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展熊杰初识夏遂良
    上文书说道,金灯剑客夏遂良救了展元,大战蒲天雕。书中带言,这蒲天雕的能耐放眼天下,还是一流高手,但是跟金灯剑客比起来还是有差距的。当然了,如今的夏遂良还不是原著中二十年后的天下第四,但是也不是蒲天雕能应付的了的!果不其然,三十几个照面,蒲天雕就被夏遂良一脚踹趴下了。

    蒲天雕带着的门人弟子都吓得进不能进退不能退的时候,夏遂良上前几步,冲他们高喊一声:“你们这群败类,赶紧带着蒲天雕快快离去!回去告诉林天德,他的所做所为便是冰山无极岛也有耳闻!他以为他仗着水晶宫的势力就能横行霸道为所欲为吗?告诉他,如果再不收敛,日后我夏遂良打上小蓬莱便是他的死期!”

    这帮人赶紧抱起蒲天雕和那几个之前被展元打晕在地的弟子,俩鸭子加一个鸭子——撒丫子跑了干干净净!

    夏遂良看着这帮人跑了,冷笑三声。展元这才赶紧走到近前躬身施礼:“在下展元展熊杰,见过金灯大剑,这厢有礼了!”

    夏遂良赶紧摆摆手道:“哎,免礼免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江湖人的本分。再说了,我帮你也是自己对这帮人心里不爽,你也不用客气。”

    书中带言,这夏遂良怎么来的呢?咱们还得简述一下。此时的冰山无极岛是八十一门总门长佟劲佟老剑客为掌门人,座下两位弟子在身边,一是二弟子疯上人长发道人雪竹莲,二是老三“横推八百无对手”于和。这夏遂良乃是于和正式收的开山大弟子,也是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深受佟劲的喜爱。佟劲对这个徒孙最是喜欢,尝尝闲着没事就亲自指导夏遂良的功夫。最近这几年,佟劲的身体越来越差,老头就感觉自己命不长久,于是下令提前两年召开八十一门盛会,邀请天下英雄参加,目的就是要定下下任的总门长。所以也派出不少的弟子去通知武林各门各派来年的三月初三参加这场盛会!夏遂良也被佟劲派了出来,本来呢他的目标是云南的几个门派,结果到了云南三老庄还有其他几个云南的门派一打听,说当家人都去了东海小蓬莱参加重阳比武大会。夏遂良就知道这趟白跑了,自己的那位小师叔邹瑞邹化昌去参加水晶宫的重阳比武大会了,他应该就把八十一门盛会的消息顺便通知了云南的武林人士,自己的任务就甭费劲了。

    于是夏遂良就也想去小蓬莱看看着重阳比武大会的盛况,顺便见识见识南方武林的精英人物。其实夏遂良对水晶宫没什么好感,主要是林天德为首的的三尊恶名在外,他老师于和多次对佟劲佟老门长提出,要讨伐水晶宫铲除林天德这般武林败类,但是佟劲年纪大了,又碍于当年和古天恩的交情,只是嘱咐让任峰自行处理,不让于和插手。况且于和跟任峰也早就相识,对于任峰的人品和武艺也十分佩服,俩人私交不错,也就没敢随便就插手水晶宫的内务。但是平日里于和对自己的弟子们也多次提起水晶宫林天德的种种恶性,话里话外对任峰的放纵也颇有不满。所以夏遂良对于水晶宫林天德一系甚为不屑。

    这次来到东海边想找船去小蓬莱,正看见蒲天雕率众行凶!夏遂良在以前的武林大会上见过蒲天雕,但是那个时候他还是于和驾前的童子,所以他认得蒲天雕,蒲天雕不认识他了。又看见蒲天雕围攻的这个年轻人别看岁数不大,但是一身的好功夫,尤其拳法招式精妙至极,自己也算学惯天下,但是居然对这年轻人的拳法路数闻所未闻,就动了爱才之心,加上平日里对水晶宫林天德一伙人胡作非为的愤恨,于是忍不住下场帮忙。

    现在见展元没事了,又对展元的拳法产生了兴趣和疑问,于是说道:“展兄弟啊,我刚才看见你施展的拳法颇为精妙。不瞒你说,我这人最喜欢精妙的武术招式,今天看见你的拳法实在是忍不住,能不能跟我拆解几招,让我过过瘾呢?”

    展元看着夏遂良的表情,就像是个小孩看见糖块一样两眼放光,就知道这位也是个武痴,哈哈大笑道:“既然金灯大剑有这个要求,小弟岂敢不从,就是小弟内功不厚,怕不能让金灯剑客尽兴啊。”

    夏遂良一扑棱脑袋,摇头道:“别叫什么金灯大剑了,都是江湖儿女,哪来那么多讲究?我叫你一声展兄弟,你叫我一声夏大哥,不就行了?至于什么内功不足,那又有什么关系?咱们只比招式,不用内家功力不就行了,来来,我都等不及了。”说罢就拉开架势要比武。

    展元听的心理一阵好笑,这夏遂良还真是练武成痴了,不过要不是这份劲头,他也不会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过展元从夏遂良的话里话外还听出来了,这个时候的夏遂良还是个爱憎分明没有什么架子的人,和二十年后杀害自己救命恩人,护短行凶的那个金灯剑客完全不同!究竟这二十年间发生了什么?让这位金灯剑客变成了杀人魔头和恶毒的野心家呢?

    展元琢磨半天想不明白,好在他为人豁达,摇摇头,就把这些想不明白的事情抛出脑外。也摆了个迷踪拳的起手式,就跟夏遂良插招换式战在一处。这一打,展元暗暗心惊,金灯剑客不愧是将来的武林第四,教主之下第一人!之前展元和人交手的时候,就算是败,也是败在内家功力不足的问题上,很少在招式上被别人压制。就即便是自己的授业恩师“移星换斗”穆中平和展元对上,武功路数上也不能说就稳压展元一头。

    但是对上夏遂良就不一样了,虽然夏遂良是第一次和展元过招,但是时不时就能找到展元招数中的破绽予以攻击,显然已经到了武学中观微入密的境界。虽然展元也能初窥观微境界,但是十招里也就一两招能真正看破夏遂良的破绽,但是夏遂良却十招里有一半能看穿展元的破绽!这就导致了虽然不比内功,但是展元依旧一直被夏遂良压着打。

    夏遂良也打的暗自心惊,一来是惊讶展元的反应能力,自己明明已经看出了他招式中的破绽,但是展元却能在自己破招之后的一瞬间变换招式瓦解自己的进攻。如果不是对拳法已经到了信手拈来的程度那是万万做不到的,这说明在拳法上展元已经到了宗师境界,可是这展元明明只有二十多岁,这实在不可思议。二来是惊讶展元的武学境界,明显展元也到达了观微之境,虽然没自己的境界高,但是每次抓住自己招式上的破绽都能予以快速高效的反击,实在让人诧异!

    俩人打了得有一百来个回合,夏遂良朗声大笑跳出圈外:“哈哈……不打了不打了,过瘾啊过瘾!展兄弟啊,你这套拳法实在高明至极啊!要不是我看着你的年纪,还真以为跟自己的动手的是哪个大门大派的宿老耆宿呢!”

    展元也暗自喘息一阵,才说道:“夏兄才是真正的高手,这一战是乃我平时打的最辛苦的一次了。想不到夏兄的观微境界如此高深,我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啊。”

    “哈哈,展兄弟,说实话,我本来是想上水晶宫看看这小蓬莱到底有什么高人,但是今天看见你我这一趟就没白来!”夏遂良脸上胡子都翘起来了,拍着展元的肩膀问道:“对了,展兄弟,还没问你为什么被蒲天雕他们围攻呢?”

    展元叹口气道:“不瞒夏兄,是这么这么回事……”展元就把自己从上山遇见毕月宵,再到盗宝下山的经历讲述一遍。夏遂良一边听一边大骂林天德不是个东西!

    赶展元讲完了,天已经擦黑了。夏遂良拉着展元的胳膊说道:“展兄弟啊,哥哥看出来了,你是个侠义之人,对我的脾气!我这个人看的上眼的纵是个恶人我也得保着他,看不上的别人都说他好我也得宰了他!现在我就看你顺眼,反正你刚下山,也没想好去哪,咱们哥儿俩好好处处!前面五里不到有个镇子,咱们到那儿找间店房住下,好好处几天,你看怎么样?”

    展元见夏遂良盛情难却,也就答应了。于是俩人到前面的镇子上找了个店房住下。白天哥儿俩切磋武艺,晚上秉烛夜谈!一块就待了五天,这五天展元把迷踪拳完完整整教给了夏遂良,夏遂良投桃报李,不但把于和创的一套“轩辕九宫掌”教给了展元,还在聊天的时候传授了展元一些于和自创的炼气诀窍,这对展元帮助太大了。别看短短的五天,展元的能耐可涨了不少。

    五天后哥俩洒泪分别,临走之前夏遂良嘱咐展元:“兄弟啊,你既然有心勤练武艺,为兄也没什么能帮你的。这几日切磋之时,发现你武功虽然已经日趋大成,但是总有一丝不圆融的地方,究竟问题出在哪我的境界看不出来,所以我建议你去趟冰山北极岛,见见我老师于和,让我老师给你看看问题所在!要是我老师看见你,也肯定喜欢,没准还能传你几招,包你受用无穷啊。”

    展元可高兴坏了,感觉千恩万谢:“我早就想去见见武圣……”展元刚想说“武圣人”突然想到这会儿于和还没称武圣,赶紧改口:“嗯,啊不是,是于和于老剑客,要是他老人家能传我一招半式我就满足了!”

    夏遂良点点头道:“好,这么办吧。明年三月三是八十一门盛会,佟老门长要定下一任的接班人,估计我老师于和就是接班人啊。你就赶着那个时候来吧,一来我带你看看武林的盛会,而来也是给我老师道喜,你看怎么样?正好还有半年时间,你回趟家,然后来冰山,正合适!”

    展元赶紧点头称是,答应夏遂良到时候自己一定来。但是心中暗思:这八十一门总门长的位置是传给普度了,到底这次盛会会发生什么?到时候我可真得去一探究竟!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