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展雄飞遭难气死猫
    毁誉从来不可听,

    是非终久自分明。

    一时轻信人言语.

    自有明人话不平。

    话说松江府陷空岛卢家庄,墙头上一个身影探出头来,看见左右没人,这才身子一飘落在院内。见此人身高八尺,形容俊朗,器宇轩昂。头戴无翅乌沙官帽,身穿大红公服剑袖,腰系玉带,足下官靴,手里拎着一柄“湛卢”宝剑。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南侠御猫”展昭展雄飞!展昭来这儿干嘛呢,正是来找陷空岛五义士中的老五“锦毛鼠”白玉堂!这白玉堂因为展昭名成南侠官封“御猫”,认为堕了“五鼠”的名声,再加上受了四哥“翻江鼠”蒋平的讥,所以进京找展昭的麻烦,“猫”“鼠”要分个高下!

    这白玉堂进了东京汴梁城,路上结识赶考书生颜查散,引出美英雄三试颜查散、三吃鱼的故事,白玉堂还跟他结为异姓兄弟。之后颜查散遭人陷害入狱,白玉堂仗义相助,开封府寄笺留刀替颜查散伸冤,何为寄笺留刀?就是白玉堂趁着包大人睡着了,在包公的枕头边上用匕首扎了一张纸条,上写四个大字“颜查散冤”!包公醒过来吓了一跳,这才下令追查,替颜查散伸冤。这下这个替人喊冤的白玉堂就进入了包公的视线。

    后白玉堂又夜入开封力斗御猫欲逼展昭消除御猫之号,但因白玉堂的刀是普通的单刀,打斗中被展昭的湛卢剑所伤,才引发白玉堂夜入皇宫题诗杀命,搅闹太师府误杀二妾,奏文夹章救包拯,三鼠再入开封府合力斗御猫,白玉堂连环计开封府盗三宝!(具体的故事非常精彩,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看看《三侠五义》的原著,或者听听评书,这里就不多叙述了。)白玉堂盗宝之后还留了一首打油诗——“我今特来借三宝,暂且携回陷空岛。南侠若到卢家庄,管叫御猫跑不了。”气的展雄飞单枪匹马赶往陷空岛寻白玉堂。

    单说展昭高抬腿轻落步,施展陆地飞腾法十六字的跑字功,在卢家庄內来回穿梭,寻找白玉堂的踪迹。展昭就发现这卢家庄的布局极为奇怪,一套一套的院子,依着山势而建,后面一套院比前面那一套院子就高出一块,层层叠叠的。这门开的也奇怪,都不开在正中,前一个院门开东南角,第二个开东北角,绕来绕去走起来特别麻烦。展昭往里走了半天,才看见正前方有五间挂着纱帘的亭子,亭子连在一起一层比一层高,亭子里灯火通明。最后一间亭子里隐隐约约能看见有个人,背对着展昭,头戴武生巾,身穿花氅,露着藕色衬袍。展昭一看,暗道一声:白玉堂啊白老五,可找着你了,感情躲这里了!赶紧正了正衣冠,迈步上前,朗声说道:“五贤弟请了,何妨相见呢?”

    结果白玉堂就跟没听到一样不应声,展昭又叫了一声,白玉堂还是没反应,展昭过去一拽他肩膀,把衣服给扒下来了,展昭一看,原来是个木头做的假人!展元暗叫一声:不好,我中计了!正想着呢,只听脚下“噶蹦蹦”一声机簧声响,脚下的地板就裂开了。展昭叫下一空,就落下陷阱之中!下面是个大皮兜子,把展昭兜住,两边就有几个庄丁冲上来,先是缴了展昭的械,然后又把他绳捆索绑,押到一个石洞之內,这个石洞叫通天窟!所谓通天窟就是是个葫芦形的洞,四壁光华,用油灰抹过,头顶当中有个裂缝,能照进阳光,除非外面有人放你出来,否则你轻功再好也出不来。展元借着天光,能看见裂缝下面有块小匾,匾是粉白色的,上写了三个红字——“气死猫”!展昭看的哭笑不得,只能苦笑了三声。

    不提展昭,单说卢家庄正厅之上,白玉堂正在和好朋友陕西侠“白面判官”刘青喝酒,这个时候有庄丁来报,说展昭已经被擒获,现在押在“通天窟气死猫”。白玉堂哈哈大笑,对刘青说道:“柳大哥,怎么样?我跟你说过,我制的机关万无一失!展昭不是手到擒来了么?”

    刘青点点头举起酒杯道:“好!五弟啊,我早听闻你武功高人品好,侠义中人!但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懂这些个机关消息!你这是什么时候研究的?”

    白玉堂也敬了刘青一杯酒,这才缓缓说道:“这套本事,是我学艺的时候,我师尊交给我的。他老人家是海外派的长老‘西洋剑客’夏玉奇。”

    刘青吃了一惊:“海外派?难不成你是内家功的弟子?可我没看出你的内家修为来啊。”

    白玉堂摇摇头道:“我没那个福分修炼内功。我习武晚了,与内功无缘,所以老师传授我武艺的时候就只教了招式武术,除此之外,就是教了我这机关暗道消息埋伏。我师尊有《春》《夏》《秋》《冬》四本书,记载的都是机关之术,但是我也只学到了《春》《夏》《秋》这三本而已……”

    正说着,白玉堂忽听身后墙上有人说话:“你是埋怨为师不肯教你么……”

    白玉堂和刘青大惊失色,急忙站起身行,定睛观瞧,却都没看见人,耳朵里之留下一个声音“后山三里坡,为师等你。”

    刘青惊诧的看着白玉堂:“这,难不成是令师?”

    白玉堂沉重的点点头,冲刘青一拱手:“大哥,你先稍坐,我去去就回。”说完身子一纵,直奔后山而去。

    白玉堂赶到后山,正看见一人负手而立,正是自己的老师“西洋剑客”夏玉奇。白玉堂立马推金山倒玉柱般拜倒在地,口称“恩师在上,授徒儿一拜!”

    夏玉奇转过身来,说道:“你起来吧,我有话对你说。”

    白玉堂连忙起身,低头说道:“请师父训示。”

    夏玉奇点点头道:“恩,你听着,我要你投入公门,接受朝廷诏安,去做官!”

    “师父!”白玉堂大惊失色:“我……我投入公门?您之前都是告诉我要作为顶天立地的逍遥侠客,怎么会……”

    “我知道,这不是为师的本意。”夏玉奇叹口气道:“这是掌门人的旨意,为师也只能执行……”

    白玉堂剑眉一挑:“师父!恕弟子不能同意!弟子平生就是愿意做个逍遥之人,怎么会去当公门的鹰犬爪牙?”

    夏玉奇瞪着他说道:“没让你当个爪牙鹰犬,也不是让你去侍候什么贪官污吏,而是随那包青天,也算不违侠义本分……”

    “师父!”白玉堂轻吼一声:“弟子也曾数次暗中相助那包拯,就是看他是个清官好官!若他是贪官,弟子早就一刀取了他性命!若是以后那包拯需要人相助,弟子自然义不容辞!可是相助于他和投入公门这是两回事啊……”

    “玉堂!”夏玉奇打断了白玉堂,没有继续谈这个话题,而是缓缓道:“听说你老家有个儿子?”

    白玉堂愣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师父突然转移话题不谈了,只能顺着说道:“恩,有个孩子叫云瑞,还在襁褓之中。”

    夏玉奇双目凝视着白玉堂说道:“你习武太晚,没有机会习得内家功法,但是这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为师是给你讲过的。你若答应此事,掌门人承诺你子云瑞,不但将来能习得内家功夫,还能让他将来成为武林中绝世的顶尖人物。如你不肯答应,只怕那云瑞……唉!”说到这夏玉奇好像不敢再看白玉堂的眼睛,只能转过脸去,不继续说了。

    白玉堂听的一愣,瞠目结舌的看着夏玉奇,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眼前的师父和悉心教导了自己五六年的那个恩师怎么都不能联系到一起去。白玉堂身子晃悠一下,从牙缝里突出三个字:“我,答,应!”然后身子一软双膝跪地,给夏玉奇恭恭敬敬磕了九个响头,仿佛十年前他上山拜师的时候一样。

    白玉堂猛地起身,头也不会的转身而去。夏玉奇却清楚的看见,这铁骨铮铮的锦毛鼠,眼角居然湿了。

    看着自己的弟子头也不会的离开,夏玉奇也轻轻抹了抹眼角的泪痕,自言自语的念叨一句:“掌门啊……在你眼里,他不外乎是我海外派一个没入流的外家记名弟子,而在我眼里他确是我唯一一个徒弟啊……”

    与此同时,开封郊外一间不知名的小屋外,来了个瘦小枯干身影,这个人五短身材,?身材瘦小,面黄肌瘦,形如病夫,双眼却滴溜溜乱转,精光直冒。然后看看左右无人,这才缓缓推开门,迈步走进屋子。屋里烛光昏暗摇曳,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坐在桌后,眯着眼睛看着来人,用一种阴柔到近乎女性化的声音说道:“蒋义士,蒋四哥,蒋大侠!你来晚了。”

    来者不是胖人,正是五鼠中的老四,江湖闻名的“翻江鼠”蒋平!蒋平侧身坐在这个人对面,嘿嘿冷笑一声:“少阴阳怪气的跟四爷说话,你之前交代的事情我都办到了,白玉堂现在已经是笼中的鸟,飞不了啦!下一步你准备干嘛?我警告你,你整治下老五我没意见,但是你要是动别的心思,休怪我鱼死网破!”

    这个人依旧慢条斯理的柔声道“蒋四哥,我怎么舍得杀了五弟呢?这个你放心就是,我今天找你就是商量怎么配合配合,让白玉堂招安……”

    “招安?”蒋平斜着眼睛看看此人,冷笑道:“我现在可真想知道,你们到底谋划什么。”

    年轻人哈哈大笑:“蒋四哥,别问了,我们谋划的,很大,很大……哈哈……”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