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重阳节蓬莱大比武
    话说这一天是重阳佳节,九月初九,东海小蓬莱水晶宫可是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啊,小蓬莱三座主峰中的利刃峰铸剑台上,召开了此次的重阳比武大会!

    所谓比武大会,重点的内容必然是在比武这俩字上。按照这以往的规矩,偌大的铸剑台上,摆放了十二座擂台,分别冠以十二地支之名。前两天,先在这十二座擂台上自由挑战对阵,最后决出十二位胜者。然后第三天的时候,这十二人在中央的大擂台上两两对决,决出胜者。

    大会开场定在早上辰时。终究都是江湖儿女,也没什么太多的客套话,只是众弟子集中在了铸剑台,任峰简单介绍了下来观礼的嘉宾,然后就宣布了重阳比武大会开始!

    提前就有人告知了,展元被分在了“丁”擂台,而尚怀山则分在“庚”擂台,俩人是见不到面的,展元看了看名单,“丁”擂台上多是二代弟子,而尚怀山那边多是三代弟子。尚怀山过去之前还冲展元“面授机宜”——“你小子别太实在了,甭着急上去,先上的吃亏,你赶着最后一个去,打一场就赢了多好……”

    展元也懒得搭理他,让他赶紧去自己的场地那边。哄走了尚怀山,展元就觉得耳根子清净了不少,这才把心思放在擂台上。见擂台之上已经有两个人在比武了,从衣着上看,一个俗家打扮,一个道装。衣服的带子上绣着的标志来看,俗家的是林天德的三代弟子,道装的是封天式的三代弟子。两个人插招换式,一个用的是“江海横流掌法”,另一个使得是“冼浪拳”,这都是水晶宫的招牌武学,讲究的都是大开大合,一浪高过一浪的打法。现在展元的眼光可谓毒辣,以他对拳术和掌法的见识,轻易的就看出了谁高谁低,这俩人打到第七八个回合的时候,展元就断定,那道装弟子,会在第四十个回合左右胜出一掌或者一拳。

    果不其然,第四十个回合,道装弟子闪过俗家弟子的一拳,身子一晃,使出一招“大江东去”人就猛地冲到对方面前,俗家弟子想再躲就来不及了,让道装弟子一掌打下擂台。

    展元看到这,就觉得有点无聊了。内功修为不算的话,如今展元在招式上的造诣,已经不亚于当世任何一位宗师级的人物,即便是几位教主也不敢说在纯招式上就能绝对压制住展元。所以他看着擂台上的比武也就觉得有点无趣,也就想离开“丁”字擂台四处转转,看看别的擂台上是不是好看一点。

    展元正准备走,突然面前一个人把他拦住,低声道:“不好好比你的,瞎跑什么?”

    抬头一看,眼前是两个眉清目秀的英俊小生。俩人个子都不高,一个穿书生袍,头戴书生巾,手里还拿着把折扇,脸上白白净净,嘴唇上两撇小胡子;另一个穿白色剑袖,头戴武生巾,身披青白色的羽裳,脸上看也干干净净,下巴上也有一撇胡子。俩人一脸冷笑的盯着他,看着展元一阵的发毛,越看越别扭。

    看了半天,展元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别扭。面前这俩人不是别人,乃是龙云凤和夏八姑女扮男装的!展元才撇撇嘴低声道:“你们这什么情况?怎么这幅打扮就出来了?不怕被人认出来?”

    夏八姑咯咯一乐:“我们俩是装成南海一个小门派的人混进来的,你看擂台周围多少观礼的外人,谁知道我们是谁啊?”

    展元这才皱着眉点点头,然后低声问道:“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夏八姑见台上又一个胜出的,跟着鼓掌喝彩了半天,这才道:“急什么?不是让你盯着你那小师弟云榭了么,他们动手咱们再一块动手。”

    “你怎么断定我那小师弟就是你说的谢家后人?”展元疑惑的看着夏八姑问道。

    夏八姑瞟他一眼没说话,龙云凤却冷声道:“我师姐号称‘九天玄狐’,这点事儿岂能瞒她的法眼。”

    展元尴尬的看看展元,皱了皱眉道:“你们还是告诉我吧,到底怎么回身,让我心理憋着不舒服。”

    夏八姑叹口气,拽着展元袖子拉着他往外走,边走边对龙云凤道:“师妹你替他看着点,该他上阵了就叫一声,老娘给他解释解释!”

    龙云凤斜眼横了展元一眼,没理他们,转身看擂台上的比武。夏八姑这才拉着展元到了个无人之处,给他详细解释一遍。

    原来那天他们见面,夏八姑只是说受到消息,金刀谢家的后人,要在这次重阳比武大会上偷他们家的传家之宝,届时他们一起行动,可以事半功倍。展元就联系到云榭身上,赶紧跟夏八姑一说,夏八姑思虑一阵,当场认定,这云榭就是谢家的后人——谢云亭!

    书中代言,这金刀谢家,在二十年前也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当时的南方武林,一提福建的金刀谢家,无不挑大拇指。这谢家三代之前家主谢康乃是后周太祖郭威手下的大将,后来柴荣以养子继位,排斥异己,谢康就离开朝堂进入江湖,三十年间名动天下,依仗手中一口御赐的“九龙护主金刀”,武林中罕有敌手!这金刀并非是黄金打制的,而是一块上天陨铁锻造而成,铸成之后通体黄金之色,乃是一口一品的宝刀。谢康自由修习外家硬功,精善刀法,再依仗宝刀,金刀谢家可是名声在外。

    到了谢康的儿子谢进之时,谢进的威风达到了顶峰,门人弟子足有一百二十多人。谢家的庄园占地也将近六百余亩,良田千倾米面成仓,不但是武林豪门,也是当地的富商大户!可是天有不测风云,谢家在一夜之间被人屠尽满门!一夜之间,谢进身首异处,谢进的妻子被人一剑穿心,谢家独子谢云亭不知所踪。门人弟子家奴员工几乎全部死绝!一时间风声鹤唳,不仅仅武林震惊,朝廷也下令严查!但是根据几个幸存的家奴所言,杀人的都是黑衣蒙面之人,这些人一不求财二不劫色,只是到处问谢家的“九龙护主金刀”在哪,最后这伙人也是夺了宝刀就杀人而去。

    根据供词,都知道这伙人的目的就是杀人夺刀,谢家亡灭的原因也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南方武林正是以水晶宫为魁首,当时的老门长古天恩也下令追查,派出当时刚好在福建办事的大弟子林天德去详细查访缉拿凶手。林天德查访数月没有收获,而朝廷派出的专人也查了好久没有结果,于是此事不了了之。

    夏八姑却道:“可是外人不知道的是,当时谢家的独子谢云亭并没有死,而是被另一个黑衣蒙面之人救走,此人还救出了谢进的一个弟子。此人将谢云亭和那谢进的弟子寄养在云南一处大家族三年,后来才将谢云亭带走了,至于带往何处,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

    展元这才道:“你是说那人把谢云亭带来了水晶宫?那云榭就是谢云亭!”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

    “那这一切你是怎么知道的?”展元疑惑的看着夏八姑。

    “哼”夏八姑冷哼一声道:“当然谢云亭寄养的大家族姓夏,乃是我家!”

    展元这才暗叹一声:“原来如此……,你的意思是云榭,啊也就是谢云亭的目的是偷取‘九龙护主金刀’?但是这金刀难不成在水晶宫?水晶宫又是怎么得到这口刀的?”

    夏八姑咯咯一笑:“你倒是不太傻啊。你那小师弟就是来偷刀的,至于这口刀为什么在水晶宫么……”夏八姑斜着眼睛看看展元冷笑道:“因为那日屠戮谢家的带队之人就是你们水晶宫的五尊之一,你那位大师伯林天德啊!”

    “是他?”展元喃喃说道:“难怪水晶宫差不出来呢,但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自有自己的渠道,要你来问?”夏八姑瞪他一眼,说道:“这回事情你都明白了,能照我的计划行动了吧?”

    展元点点头道:“好吧,不过咱们得手之后,能帮云榭一把就帮一把吧。”

    “我师妹一点都没说错。”夏八姑瞟他一眼:“你还真是个烂好人呢。”说完转身往回走。

    展元讪笑一声没搭茬,也跟着夏八姑返回擂台。

    龙云凤见两人回来,就知道夏八姑已经介绍明白,也冲展元点点头。展元忙走过来问道:“龙姑……啊,龙公子,请问刚才的比试结果如何?”

    龙云凤瞟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说了四个字:“粗鄙不堪。”

    展元神情一顿,不知怎么接龙云凤的话。而旁边的夏八姑则自己凑过来低声道:“我师妹是给你留了面子了,就这台上的弟子,实在是看不得!只怕二十年后,五尊年老体衰的时候,不用我们姐妹报仇,你们水晶宫自己就完了。”

    这句话在展元耳边好似打了个炸雷一般!展元突然反应过来,夏八姑的话无意中正中事实!原本的故事中就没有什么水晶宫,只提到东海小蓬莱碧霞宫,主人是武圣人于和!也没说道什么东海五尊,到底是什么让偌大水晶宫在短短的时间內灰飞烟灭!那么高的东海五尊消失不见呢?到底水晶宫是什么结局,到底自己的师父穆中平等人会发生什么?水晶宫又是何时变成了碧霞宫呢?这一切都让展元陷入了一种迷茫和恐惧,仿佛有什么阴谋包裹着自己。

    预知后事,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