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十四章 小蓬莱魔山大血战
    上文书说道魔山老母毕月宵来到水晶宫报仇。而水晶宫的门长任峰并不想跟毕月宵把仇做死,毕竟是师兄妹,何必杀个你死我活呢?再者当年肖锦山死的时候任峰就觉得有愧,任峰一直认为当年的事情是他们不对。所以后来任峰当了门长,也有水晶宫的门人下山时候传来信,说毕月宵没死如今人在中原。但是任峰没有下令追杀,就是想化干戈为玉帛。只是没想到毕月宵自己打上门来了。

    任峰苦口相劝:“师妹啊,不管你心里有多恨!但是终究这事过去三十多年了。如今三师兄尸骨入土,你我也都是六十来岁的人,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冤冤相报何时了?咱们两家纵然不能化敌为友,但是总不至于把仇做死……”

    “行了!别说了!”魔山老母高声断喝:“任峰,少要巧舌如簧!你当了门长,武功进步如何我不知道,但是你这口才可是真见好啊!但是你说那些没有用!我和水晶宫那是一天二地仇三江四海恨!岂是你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化解的了的?少说废话了,动手便是!”

    任峰还要说话,后面站出来一位,这位看上去五十左右年纪,一身黑,手里拎着一口鬼头刀。说道:“掌门师叔,干嘛和她废话啊?好良言难劝该死鬼啊,您别劳神了,我上去把她拾掇了就完了!”

    说话这位叫“铁背蜈蚣”刘帆,是林天德的徒弟,算是三代弟子里入门早的,当年也参加了对毕月宵陆征南的围剿。这边任峰本来良言相劝,但是听毕月宵说话毫不退让,心理就有点气。看见刘帆出来,心说让毕月宵也受点憋,自己再劝,兴许能更好使,也就认可让刘帆先出手试试。

    刘帆大喇喇走到场中,一直毕月宵:“我说毕月宵啊,还认得我吗?”

    魔山老母冷笑一声:“刘帆,你化成灰我认识你的骨头!当年围攻征南的有你一个!”

    “哈哈”刘帆狂笑一声“对,我当年确实参与了。但是陆征南他该死!触犯门规,忤逆伦常,本来就是该死的罪过。倒是你毕月宵,你当日命大没死,就该找个犄角旮旯猫起来,了此残生,居然还敢回来,你这不是活腻了吗?掌门师叔人忠厚,不想杀你,你还得寸进尺!现在我来了,你趁早投降,让拿根儿绳子把你捆上,送到铸剑台受审。免得你一把年纪还要白白受辱……”

    魔山老母什么脾气,能容得了他在这胡说八道么,当场就要拽宝剑动手。旁边夏八姑急忙拦住“师父,杀鸡焉用牛刀啊!这个交给我了!”

    夏八姑说完,仓啷啷拽出宝剑,二话不说,身子一飘就奔刘帆来了。刘帆吓了一跳,连忙抽刀相迎。练互相通报个名姓的时间夏八姑都没给他,俩人就战在一处!

    要说刘帆的能耐也不错了,在林天德座下练功也有三十多年快四十年了。但是不一定练功时间长的武功就一定高,练武时间短的功夫就差。因为这里面还有好多其他因素在影响着练武的效率,比如个人的资质,聪明程度,努力成都,是否能坚持等等;还有就是有没有名人的传授高人的指点,老师会不会教,是不是能因材施教;以及所学的门派本身的功夫是不是好功夫,功夫招式是不是精细,内家功的水平是否高明,这都影响人的成就!

    这刘帆学的功夫是好功夫,水晶宫的武学经过几代高人的改进,是武林中数得上的好功夫。但是林天德教学的本事一般,刘帆资质也一般,加上这位平时的努力程度不咋地,平日里仗着入门早,在一些三代四代门人面前吆五喝六的,实际上本事稀松平常。反观夏八姑可不一样,魔山派的功夫脱胎自水晶宫,加上毕月宵的改善,功夫本身不必水晶宫的差。而毕月宵天资聪颖,也会教徒弟,夏八姑也是资质上佳之人,还愿意学。所以夏八姑虽然从小练功,练到现在不过十几年,但是本事可不小!

    这俩人对上,刘帆还能有好吗?也就十几个照面,夏八姑使出二十四路魔山剑法中“三星抱月”这一招,晃出三朵剑花,晃的刘帆眼前一花,刀就不知道往哪挡合适了。夏八姑一剑就捅在刘帆脖子上,“噗”的一声,剑尖从前面进去,从后面出来了!夏八姑抽回宝剑,刘帆死尸“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展元远远看着,不由得暗叹一声,这魔山剑法果然十分精妙,夏八姑这一招他也学会了,但是苦于不会内家功法,所以施展起来也没有夏八姑这么凌厉。

    “啊!好狠的小妖女!”林天德一看徒弟死了,“嗷”一嗓子,“我非杀了你给我徒弟报仇雪恨!”

    林天德还没动手呢,旁边窜出去一个人,这位穿青挂皂,端着一杆亮银枪哇哇怪叫:“呔!大胆的妖女,你纳命来!”举枪对着夏八姑的面门分心便刺!

    冲上来这位叫“铁枪蜚蠊”沈涛!这沈涛是刘帆的朋友,哥俩当年是同一批入的门,都拜在林天德门下,几十年相处有了感情。沈涛见刘帆死了,冲上来就要给刘帆报仇。

    夏八姑刚要动手,旁边龙云凤先站出来了“师姐,你先歇会,这个交给我了!”说罢,仓啷啷抽出闭月羞光扫魔剑!宝剑一晃,半空中就像打了个闪电一般!

    再看龙云凤,也不说话,上来就和沈涛战在一处!尚怀山旁边看的直乐,对着展元道:“哎我说,这姐俩都一样啊,对面死了都是个糊涂鬼。到地下阎王一问,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死谁手里了……”

    不说尚怀山,单说沈涛,这位入门时间也挺长,但是那两下子还不如刚才死了的刘帆呢,而龙云凤的功夫可比夏八姑还高!这二位打了也就不到十五个回合,龙云凤手起剑落,“咔嚓”一声就把沈涛的脑袋给切下来了!斗大的人头滴溜溜直转。

    “哎呀!两个小妖女,我饶不了你们!”林天德一看又死了一个徒弟,可气坏了,两眼通红,晃手中刀就冲龙云凤来了。龙云凤初生牛犊不怕虎,根本没把林天德放眼里,一晃手中闭月羞光剑就要动手。后面魔山老母喊了一声“徒儿,下来吧,这个交给我了!”

    龙云凤一听师父说话了,不敢怠慢,闪身一个箭步跳出圈外。再看魔山老母毕月宵,伸手从背后抽出一把宝剑,嘴里喃喃念叨:“征南,三师兄,我今天就替你报仇!”说完,晃宝剑就奔着对方冲过去。

    展元远远看着毕月宵这口剑,是大吃一惊。这把剑不是亮白的颜色,而是赤红色的!看材质不是一般的镔铁或者精钢打制,倒像是通红的水晶一般。这种材料师父白凤武讲过,不是普通的凡铁制成,而是取材于陨铁,也就是陨石制成,极为珍贵!一般这种材料,坚硬异常,都是一品的宝兵刃!这口剑正是毕月宵偶然得到的一块陨铁,请高人打造熔炼而成,切金断玉削铁如泥!魔山老母给这口剑起了个名字,叫“魔山血染剑”!

    林天德一看毕月宵这把剑,当时就有点胆子发虚。因为他手里的刀也不错,叫“虎咆刀”,是一口二品的宝刀了啊,但是一看就知道跟毕月宵手里这口剑比不了,俩人还没动上手,林天德就先怯了三分。动上手之后,林天德更是缩手缩脚,畏首畏尾。本来林天德的功夫就比不上毕月宵,更别提这个情况下,俩人打了有四十几个回合,林天德是险象环生啊,几次差点让毕月宵的剑扎上。

    任峰说什么也坐不住了,俩师侄的死就已经让这位水晶宫掌门人的脸上有点挂不住,毕竟后面也有好些个门人弟子看着呢,自己这边俩练功三十年的正根门人,让俩二十岁小姑娘给宰了,说出去这水晶宫丢人啊!尤其现在一看自己师兄要顶不住,加上毕月宵剑剑都下死手,也明白自己非出手不行了。于是闪掉外面长大的袍子,露出里面的短衣襟小打扮,伸手从后面捧剑的弟子手中接过自己的宝剑来,仓啷啷宝剑出鞘!

    这口剑一出,边上所有人都觉得一股寒气袭人,这剑上寒光四射泛出冰霜之色,照的周围温度都降低了。书中代言,这把宝剑正是水晶宫的镇宫之宝——“江山万里寒”,这口剑也是水晶宫多年之前一位宫主费尽心思,从冰山无极岛下面的万年寒潭里面,捞上来的九天陨铁打制而成。宝剑一出寒气逼人,对敌之人受到寒气影响,自然会被冻僵。但是没有足够的内家修为的人,攥着这口剑自己就能先冻麻喽,一般人根本不敢用。所以一直作为水晶宫的镇宫之宝传给历代的掌门人使用。

    再说任峰提剑而上,喊喝一声:“师兄,你退下,她交给我吧。”

    林天德早就想下去了,一听任峰愿意替他下来,赶紧虚晃一招跳出圈外。再看这位,那鼻洼鬓角热汗直流,两只手微微打颤,显然是累坏了。

    任峰一过来,冲毕月宵微微一笑:“师妹啊,刚才一战你也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会,为兄不占你的便宜。”

    “不用!”魔山老母面部改色,冲任峰一指:“你要是不来,再有十招我就把林天德宰了,现在你来了正好,我先拿你开刀!”话音一落,毕月宵一晃手中的“魔山血染剑”直扑任峰。任峰叹口气摆开手中宝剑“江山万里寒”,说了句:“师妹啊,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为兄得罪了!”两位绝世的高人就斗在一处!

    预知毕月宵能否斗过任峰,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