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遭暗算展元遇金灯
    走遍天下游遍州,人心怎比水长流?

    初次相交甜如蜜,日久情疏喜变忧。

    庭前背后言长短,恩来无义反为仇。

    只见桃园三结义,哪个相交到白头?

    前文书说道展元离开小蓬莱水晶宫,乘船而去,小船走了一天一夜,这才回到岸边,上了岸来,展元回望苍茫大海,长叹一口气,想不到五年前自己离乡远走,来到南海之滨,上小蓬莱的时候是被魔山老母裹挟而去,如今下山离岛,也并非正常,真是感叹世事无常啊。

    正琢磨呢,互听身后有响动,回身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岸边的小树林后面“呼啦啦”窜出来二十余人,各拉兵刃把展元未在当中,为首的不是旁人,正是五尊之一的“修罗剑魔”蒲天雕!

    蒲天雕哈哈大笑:“展元!盗取了我师兄的宝物,居然还想跑,你以为你跑的了吗?”

    那位说蒲天雕怎么来的呢?书中带言,穆中平去找任峰安排船让展元下山,但是林天德早就在任峰身边安排自己的耳目,展元下山的事儿第一时间就禀报道了林天德耳中。林天德因为丢了宝刀宝剑正生气呢,一听展元要下山,立刻心里就起疑了,本来和展元一交手,就发现展元的拳路有点眼熟,现在一说才想起来,正是前日在擂台看过的!然后在想想救走展元的黑衣人,招法路数也有点像穆中平!

    当时林天德就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有心直接找穆中平当面对峙,但是林天德没敢。为什么呢?因为虽然林天德势力大,但是自己个人的武艺能耐和穆中平比不了,更别提和任峰比了。别看他林天德是大师哥,但是心思都用在别的地方,武功就耽误了,不如这两个师弟那么努力。所以虽然林天德门下弟子众多,但是远不如任峰的弟子精锐,动起手来也未必占多大便宜,使得林天德一直不敢公开造反夺权!

    林天德也不想就这么放过展元,赶紧命自己的师弟蒲天雕,带上二十几个心腹弟子,乘快船去抓展元。蒲天雕领命出来,但是此时展元已经走了,也不知道走的哪条海路,于是干脆仗着人多船快,先行到了岸边守株待兔,果然等到了展元!

    展元一听也不能承认,还是冲蒲天雕拱拱手道:“弟子见过师叔,师叔说什么盗宝,弟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次是奉掌门之命下山,不知道师叔干嘛挡住弟子的去路呢?”

    “甭拿掌门压我!”蒲天雕厉声断喝:“你装什么大瓣儿蒜!我这次来就是要抓你回去给师兄审问,没偷宝物你跑什么?少来这套,给我上,把他给我绑了!”

    旁边几个弟子应声而出,抄家伙直奔展元。展元一听,就知道这事儿不能善了,也不说话了,双掌一分,迎上蒲天雕的一个弟子。来到这位使得的是刀,一刀“力劈华山”砍展元的头顶,展元左手一晃他面门,右手使了个“举火烧天”用拳打他的手肘,一掌就正拍他麻筋儿上,这位手一软刀就掉下来了,被展元顺势把刀抄在自己手里,在手里把刀反转,刀背朝前,使一招“斜肩铲背”,用刀背劈了这小子脑袋一下,当场把他拍晕。紧跟着回身抽刀架住另一个弟子的长枪,身子滴溜溜一转,使了个“黄龙大转身”,人就到了使枪的这位后面了,伸手一刀还是用刀背劈在这位的后脖梗子上,也把他当场劈晕在地。然后一个就地十八滚,躲过背后来到一口剑,一抖手把刀向对面冲过来的一个用钢鞭的扔过去。趁这么个功夫,展元把地上的长枪抄起来了,枪尾朝前枪尖朝后,那枪尾巴一戳拿剑那位的脚踝骨,这位疼的哎呦一声栽倒在地,展元把大枪抡起来当棍子用,一下子抡他脑袋上。好在枪杆子没有棍那么硬,这一下被把这位打死,但是也当场晕倒在地。那拿钢鞭看着展元又打晕一个,有点害怕,刚想往后退,展元举枪冲他来了,这位想跑但是脚底下可没展元那么快,被展元两步就赶上了!展元暗用内功,拿枪尖一捅这位的后背,嘴里叫了一声“别动!”,这一枪就戳在他穴道上,当场把这点翻在地,不能动了。

    刚才这段咱们说起来慢,但是实际上展元这几下按现在钟表说,也就是一分钟的事儿。蒲天雕大吃一惊,说什么也没想到展元五六个回合就打趴下四个人。知道就自己带的这几个弟子不是人家的对手,冷哼一声把手里的宝剑抽出来了。举剑一指展元:“好小子,你还敢动手反抗,真真是反了天了!你着家伙吧!”说罢抡宝剑来战展元。

    展元一看蒲天雕上来了,就知道这是一场恶战啊,忙把百宝囊中翻出龙云凤送他的铁手带上,迎战蒲天雕。

    蒲天雕一看铁手哈哈大笑:“小子,还嘴硬吗?虽然当时没看见你的脸,但是你这对铁手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你还敢不承认?”说完手上加劲,加紧了进攻!

    展元知道露馅了,但是也不敢多搭话,晃双掌来战蒲天雕。这一仗打的展元可吃亏了,单论招式,蒲天雕还赶不上展元高明。但是蒲天雕炼气时间比展元长的多,内家功力深厚,虽然展元内外兼修,但炼气终归只有五年,所以这就吃了不小的亏,二来展元的铁手虽然是镔铁打制的,但是不如蒲天雕的宝剑。蒲天雕这口“修罗剑”虽然只是四品的宝剑,但终归是宝兵器,展元的铁手跟他的剑一碰就一个豁!以至于展元根本不敢碰人家的兵刃,这就吃亏大了!

    俩人打了四十多个回合,展元是险象环生,眼看就要支撑不住。正在这时只听身后有人高声喊喝“呔,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年轻人,真是不知羞耻!小兄弟,不要担惊,少要害怕,我来了。”蒲天雕一听吓了一跳,手中剑招就慢了一步,展元趁机跳出圈外,回身一看来者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年纪,一身道装,头戴九梁道冠,身穿九日金乌法袍,腰系八宝乾坤带,足蹬紫罗云靴。往脸上看,淡金色的脸庞,双眉斜飞入鬓,一对丹凤眼双目精光四射,高鼻梁方海口,下巴上留着三绺短须,混身上下一团英气,往那儿一站好似神仙降世一般。这位一个箭步就到了场中。

    展元赶紧冲他拱拱手道“多谢相救,感激不尽!”

    这位道人赶忙摆手道“不必不必,正所谓事不平有人管路不平有人铲,我这人最看不得仗势欺人之辈,今天过来帮忙也是义不容辞。”

    蒲天雕一听拿宝剑一指“哪儿冒出你这么个东西来?大放厥词目中无人,你知道我是谁?我的闲事儿你也敢管!”

    “哈哈哈哈”道人朗声大笑,剑指蒲天雕“你不就是水晶宫的修罗剑魔蒲天雕么,我今天就管了,你又能奈我何?!”

    蒲天雕厉声断喝“你到底是谁?”

    道人冷笑一声“想知道我是谁,你可站稳了,别等到我一说自己的来历,把你给吓趴下!我乃是冰山无极岛弟子,我的老师乃是八十一门总门长的弟子,‘横推八百无对手’于和于九莲。我姓夏叫夏遂良,江湖朋友送了我个绰号‘金灯剑客’,这回你可知道我是谁了?”

    夏遂良此言一出,听的展元是一阵激动,想不到眼前之人就是金灯剑客夏遂良!在原书之中,夏遂良排武林天榜第四位,是三位教主之下第一人,甚至有一种说法,连其师叔雪竹莲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原书中更是有“十老战金灯”的超强战绩,对于这位金灯剑客的实战能力,无论是敌是友都心生敬佩。

    蒲天雕此时也自然知道夏遂良的名号,不过此时的夏遂良名气还不大,蒲天雕还仅仅把它当成冰山无极岛一个三代弟子罢了。于是冷笑一声“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佟老门长嫡传的徒孙啊,这总门长管的真宽啊!居然连我水晶宫的内务也要管吗?”

    夏遂良一指蒲天雕,“少来这套,我此行跟师门无半点干系,不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我早就听说你们水晶宫五尊中有三人为非作歹无恶不作,其中就有你蒲天雕一号,今天我夏遂良就为武林除了你这一害!”

    “好小子!你不过是无极岛一个三代弟子,论辈分还小我一辈,竟敢口出狂言,我今天就替总门长好好教训教训你!”蒲天雕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拉手中的修罗剑直扑夏遂良。

    夏遂良晃双掌迎上蒲天雕,蒲天雕一剑分心便刺,夏遂良使了个空手入白刃,双掌去夹蒲天雕的宝剑,蒲天雕剑往上挑,避开夏遂良的双掌,斜刺里一剑扎夏遂良的肩膀,夏遂良身子一转闪过这一招,两个人就战在一处。

    俩人打了三十多个回合,夏遂良趁着蒲天雕一个破绽,上面双掌佯功蒲天雕的太阳穴,下面一脚“苍鹰踹腿”,正踢到蒲天雕胯上。这一脚给蒲天雕踢出去一丈来远,当场就起不来了。蒲天雕带的弟子们大惊失色,纷纷护在蒲天雕身边,看着夏遂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预知蒲天雕命该如何,且听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