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沧浪宫龙云凤盗宝
    上文书说道展元和龙云凤随着云榭进了暗室,三个人寻找宝刃。只听龙云凤在那边叫了一声“你过来看看这是不是你们谢家的宝刀?”

    展元和云榭赶紧过来,见龙云凤打开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是一口刀,此刀大概五尺来长,绿鲨鱼皮鞘,金吞口金饰件,刀鞘样式繁复,鞘边卡了一圈宝珠,刀鞘正面用黄绫子绣着四个大字——“奉旨护主”,背面绣的是金戈铁马图,刀柄到护手的位置则是浮雕的九条金龙。

    云榭一把抄起刀来,捧刀叩首大声哭喊:“父亲!祖先,我谢云亭把家传的宝刀找回来了!”

    展元摇摇头,一把扶起云榭,轻声说道:“师弟,此处不是祭拜之所,你还是速速离去吧。”

    云榭把刀背在背后,冲展元拱拱手道:“师兄啊,咱们虽然目的相同,但是终归不是同路之人,想必你们也是早就知道我的计划了,所以才会将计就计尾随我而来。我不会先走,你们找你们的东西吧,我等着,你们找到了咱们一块走。”说完,就拿警惕的眼神看着展元二人。

    龙云凤也没理他,转身接着翻开一个个箱子,寻找毕月宵的那柄“魔山血染剑”。展元则叹了口气,跟着龙云凤继续翻箱倒柜。

    没想到又找了半天,还是没有发现!所有墙壁上的箱子都打开了,里面的各种各样的宝兵器散落一地,却仍然不见“魔山血染剑”的踪迹。龙云凤头上见汗,左右翻腾,手里的“闭月羞光扫魔剑”不时的东削一下西砍一下,想看看是不是有别的机关。结果把整个藏宝厅弄的七零八落也还是全无发现。

    展元倒是没有龙云凤那么急性子,仔仔细细的找寻一阵,突然抬头看了会儿头顶上的一圈长明灯,这长明灯的灯座很长,从墙上往中间伸出来,灯座的杆子足有五六尺长。灯火固定毫不飘忽,简直不像是灯,反倒像是宝石一般。

    “这种长明灯中所烧的灯油据说是用鲛人头顶的油脂炼成,点着之后没有外力妨碍,可以千年不灭!”云榭见展元看那灯,顺口解释道:“聚云殿中也有这种灯。”

    展元却遥遥头道:“你说的我知道,但是我好奇的是这灯的位置。”说完,身子一纵,整个人腾空而起,在空中用铁手手背上的刃将一盏长明灯的灯座斩断,长明灯“吧唧”一声掉到地上,当时就摔灭了。

    这灯一灭,三个人都看见,原来刚才的长明灯后面还有一只箱子,箱子底漆成黑色,灯火之下抬头观看根本看不到,这也就叫“灯下黑”!

    龙云凤一阵激动,身子一蹿就到了空中,一伸手把那箱子摘了下来,打开箱子一看,里面不是宝剑,而是一块细长的石头。这石头通体青黑色,椭圆形,三尺多长两尺来宽。展元从箱子里把石头端出来,发现石头虽然不大,但是异常沉重,而且端在手里觉得冰凉冰凉的。

    “这是什么?”龙云凤皱眉看了一眼,随口问了一句。眼神依旧四处直看,显然对这石头没上什么心。

    云榭也看了两眼,不太明白,疑惑的看看展元。展元却心里一动,想起老师白风武教以前说过——天下宝兵器可以分五品,最好的是用先天陨铁或者是伍兹天钢所炼制的神兵利器。展元明白,所谓的伍兹钢指的应该是大马士革钢。而这先天陨铁指的就是天外的陨石。这陨石如果是金属结构的,就会在下落过程中被大气摩擦的高温熔断,形成那个年代用人工难以炼制成的极度坚硬的材料。眼前的这块黑色的石头,恐怕就是传说中先天陨铁了。

    展元也一直苦于没有趁手的兵刃,尤其看了不少的宝刀宝剑之后,对这中宝刃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不过由于他一身功夫又八成在拳上,所以兵器选择上来面就有点窄。不过展元心里一直有个想法,有一种兵器非常适合他这种拳术大师来使用——子午鸡爪鸳鸯钺,八卦门的创始人董海川所用的兵器,此兵刃形似护手钩,但是很短,手窝在中间,对面有月牙护手,前面有枪尖,中间有鸡爪形状的倒钩,后面有刺。传说中《雍正剑侠图》的主角童林用的也是这个兵器,但是这个兵器可不是说书人的创作,而是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乃是八卦门的独家兵器。八卦门传人程有龙先生就精善此道。他所传承的八卦子午鸳鸯钺分为三趟即:八门金锁、二虎擒龙、双蛇戏凤。 八门金锁对应八大掌,囊获掌式变化而成为一对铁掌。二虎擒龙是针对枪、棍等长兵的功防技法, 双蛇戏凤则针对刀、剑类短兵。钺的技法历史上以单式单操为主,训练有明确的针对性。当然了,我们现代人见到的各种套路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为适应竞赛而派生的产物,不是为了技击杀人的功夫了。不过展元却在前世修习八卦掌步法的时候,有幸见到了当年董海川留下的一本关于鸳鸯钺的笔记,并且熟记于心。

    如今展元看见这块陨铁,就动了铸造一对“子午鸡爪鸳鸯钺”的心。但是这些心思不能轻易的对云榭和龙云凤说出来。于是也没解释,从百宝囊中抽出块布来,把石头往里一裹就背在背后,然后对龙云凤说道:“这每个长明灯后面估计都有箱子,咱们一一看看,估计令师的宝剑就在其中。”

    龙云凤听罢也不搭话,身子一纵,就把另一个长明灯后面的黑漆箱子拎了下来,一打开是空的。龙云凤也不气馁,又飞身上去拿了下一个下来。

    这顶子上一共有十二盏灯,后面一十二个黑漆箱子,有九口箱子是空的,剩下的三口箱子里,一个装的的是展元拿走的先天陨铁,还有一口箱子里装的正是毕月宵的“魔山血染剑”!

    最后一个箱子里装着的却是一个布囊。龙云凤伸手把布囊打开,见里面流光溢彩仿佛彩虹流动般一团光华,不知道是什么。伸手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原来是一根长鞭,这长鞭也不知道到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光芒四射。明晃晃照人二目,把整个大殿都照亮了。对敌之时,这个鞭子如果挥舞起来,只怕对方看上两眼,眼睛就花了,更别提什么对战了,端得是一件宝兵器。

    展元不认得这东西,只觉得一阵惊奇。而龙云凤则拧着眉思索一阵,猛地想起老师毕月宵曾讲过的水晶宫旧事中提到过这柄长鞭——“八宝云光”,正是当年毕月宵的三师兄肖锦山赖以成名的宝兵器,想不到也被林天德弄到手了!

    龙云凤只是略微解释了一句此物来历,伸手把鞭子系在自己腰里,用腰带把鞭子包住,挡住八宝云光的光华。然后对展元说道:“东西都找到了,咱们撤。”

    三个人这才沿原路返回,由于来的路上龙云凤和展元已然把机关全部破尽,一路畅通就回到了入口。三个人刚钻出来,就听见外面打斗声音。

    三人定睛一看,林天德和夏八姑青衣人三个人战作一团。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书中带言,展元和龙云凤误中陷阱触动机关,机簧牵动之下,沧浪宫守卫之人就发现有人进了暗道,赶紧派人到看台之上去寻林天德。

    这林天德心里正不爽呢,闻听宝库被人闯入顿时大怒。以身体不适为由找任峰告了个假,任峰以为他弟子新丧,心里不舒服想去休息一下,也就没做勉强放他离去。林天德心急如焚,一路施展轻功就回到了沧浪宫,急忙召集弟子赶奔暗道。

    林天德到暗道口一看,正看见夏八姑跟那青衣人。此刻夏八姑已经给那青衣人解了麻药,俩人话不投机还没等动手呢,林天德就到了。林天德也没管这俩人是不是一伙,下令弟子将二人团团围住。

    林天德把手中虎咆刀一横,大喝一声:“呔,大胆的毛贼,竟敢偷到本尊头上,还不乖乖束手就擒。如若不然休怪本尊让你们生不如死!”

    夏八姑咯咯一乐“呦~堂堂的水晶宫五尊就这么吓唬人吗,看来你也是名不副实啊!除了以多胜少我看你也没什么能耐,有本事一对一跟你姑奶奶大战三百回合!”

    “哈哈哈哈……”林天德狂笑一声“你这女贼真是不知死活,藏头露尾之辈也敢向本尊挑战,今天就让你尝尝本尊的手段!”说罢一摆手中的虎咆刀,一招力劈华山直扑夏八姑。

    夏八姑身子一晃闪开这一招,手中宝剑一抖,翻出三朵剑花,使一招魔山剑法中的“九星射月”刺林天德的肩头。按说这招“九星射月”乃是魔山剑法中的精华所在,应该是一剑挥出九朵剑花让人防不胜防,但是夏八姑功力不够只能打出三朵。林天德急忙刀往内转使了个“黄龙大转身”,将夏八姑射来的三朵剑花一一剥落,身子还转到了她侧面,接一刀“五虎断门”,五道刀光笼向夏八姑的周身。夏八姑吃了一惊,舌尖一定上牙膛叫丹田一力混元气,使了个“旱地拔葱”,身子腾起来一丈五尺多高,勉强躲过了这一招。

    夏八姑在空中冲那青衣人大喊“谢英奎,你若还不伸手帮忙咱俩今儿都得死在这儿!”

    预知夏八姑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