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展熊杰巧遇吸血魔
    且说展昭哥儿俩一块喝了个酩酊大醉,虽然俩人都是习武之人,但是一来是兄弟见面高兴,二来是有四鼠在旁灌酒,俩人都喝高了。展元这一觉由打下午睡到第二天快中午才起来,这是他这么多年了,睡的时间最长的一回!起来以后展元感觉头昏沉沉的,盘膝打坐炼了会儿气这才缓过来。

    推门出来,展元看了看展昭家院子里摆着的一端日晷,发现已经快午时了,感觉有点不好意思,感觉从院子里的水缸接了点水洗脸漱口。正这会儿丁月华一撩帘子出来了,看见展元赶紧问好:“四叔你起来了,饿了吧?厨房还有吃的,我给你弄点去?”

    展元赶紧摆摆手:“嫂子,不用不用,我不饿呢。”

    “那好,不吃就等会儿,反正快中午了,连着午饭一块吃吧。”丁月华道:“相公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我中午得给你弄点好的呢。”

    展元有点不好意思“嫂子,这太麻烦了。我三哥呢?”

    丁月华叹口气道:“本来想让他再请天假陪陪你,结果王朝来了,说汴梁城那个连环杀手又作恶了,相爷急唤他,他一早就出去了。唉……昨晚醉劲还没过去,头疼着就走了。”

    展元很好奇的问道:“什么连环杀手?”他好奇的是原著中本没有什么连环杀手啊,展昭等人追捕的多是江湖飞贼和采花恶徒,要不就是拔山灭寨除祛贪官,没听说过对付连环杀手啊。

    “什么连环杀手啊,我看倒像是妖怪!”丁月华提起这杀手,脸上竟露有惧色:“一个月前开始,有人在西北水门的水渠中发现一具尸首,相公和共孙先生去看的,这尸体居然被吸干了献血。隔了几天,又在小甜水巷口的稻草车上见了一具女尸,也是吸干了血的。就在你来的前七八天,枣家子巷又发现一具尸体,这次居然是个孩子!唉,包大人虽然下令封锁消息,但是百姓门还是传了起来,都说是闹了妖精…”

    展元见此景,知道古人大多迷信,便是丁月华一个女侠都被吓到了!但是他不觉得会是什么妖精,便说道:“嫂子也是习武之人,信什么妖怪啊?依我看,怪事都是人做的!”

    丁月华听得“咯咯”直乐:“你们还真是亲兄弟,你三哥也是这样说的。不过你说说,既然是人,为什么要吸血?依着我看,包大人就不该让开封府把这案子自己包下来,改让钦天监和大相国寺出两个有道之人一起帮忙,万一是妖精呢……”

    这样一看丁月华的表情,就明白其实她是心疼展昭,怕展昭出事,便笑道:“嫂子不必担心,我三哥吉人天相,不会有事儿的。不知这次案发之处是哪里?我想去看看。”

    丁月华瞪他一眼:“你看那个干嘛?难不成你还会降妖不成?”

    展元见丁月华认准那是妖怪,也不解释,呵呵笑道:“小弟还真略通降妖之术……”

    “吹吧你就……”丁月华笑着看看他道:“我知道你也是习武的,还是三大圣地的弟子,若说功夫高强倒是信。降妖捉鬼我才不信呢。”

    “我真会的!”展元瞪眼说瞎话:“你可别忘了,我学艺的地方是东海小蓬莱啊。蓬莱仙岛,自然有神仙的!我们水晶宫后山就有修道的高人,传了我几手捉鬼降妖的能耐!”

    丁月华乐呵呵的看看他“你若真会就好了,去给你三哥帮帮忙也好。”

    “那嫂子你就告诉我案发之处,我去看看。万一帮上三哥的忙也算我立了一功啊。”展元见丁月华乐了,急忙追问。

    “去也要吃了饭再去,马上就晌午了,吃了饭我告诉你!”丁月华不理展元那自己表演,转身去了厨房帮忙。

    展元无奈,只能等到中午,吃罢了午饭,这才赶紧问案发所在,丁月华还没来得及告诉他,房门帘子一撩,展昭从外面进的屋来。一进屋就赶紧和展元说道:“四弟啊,为兄今天公务繁忙,没能在家陪你,莫要生气啊。”

    展元笑道:“生什么气啊,你公务忙我都知道。对了,听嫂子说你去查一个连环吸血案?”

    展昭叹口气道:“是啊,凶手十分狡猾,没留下任何线索,下午包大人说要亲自去查一查现场,我还要跟着过去。”

    “哦?那能不能带我去看看啊?”展元一听包大人也去,立刻兴趣大增,想到能见包青天真容,心理莫明兴奋。

    “对啊,你带上他吧,四叔说他还会捉鬼降妖呢……”丁月华也在旁说了一句,想必是想让哥儿俩有个照应。

    展昭一听“捉鬼降妖”这几个字眉头就是一皱:“娘子,四弟!这世上哪有妖精?你们不要胡闹,我这是公事。万一耽误了正事,大人怪罪我吃罪不起……”

    展元还想去见包大人,但是好说歹说,展昭就是不答应带他去,没办法展元只能答应不去。展昭又垫了几口剩饭,转身出门去了。

    展元见展昭走了,便对丁月华道:“嫂子,我也出去逛逛。新来这汴梁城,还没逛过呢。”

    “你可认得回来的路么?”丁月华问道。

    “认不得这里,还找不到开封府么?”展元笑道:“大不了多问问就是。”

    丁月华这才点头,展元这才离开展昭家。看看左右无人,身子一纵就上了房了,在房上极目远眺四处张望,果然见展昭就在隔着一条巷子不远处(展昭那一身大红的公服太好认了)。然后压低身子蹑踪潜行,身子像一只狸猫一般就跟在展昭身后。

    见展昭没有回开封府,而是一路朝着北边走,展元也在房上跟着往北边去。都快走到北城门了,展昭才拐进一条巷子,走了有不到一里路停下脚步。

    展元定睛观瞧,这小巷子不宽,大概能并行四个人左右,展昭停在一处民宅门口。民宅门口有个,白净汉子坐台阶上拦着,不随便让人进出,而民宅远处有几个百姓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展昭跟门口这位打个赵虎进去了。

    左右没进那宅子,而是找给没人地翻身从墙上下来。挤进人群,左右看看旁边的几人,就冲一个老汉问道:“大爷,前边怎么了?”

    老汉斜着眼看看展元,低下声音用神秘的语气说道:“惨啊。老李家闺女让人杀了,才十六岁啊,死的惨啊,连尸首都没保住……”然后又更压低了声音:“听说是个吸血的妖怪干的!老李头发现的时候,那闺女身上连血都没了……刚刚好像包大人亲自来了,听说包大人是文曲星君转世,自然能斩妖除魔……”

    展元装作惊诧的样子,赶紧点点头打断了老头:“谢谢,谢谢大爷。”然后转过身子绕过人群。又找了个四下无人的地方一个箭步上了房,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块蒙面巾来,身子扒着墙,从墙头上潜到李家的北墙外。扒着墙头往里看,这是一套四合院,里面站着不少人,展元一眼就看见蒋平、徐庆和白玉堂了,别的几个官差不认识。东厢房门口站着展雄飞,正探着头和里面的人说话,想必包大人就在屋里勘察现场。

    正这么个时候,展元抬头就看见自己对面的南墙上有人!一个穿青衣的蒙面之人正趴在墙头上往东厢房的位置看,这人一直盯着院子里的人,没看见对面墙上还上来一位。而院子里的虽然有好几位武林高手,但是一来都不会“鸡司晨犬守夜”的功夫,二来谁也没想到有人会这时候墙上往里偷看,所以能发现对面墙上有人的就只有展元一个。

    展元不敢惊动他,身子慢慢往下趴,顺着墙根绕到西厢房房头后面,然后缓缓往南墙边挪,生怕惊动墙上的人。

    但是展元忽略了一件事,此时正是下午,太阳从西边照下来。展元在西厢房房顶上,虽然身子压的很低,但是还有有影子投在院里。本来是没人看见的,正好徐庆正在院里闹腾呢,一边朝着水瓢“咚咚”往嘴里灌水,一边嘟囔:“这破天太晒了,太阳都晃眼,要是来片云彩就好了……”正说着呢,就觉得眼前的阳光被遮了一下,心说:哎,真来云彩了?然后抬头一看,正看见展元。徐庆“嗷”一嗓子:“嘿!房上有人!老五,抓住他!”

    徐庆那嗓门多大啊,这一声不光身边的人,连屋里的包大人、公孙策和展昭都出来了。北墙上那位一听,吓得身子一飘拧身就跑。展元一个劲的咬牙,心说怎么就让他看见我了呢!抬头见对面的人跑了,也不理院子里的人了,身子一纵就追下去了。

    白玉堂刚听徐庆叫唤吓了一跳,忙抬头看墙上出去两个人,也来不及琢磨是怎么回事儿了,身子一蹿上了房,跟着展元两个人就追下去了,旁边开封府的差官们轻功好的也跟出去好几个。展昭到了院子里,一看白玉堂追出去了,身子一飘也要去。被蒋平拦住:“行了,老五跟过去就行了,你保护好大人才是!”

    展昭听蒋平一说,觉得有道理,他也信得过白玉堂,于是回身看看包公,包大人这才走出了看看房上。书中代言,咱们说的慢,实际上从徐庆喊叫到蒋平拦住展昭,按现在钟表说也就是二十秒的事儿。赶包公出来再看,早就看不见人影了。

    包公这才问道:“徐庆啊,你可曾见那人的长相?”

    徐庆一扑棱脑袋:“没看见,俩人都蒙着面呢。”

    “恩……”包公沉吟一阵说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等玉堂的信儿好了。泽长,你派个留守此地,公孙学生、熊飞咱们先回开封府。”说完包公带着公孙策和展昭走了。

    预知展元是不是能追上前面之人,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