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阴谋动始见莲花观
    前文书说道蒋平自己偷着去见一个神秘的年轻人,跟他说有要事相商。年轻人声音阴柔,颇为不在意的问道“到底出了事儿,这么着急叫我过来?”

    蒋平捋了捋嘴上的两撇狗油胡,凝声说道:“我也说不好算不算大事,但是这个时候正是计划的关键时期,我还必须跟你说道说道。”蒋平在椅子上换了个姿势:“今天展昭家里来了个人,是他的四弟叫展元。”

    “不过是个亲戚,惊慌什么?”年轻人不屑的看看蒋平。

    蒋平轻笑一下:“这展元是东海小蓬莱水晶宫的弟子。”

    年轻人眉头一皱,低声自言自语:“难道是水晶宫察觉了什么,想插手?”然后又摇摇头道:“不可能,凭他们那群武夫?不可能!那个什么展元是水晶宫哪位的弟子?”

    蒋平斜着眼看看年轻人道:“是五尊第二位‘移星换斗’穆中平的弟子。”

    “呵……那就没事儿了”年轻人摇摇头道:“要真是林天德的弟子那我还真要除了他!不过这位穆尊的弟子就没事了。自古君子好骗,小人难缠……”

    蒋平笑眯眯的看着年轻人:“对,对啊,君子好骗,小人难缠……最难对付的就是伪君子。”说罢乐呵呵的指着年轻人继续道:“是不是啊,大人?”

    年轻人阴柔的嗓音笑出了声:“哈哈,四义士,少来这些用不着的。到底这展元是不是对咱们的计划有影响,你四义士还看不出来么?”这人紧接着直直的盯着蒋平:“不过四义士,太极门、八卦门、形意门这三大门你联络的如何了?”

    “放心吧……”蒋平继续指着他,手没有放下来“这个你放心就是,我自己就是形意门出身,这三大门派又是涉世最深的门派,下一步开始之前肯定都能联络上。只是我还是很好奇……你那下一步到底是什么?”

    年轻人哈哈大笑:“你还是忍不住问了啊,四义士!没关系,你是我最重要的盟友之一,我当然要告诉你!”年轻人阴柔的声音显得很激动“这下一步的计划么,简单说就是改变这武林八十一门的格局……”

    年轻人的计划简单的告诉了蒋平,然后得意的说道:“我不怕告诉你,四义士,因为……”一边说着他一边贴近蒋平的脸:“咱们是一伙儿的,哈哈哈!”

    蒋平也陪着他笑了起来,但是心里却越来越沉。

    先不提蒋平他们怎么谈。先说说在同一时间,就在京城西北二十里外的西山坳,有一座百年的古刹——莲花观。这莲花观乃是当地有名的道观,供奉的是三清祖师中的第三位通天教主灵宝天尊。因为传说灵宝天尊曾经踏着莲花临凡,就降临在这西山坳。所以这莲花观香火旺盛,平日里信徒百姓不少来这上香参拜的。但是这莲花观可不仅仅是可普通的道观,还是武林中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中莲花门的总坛!所谓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这五宗,指的是少林正宗、昆仑正宗、武当正宗、娥眉正宗、莲花正宗。其实这五宗不是具体的门派,而是指的天下武术都以这五大宗派为根子,所有的武术都是这五大宗发展而来的。十三派指的是少林派、峨嵋派、昆仑派、莲花派、武当派、巫山派、东海派(水晶宫)、 恒山派、巴山派、冰山派(无极岛)、崆峒派、辽东派、密宗派、神毒派、海外派。这十三派有的是有紧密组织结构的门派,比如少林、峨眉、武当、莲花等等,有的则是类似是几个大门的统合称呼,比如辽东派,就是以辽东六老为首铁面金刚沙龙、北侠欧阳春、大刀震陕西严正方、铁戟将鲁帝鲁仲贤、翻江海马尚君义、浪里白条石万奎六人和门下弟子为首,加上当地如雪山门、黑山门、建州幽月门等等几个门派统合而成。而八十一门就大了,江湖中的主要门派都在其中。而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中,最顶尖的是少林、武当、峨眉、东海(既水晶宫)、冰山(无极岛)这些老牌的大派,这些门派年代久远弟子众多,而且八十一门中很多都是这些派分化出去的。同时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八个大派也是武林中的首屈一指的顶尖大门派,分别是形意门、八卦门、太极门,还有黑虎门,莲花门,逍遥门,广寒宫,如意阁。这八个门派不如前面的那些年代久远,但是也不像峨眉冰山一样收徒那么仔细严格,讲究有教无类,什么弟子都收,而且还广纳外家功的外围弟子,所以人数上甚至还有些超过了老牌的大门派。

    这莲花观就是莲花门的总坛,由于靠近东京汴梁,加上香火鼎盛,所以在收徒的时候非常便利。新任的门长郭长达刚刚担任总门长三年,就收纳了百余弟子,有俗家有道人,声势极为浩大。说道这郭长达咱们得好好先介绍一下,这位莲花门的总门长可以说是原《白眉大侠》里的第一位boss级人物,因为假徐良王顺的事被引出来,派遣手下抓了八贤王赵德芳,设摆八王擂,以八王爷为人质要挟三侠五义和开封府的群豪。结果在郭长达的师父昆仑僧出面的情况下,八王擂依然失败,自己反倒让“百步神拳无影掌”陶禄陶福安打残,被房书安带回开封府开刀问斩,这才惹的昆仑僧狗急跳墙,引出了“金灯剑客”夏遂良甚至是后面的武圣人于和。可以说在郭长达八王擂之前,开封府三侠五义打阎王寨或者叠云峰性质都属于官抓贼,而这个之后的三教堂、三仙岛、小蓬莱就演变成了江湖门派的斗争。正是郭长达的死,让徐良白云瑞这些“官兵”和所谓的“绿林人士”的仇变得难以化解!

    当然此时的郭长达还刚刚担任总门长第三年,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心理想的就是怎么光大这莲花门,怎么让莲花门成为像少林峨眉那样的顶级武林圣地。而此时,郭长达寝室下的密室里,这位莲花门的总门长正在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

    这位客人大概吴十多岁,一身宝蓝色的长衫,乍一看像个商人。但是此人太阳穴鼓鼓着,一看就知道是位武林高手。这人和郭长达说了一阵,可能说的渴了,端起茶碗喝了两口。这才继续问道:“总门长啊,该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就看您的意思了。”

    郭长达阴沉着脸看着这位客人,一摆手中浮尘:“无量天尊,您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是这上三门下五门的划分之法,光我答应没有用啊,佟劲佟老门长才是关键,佟老门长能答应吗?”

    “哈哈……”客人笑道:“这个不用您操心,只要您答应了,佟老门长那儿,自由人能办妥。”

    郭长达面无表情的看着客人“好,即便佟老门长答应了。八大门派真的被划分为上三下五,那贫道这莲花门又能有什么好处?我们都被分为下等了啊。”

    客人微微把茶碗放下,低声说道:“这个才是您最想知道的吧?这上三门划分出来之后,就要立一位总门长统合管理,就会需要一位总门长,但是形意、八卦、太极这三个门派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哪有一位有总门长的样子啊?那么这个时候就要在别的门派里推荐,这个人就会出现在峨眉派或者冰山派中……”

    “我明白了!”郭长达两眼放光打断了客人的话:“下五门也得需要一位总门长,而这总门长会出现在我莲花门中!”

    客人看着郭长达的样子,冷笑一声:“飞云道长,您的辈分丝毫浅了一点吧?”

    郭长达被噎的一愣,他辈分确实不高——他的老师是“三世比丘卧佛昆仑僧”,郭长达本人也本来是昆仑派的弟子,从昆仑僧那出师之后又拜入莲花门,现在才成了莲花门的门长。而昆仑僧虽然是昆仑派的掌门人,但是也是于和的记名弟子,算是冰山派的第三代,郭长达就是第四代,辈分在武林中有点低。所以客人这一说,郭长达就明白,这下五门的总门长自己估计没什么希望。于是脸色就一沉:“既然我当不了总门长,你还说这些干什么?”

    客人见郭长达喜怒都写在脸上,野心暴露无疑,心里就一个劲的点头,知道控制这么一个人很容易,于是笑道:“道长,您真的不明白么?明面上的总门长咱们不能当,但是可以做实际上的总门长啊。”

    “实际上的?什么意思?”郭长达面色缓了一缓问道。

    “实际上的意思就是……下五门不直接设立总门长,让他们自己去推。”客人又端起茶碗优哉游哉的道:“但是您也了解这五派,能推的出来吗?当然是不能!到时候我们再助您一臂之力,把所有跟您有竞争力的人铲除……”

    “那我就成了总门长的唯一人选了!”郭长达又大笑一声打断了客人的话。

    客人也有点气恼,心说你这家伙野心还真大,但是这脑子也未免太差了吧!不过他还是控制着表情没显露出来,继续笑呵呵的说道:“不不不,这个时候您不能一下子跳出来当总门长,这太明显了,其他几个门派不就知道是您的野心了么?这对您反而大大不利!”

    “那怎么办?”郭长达让客人绕的有点傻眼,不知道怎么好了。

    “呵呵,到时候您就给其他四个门派帮帮忙,找找凶手也好,帮他们平定些内乱也罢。总之咱们里应外合,您不就成了这下五门实际的当家人了么?”客人这才循循善诱的告诉郭长达。

    郭长达哈哈一笑:“恩,计划不错!不错!”但是突然面色一沉“不过你也别把我当傻子!我知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说罢,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想要的很简单,成了下五门的当家人后,您全心全意的我们主人就是。”

    “你们主人?”郭长达皱了皱眉“谁?说出来,别跟老道藏着掖着!否则刚才的一切都不算数!”

    客人哈哈一笑:“我们主人是位王爷,在湖北……我只能说这么多……”一边说着这位心里还骂呢,这说的还少啊,但是就说了这么多,也怕你的智商还想不明白!

    不过这回客人多虑了,郭长达琢磨一会儿哈哈大笑:“你们王爷手笔还真大!好,我答应了!”

    客人这才松了口气,俩人有商量了一些具体事宜,客人才转身离开。

    此人走了大概有五里多地,才停下脚步,转身进了树林,又转了好几圈来到一颗大树边上,一个箭步上了树,在树顶上看见,还有个黑衣人等着他。

    “事情进展如何?”黑衣人问道。

    客人嘿嘿一笑:“完成了,简单的很。那傻老道还真以为我是襄阳王的人呢。”

    “恩。不愧是小诸葛。”黑衣人赞叹一声道:“你的任务要尽快完成,少爷说让你这三天內必须速速前往襄阳,开展那边的计划。”

    客人点头道:“恩,放心,这边交给我了!你呢?你下一步的计划做的怎么样?”

    黑衣人笑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么?我已经混入了二十三路总镖局,到时候……”此人冷笑一声,没接着说。

    客人也笑了笑,两个人拱拱手,分道扬镳。

    预知后事,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