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重阳会尚怀山登台
    收尽三才权柄,

    荣华富贵从生。

    纵教好善圣贤心,

    空手难施德行。

    有我人皆钦敬,

    无我到处相轻。

    休因闲气斗和争,

    问我须知有命。

    前文书讲到展元大战王猿,二人在擂台之上,拼斗了将近一百二十来个回合,苦战之下,别的擂台边上也没几个人看了,基本都集中到了丁字擂台这边。尤其是水晶宫的门人弟子都暗自给展元加油,生怕自己水晶宫之人败给外人。

    但是展元有苦自知,能坚持到现在他依然尽了全力了,一身本事几乎全施展出来了,精神也是高度集中。现在浑身上下就跟洗了个澡一样,鼻洼鬓角热汗直淌,显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展元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反正擂台比武,不是生死大战,如今分出胜负,自己炼气底子还浅,果然不如王猿,看来还要勤加练功才是。于是想到着,展元虚晃一招,往后一纵跳下擂台,冲王猿喊道:“别打了,我认输!海外野叟,果然名不虚传!”

    王猿一听也收住了手,皱眉问道:“海外野叟?什么东西?”

    展元这才反应过来,这时的王猿还没去过峨眉山见普渡,自然也还没有“海外野叟”这个绰号。于是忙道:“我看你似个野人,面色比中原之人面老一些,又是海外派的高人,不如赠你个绰号如何?”

    王猿这才点点头,嘴里嘟囔一句:“海外野叟,倒是不错……”然后回身看看空空罗汉,也翻身下了擂台冲师父而去。

    一旁观礼台上,任峰面色微寒,林天德愤愤不平,而空空罗汉却依然似老僧入定一般。王猿来到空空罗汉身边,深施一礼道:“师尊,我打赢了。那展元还给我起了个绰号,叫海外野叟,徒儿听着不错,请师父定夺。”

    空空罗汉这才睁开双目,微微点点头道:“好,那就叫海外野叟吧。”然后双手合十朝任峰轻施一礼道:“贫僧徒儿搅扰盛会,老僧替他告罪了。”

    “老罗汉多礼了。”任峰忙回礼道:“是我水晶宫弟子技逊一筹,老罗汉收的好徒弟啊。”

    “任掌门过誉了。”空空罗汉道:“如今这大会也看了一天了,贫僧门中还有私事,就不多叨扰了,现在告辞,烦请任掌门原谅。”

    任峰急忙拦道:“大师,这比武大会三天时间,这才第一天啊。老罗汉还是再看看吧。”

    “不了不了。”空空罗汉摆手说道:“这两日就已经多有叨扰,贫僧已然深感惭愧。加上门内确实事务繁多,贫僧就此告辞了。”任峰见空空罗汉去意已绝,便不做挽留,忙让浦天雕去安排船只,自己亲自送空空罗汉师徒下山而去。

    空空罗汉带着王猿上船,这船不大,师徒二人连个船工也不要,只让王猿掌帆执舵。小船顺风而行,直到船行出数里之遥,连个小蓬莱的影子都看不见了,空空罗汉才在船舱中冷冷的开口道:“降帆,下锚。”

    王猿仅仅听见声音就浑身一抖,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然后慌忙降下风帆,抛下铁锚将船固定于海中,然后推开舱门进入船舱之中,不敢站近,远远的靠着舱门立定。

    空空罗汉面色阴寒的盯着王猿,冲他说道:“你过来,近前来。”

    王猿这才慢慢靠近空空罗汉,神情仿佛像笼中向毒蛇靠近的小鸟一般。

    空空罗汉狞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竹篾编成的罐子,王猿看到这个,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力气一般,跪倒在地,大声的叫喊:“师尊,师尊!我错了,我错了!您饶了我吧!求您……”

    空空罗汉冷笑道:“亏我那么悉心的教导于你,连一个水晶宫的二代弟子居然都要一百二十招才打赢!将来你拿什么去跟白一子争?你不能争过白一子,我拿什么来作筹码?你说我能饶了你吗?”说罢用力捏了捏那罐子,里面好像是什么虫子,被空空罗汉一捏,“吱吱”直叫。

    这虫鸣声一出,王猿就像被雷劈到一般,整个人立刻瘫倒在地,浑身颤抖。那长满毛发的脸瞬间大汗淋漓,五官被突然袭来的剧痛折磨的扭曲成一团。

    空空罗汉这才满意的收起罐子,低头看着王猿,那张胖乎乎的脸上平日里的高僧气度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阴寒和带着折磨别人而带来的扭曲冷笑。

    不提空空罗汉和王猿,单说展元下了擂台,累的浑身瘫软,在台边无人之处的一块山石上先坐下喘息。尚怀山此时跑来,往展元手里塞了一粒丹药,说道:“赶紧吃了,活血化瘀舒筋活络的。”

    展元嘿嘿一乐,也不客气就把丹药塞进嘴里,觉得这药离开化作一股暖流游走自己的奇经八脉,一时间浑身的疲劳舒缓了大半。抬头问道:“这么好的丹药,你从哪弄来的?”

    尚怀山笑道:“这可是老子花大价钱弄的,你可得好好谢谢我。”

    “净胡说,宰了你也换不来那丹药!”一旁夏八姑寒声道:“再敢贪功,老娘扒了你的皮!分明是我师妹给的,你活够了是吧?”

    尚怀山吓得一哆嗦,急忙告罪道:“姑奶奶,我错了,您饶命啊!”

    展元看着这活宝一乐,然后抬头看看一旁静静而立的龙云凤。龙云凤面无表情的说道:“你休要多想,你还是水晶宫弟子,于我魔山派仍是仇人。我只是怕你太累,耽误了明天的大事。”

    展元还是拱了拱手,说道:“不管怎样,还是多谢龙姑娘了。”

    一旁的尚怀山被夏八姑掐着耳朵,还不忘嘀咕一句:“你这师妹还真是口是心非呢。”

    夏八姑也不知想什么,下意识的接口道:“她一向如此……哎?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找打!”伸手照着尚怀山又是一个嘴巴……

    再说这边任峰见天色转暗,夕阳西下,也起身宣布第一天的比武告一段落,让众弟子散去。然后又携五尊领着众位宾客去聚云峰用晚餐。

    头天的比武就这么结束,转眼第二天天亮,就开始了第二天的比试。这一日的比武比前一日的要略微精彩几分,但是还是让夏八姑不住的讽刺。比了一天,终于在日落之前,决出了其他十一座擂台的胜者,那庚字擂的胜者正是尚怀山。

    书中代言,别看尚怀山成天让夏八姑作弄,好像功夫不怎样似的。其实不然,原书之中尚怀山号称南海活报应,那可是江湖上数得上的剑客,一身能耐比起冰山四剑只强不弱。只是这个时候跟夏八姑没法比就是了,但是比起水晶宫一般的弟子来说,优势还是挺大的。

    第二天也是相安无事平稳度过,然后就迎来了重阳比武大会的第三天,也就是决赛的这一天。决赛的场地仍是铸剑台,铸剑台上的十二座擂台尽数拆去,一夜之间搭建了一座三丈高的大擂台。众多来观礼的宾客看着这座高台,无不赞叹,不亏是武林三大圣地之一,果然是大手笔。

    下面的比试是两两对战,尚怀山被安排在第一场,对阵的是林天德的弟子云傲。这云傲是林天德悉心**的关门弟子,才二十六岁,深受林天德喜爱。平日里颐指气使,依仗着林天德,对同门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谁也看不起。尤其是对穆中平这一脉,穆中平虽然是五尊之一,但是平日里木讷低调,三星洞地处后山偏僻,又是这五尊中门人最少的一个。所以云傲最瞧不上三星洞一脉,今天一看和他对阵的是尚怀山,就非常的瞧不起啊。

    云傲见尚怀山上了擂台,也不施礼,斜眼看了看他,冷笑一声道:“听说你就是穆尊的弟子尚怀山?”

    尚怀山倒是坏笑着点点头道:“是我,听说你就是云傲?”

    云傲眼珠一瞪“哼,少嬉皮笑脸的!尚怀山啊,你入门不足五年,居然能得打到这么一步,也算不易了。现在对上我算你走到头儿了,依着我说,你现在认输下台,也不算你丢人,如不听劝,被我打的躺床上一年半载下不了炕,这何苦呢?”

    尚怀山咯咯一乐:“我说云傲啊,你这嘴怎么长的,怎么竟放那没烟的滚轴屁啊,有病赶紧治,少出来装那大瓣儿的紫皮蒜,回去让你老师给你弄点药,省的一张嘴臭倒一群人!别人看在你老师份儿上给你留着脸面,我可不理你这茬儿!没想到你板着橛子拉屎,蹬上劲儿了还!来来来,今天我给你松松筋骨……”

    云傲听得浑身直颤啊,气的三尸神暴跳,五灵豪气腾空,大喊一声“少废话,纳命来!”一亮掌中的宝剑就动了手了。

    尚怀山看着他嘿嘿直乐,伸手抄起掌中的五金铁棍也欺身而上,两个人就战在一处。按说云傲的能耐还不赖,放在江湖中也能算一号,不过跟尚怀山比还真差点意思,俩人就打到三四十个罩面,正赶上这么一招,云傲的剑一招“力劈华山”往下来,尚怀山一招“海底捞月”棍往上去,俩人的兵器就碰一块了。那剑是轻兵刃,棍是重兵器,剑是不能轻易的碰棍的,结果众人耳轮中就听见“砰”的一声,再看云傲的剑就被磕飞了,云傲被震的“噔噔噔”连退好几步,再看拿剑的手虎口都裂了。

    尚怀山嘿嘿一笑,棍往前递,就比划在云傲的脑袋边上了,“怎么样,还比么?你这两下子,还好意思出来吹牛呢?”说完,收起棍来,转身要下台。

    云傲站在原地没动,却气的面色通红浑身颤抖,恶狠狠的看着尚怀山,突然这小子手一抬,只听“咔吧”一声,手中一道寒光直射尚怀山!

    预知尚怀山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