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比武场尚怀山杀人
    话说尚怀山擂台之上打败了云傲,这云傲气急败坏,抬起手来,用袖箭要射尚怀山。只听“咔吧”一声,袖箭就出鞘了,一道寒光直射尚怀山。

    尚怀山没看见,台下的人却能看清楚,云傲手抬起来的时候,夏八姑就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冲台上大叫:“当心后面!”

    这一声又尖又厉,吓得尚怀山一愣,不敢怠慢,身子往下一趴,顺势在一个翻转,使了招“蛤蟆翻身”,整个人在空中就打了个旋儿,这才站定。然后慢慢回过身来,直直的看着云傲,手里拿着个东西,冲他嘻嘻怪笑。

    云傲一看他手里的东西,当时就傻眼了。尚怀山手里正是他射出去的袖箭!原来尚怀山借着翻身之势,顺手把空中的袖箭抄在掌中,给接了下来。

    尚怀山瞪了云傲一眼,寒声道:“敢跟我玩儿阴的,我还给你!”说完,一抖手,袖箭就奔云傲去了。

    其实尚怀山不会暗器,但是一来是他天生力气大,加上多年炼气,扔这袖箭的时候尚怀山还使上了内家功的功法,这袖箭比用机簧打出去一点都不慢。加上云傲射完了袖箭自己也在恍惚之中,就没能躲开。这一下正中云傲的哽嗓咽喉,云傲“咯喽”一声栽倒在地,抽抽了几下,人就不动了。

    全场是一片大哗,云傲比武之时使用暗器确实是不讲究,但是尚怀山居然回手将人打死,这也绝对说不过去。

    尤其是看台之上的林天德,当时就坐不住了,起身就奔擂台,到擂台上,抱着云傲的尸首失声痛哭“徒儿啊,徒儿啊,你怎么就去了呢?徒儿啊,师父给你报仇!”说完,飞身形一掌就拍向尚怀山,尚怀山可不敢跟林天德硬碰硬,赶紧抽身一个撤步躲开这一掌,翻身就下了擂台。林天德不依不饶啊,也从擂台上冲下来,摆出一副非取尚怀山性命不可架势。

    尚怀山“嗷”一嗓子就叫上了:“来人啊,帮忙啊,林尊疯了!”

    展元在旁边看不下去了,赶忙往中间一拦,大声解释:“林尊!怀山他打杀云傲是他不对,但是也是云傲偷袭在先啊,您不能……”

    “甭废话,你敢拦我!”林天德状若疯虎,什么也听不进去,一见展元拦着他,抬掌就打展元,展元也不怕他,伸手就想要接林天德这一掌。

    正这时候背后有人说话:“你接不住!”,话音未落,这位一拽展元的肩膀,就把他拉到背后,然后这位探掌和林天德对了一下。

    只听“啪”的一声,林天德被震得后退两步,这位身子一晃,也退后了一步。展元这才甩脸观瞧,不是旁人,正是自己的恩师穆中平。

    穆中平看看林天德,低声道:“师兄,我知道云傲死了你心中难过,但是你节哀顺便。看看眼前是什么场合!”

    林天德这一掌震得稍微清醒一些,左右看看,发现无数门人弟子和来观礼的宾客都看着自己。赶紧深吸一口气,狠狠的瞪了穆中平和尚怀山一眼,甩袍袖回到看台,冲任峰施了一礼,低声说道:“在下因见爱徒死于非命,心中气愤难当,还请掌门师弟责罚。”

    任峰见穆中平把林天德劝了回来,这才朗声道:“师兄爱徒心切,我能理解,还望你节哀顺便,不要太过伤心了。这样吧,来人啊,暂且把尚怀山带到聚云峰看押起来,等大会结束之后在做处理。”林天德听见任峰这么说,也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个场合追究下去了,只能点头称是,那边有任峰的弟子安排人把尚怀山押下去,带往聚云峰。

    这边尚怀山被带走,展元和龙云凤二女赶紧聚在一起,夏八姑说道:“这下坏了,没有尚怀山,对我们的计划大大不利啊,我本来计划着待会展元你诈败给他,让他上场比试,你就随我们去盗宝,可是这下可大大不妙啊。”

    展元虽然愿意和高手交手对战,但是对于胜负并不上心,于是说道:“不如待会我随便败给一个人不就结了?”

    “不行!”夏八姑怒道:“你开始的表现过于出众,随便败给一个人容易让人起疑!尚怀山本是最佳人选,你败给他就算让人看出你是故意的,也只会让人觉得你们是同门,你故意相让而已。哎呀,这个蠢货怎么就杀了人呢,这可如何是好……”

    展元见夏八姑皱着眉头直转,知道她正想注意,于是道:“不如我弃权不比,不就结了?”

    “这哪里行?你若弃权,岂不更让人起疑?”龙云凤瞪了他一眼。

    “不!可行!”夏八姑却眼前一亮,惊喜道:“对啊,展元之前表现依然太突出了,你快快写张字条,让人递到观礼台你师傅那里,就写下面的人你都见了,无人是你对手,你就不跟他们比了!现在担心林天德会对尚怀山不利,你要去聚云峰!”

    “啊?”展元大惊:“那岂不太张扬了?这么写不合适吧?”

    “张扬个屁!”夏八姑冷哼一声:“快快按我说的办,你以为你那老师像你那么傻?他可是把林天德的为人看的清楚的很!否则怎么会刚才那么快就从台上下来救你们?”

    展元听的也算有理,于是找来纸笔,刷刷点点谢了几行字,又随便点手唤来一个三代弟子,命他将纸条送观礼台上去。三代弟子一见是昨天打擂的“小师叔”,不敢怠慢,急忙把纸条送上了观礼台。穆中平展开一看,微微皱眉什么都没说,只是远远看看展元,冲他点点头。

    展元一看穆中平答应了,就知道待会比试有师傅替自己做主,赶紧跟着夏八姑和龙云凤离开铸剑台下了利刃峰。

    夏八姑先是领着二人来到一处无人的山涧,取出几件青布衣衫让他们换上,又掏出三个木头的面具,对二人说道:“如今大白天的,穿夜行衣就如傻子一般,咱们换上这个不让人认出来就行了。待会到了隐雾峰沧浪殿,咱们再带上这面具。”

    龙云凤和展元点点头,三个人分开换好了衣服,换做展元带路。三个人从隐雾峰后山上山,依仗三个人轻功卓绝,虽然是陡峭险峰,但是对着三位来说也是如履平地。不一刻就到了沧浪殿的后山门。

    展元刚要带着她们俩翻墙进去,被夏八姑一把拦住:“别着急进,咱们先在这殿外转转。”、

    展元虽然不解,但是也没反驳,再看龙云凤的表情更是对这个师姐异常信任。于是三个人绕着沧浪殿转了一大圈,夏八姑这才在殿外偏门之处找了颗大树,带着展元二人藏身树冠之上。

    不光展元,练龙云凤也不解的问道:“师姐,我们不进去,在这儿藏着干嘛?”

    夏八姑白了龙云凤一眼:“本来以为你挺聪明呢,你是和这傻小子待时间长了是吧?”

    龙云凤面色一紧,瞪着夏八姑没接茬。夏八姑也着实不敢跟这师妹开过分的玩笑,接着说道:“你们忘了,咱们对这沧浪宫地形不熟悉,更不知道林天德的宝库在何处,进去也是白搭。今天虽然是比武大会的最后一天,但是林天德对这里的守卫安排也没彻底放松,贸然闯入毫无意义。我刚才转那一大圈干嘛的,就是观察了下守卫和这沧浪宫的形状,此处便是最适合潜人的地方。所以,老娘决定,咱们在这儿守株待兔!”

    展元和龙云凤相互看看,一同问道:“待谁啊?”

    夏八姑猛地用手拍了自己脸一下:“你们俩还真有夫妻相儿呢……自然是等展元你那小师弟云榭!也就是谢云亭啊!他谋划许久,早就调查好了这沧浪宫的情况,到时候咱们跟在他们后面,各取所需不就行了!”

    展元被夏八姑说的无语,龙云凤却羞了大红脸,瞪着夏八姑道:“师姐!你在胡说八道休怪我翻脸无情。本来此次盗剑就是给你用的,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夏八姑赶紧道歉,这才让龙云凤消了气。三个人这才潜伏在树上,不再搭话,静等云榭到来。

    等了得有半个时辰,也不见云榭身影,展元有点不耐烦了,问道:“我说夏女侠啊,你怎么确认云榭会在这个时间来盗宝呢?万一他是晚上或者下午来的话……”

    “少来!”夏八姑瞪了他一眼:“没有把握我能定这个时间吗?我自有情报,不用你管!”

    展元见夏八姑不说,只是叹口气,不敢再问。夏八姑看他这个神情,嘻嘻笑了一声道:“好吧,反正待会你也得见到他,告诉你也无妨。谢云亭的那个帮手,就是你说的那个青衣蒙面人,他能联系上你那位小师弟,能上的了这小蓬莱,全屏我一位朋友帮忙。我那朋友厉害的很,帮那人上岛之前就替他们规划了一番,你那师弟这次的计划就是依着他的规划展开的,所以我才了如指掌!”

    “你这朋友何许人也,这么厉害!”展元不由得问道。

    “待会你就见到了……哎,那是不是你那师弟?”夏八姑突然指着前方问道。

    展元甩脸观瞧,只见远远来了两个身影,都是一袭青衣,一个看着身材高大,应该是展元之前见的青衣蒙面人,另一个身材修长,展元仔细看看,正是小师弟云榭。这俩人轻手轻脚,施展轻功,三蹦两蹦就进了沧浪宫。

    夏八姑一挥手,叫了声“跟上!”三个人也带上面具,尾随云榭二人就进了沧浪宫!

    预知这两拨人盗宝是否能成功,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