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三十八章 追凶顽初探太师府

第三十八章 追凶顽初探太师府

        前文书说道展元去看犯案现场,在对面墙上看见有个人偷看,正想偷着过去将此人拿下,却被院子里徐庆发现,惊动了对面那人。这小子一跑,展元就追下去了,后面白玉堂就跟着他。

        这三个人蹿房越脊忽上忽下,这东京汴梁的墙头成了三个人的操场了。那蒙面人在前面飞跑,展元在后面猛追,白玉堂最后紧撵,三个人跑的这叫个快啊,一路就来到内城墙的金水门外了。

        这金水门里面就是内城,内城可不是随便进出的,里面大多是政府机关、官员宅邸,住的都是皇亲国戚,最主要的是皇宫就在内城城里呢!所以一般老百姓进出也都是要检查登记的。此时正值下午,按现在钟表说下午四点左右,城门口有六七个守城的兵丁,因为太阳很晒,所以就一个倒霉的在外面站岗,剩下的都躲在门洞里面乘凉。城门呢也没都打开,就开着半扇,一扇城门关着,一扇城门开着。

        外面那位倒霉蛋溜溜达达正转悠呢,抬眼正看见对面跑来个人,黑纱罩面。吓得赶紧把手里制式的长矛一举,叫了一声:“什么人?停下!”

        面前这位根本就不理他,从背后“歘”一声,抽出一对护手双钩来。要说这护手双钩可不是一般的兵刃,此物又名虎头钩,乃是一种短兵器,钩身似剑,前端有钩,后部如戟,尾同剑尖,双护手似镰。整个钩体除把手外,四面均有锋刃,可以劈、推、撩、扫、崩、点、截、挑、拨、带、架、挂、扎、切、摆、栽等,行家施展起来得做到走钩似飞轮,转体如旋风,吞吐沉浮,劲力刚猛,连绵不断。只见这蒙面人左手钩一伸,搭住兵丁的长矛,右手钩往下一劈。只听“咔嚓”一声把兵丁的矛杆劈断!吓得这兵丁“嗷”一嗓子把手里半截长矛就扔了,转回身莫头就跑,恨不得爹娘少给长了两条腿啊!

        蒙面人也不追这兵丁,身子一纵就到了城门洞里面了。这蒙面人双钩一摆搭住开着那扇城门的门边,双膀用力就把城门拽了过来,回身照着城门一脚,就把这扇门也给关上了。刚要去抓起放地上的门闩给闩上,城门洞里面的兵丁都反应过来了。这几位一见进来个蒙面人,手持凶器,上来就关城门,这肯定不是好人啊!各拉兵器就围上来了,为首的一个伍长喊了一声:“呔!住手!干什么的?”

        蒙面人一看兵丁围上来了,也来不及上门闩了。回身舞动双钩,左右开弓,把几个当兵的劈的七零八落,四散奔逃。

        说时迟那时快,展元这会就到了城门口了,见门被关上了,也不知道上了闩没有。身子一点不停,叫起丹田一字混元气,借着前冲之力,双掌并出!狠狠的就拍在城门上了。这城门本来就有点年头了,门轴有些老化,耳轮中只听“啪!咔吧!”两声,门轴被展元双掌震裂,诺大的城门轰然而倒!

        这一声巨响,吓得门洞里面的蒙面人一哆嗦,回身看看展元都忘了跑了。展元在路上就从百宝囊中掏出铁手带好了,一看蒙面人没跑,身子一蹿就到了他面前了,晃双掌奔面门就打。蒙面人这才反应过来,晃双钩接架相还。展元的铁手和双钩一碰,就觉得铁手“咔咔”相了两下,赶紧回身一看,铁手的护指上被砍了两个豁!没想到对方这对钩子还是宝兵器。

        蒙面人一看自己的双钩伤了展昭的铁手,心里大定,冷哼一声晃双钩有扑向展元。展元沉着应对毫不慌张,脚下施展八卦步,双掌不碰他的双钩,就跟蒙面人战在一处!

        这么个功夫白玉堂到了城门口了,一看城门倒了,里面两个蒙面人正在交战,心说怎么闹了这么大动静?拽出单刀就冲进门洞,也加入战团。

        白玉堂一进来展元没什么反应,蒙面人吓了一跳,他以为眼前这个蒙面人和白玉堂是一伙儿的呢!脑筋这一走私,手上就慢一步,被展元一眼看出破绽,铁手虚晃一下,斜着身子抬脚,使了个“白马踢槽”,一脚正踢蒙面人左手上,这位手一软钩子就掉了。展元顺手把钩子抄在手里。

        蒙面人一看丢了一直护手钩,赶紧虚晃一招扭身就跑,展元在后面紧追不舍。白玉堂刚进来还没动手呢,一看俩人又跑了,也好后面紧撵。

        蒙面人又跑出去两条街,几次都差点让展元撵上,累的呼呼只喘。直跑到一处高墙大院之外,看看院墙咬了咬牙,一抖手把另一只钩也冲展元扔过来了。展元身子一偏躲过飞来的钩子,回身一看那蒙面人借机翻身上了墙了。展元一猫腰抄起这只护手钩,把两只钩子都别再腰间,一个箭步也上了墙就追进去了!

        展元刚上去,白玉堂就到了墙根底下了,刚要上墙突然停了下来。因为白玉堂左右看看这地方有点眼熟,突然想起来,这高墙不是别处,乃是庞太师的府邸!说起庞太师,也算是个家喻户晓的大反派了,包青天的故事里,他一直处于包公的对立面。依仗自己的女儿庞赛花在宫中得宠,贪赃枉法胡作非为!而白玉堂又多次整治这庞太师,五鼠闹东京之时,白玉堂潜入太师府,变换男女之声引发太师疑心杀了二妾。庞太师上奏折诬陷包公,白玉堂奏折夹章,上写“可笑,可笑,误杀反误告。胡闹,胡闹,老庞害老包”,不但帮了包公,还让庞太师收了处分,罚奉三年。白玉堂和庞太师的仇可谓极大,庞太师恨不得扒了白玉堂的皮抽了白玉堂的筋!所以包公常常告诉告诫白玉堂,如果庞太师犯案不要怕,该查就查。但是也不要主动招惹他,遇到庞太师的案子要有确凿的证据!四哥蒋平大哥卢方也成天和白玉堂说,既然当官了,就要克制,遇事三思不要意气用事!

        这一追到庞太师的墙根下面,白玉堂就犹豫了一下,这要进去没有查出什么来,会不会给包大人添麻烦?琢磨了两下就一跺脚,心说话:白玉堂啊白玉堂!你还是锦毛鼠吗?怎么当了官进了朝廷胆子就小了呢?当年还是江湖草莽尚且敢夜入相府潜入皇宫,这太师府也不是没来过,怎么当了官就不敢了!想到这儿,把外面的官衣扒下来,反穿在身上,让人看不出自己穿的什么衣服,然后从百宝囊中掏出一方蒙面巾把脸蒙好,心说这么着就谁也认不出我了!然后身子一纵也进了太师府。

        赶等白玉堂上了墙,再找这俩人找不着了。心理暗自埋怨:白玉堂啊,你胆子也太小了,怎么这么还把人跟丢了呢!他也没回去,就在太师府里转了起来,看能不能把这俩人找出来。按现在钟表说,转了有一刻钟的时间,白玉堂就看见前面有一几个家丁往前跑,一边跑一边还喊:“快来人啊!后花园打起来了!”

        白玉堂赶紧奔后院,刚到后院就听见有打斗声音。紧走几步来到后花园,见前面不少人,白玉堂赶紧飞身上了一座凉亭的房顶上,举目观瞧,见不少的太师府护卫和家奴园工围着一个蒙面之人。这位手上带着一对铁手,腰里别着刚才捡来的护手双钩,不是别人正是展元。

        展元怎么让人给围上了呢?说书人还得交代一下。展元追着蒙面人进了太师府,发现这位对太师府非常熟悉,一路上左拐右拐,就到了后花园边上。蒙面人借着花园的地势把展元甩的远了一点,然后冲着一间房子就冲过去,打开房门就钻了进去,双脚左右一分,就把门揣上了。展元此时也到了,一脚就把房门踹开,人就进了房里了。展元左右看看,这是间书房,书房里面陈设一目了然,没发现有人。展元又抬头看看房梁上门,也没人!左右上下的又仔细找了一圈,刚才进来的蒙面人是踪迹皆无!

        展元有点心焦,也不知道刚才进了谁家的院子,于是想退出去看看,是不是这房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刚走门口伸手一推房门,就听得机簧响动,“嘎嘣”一声就觉得脚下一空。展元暗道一声:不好,有翻板!心里知道,想躲是来不及了,整个人往下就掉。

        好在展元在和龙云凤闯沧浪宫的时候有了经验了,当即双掌一分,运定内功,左手架住左边的翻板,右腿蹬住右边的翻板,整个人卡在陷阱的洞口了。所谓翻板就是带着机簧的地板,人踩上去板子就从中间裂开,把人漏下去,人下去以后它还得在机簧的作用下再合上。展元就是在它合上的一瞬间把两边的板子支撑住,这么就把自己卡主。但是机簧力气多大啊,展元知道自己也撑不了一会,右手探到后腰的位置,伸手把一柄护手钩掏出来了,护手钩一伸,能够着外面的木头柱子,仗着是宝兵器,展元用足了力气,用护手钩一劈,就把前头的钩子扎进柱子里面,借着这个钩子,整个人身子一纵,就除了陷阱。

        等展元出来,就觉得出了一身的大汗。对于机关暗道消息埋伏,展元可是有点怕了。赶紧把护手钩从柱子上弄下来,刚在后腰上掖好,一队太师府的护卫就进来了,二话不说,抬手就打。展元也忙晃动铁手迎了上去,跟这群卫队兵丁就战在一处!

        预知展元是否能够脱身,且看下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