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二十章 暗潮涌云聚小蓬莱

第二十章 暗潮涌云聚小蓬莱

        却说当晚一更三刻时分,展元和尚怀山悄悄起床,准备去望海崖赴约,说起这望海崖,可也算小蓬莱一景,位于小蓬莱后山海边,是海边的一座孤零零的巨大礁石,石头上写着篆书“望海”二字,也不知是哪朝哪代何人所书,据穆中平跟展元他们说,水晶宫创始的师祖来到小蓬莱的时候,这望海俩字就有了。所以大家也就顺着叫这块礁石望海崖。

        展元起来,紧了紧衣服的带子,背好百宝囊,周身上下收拾的紧陈利落。正准备出发呢,尚怀山一把把他拦住,低声说道:“你好歹也带把兵刃,空手去不安全。”

        展元苦笑一声,从屋里抄起把剑背在背后。尚怀山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也从床头把自己的兵器拿起来——一柄五金齐眉棍。俩人这才轻轻推开房门,高抬腿轻落步悄然离开三星洞,施展轻功前往望海崖。

        尚怀山为什么非要展元拿把兵器呢?这也是有原因的,展元的一身功夫都在拳上,要说展元的迷踪拳可以说是炉火纯青!兵器呢他也有涉猎,水晶宫八大绝技他也都跟穆中平学了,但是终究不如拳法那么精通,所以对敌之时,还是愿意使用拳脚,没有带着兵器的习惯。尚怀山不止一次说过他这个问题,所以在尚怀山的催促下,展元也给自己准备了一柄剑,虽然是镔铁打制好剑,但终究不是什么宝兵器。

        俩人施展轻功,仿佛两只大蝙蝠一般悄无声息的穿梭于山林之中,不一会儿就到了望海崖。当晚天气还不错,月光皎洁,万里无云,照的沙滩一片雪亮。放眼望去,没看见有人。

        展元二人缓步来到望海崖边,还是没看见人,展元冲着尚怀山努努嘴,示意他去礁石左侧看看,而自己去看看礁石的右侧。俩人就分开绕到礁石两边,展元来到礁石下面,左右看看,还是没看见人。

        正这时候,一个黑影轻纱蒙面,从礁石上面飞身而下,此人借着下冲之力,抬脚直踢展元的太阳穴。展元现在功夫跟五年前高太多了,虽然身边海风呼啸,但是还是听见耳边恶风不善,赶紧身子往下一低,使了个迷踪拳里的“白马踢槽”,身子往下一压躲过对方的脚,然后双手着地,单脚向后一甩,踢对方的肋下。对方一见展元腿踢过来了,身子急忙往后撤,腰间一歪,躲过展元的踢来的脚。然后趁着展元身子没起来,以左脚为轴,右脚横着蹬展元的脑袋。展元一见这一招大吃一惊,这是迷踪拳中的“浪子脱靴”,这个人怎么会的?

        展元也来不及惊讶,赶紧两臂和脚下一使力,身子横着就窜出去一丈多远,这才立定身形。展元才刚站好,对方就到了身边了,双掌平推,使得是迷踪拳中的“老僧推门”一招,展元赶紧晃动身形,掌往前伸,以一式“迎风穿袖”化解,两个人插招换式就战在一处。

        打来打去,展元发现这位用的也是正宗的“迷踪拳”,而且招式灵巧,变化古怪,虽然招式一样,但是路数大有不同。而且看的出,跟他对打之人身体苗条纤细,双掌修长指如削葱,虽然轻纱罩面,但是能看出来者是个女子。

        想到这儿,展元灵光一现,虚晃一招跳出圈外,仓啷啷从背后拔出剑来,长笑一声:“既然来了,不能光练拳啊,试试我这些年是不是练了剑吧!”身子一晃,施展“魔山剑法”直逼对面这位。这位也是微微一笑,从背后拔出宝剑,俩人又练了一趟剑。

        这一下又过了三十来招,展元抽身撤步,还剑入鞘,笑道:“不打了不打了,当日你教我剑法就没教全,再加上你又占着宝剑的便宜,我哪有半点胜算啊?”

        蒙面人也把宝剑还鞘,冷笑一声:“你那拳法我也没学完,不还是和你过了将近三十招么?是你学艺不精,怪不得我!”

        展元听的一愣,摇头道:“你还是如此嘴上不饶人……”然后躬身轻施一礼道“龙姑娘,久违了!”

        来人也不还礼,而是扯掉自己的蒙面巾,露出本来面目,非是旁人正是“飞天魔女”龙云凤!龙云凤五年没见,现在是二十三四岁,正是女人最漂亮的时候!月光照耀之下,仿若仙女临凡!

        但是这龙云凤一说话,可一点仙女的劲头都没有,还真就是个魔女!只听她冷笑一声:“少来那些客套的废话,你以为我来小蓬莱是特意来找你的么?”

        展元眉头一皱道:“难不成你是来报仇的?龙姑娘,如今小蓬莱高人云集,为了防止出事,也做了完全准备,现在报仇不是时机。况且小蓬莱上也不都是恶人……”

        “少废话!”龙云凤杏眼圆翻,瞪了展元一下:“我又不傻,现在报仇不是时候,我也没那份本事!这次来,一是为了找你学剩下的二十四招拳法。更主要的是来看你们水晶宫的笑话!”

        展元被她说的一愣“什么笑话?难不成你们在这次重阳比武大会安排了什么?”

        “还用得着我们安排么?”龙云凤没搭话呢,展元就听礁石上面有个人说话了,也是个女子的声音,抬头一看,正是“九天玄狐”夏八姑:“如今风雨欲来,半年后就是冰山无极岛八十一门盛会,天下大大小小的门派都要参加,佟劲那老头儿身体不行了,这次盛会肯定要定下新的总门长。这个敏感的时间水晶宫开个比武大会弄得声势如此浩大,难道是巧合不成?明天的比武大会不出问题才是怪了呢!何况……嘻嘻”

        夏八姑嘻嘻一笑,没接着说话,展元这才看清楚,原来夏八姑脚底下还踩着个人,不是旁人,正是尚怀山。尚怀山不知道什么时候让夏八姑用绳子给捆上了,嘴里还塞着块破布,正踩在脚下。刚才说话的时候尚怀山一个劲的动,夏八姑瞪他一眼,恶狠狠的道:“再动?你再动信不信老娘阉了你!”

        话音一落,吓得尚怀山大气都不敢出了。夏八姑这才冲龙云凤和展元叫了声“你们等着,我下去再说。”

        夏八姑说完,轻舒玉臂,一伸手抓住绑尚怀山的绳子,就把他提起来了,叫了声:“你先下去!”说完就往下面一抛,把尚怀山扔下去了。按现在说法,这块望海崖得有三米多高啊,这一下好悬没把尚怀山摔背过气去,幸好是沙滩啊,要是石头地,非把尚怀山摔吐血不可。

        夏八姑这才一翩腿从上面跳下来,咯咯一乐。展元无奈的看看她,几步走过去,把尚怀山解开,把他扶起来。尚怀山捂着胸口爬起来,一边喘一边嘟囔:“这死娘们,可摔着了我了……”夏八姑眼睛一瞪他,吓得尚怀山诺大个个子,跐溜一下钻到展元背后去了。

        龙云凤冷哼一声:“师姐,别闹了,说正事!”

        夏八姑这才对展元接着说道:“刚才说哪儿了?哦对了,这次你们水晶宫的重阳比武大会一定热闹非凡!因为我还接到一个极为秘密的情报,有人要趁着大会这三天,动手偷东西。我们姐俩这次来也是一个目的,趁乱动手,偷样东西!”

        “你们想要什么?”展元问道。

        龙云凤双目精光一闪,寒声道:“我师父的‘魔山血染剑’!当日我师父身死此岛,她老人家的宝剑就被你们水晶宫收走了,我们自然要收回来!”

        且不说龙云凤和展元他们如何商量盗取宝剑。单说这小蓬莱的后山摩崖洞,这是专门给来观礼的出家僧人们预备的住所。和三星洞一样,说是个洞,实际上就是以一座天然山洞为中心,建了不少的房屋,景致优美肃静,正适合出家人居住。

        这摩崖洞侧最好的一间房是留给万年古佛空空罗汉的,这时这间房屋里来了个客人,也是位僧人——少林寺的九转还阳达尼佛古风罗汉。

        古风走进屋来,见只有空空罗汉一个人闭着眼正在打坐,弟子王猿不知道去哪了,于是也坐在空空罗汉对面。

        空空罗汉这才睁开眼睛,轻声问道:“你掌门师兄怎么没来?这么大的事情,你能做主吗?”

        古风没有搭茬,而是问道:“就在这儿说吗?这房子隔墙没有耳朵?”

        “哼!”空空罗汉冷笑一声:“老衲练了十二年‘鸡司晨犬守夜’的功夫,这点你大可放心。”

        古风这才微微颔首说道:“不是对老罗汉不放心,而是小心为妙,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

        “看来你是能做你掌门主了。”空空罗汉也没接古风的茬,自顾自的说道:“那我就直说了,我海外派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到了,西洋剑客夏玉奇也已经出发了,相信白玉堂也一定会投入公门。虽然我对你们策划的事情至今也不抱希望,但是我答应的也都做到了。现在,老僧关心的是……”说道这,空空罗汉突然停下,森然的看着古风道:“你们能给我海外派什么?”

        古风默默的看了空空罗汉一眼,沉声说道:“您眼前这一切!”

        “什么意思?”空空罗汉依旧眼神森然。

        “哈哈哈哈…您那南海小岛地处偏僻,荒凉残破。跟这三大圣地之一的小蓬莱可是没法比啊……”古风突然把身子向前一探,那张脸在烛火下映照的分外狰狞:“如果这小蓬莱划归了海外派,这眼前的一切,不就都是您的了么?”

        “你骗我?”空空罗汉虽然没有动,但是古风只觉得一股煞气铺面而来:“这小蓬莱岂是你们能掌控的住的?你真以为你们少林还是三百前年初唐的少林寺吗?”

        古风虽然被空空罗汉的煞气逼得紧贴在椅子上,但是还是一字一句慢慢说道:“你以为这么大的计划,仅仅只有,少,林,一,家,吗?”

        空空罗汉突然闭上眼恢复了老僧入定的状态,而古风也觉得煞气一瞬间就都消失了。这才听空空罗汉慢悠悠的说道:“原来如此,我知道还有谁了……那就这么办吧。具体还要我海外派做什么,下次还是让他们的人来跟我谈吧,我不喜欢你,也不喜欢你们少林寺……”

        古风冷笑一声,也不搭话,起身走了。只留下空空罗汉在摇曳的烛光下,好像被贡在祭坛上的一尊弥勒佛。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