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三十四章 展熊杰技压锦毛鼠

第三十四章 展熊杰技压锦毛鼠

        前文书说道展元去东京汴梁开封府寻展昭,正遇上“锦毛鼠”白玉堂。这白玉堂一出来,展元就惊为天人啊,本来认为白玉堂长得漂亮,现在这么看,岂止是漂亮啊,就算是现在的明星也比不上眼前这人啊。

        展元赶忙上前轻施一礼:“这位就是白五哥么?小弟展元有礼了。”

        白玉堂吃了一惊,刚才听那老军一说,有个假冒展昭弟弟的人戳了赵虎一下,赵虎就不动了。心里就琢磨着,来的人应该会点穴的功夫,这可不是一般的骗子蟊贼就能会的功夫。心里就想到底来了个什么人。结果这人上来就管自己叫五哥,让白玉堂吃了已经,连忙一摆手道:“你是何人?为何认识白某?”

        展元知道白玉堂虽然心高气傲,但是不是不讲理的人,于是和声和气的说道:“五哥咱们是初次见面,我姓展名元字熊杰,乃是展昭展雄飞的亲生弟弟。早问锦毛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白玉堂凝眉看看展元,上下打量了展元一阵,看展元相貌堂堂衣冠楚楚,太阳穴高高隆起,就知道这位肯定有一身不凡的武艺。不由得暗自埋怨那老军和赵虎,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骗子啊,怎么就这么冲动呢。本来白玉堂想替赵虎道个歉,和个稀泥大事化小就这么过去,但是又看了看雕塑似的一动不动的赵虎,心理的傲气又上来了——白玉堂五鼠闹东京之后本来就不服气,但是一来是技逊一筹被蒋平活捉,二来是师父夏玉奇的命令不敢不从,所以白玉堂才“低声下气”投入公门。虽然跟展昭和解了,但是白玉堂从来也不服展昭,现在看见展昭的弟弟居然也是练家子,又动了赌气的心思了。白玉堂心说:我不是你展昭的对手,还能不是你弟弟的对手吗?我把你弟弟稍微的教训一下,扣他个搅扰相府的罪名,然后再送你面前去,然后我再替这展元说个好话。你展昭不得谢我么?那我白玉堂不就压了展昭一头么——白玉堂这也是是想压展昭想疯了心了。那白玉堂为什么认定自己能赢得了展元呢?因为白玉堂见展元能点穴,就看出他是内家功的传人,一般内家功的传人年轻时候都需要大量时间炼气打坐,虽然运起气功能开碑裂石,但是由于炼气占用了太多时间,很少有内家弟子二十多岁就能在炼气同时还练出一身好的武功招式,所以内力也不能灵活运用,实战能力一般都不强。这内家弟子想达到巅峰一般都要五十岁开外。所以白玉堂认定,展元这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就是内功底子再扎实,动起手来肯定有人没自己厉害。

        白玉堂这么一想,这说话可就有点带刺:“哎,这位朋友别着急叫五哥。我倒是想相信你不是骗子,但是这些日子来的骗子太多了,我也不能光凭你空口白牙就认定你说的是真的啊。”

        展元乐了:“五哥啊,那你带我去见他,我和我三哥一见面不就真相大白了么。”

        “朋友,你有所不知。”白玉堂微微一笑说道:“我那展大哥不住开封府的校尉所,因为他成家了,所以相爷专门在校尉所外给他找个宅子,咱们过去路程不近。万一,我是说万一你不是真的,咱们不白跑一趟么……”

        白玉堂这话一出,展元脸就沉下来了,心说话:什么叫万一我不是真的啊,你就直接说我是假的不就完了么。于是冷笑一声:“那白五爷您说这事儿怎么办呢?”

        白玉堂一听心理一乐:嚯,不叫五哥了,看来有点动怒。没关系,你不动怒,我待会还没法动手呢!想到这儿继续说道:“这么的吧,我倒是听展大哥提起过他确实有个四弟,展大哥对他这四弟推崇至极,说他四弟武艺高强武功精妙,比我展大哥还厉害!”说到这儿白玉堂自己脸上都有点发红,他平时和展昭说话的机会都少,见着展昭白玉堂恨不得绕着走,所以展昭哪儿他跟提过展元啊,这就是为了能跟展元交手满嘴胡沁!所以白玉堂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赶紧继续说:“要不这样,我和你咱们俩过过招切磋一下。如果你赢了我,那证明你真的就是展四弟展元,你要是赢不了我,那证明你是假的。”

        展元这才回过味儿来,心说话:哦,你白玉堂这是要拿我压我三哥展昭啊!咱俩今天头回见面,你这可有点不厚道!你要是这样,那我也不给你留面子了,干脆吧,我让你也见识见识!想到这儿,展元也不客气了:“既然白五爷有这个雅兴,那我也不客气了,咱们比划比划也行……”

        白玉堂一听笑道:“好,既然如此,那得罪了!”一伸手就把披在身上的鹤氅往下一脱,扔给一旁的老军,露出里面短衣襟小打扮就要动手。

        展元一看白玉堂还是急性子,赶紧摆手道:“慢慢……白五爷别急!都是朋友,别伤了和气!这么办吧,咱们别动手打架了,咱们改个文斗,你看如何?”

        白玉堂都做好准备伸手了,被展元叫住,心里有点不高兴,冷冷问道:“怎么个文斗法?”

        展元也不着急,慢慢说道:“文斗就是我呢使出一项绝活,你学一下,学上来了你就再出了绝活让我学。谁先学不上来谁就算输,你看怎么样?”

        白玉堂一听心理也一动,觉得有道理,俩人在开封府门口动武确实不成体统,于是点点头道:“好,就依你,你先来吧。”

        展元左右看看,见开封府门前还是很冷清,没几个人,于是冲白玉堂拱拱手道:“五爷,我素问五爷善打末羽飞蝗石,能不能借我几粒石头?”

        白玉堂也不知道他要石头干嘛,但是也不能说不借,伸手从随身的袋子里翻出一把石头子递给展元。展元也不多拿,就接过三颗来放在手心。冲着白玉堂点点头,然后高叫一声:“五爷,您看好了!”

        说罢展元连连抖手,“嗖嗖嗖”把三石头子扔了出去,这仨石头子儿一颗又平又低;第二颗斜着往上比第一颗高一点;第三颗高高飞起,又高又远。再看展元身子一晃,整个人就像只燕子一样“嗖”就窜出去了,一个箭步就追上了第一颗石头子儿,一身手就把这颗石头子儿抄在手中。然后展元脚下一点整个人利箭一般就起来了,身子在半空之中一把抓住第二颗石头子儿。身子刚往下一坠,脚尖就微微一点,身子又腾空而起,这回整个人飞出去十几丈远,一抄手把快掉在地上的第三颗石头子儿抓住!再看展元身子停下稳稳站住,整个人是面不改色大气不喘。

        这一体三步的功夫有个讲究,叫“燕子三抄水”,后世民国年间的爱国飞贼“燕子李三”就精通此技。白玉堂也会这功夫,但是他一步也就能抄四五丈远,展元这一步出去十几丈,白玉堂自认自己做不到!

        白玉堂虽然骄傲,但为人心胸并不狭隘,单从这轻功上就能看出展元的武功境界也一定不弱。只怕真的动起手来,只在自己之上不在自己之下。这个时候经历了五鼠闹东京的憋屈,再加上前段时间跟北侠欧阳春动手,差点气的上吊自杀(白玉堂因马强和倪继祖的案子,要欧阳春去开封府大堂做证人,结果被欧阳春用点穴制住,心高气傲之下差点自杀。结果又被欧阳春所救。想了解的可以看原著《三侠五义》第78回)这件事的白玉堂,已经没有那么爱钻牛角尖了,对于高人该服气他也愿意服气。于是白玉堂也不多矫情,大步流星上前一礼:“展兄弟,你这手绝技真是高明,我来不了啊。为兄甘拜下风!刚才多有得罪,为兄惭愧,请授我一拜!”

        展元赶紧把白玉堂扶住,没让他拜下去,心里也埋怨自己:虽然表面上自己是二十岁,但是算上前世心里年龄也超过四十的自己怎么还这么轻狂呢?明知对面这个是白玉堂还跟他赌气!不过真没想到这白玉堂居然没生气,还诚心认输,哪里还敢再较劲呢。赶紧也躬身回礼:“五哥,是小弟话没说清楚,才引出这一场误会,小弟失礼了。”

        俩人这才算不打不相识,展元又赶紧给赵虎把穴道解开。赵虎虽然被点在那儿,但是眼睛能看耳朵能听,知道来这位比白玉堂能耐还大,应该不是假的。不然这么大本事当什么骗子啊。也知道自己莽撞了,赶紧上前道歉:“哎呀展老兄弟,是老赵错了,不该满嘴放炮,不问是非,你就别声老赵我的气。今儿这事儿你就当个屁放了得了。“

        展元听的哈哈大笑,满天的云彩这就散了。白玉堂和赵虎赶紧连忙引着展元去找展昭。展昭的确没住在校尉所,但是也不像白玉堂说的那么远,就再校尉所的街对面。开封府的校尉所就是集体职工宿舍,校尉们没成家的,或者成家了家眷没在一块住的就住校尉所里面。像展昭这样拖家带口的包大人就安排他们住对面,对面是专门公家盖的一些套院,都是一件正房两间厢房的小院,展昭和夫人丁月华就住在这儿。

        赵虎是个浑人,大早上也不管不顾,到了展昭住的院子门口,张嘴就喊:“展大哥!快出来,你看谁来了?”一边喊一边“铛铛”玩命儿的砸门,砸的大门只晃,门头上的土都下来了。白玉堂和展元看着想乐又不敢乐,只能看着赵虎在那儿砸。

        门敲了几下就听里面有人搭话,是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这大早上的谁啊?这么使劲的敲门,有急事么?”话音刚落,就见门分左右,从门里走出一人。

        预知后事,咱们且听下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