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十章 行南海展元遇高人

第十章 行南海展元遇高人

        且说展元在船上认识了南海活报应尚怀山,俩人聊的正欢,忽听得船家大叫一声,说是海神发怒了。二人忙抬头观看,只见得远处天色都黑下来了,海里翻滚,破涛汹涌,只见得一股大浪仿佛水墙相仿,向着他们这个方向袭来。远远的只听得似雷鸣一般,仿若万匹奔马袭来的声音。虽然声势浩大,但是仅仅只有前面一小片海域,除此之外的海面却还是风平浪静!

        展元看的脸色发白,前世他也算是住在海边,但是渤海是个内海,基本上没什么大风大浪啊。这种特殊的自然现象更是闻所未闻!尚怀山好歹是南海边长大的,见展元吓着了,一拽他胳膊叫道:“海神发怒没见过吧?就这一阵,过去就没事了!咱们进仓吧,别给船老大添乱了!”

        渔夫又叫道:“莫怕,离咱们还远着呢,你们快进仓,我能绕过去!”

        展元又看了看着天地之威,转身随着尚怀山进了船舱。这渔船的船舱能有多大,就是一半船上一半船内。按现在的尺寸来说也就是十平米到头了,里面还堆着什么干菜咸鱼渔网之类的东西,舱里味道差的很。这舱里由于一半在船里面了,海浪拍在船身上生意极大,也听不见外面的情况,连俩人互相说话都费劲。

        展元和尚怀山俩人就这么在舱里窝了大半天,也不见渔夫叫他们上去。尚怀山实在憋不住了,就扯着嗓子大声问展元:“你说咱们绕过去了吗?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叫咱们啊?”

        展元在一旁闭目养神呢,听尚怀山这么一说,也有点坐不住了,点点头道:“要不咱们出去看看?”

        尚怀山本来就是这个意思,就跟展元准备出舱看看,突然舱门从外面开了,渔夫从外面探出脑袋来,高叫几声:“二位二位,快出来看看,那是什么?”

        俩人赶紧出了船舱,来到甲班之上定睛观瞧。这时候外面已经是风平浪静,只见远处海面上一道水线冲着他们这艘船就冲过来了。渔夫还问呢“二位能看清楚是什么吗?好像不是水里面的东西,在水面上浮着呢,但是这么快,是什么啊?”

        展元自幼练武,眼神好,能看清来的不是什么别的东西,是人,一个人脚底下踩着个什么东西,正快速往这边来。就跟一个人踩着冲浪板飞速往前划一样!

        尚怀山也看见了,嘟囔一句:“这是人啊,怎么过来的……”

        渔夫可吓了一跳“人?人能这么快?难不成是神仙?”

        就这么个功夫,来的人就更近了。展元这下可看清楚了,来人是个女道姑,面貌上看三十多不到四十岁年纪,手持一柄浮沉,背背宝剑,脚底下是半条船——大概是这船碎了或者沉了,剩下半条没沉,被这道姑踩在脚下。这半条船上一左一右还趴着俩人,看衣着打扮应该也是女子,但是因为趴着看不清面目。这半条船没有人划也没有风帆,就这么自己往前飞速前进,比现在的螺旋桨快艇也慢不了多少!

        尚怀山看着结结巴巴念叨了一句:“好家伙!这还是人吗?凭着内家功催动船在水上跑,这能耐该通天了吧……”

        展元一听也大吃一惊!他正纳闷着道姑怎么在水上怎么快呢?尚怀山这一念叨他想起一件事儿来。原著中攻打三仙岛的时候,万年古佛空空罗汉会斗金灯剑客夏遂良,就是在一艘小船上来的,不凭借任何东西,就是靠自身的内功推动船往前跑,即便是天榜第八位的“百步神拳无影掌”陶禄陶福安也自认没这份本事!也就是说眼前这个道姑至少本事能跟万年古佛一般高的人物!展元左思右想,天榜十五人之上,只有一个女子就是“飞天魔女”龙云凤,可是按岁数说,龙云凤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应该不是这个道姑,这道姑到底是何人?

        展元正疑惑呢,这道姑就冲到他们船边有三十丈左右了,这位道姑也不见怎么动,脚下一点,一只手拎着一个女子,三十丈左右的距离仿佛飞一样就上了船了。

        这三位是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倒是渔夫反应最快,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女神仙在上,受小人一拜!小人不知神仙驾到,有失远迎!请神仙赎罪请神仙赎罪……”

        道姑也没理他,把两个女子放下,俩女子这才站定身形,一起对着道姑拱手施礼:“多谢师尊!”

        展元三个人这才看清这俩女子的相貌,俩人都是二十岁左右年纪。一个个子挺高,在女子里绝对算是大高个。瘦长身材,往脸上看,瓜子脸尖下壳,一对狐狸眼,长的是真漂亮,但是可惜的是有点吊稍眉,让人一看就觉得不像正经女子。另一个个子没有那个高,是常人身材,也是瓜子脸,柳叶眉杏核眼,飞眉入鬓。满脸的冷傲之气,好看归好看,不过是冰山美人,让人一看就觉得不好接触。

        道姑冲她们点点头:“嗯,你们的包袱没丢吧?把湿衣服换了吧。”

        俩女子一听,都从各自随身的包袱解下,原来这俩人的包袱是鹿皮的,口用皮绳勒严实了,不进水。俩人翻出干净衣服,也不理船上的三人,就跟到自己家似的,进船舱换衣服去了。

        展元这才收拾心情,上前一步到:“这位……前辈,不知怎么称呼,出了什么事需要用我们的船啊?”

        渔夫这会也看出这三位不是神仙了——神仙还用换湿衣服么?于是也问道:“就是啊,你们怎么说上就上来了,不讲规矩啊……”

        道姑瞥了展元一眼没说话,听渔夫一说,生气了,手中拂尘冲着渔夫一抖,直扑渔夫的面门。展元就站在渔夫身边啊,只觉得一股冷风扑面而来,就知道不好,要是让拂尘把渔夫扫中,只怕不死也丢掉半条命啊。吓得展元急忙一拉渔夫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拽,把他生生往后扔出三四步远,“吧唧”就栽倒在甲板上。

        “嗯?”道姑凝眉看了展元一下,冷冷的一哼“多管闲事!”一拂尘就抖向展元而来。

        展元一看不敢硬接,使了个“鸡蹬步”,身子不退反进,向道姑贴近了两步,举拳打道姑的小腹。为什么展元不躲,反而往前冲呢?因为展元看出来了,这拂尘算上前面的软穗再加上后面的杆儿,得有个三尺来上,算是长兵器了。看刚才道姑露的那一手,估计自己想考闪展腾挪躲开是太难了,只能往里冲,拼着让着道姑的拂尘杆儿打上,也要打道姑一下。就是要用这种两败俱伤的手段来应敌,估计这个道姑自持身份,肯定不会让展元打着她,所以一定会变招,这样展元才能有一丝机会。

        果然,道姑一看展元不退反进,冲自己来了,自己要是还拿拂尘打他,就得让展元的拳头给自己来一下,虽然未必能伤到自己,但是凭自己的身份,让这么个无名的小孩打一下太丢人了!所以身子一晃,闪过展元的拳头,把拂尘往回一收,打展元的后背。

        展元见一拳走空,也不吃惊。以不变应万变,还是两败俱伤的方法,将身子横着一蹿,顺势上身横摆,以腰为轴,拳抡起来打道姑的腰间——这是迷踪拳中的一招叫“拗步横擂”。

        道姑一看展元又来了,还是不认可挨上展元一下,身子往后退了一步,躲过展元的拳风。然后右手拂尘往上一扬收回来,左手掌向下打展元的脑袋。

        展元躲都不躲,身子往下一塌,把脑袋往前一伸,脚下用力。使了招“状夫闯堂”就往道姑怀里撞。道姑这个气啊,心说就算一掌把眼前这小孩拍死,死尸也得撞自己胸口上!于是掌也不拍了,身子歪了歪躲开对方的脑袋,然后左手顺势转横,打展元的肩膀,那意思我给你推出去!展元玩这同归于尽还玩上瘾了,仍然不躲,使了个“罗汉推碑”,探掌打道姑的肩膀。

        道姑这下了动了真火了,心里想:凭我的身份,江湖上能跟我走上十个回合的都少啊,今天这么个小孩,愣是胡搅蛮缠跟我打了半天了,丢不起这人啊!想到这儿也不躲展元的掌了,任由展元掌打自己肩膀上,自己这一掌也拍在展元的肩膀上了。

        同是肩膀挨了一下,道姑纹丝没动。展元横着就飞出去多老远,眼看掉水里让尚怀山一把拽住给拉了回来。再看展元,仰面朝天倒在甲板上,面色苍白大口吐血!打道姑的两只手虎口都阵裂了。

        “哼,不自量力!”道姑冷笑一声,迈步就冲着展元和尚怀山来了,那意思要下死手!

        尚怀山吓得脸都白了,心说话:完了,这下要归位!下山之后没见过高人,想不到总算见着了一个,还是个狠心的疯婆子!哎呦,可怜我尚怀山还没娶媳妇啊……

        甭管尚怀山怎么琢磨,道姑可就到了俩人身边了。展元强撑着看看道姑,心里想:难道我好容易穿越一次,就这么死了么?

        正这个时候,船舱那边有个女人的声音传来:“师尊,您就饶他一命吧!”

        预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