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十八章 三星洞云榭骗展元

第十八章 三星洞云榭骗展元

        话说展元在水晶宫一待就是五年,这五年间,每日勤练武艺内功,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从不停歇,武艺是一天比一天高。如今的展元和五年前可不一样了,现在的他二十岁出头,个子比以前高了得有两头,按现代身高来说得有一米八五左右。身材修长,剑眉虎目,鼻直口方。皮肤略微有点黑,长的不算特别漂亮,但是一身英武之气。展元自己每次对 着镜子看,对比下自己这一世的“母亲”邹氏夫人还有自己的大哥展耀,都发现自己和展家人越来越不像了,反倒越来越像前世的自己。怎么回事他想不明白,自然也就不想了。

        却说这一天,从小蓬莱主峰聚云峰上来了个小老道,来到三星洞的洞门前,正看见展元在练功,赶紧上来轻施一礼道“师叔在上,小道云霭有礼了。”

        这云霭是任峰身边的道童,专门负责和各个水晶宫分洞传讯的,是任峰的徒孙一辈,所以见到展元口称师叔。展元也赶紧还礼,问道:“云霭,你来此何干啊?”

        “我来找穆师叔祖,通知他去聚云峰集仙殿商讨下个月的重阳比武大会之事。”云霭笑嘻嘻的看看展元,见展元面露不解之色,就明白他上山虽然五年了,可是连三星洞的门都少出,自然是不明白怎么回事。这云霭可是个玲珑人物,赶紧解释道:“师叔,想是你忘了这档子事,我给你提个醒。就是咱们水晶宫每五年都要举办一次重阳比武大会,除了五尊那一辈,下面的各个辈分都可以出弟子进行比武,比武胜者都有神兵利器为奖品。师叔今年可要参加吗?”

        展元一听就明白了,这就是一种门内的考核,以比武的形式进行。于是点点头道:“我自然是想参加的,可是这参加有什么规矩吗?”

        “只要有五尊点头,就可以参加了。”云霭笑了笑道:“穆师叔祖就四个弟子,两位年长的师叔早已离开小蓬莱去了中原,门下就师叔你们两位,你要参加,想必师叔祖是同意的。”

        展元点点头,忙叫过云榭,让云榭领云霭去见穆中平,自己则一边练功一边琢磨重阳比武大会的事。

        果不其然,当晚穆中平叫过展元和尚怀山进了三星洞,告知他们要勤练武艺悉心准备,好在九月初九参加重阳比武大会。

        出得洞来,展元倒是没什么反应,尚怀山可不一样,用肩膀拱了拱他,悄悄说道:“你不会这之前都不知道有比武大会的事儿吧?”

        展元一听乐了:“我哪儿知道去,我一天天的都不出咱们三星洞的大门,哪有你那么机灵。说吧,又有什么小道消息?”

        “嘿,真让你说着了!”尚怀山嘿嘿一乐,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来,冲展元一比划,展元看清上门写的字了——《重阳比武例举汇编》

        “这是什么玩意儿?”展元皱着眉头看着尚怀山。

        尚怀山撇撇嘴道:“你这足不出户的明白什么啊?这可是好东西,碧云洞的一位师兄编写的,这位师兄号称咱们水晶宫的百事通!这书上列举了本届重阳比武大会上,所有的种子选手的姓名特长,功夫进境情况,对阵分析等等。现在山上所有想参加的几乎人手一本,都炒到一百六十文钱了,这本还是我和司世斋的李师兄关系好,才花了一百文钱就买来了……”

        展元根本没理他说什么,接过书来把书打开,草草翻了翻,发现这上门记录的都是些小道消息,实用的东西不多。就一把丢给尚怀山道:“你自己研究这个吧,我是没什么用。一百文啊,五文钱我都不要。”

        “你这人就是不信邪,等我研究好了,你就知道,提前这情报工作有多重要了!”尚怀山撇撇嘴,也把书翻开,指着书里写的内容道:“你看这写的多好——云霄,碧云洞弟子,师承五尊修罗剑魔座下弟子董从。善剑术腿法……看看!写的多详细!哎,这还有你呢!”

        展元一听乐了,没等尚怀山看完,就忙把书抢过来,见果然有一页是他,上写着——展元,三星洞弟子,师承五尊之移星换斗。入门不足五载,因昔日毕月宵之变入门。据说乃外家功夫,不入流之辈出身。虽拳法精湛,但炼气时间太短,不足为虑也。

        展元看的哈哈一笑,一把把书扔给尚怀山道:“这就是你的情报资料?果然高明,你是不用怕在大会上见到我了,我这个人‘不足为虑也’!哈哈……”原来自从展元开始修习内家功以后,尚怀山是打不过他了,俩人每每动手切磋,都是尚怀山告负。

        尚怀山看了之后面上一红,嘴硬道:“你这人除外,足不出户的,谁知道你的本事啊!你就笑吧,我不管你了。”说完把书往怀里一揣,下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展元倒是没理他,知道尚怀山也不会真生自己的气,于是也不去追他,自己奔三星洞的后山竹林中准备去再练上一趟八卦步。现如今的展元已经在穆中平的指点之下,开始将八卦掌和迷踪拳开始融合,以达到融会贯通的地步。真达到这一步,展元可就算是自创了一门武学,可算得上是一代宗师了。不过能成功融合两种绝世武学难度很大,招式心法路数都要修改,如果改的不好,反倒不伦不类,所以展元也不着急,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去后山竹林,借助长的错综复杂的竹子练习八卦步绕桩之法。

        展元来到后山竹林,远远的就见竹林中有两个人影,一个高一个矮,不知道干什么。这竹林平时基本没什么人来,展元就好奇想去看看这是何人,就加紧步伐往前走。由于这小蓬莱上多数地盘都是水晶宫的,所以上山的人一般也都是 水晶宫弟子。展元看见这俩人也没怀疑,只是好奇,就没施展轻功,结果脚下一出声音,惊动了对面的两个人。

        这二人一发现有人来了,其中一个身子一晃就跑,脚下如飞,速度很快,别看这竹林错综复杂,但是这个人身法高妙,闪展腾挪,一道闪电般瞬间就没影了。

        展元刚想施展轻功追,却被另一个人叫住,那人高声喊喝:“师兄,可是展元展师兄么?”

        展元一听,这个声音很熟悉,定睛一瞧,原来是老师穆中平的童子,自己的师弟云榭。于是紧走几步上前问道“师弟,刚才那是谁啊?”

        云榭一愣,反问一句:“没谁啊,就我自己啊。”

        展元一听就一瞪眼:“师弟,别捣乱,我自己看见的还能有假吗?刚才你旁边分明有个人,而且轻功还相当高明。那是谁啊?”

        云榭眼珠一转,计上心来,笑道:“师兄啊,那个……那个是聚云峰后山水幕洞来的。是……是杨师兄的一个弟子。”

        这杨师兄展元倒也认得,是任峰的一个徒弟,年纪不小了,早已开宗立派,被任峰安排在水幕洞。他门下有将近三十几个弟子,其中有几个功夫很不错。展元刚上山的时候,随穆中平也拜访过这位杨师兄,自然记得。展元一听云榭说是他的弟子,也没怀疑,就问道:“那他来干什么?怎么见我就跑了呢?”

        “师兄啊,你有所不知。”云榭笑道:“这不是要开重阳比武大会了么。那位师侄想参赛,但是怕自己功夫不够,四处打探消息,看看自己能打上几轮。师兄你又深居简出,没人知道你究竟功夫怎样。他和我平时关系不错,于是来我这打探你的消息,看你本人到了觉得不好意思,所以就跑了呗。不过师兄方向,您的情况我什么都没透露!”

        展元见云榭谈笑风生,也就不再怀疑,也朗然一笑道:“我还让他们担忧了啊?没事,师弟,他们来问你就尽管说,我也不怕透露,能和高手过招乃我平生所愿,靠装神秘是长远不了的。”

        云榭也笑道:“看来反倒是我小气了,没有师兄的气度宽广。以后我逢人就给师兄宣扬一下,说师兄天纵奇才,武艺绝伦!哈哈……”

        俩人谈笑一阵,云榭告辞离开,留下展元在此继续练功。

        展元怎么练功咱们不表,但是这云榭,离开展元后没有会三星洞,反而继续向后山走,一直走到山下快到沙滩的地方了才停下。将两根手指扣成环状,放在嘴里,打了个呼哨,连打了三声,身后树林中才出来一人——正是刚才见到展元后施展轻功离去之人。

        此人一身青衣,带着个木质的面具,走出树林低声问道:“都摆平了吗?”

        “放心,我那师兄是个直性子的武痴,不会起疑的。”云榭也低声说道:“刚才我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青衣人点点头,冷冷说道:“那些我都记得了,回去我就安排,这次重阳比武大会我该怎么做?”

        云榭眼中精光一闪咬牙切齿道:“这次大会要持续三天,第三天上午是决战,那老贼必然在场,水晶宫一众精锐也都在铸剑台,老贼屋中不会有人。到时候我去引开外面的守卫,你去屋中寻找,一定把东西找出来!”云榭说罢从怀中掏出一块绢布,递给青衣人道:“此乃我绘制的老贼所住之处的地图,你收好。”

        “恩,你放心吧。”青衣人收好地图,转身退去,隐于林中不见身形了。

        云榭也左右看看,装作没事人的样子,溜溜达达的返回三星洞。

        可是谁也没想到的是,云榭刚走,从刚才他们谈话的树顶上下来一个人,此人身子一荡,就像只树叶一般轻轻飘落, 毫无声音。非是旁人,正是展元展熊杰!

        展元看着云榭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我虽然是武痴,不是傻子。看来这重阳比武大会还真是热闹非常!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