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至开封展元戏赵虎
    上文书说道,展元和夏遂良两个武痴一见如故,一起研习武艺待了五天,这才洒泪分别。走之前展元答应夏遂良来年三月三去冰山无极岛参加八十一门武林盛会!

    哥俩分开之后,夏遂良继续往南,去南海派送信,然后在返回冰山无极岛。展元则一路向北,返回家乡常州。

    这一路上,展元先是找了个驿站租了匹快马,这还亏了夏遂良临走前多给展元留下了五十两纹银,不然展元匆忙下山盘缠还不足。有了夏遂良的资助,展元这才快马加鞭返回故乡!

    走了有一个来月,展元才回到了常州府武进县百花岭,来到展家大院的院门口,展元也是百感交集啊,虽然自己穿越而来的,但是终归也在这生活了十五六年,还是有点感情的。“铛铛”一砸门,出来一个家丁,这家丁都认不出展元来了。展元一说是自己,可把这家丁激动坏了,撒丫子往里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喊小少爷回来了!这下子邹氏夫人和展耀展辉都迎出来了。邹氏夫人一看儿子回来,保着展元一个劲的哭,展耀和展辉也跟着掉了几滴眼泪。展元抬眼一看,自己的老师白风武也跟着出来了,老头身子骨不太好,颤巍巍走过来抱住展元,爷儿俩也是痛哭流涕!

    众人忙把展元迎进屋,展元这才把自己这几年的经历讲述一遍,大家是不胜唏嘘。展耀赶紧吩咐家人准备酒席,给展元接风洗尘!

    简短结说,展元在家待了半个多月,准备启程去东京汴梁开封府去看看展昭。本来邹氏不想让展元走了,但是白风武和展耀展辉都劝,说好男儿志在四方,不能把孩子窝在家里。邹氏夫人又抱着展元哭了一阵,才把展元放走。

    展元其实也舍不得,他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邹氏夫人比前世的他大不了十岁,所以展元对她没有什么母亲的感觉。但是随着时间,邹氏对他百般疼爱,展元也就对这里产生了家的感觉。第一次离乡还不觉得,此次一走,就觉得有些依依不舍。不过展元知道,天下这么大,老头既然给了自己一次穿越而来的机会,就不能白费,所以毅然离家而去,赶往东京汴梁开封府。

    这次往京城走,跟去南海的路可不一样了,都是官道大路,家里还给展元配了一匹好马,一路上展元风驰电掣,不到七八天就赶到了东京汴梁城!

    初见这座汴梁城可着实让展元吓了一跳啊,这大宋的首都可以说不比任何一座现代化的都市差!城市街道宽阔整齐,从宣德门到南熏门乃是一条御街,长有十里宽有二百二十步,行人客商川流不息,摩肩接踵热闹非凡。道路两侧都是做买卖的商贩,道路两边高高低低的商家铺户一个挨着一个,无数柜台外都有人在专门拉客招揽生意。城市里的很多居民不但早餐,连着中餐晚餐都不是在家里自己生火做饭的,都是去外面的这些各种店铺饭馆解决。古人生火不便,以至于展元在街上还看见有的店铺卖“洗面汤”——也就是开水,不少懒得在家里烧火煮水的人,可以去这些店铺洗脸刷牙。展元在街上还看见了原始的银行、票号、博彩中心、公共澡堂甚至是公共厕所!这座百万人口的东京汴梁简直就是一个高度商业化的大都市啊。

    不过好在展元终究是现代人,保着和前世旅游一样的心态逛了逛汴梁城,大概看了有俩钟头也就没意思了。从街上随便找了个人问了问开封府的位置,就准备去开封府找展昭。

    开封府的位置倒是好找,展元一下就找着了。由于展元到的太早了,开封府还没开门办公,四门禁闭。展元来到角门那,叩打门环,高声喊喝:“有人吗?开开门啊。”

    敲了得有个七八下,这才有人把门开开。开门的是个五六十岁年纪的老军,一看就是专门负责开封府看门的,这老军上下打量的展元一阵问道:“干嘛?大早上的有事吗?”

    展元说道:“老哥,我是来找人的。”

    老军瞥他一眼:“找谁啊?”

    “哦,我来找展昭展雄飞。”

    老军一听找展昭,又看了展元半天才问道:“找展老爷?你干嘛啊?你是什么人?”

    展元一听这话茬跟审贼一样,就有点不高兴,但是还是忍住脾气说道:“我叫展元,是展昭的四弟,来这寻亲的。”

    老军一听“咯咯”直乐:“又来一个,小子,别来这儿招摇撞骗了啊!跑这儿认亲的每天没有一百也有三十!前两天还有个三十多岁的大姑娘来这儿说是白老爷的私生女呢!结果一看白老爷才二十多岁。行了,回去吧,年轻力壮的干点什么不挣钱啊……”说完就要关门。

    展元一听明白了,原来展昭和白玉堂出名之后又人来招摇撞骗乱认亲,这老军是把自己当成骗子了!赶紧扒住门,拦着老军道:“这位老哥,别急着关门,我可不是骗子,我真是展昭的四弟。不信您把展昭叫出来,他一看便知……”

    “去去去……”老军一扒拉展元的手:“少来这套,展老爷哪有那么多空见你个小骗子!我告诉你啊,别在这捣乱!知道这儿是哪儿吗?开封府,在干捣乱,小心拿你文案!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展元一看这位不讲理,知道跟这老军说不清楚了,索性不理他,往门口一站,气沉丹田高声敢喝:“展昭!展昭!你出来,你四弟展元到了!展昭……”

    老军一看不干了:“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听劝啊?这是你能随便乱喊的地方吗?搅扰公堂你该当何罪?”一边说一边就往外推展元,想把展元退走。

    展元根本不理他,使了个“千斤坠”的功夫,两只脚就跟扎在地上一样。这老军哪推的动展元啊,连推带搡几下见展元没反应。气的老军指着展元叫道:“好小子,你这是找死啊,等着!”说完就跑进去了。

    不一会儿,这位又从里面出来了,背后跟着一个黑大个,身穿公服,往那一戳跟半截儿铁塔一般。这老军一边指着展元一边说:“赵二老爷,您看看吧,就是这小子。”

    展元一听老军管这位叫赵二老爷,就知道来的这位不是旁人,就是包公坐下四大门柱的赵虎!赵虎看看展元,冲着他一指:“就是你小子来开封府招摇撞骗?”

    展元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冷笑一声:“我可没骗谁,我叫展元,是展昭的四弟。来这儿认亲的,你们怎么非说我是个骗子呢?”

    赵虎哈哈大笑:“还说不是骗子?我去年还跟着展大哥去过他家省亲呢,就看见他有俩哥哥,哪有什么四弟啊!小子,赶紧滚蛋,别在这儿硬撑着了,要是待会还不走,带到包相爷面前,就得治你个诈骗之罪,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展元皱了皱眉,心理暗道:这赵二爷原书里就是个不带脑子的棒槌,跟他说这个没用,算了我不理他了,接着喊我的吧,多暂把展昭喊出来多暂算完!想到这儿也不跟赵恒搭话了,接茬喊:“展昭!展昭!我是展元,我来找你来了!你出来……”

    赵虎一见来气了,合着我说了半天你全当放屁啊!当时俩眉毛一立就上来火了“你小子怎么给脸还不要脸呢?那我非要抓你归案不可了!”说罢一伸手要抓展元的脖领子。

    展元能让他抓住吗,脚底下都没挪窝,身子往后一仰,使了个“金钢铁板桥”就把赵虎这一抓躲过。赵虎一看乐了“你这还是个练家子,来来来,咱们大战三百回合!”

    展元都气乐了,心说话:你赵虎是有名的草包加三级!除了有把子力气你还会什么啊?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那得废物到什么水平的人啊。想到这儿展元也不跟赵虎费劲,左掌一晃赵虎的面门,右手大拇指就戳在赵虎的肋骨下面了,暗运内功,嘴里叫一声:“别动!”赵虎就觉得身子一麻动不了了!

    展元用点穴的功夫把赵虎点那儿了,这才中赵虎一乐:“赵二哥,得罪了。”然后冲着里面接着喊。那老军一边看着倒吸一口凉气,别看着老军不会什么眼力还有,一看赵虎不动了就知道眼前这年轻人比赵虎高的多啊,赶紧撒腿如飞往里面报信。刚跑两步,看见对面来个人,老军高兴了,知道有这位在天大的事儿都不叫事儿,赶紧冲这位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来的这位一听有人一招就把赵虎点那动不了了,就知道来了高人了,赶紧大步流星走出府门。

    展元一见出来这人也是一惊。但见此人二十六七岁年纪,往脸上看面如薄粉唇红齿白,眉分八彩目若朗星,高鼻梁尖下壳薄嘴唇,一双虎目烁烁放光。往身上看头戴六棱八宝壮士巾,身披月白缎的鹤氅,里面是月白色的公服,腰系着白犀牛皮的板儿带,腰带中间镶着一颗大红的玛瑙玉石,脚底下蹬着一双高底官靴。整个人往那儿一站,气死宋玉不让潘安,周郎掩面吕布汗颜!放在现代,什么都教授李敏镐都得靠边站,这张脸女明显看了都得羡慕!

    展元一见来人这长相,心里就知道了:不用问!这个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锦毛鼠”白玉堂!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