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陷绝境高人来相助
    (出去旅游断更一天,补上)

    话说林天德得到人报信,得知宝库有人闯入,忙离开比武看台返回沧浪宫。正遇上夏八姑,两个人话不投机当场动手。可能有人问了,夏八姑的能耐林天德能是对手吗?要是放到三十年后,五个林天德碰见夏八姑也白给。但是如今的夏八姑和龙云凤还不是武林天榜之上有名的高手,虽然能耐也不错,但终究赶不上林天德苦练了多年。夏八姑跟林天德打了十几个照面,就暗觉不好。趁着身子腾空的功夫冲着那青衣人喊道:“谢英奎,再不过来帮我咱们俩都得死在这!”

    那青衣人吃了一惊,心说话: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书中带言,这位是叫谢英奎吗?还真不假。这谢英奎原本不姓谢,本来姓章。是金刀谢家第三代传入谢进的弟子,因为深受谢进的喜爱,故而收做了义子干儿,改姓了谢。当时林天德带人火烧谢家,为了“九龙护主金刀”屠了谢家满门。只有一个襁褓中的谢云亭和这个干儿子谢英奎被一位蒙面的高人所救,这高人将他们二人安置在云南夏家堡两年,才把俩人接走。而夏八姑正是夏家堡的传人,小时候就见过谢英奎,加上这些年夏八姑不断的通过一位江湖上的朋友打听当年林天德所犯下的桩桩血案,所以在这儿认出了谢英奎。

    谢英奎此时也料定一旦夏八姑被击败,恐怕自己更不是林天德的对手。所以也一亮掌中的单刀,直扑林天德。林天德见谢英奎来了哈哈一笑:“你们赞鸡毛凑掸子一块上来也没用”。掌中的虎咆刀轮的呼呼带风,一刀紧似一刀一刀快似一刀,夏八姑和谢英奎二人只觉得眼前如刀山相仿,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正这么个时候,展元和龙云凤从暗道里出来了。一见眼前这个战况各自心里暗道一声不好!各拉兵刃群战林天德。

    这二位一上来战况立刻有所改观,展元虽然内家功力远赶不上林天德,但是招数精通,已经达到了武学中的观微境界,招招直直林天德的破绽,林天德功力虽强,但时时刻刻如鲠在喉不能尽情施展。龙云凤是四个人中功夫最高的,又仗着手中闭月羞光剑的宝剑之威,连连在虎咆刀上削了四五个豁口,让林天德心疼不已不敢再碰龙云凤的宝剑。五个人滴溜溜打成了一团。

    一旁林天德有个弟子见师父陷入苦战,高喊一声:“各位师兄弟点子扎手,并肩子上!”旁边众人一听,各拉兵刃,“呼啦抄”就围上来了!

    云榭一见众人围了上来,知道拼命的时候到了。高喊一声“谢家列祖列宗在上,后代子孙无能要请出家传的宝刀了!”说罢从背后“仓啷啷”拔出这口“九龙护主金刀”!众人眼前仿佛晴天打了个霹雳,这口刀明晃晃夺人二目冷森森要人胆寒,刀身通体金黄晶莹剔透,云榭举在手中只仿若天神降世!

    再看云榭手持宝刀使了个夜战八方藏刀式,叫一声“呔!我看哪个敢来。”众人一看无不吓得后退几步,刚才喊话的那小子不信邪,手里长枪一摆叫了一声“大胆的小毛贼,休得猖狂,纳命来!”话音未落把大枪一举,一招举火烧天奔云榭面门就刺。云榭也不搭话,宝刀一横,使了个“老翁砍樵”,宝刀横劈。耳轮中只听“咔嚓”一声,再看这位的大枪变烧火棍了,枪头一下子就给削飞了。云榭是不依不饶啊,抡起宝刀来,“咔嚓、咔嚓、咔嚓”这位的大枪三下削的就剩下三尺来长的一根门栓了。云榭手下不停,一个力劈华山,这位连躲都来不及,被这一刀从头顶劈进去从胯下劈出来,整个人给劈成了两半,两片人倒下之前,左半边嘴吐出来个“哎”,右半边嘴说出来个“呀”,死尸就栽倒在地!

    这一下可把旁边人吓的不轻啊,有没见过死人的当场就吐了。众人纷纷后退,都震慑于宝刀之威。正这么个时候,沧浪宫外面又进来一伙人,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水晶宫五尊中的两位——“罗刹剑魔”封天式“修罗剑魔”蒲天雕!这二位本来就是林天德一系,关系非比寻常,一看林天德走的匆忙就知道有事。但是又不敢直接走,耐着性子看完了比武分出了胜负,这才急匆匆的来沧浪宫找林天德,刚到门口就听见有弟子禀报说里面闹了贼了!俩人这才赶到!

    此时林天德跟展元四个人正打成平手,一时间谁也奈何不了谁呢!看这二位一来,林天德可高兴了,大吼一声:“二位师弟,快来帮忙!”

    俩人一见纷纷亮出手中的宝剑加入战团!沧浪宫众弟子一看三尊都到场了胆子也壮了,拉家伙也冲了上来。这一下战况立刻逆转,变成夏八姑和谢英奎分出来挡住封天式二人,展元和龙云凤双战林天德!云榭则亮宝刀挡住中弟子。

    这下展元众人立刻陷入苦战,才七八个回合谢英奎就中了蒲天雕两剑,若非云榭及时相救,只怕性命不保!夏八姑仗着身法灵活加上时不时放出几下暗器,勉强和封天式游斗,但也是险象环生。云榭依仗宝刀之威大战沧浪宫众弟子,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有时候还要分出心来帮谢英奎一两招,刀法也渐渐凌乱。展元和龙云凤更是被林天德狠狠压制,眼看就要坚持不住。

    正这么个时候,从墙头上窜进来一个人,这个人个子不高,黑衣黑裤带着黑色的面具。也不说话,手里一翻掏出个铜葫芦来,这葫芦是铜铸成的,样式很怪,葫芦身子细小,葫芦梗挺长,直挺挺的枝楞着。这东西有个名字——“点穴葫芦橛”。这东西是外八门的兵器,用的时候葫芦身子握在手里,用那葫芦柄戳人的穴道,点中的轻者能当场点麻,重者可以被点的吐血重伤,如果戳太阳穴或者其他大穴道上,能当场点死!这功夫可不好练,不光得有良好的武术底子,而且还有精通人体穴道。光绪年间山西的大镖师王宪武就精通这“点穴橛”,他配合心意拳的拳法创出了一套点穴之术!现在山西平遥古城的中华镖局博物馆里,还能看见王宪武当年用过的“点穴葫芦”和“点穴烟袋”。

    书归正传,这黑衣人抄着“点穴葫芦橛”好像个活猴一般在人群中窜蹦跳绕,东戳一下西点一下,凡是被他点中的不是当场就不动了,就是身子一歪倒在地上站不起来了!三下五除二就把云榭解救出来。然后这位脚不停步直冲林天德,“唰唰唰”就是三招,直点林天德三处大穴!林天德被他吓了一跳,连连后退躲过这三招。这黑衣人也不追赶,一拽展元和龙云凤,把二人拉出战团。然后一抖手,手中的葫芦就飞出去了,之扑蒲天雕。蒲天雕正和夏八姑动手呢,就听耳后恶风不善,连忙一缩脑袋把铜葫芦躲了过去。哪知道这葫芦后面还连着绳子,绳子一头系在葫芦底上,另一头拽在黑衣人手里。黑衣人一见蒲天雕躲过去了,把那绳子往怀里一带,那葫芦“嗖”就飞回来了。蒲天雕在想躲就来不及,被一葫芦正拍在下巴上!那葫芦是铜的,得有二斤多重,抡起来得超过十斤了,这一下拍下巴上,当场把蒲天雕拍翻在地。这也就是蒲天雕内家功力深厚,换个旁人就得当场拍晕过去!

    黑衣人得势不留手,身子一飘,在空中收回“点穴葫芦橛”,凌空一个“黑虎掏心”直扑封天式,封天式看见蒲天雕被拍翻的样子了,哪里敢动手啊,赶紧后退几步跳出圈外。这黑衣人也不追赶,一把拉过谢英奎,叫了一声:“扯呼!”带着五个人翻墙而出。

    说时迟那时快,刚才咱们讲的慢,实际上也就十几秒钟的事情,等林天德等人反应过来,黑衣人已经带着展元五人翻出了院墙之外。林天德看了看两个师弟和一众弟子,大喊一声“追,赶紧追,挖地三尺,也要把这几个人给我找出来!”说完他让封天式带人去追,他自己可没去,而是赶紧下暗道看看丢了什么东西。

    这边那黑衣之人带着五个人蹿房越脊,对道路是异常熟悉,一会儿往东一会儿往西,很快就甩开了追兵,跑到了一处无人之处。

    众人这才喘息一阵,展元这回也累坏了,抬头看看龙云凤安然无恙这才放心,回过身来,刚要对黑衣人道谢,却发现此人踪迹皆无!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连忙看看龙云凤和夏八姑,这俩人也遥遥头,都不知道黑衣人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

    只有谢英奎低声沉吟一阵,却没有说话。云榭则看了看展元三人,拱了拱手道:“展师兄,二位女侠,虽然你们对我今日行动有所利用,但是今日咱们也算是并肩作战了,希望从此是友非敌。我谢云亭已经取回了家传的宝刀,不会再留在水晶宫,马上就会下山。日后山水有相逢,咱们来日再见!”说完带着谢英奎下山而去。

    展元见云榭走了,很想问问他是否还和师父穆中平告别,但是转念一想,虽然今天的行动他们都遮了面孔,但是终究如今云榭已然取回宝物,算是和水晶宫划清界限了。所以也没挽留,只是拱手道:“既然叫了你一声师弟,那往后我们还是师兄弟,青山不改绿水横流,我们来日再见!”

    谢云亭二人走了,展元又回身看看龙云凤二女,夏八姑笑道:“算是我算计不到,险些出事,我们姐俩也不留了。何况海面上还有个朋友等着接我们呢,我们也走了!”

    展元一听,连忙说道:“不忙,我送送你们,你们的船停在哪里?”

    夏八姑说道:“就在望海崖,正好你认识路,前面领路吧。”

    于是展元带着二女下山来到望海崖。此时天色就渐渐沉了下来,在夕阳照耀之下海面上一片波光淋漓。夏八姑来到望海崖边,两指成环扣在口中打了三个呼哨,从山崖后面缓缓驶出一艘小船来,船头站了一人,远远的朝着三人招手。

    预知来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