就斜,顺势顺劲,虚实莫测,脱身化影。柔则绵里藏针,沾粘随化;刚则冷弹崩炸,迅如闪电惊雷。据说这套掌法想练到大成,先要立上九九八十一根梅花桩,用绕桩之法练习步法。二十四式桩法每下练上半年,足足十二年才能把步法练成。练成之后,对敌之时都不需用掌,就仅仅靠步法就能把敌人绕晕!

        展元虽然没刻意去投入的练习八卦掌,但是对其步法极有兴趣,前世还专程去河北文安县董海川的老家找寻董家传人,用迷踪拳换八卦掌的步法诀窍。加上这一世白凤武非常着重的训练展家哥俩的轻功,否则展昭日后也不会名成“御猫”。而展元现在的轻功水平也绝不亚于展昭!

        一见这个女人的鞭子厉害,展元也不敢藏着掖着了,把这套步法给施展出来。再看展元,一会在前一会在后,脚下是飘忽不定!身子就跟个陀螺一样来回直转。周氏一看,大吃一惊,打了不一会儿,只觉得前也是展元后也是展元,左也是展元右也是展元。只觉得头晕眼花脚底发虚,手中的九节鞭就乱套了。

        展元见对方的章法已乱,手中刀步步紧逼,趁着周氏一个分心,使了个“盖顶三刀”,唰唰唰三道刀光逼得周氏步步后 退。展元突然一个“猛虎扑牛”,身子滴溜溜一转就到了周氏的背后,手起刀落,只听噗的一声,斗大的人头滚落在地。

        这一场直打的展元也是呼呼直喘,这算是他出世以来第一场恶战,回身看看地上两具尸首,暗叹一声。转身就回了店房。此时他身上连汗带水,只想赶紧换身衣服。就没注意远处马棚后面一个人影,这人影一见展元走了,仓皇皇逃之夭夭。

        再说展元回到店房之中,见床上躺着那二位还在呼呼大睡,房里躺着具死尸都不知道。展元琢磨了一下,把这俩人扔这儿非侠义所为。于是到店房后厅,高定两口子的房间搜了半天,将蒙汗药的解药找寻出来。回来给二人灌了下去。

        这二位一醒过来,可吓了一大跳,点房里打的乱七八糟,地上还躺着一具死尸。再看身边这位,岁数不大,手里提口刀,一身是血,更是吓得魂儿都快散了。

        展元好一通解释,二人才明白,感情自己住了黑店了,面前这位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二位是千恩万谢,帮着展元把东西收好,然后一把火把这黑店给烧了。

        展元一问,这二位一个姓钱,正是梧州人,出门做行脚商人,平时都走官道大路,这次是因为着急才走了这条小道。另一个姓吴名大力,是南海琼州人士,家里祖祖辈辈是采珠人。以前都是他爹将采好的珍珠带往北方,比直接给当地的贩珠之人能多赚不少。这两年吴大力他爹身体越来越差,他这也是头次自己一个人前往北方贩珠,没想到还遇到这事。

        展元一听吴大力是琼州人,心里高兴了,正愁找不到人带路。吴大力一听展元也去琼州,十分高兴,大声告诉展元,整个琼州以南,南海三十二岛七十六湾就没有他不知道的。

        展元问道:“吴大哥,那你可听到过东海小蓬莱吗?”

        吴大力就是一愣“小蓬莱?这还真没听说过,你确认它在南海那一片?”

        “确认,这小蓬莱虽说在东海,但我听他人说过去此处尽是从琼州上船。”其实展元哪里听别人说过,乃是原著之中白云瑞上东海小蓬莱之时,就是在琼州路遇南海活报应尚怀山,才找到小蓬莱的路。

        吴大力一听,这才明白。说道:“这回我明白了,你说的东海是何地。我们那儿南边有一个最大的岛,方圆可得有几十里那么大。这大岛东面我们就叫东海,这大岛南面才是我们南海!你说的那个小蓬莱应该在岛东面。”

        展元听吴大力一说,心里大概明白了,吴大力说的南边的大岛应该就是指的现在的海南岛。那所为的东海小蓬莱就是指海南岛以东,现在的南沙群岛,甚至是舟山群岛一带。既然知道大概位置,想必应该好找一些。

        于是三人离开高家店,一路赶往梧州。路上闲言少叙,老钱带着展元吴大力二人到了梧州,非要留俩人在他们家住了好几天才把二人放走。临走还多给展元二人备了不少的干粮果脯。老钱的媳妇一听展元是他救命恩人,非要给展元塞一吊钱,展元说什么也不肯要。这才告辞离去。这一走,展元就没再回过梧州,但是老钱可没忘了展元,直到后来,展元开 封府遭难,受天下英雄大围剿之时,才又被老钱所救。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单说展元二人,离开梧州赶奔琼州。正所谓说书的嘴唱戏的腿,书归简短,这一日二人就到了琼州。

        这南海琼州,当时已经是大宋的最南头了,那个年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蛮荒之地,官府虽然设了管制,但是也基本是个摆设,当地事物仍旧是当地的土人族长说了算。后来官府为了省事,也就把当地族长直接任命为地方官。

        这吴大力看样子人缘不错,带着展元回了自己村子,人人见到吴大力都跟他打招呼。展元看着这个淳朴的渔村心里也高兴,比起现在的海南人……唉!

        且说吴大力把展元带回家,给他爹娘一介绍,吴大力他爹吴老爷子可高兴了。这是自己儿子的救命恩人啊,老头当场差点给展元跪下。展元可不敢,连忙把老头搀扶起来。双方这才分宾主落座,展元就把自己想上小蓬莱的意思和吴老爷子一讲,老头一听双眉一皱。

        “恩人啊,”吴老爷子道:“按说恩人有命,我不敢不从啊。但是这个事,不好办啊……”

        “哦?这有何难办的?”展元大为不解。

        吴老爷子叹口气道:“恩人有所不知,我们这为什么把这海分了东南二海呢?是有原因的。想必大力跟您说了,这南边还有个大岛,大岛上也有居民百姓!我们这边也有居民百姓,我们这两边向来不和啊!我们岸上的和他们岛上的打了好几次,都不分胜负,所以才以岛为界,我们岸上的只许在南海打渔采珠,而岛上的只能在东海。所以,我们对于东海不熟啊!”

        “原来如此”展元这才明白:“那您说我去东海怎么办呢?”

        “也罢!”吴老爷子跺跺脚,说道:“既然恩人想去,我就帮您联系一下岛上的人!这岛上之人也不都是野蛮之辈,他们也有些人经常下岛来跟我们交换些粮食物资之类的,我看他们能不能帮帮忙。这几天先委屈您在我这儿住几天,等我联系好了,再来叫您,您看行么?”

        展元一听高兴了“这感情好!那有劳老人家了!”

        “不敢当不敢当!”吴老爷子忙招呼老婆儿子儿媳做饭,要宴请展元。展元也终于在这一世吃到一会正宗的海鲜!

        闲言少叙,展元在吴老爷子家一住五天,吴老爷子才给回信,说联系到了一艘船,可以帮展元。但是人家说了,那小蓬莱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只管给展元送到地方,但是要展元出点银子。展元是去小蓬莱碧霞宫学艺的,多少钱都愿意, 也就把腰间剩下的细软盘缠都给了答应送他的渔夫。于是双方约定第二天一早,前往小蓬莱。

        第二天展元早早就起来了,在海边练了一套拳之后,就等着渔夫前来。心里是心潮起伏,一想到要去小蓬莱见武圣人,激动不已啊。正琢磨着,渔夫到了,俩人就要出发,忽听得耳边有人呼喊:

        “站住!等等我,不然谁也别想走!”

        预知展元到底能不能上小蓬莱,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