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三十九章 露马脚锦毛鼠登门

第三十九章 露马脚锦毛鼠登门

        前文书说道,展元追那蒙面人误中机关,费了半天劲才跑出来。到外面却被太师府的护卫兵丁团团包围。展熊杰也急了,紧了紧铁手,晃双掌把一身的功夫都施展开了。那些兵丁护卫哪里是他的对手,被打了个七零八落。按现在钟表说也就是五分钟,展元就打出一条通路,飞身上房逃离了太师府。

        展元出了太师府,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内城不比外城,天黑之后没那么热闹,展元很轻易就找了个无人之处,飞身下来。刚刚站稳,就听耳后恶风不善,连忙往下一塌腰,使了个“鸡蹬步”身子一纵就出去一丈来远。这才来得及甩脸观瞧,见后面也是个蒙面之人,反穿着衣服,脸上白纱罩面,手里拎着口单刀,奔自己就来了。

        来的是谁的呢?书中代言,正是“锦毛鼠”白玉堂。白玉堂进了太师府,寻着声音找到了展元,之后就一直吊在展元身后,就等着出其不意将其拿下。所以就趁展元不注意的时候偷袭了一招,没想到让展元闪开了。白玉堂暗自惊叹对方武艺高强,但是手下不停,紧追不舍就攻上来了,力劈华山就是一刀!

        展元一看白玉堂到了,急忙使了个“迎风穿袖”迎着白玉堂的刀对攻过去,用左边铁手的护手因偏了白玉堂的单刀,右手一拳打白玉堂的胸口。白玉堂急忙使了个“金刚铁板桥”身子往后仰躲过这一拳,然后身子一拧,使了个“黄龙大转身”人就转到展昭身背后了,一刀斜肩铲背就劈下来了。展元忙使一招“浪子回头”右拳往回打,架住白玉堂这一刀。俩人就战在一处!

        论武艺,展元自然不必说,受过名人传授高人的指教,加上自己也勤奋,同龄人中罕有敌手。白玉堂呢,虽然是外家功,但是正值壮年身体硬朗,也在武功上下过苦功,江湖经验也很丰富,出去外家高手的巅峰期。但是终归是展元内外兼修,加上前世今生练武的时间将近三十多年,武功境界也已经达到了观微之境。俩人打到了将近三十个回合,白玉堂就感到有些支撑不住,心中暗道:看了这个人武艺比我高啊,那我就得用点绝活了。想到这儿,虚晃一招,右手提刀,左手就伸到腰间了,从随身的小口袋里摸出三粒石头子儿来,一抖手全扔出去了。

        白玉堂扔石头子儿可谓一绝,这石头子儿可有讲究,叫“末羽飞蝗石”,一手三只,同时打人的二目和鼻梁骨,如果打中眼睛当时就看不见了,如果鼻梁骨碍上就得骨断劲折。白玉堂在练这手儿上没少下功夫,足足练了三年才小有所成。可以说在原书上论暗器第一的是“白眉大侠”徐良的话,那白玉堂的石头子儿应该能排进前五!

        展元一见白玉堂左手一抖,三道白光就冲自己来了,展元急忙往下一哈腰,躲过了两枚石头子儿,但是第三枚打鼻梁的那个低一点,险险擦着头皮飞过去了。展元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啊,这才反应过来,从开始跑,展元就看见了,一直追着自己的是白玉堂,而这扔石头子儿的功夫不也是白玉堂的拿手绝活么,眼前这个反穿衣服蒙面人就是白玉堂!想到这儿,展元知道:不跟你打了,我走吧!手底下加紧进攻了两招,然后虚晃一下跳出圈外,撒腿就跑。

        白玉堂一见跑了,在后面就追。展元跑来跑去,见离展昭住的地儿不远了,一看白玉堂还在后面,心说我甩开你得了!身子一纵,跟只大蝙蝠一样,整个人“忽”一下就起来了。白玉堂也赶紧飞身而起,哪知道展元在空中一转身,凌空一个折转,半空中就变了向了。白玉堂可没这套能耐,赶紧身子一沉往下就落,想到地面上在转向。哪知道展元空中又是一个转身,垫步伶腰就上了房了,白玉堂赶紧也上房去追,展元又从房上下去了。白玉堂赶紧落地,展元又施展刚才的功夫,空中几个折转,白玉堂就被落下一大截。没一会儿的功夫,展元是踪迹皆无,白玉堂跟丢了。

        白玉堂累的也不轻,停在道边上,喘了两口粗气。但是脸上一点都不生气,还微微冷笑一阵,嘴里念叨一句:“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

        不说白玉堂,但是展元。展元好不容易甩开锦毛鼠,一路匿踪潜行回到展昭的家门口,不敢走门,先是顺墙根进了院子,从窗户爬进自己住的东厢房,把身上的脏衣服换下来,然后又把抢来的护手宝钩藏褥子下面。这才又从窗户出来,翻墙回到门外,啪啪叫门。

        展昭出来给开的门,见面直问:“四弟啊,你这出去了一天,跑哪去了?”

        展元笑道:“出去逛逛大街,初来乍到这汴梁城,还没好好逛逛呢。”

        展元说罢随展昭进了屋。丁月华早就嘱咐下人备好了酒菜,都没吃饭等着展元回来。展元见一家子都等他,也非常不好意思,感觉给哥哥嫂子告了罪,这才落座吃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哥儿俩一边吃一边聊,就听外面有人敲门。展昭忙叫下人去开门,门帘一挑,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白玉堂。

        展昭一看白玉堂到了,忙起身相迎:“哎呦,五弟,你怎么来了。”

        白玉堂也冲着展昭展元两兄弟拱拱手:“展大哥、展老弟,来的匆忙,失礼了。”

        展昭忙拉着白玉堂坐下:“五弟啊,你今天不是去追那两个蒙面人了么?结果如何?”

        白玉堂长叹一声:“唉,追到太师府让两个蒙面人跑了……”于是他把今天的经过简要的和展昭说了一遍,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瞟展元,看的展元是暗暗心惊。之后抄起一个杯子喝了口水才道:“我刚从相府出来,在大人和公孙先生那儿报了备,连口水还没喝呢。校尉所的食堂没饭了,过来上你这蹭点吃的。”

        展昭一听,又赶紧叫丁月华又去弄了两个菜,热了两壶酒。兄弟二人又陪着白玉堂吃了顿饭,白玉堂酒足饭饱一抹嘴说道:“多谢展大哥这顿饭了,今天我可是饿坏了。”说完准备起身,袖子正好碰到桌子上的酒杯,酒杯正好冲着展元那边咕噜过去。展元练武之人,反应多快啊,忙伸手一把将酒杯抄在手中。同时白玉堂也过来抓酒杯,但是满了半拍,手没抓住杯子,反而一把抓住了展元的手。

        展元冲白玉堂一乐,正想把杯子放回去,就觉得手里被塞进了什么东西,像是一片纸条。忙抬头看看白玉堂,见白玉堂冲展元眨了眨眼。展元没敢声张,装作不知道样子,一边把纸条塞进袖子里,一边把酒杯放回桌上。

        白玉堂这才起身告辞,展昭哥俩把他送出了门外。展元也借口逛了半天累了为由,返回自己住的东厢房。这才抽出白玉堂给他的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双钩须谨藏,切切莫声张。亥时又二刻,后门见玉堂。”

        展元一见这纸条,就知道白玉堂把自己认出来了,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出了破绽。所以只能听白玉堂的,把得来的一对宝钩找了块布包好,藏在炕洞里面,虽然入秋,但是还不用烧火,所以也不怕人发现。这才上床躺了会儿,眼看到了亥时二刻,这才起身换了一身夜行衣,备好百宝囊,顺窗户出了门,来到展昭家的后院。

        刚到了后院,就看见一袭白影一晃就到了他身边了,此人白衣白裤白纱罩面。不用问,天底下穿白色夜行衣的就白玉堂一个!

        白玉堂冲他钩钩手,一个箭步上房,领着展元进入了这茫茫夜色!白玉堂带着展元左拐右拐,一直到了金水门的瓮城门洞下无人之处,这才停下脚步。展元忙上前拱手道:“五哥,这大半夜的把我交出了所为何事啊?”

        白玉堂把蒙面巾往下一扯,笑着对展元说道:“老弟,看不出你真是好功夫!掌断城门,还能躲过我三枚末羽飞蝗石,不愧是三大圣地的弟子!不过……”白玉堂话风一转:“不过你单子忒大了!暗探凶杀的现场,惊动包大人,拍到内城城门,搅扰太师府,你该当何罪!”

        书中代言,白玉堂怎么发现展元的呢?原来他在跟展元交手之时,展元纵深逃走,使的是和白玉堂赌斗时候用的燕子三抄水的功夫,就是这招让白玉堂怀疑是他。二期展元虽然换了衣服,但是头发上还沾着石头碎屑,是白玉堂打他那三颗石头上留下来的。

        “五哥,你别吓唬我了!”展元也忙摘下面巾道:“我今天就是想见见包大人,别无二心,哪知道看见那贼人了……”展元忙把自己这边的经过讲述一遍。

        白玉堂这才点点头道:“恩,既然你坦诚相认,我也不计较了。你刚才说你一追进那房门,就找不到人了?”

        “是啊。”

        “你还误中机关?”白玉堂又接着问道。

        展元点头道:“恩,我也怀疑那房子有机关。”

        白玉堂笑道:“你有所不知,那确实是机关,有个说法叫五行蜃楼阵。看着是个普通房屋,实际上里面是带着夹层的,不明白的看见的都是外面的布置,实际上里面不一定哪里就有暗门。明白的一目了然!老弟啊,不如你带我再去一趟太师府,咱们一探究竟如何?”

        白玉堂为什么想再去一趟呢,主要是他还是心里自己在埋怨自己,要不是在太师府外耽误的时间太长,怎么会抓不到人呢。便是展元不懂机关暗道消息埋伏,我白玉堂是精通的啊!所以当白玉堂发现展元便是蒙面人之后,就下定决心,非抓住这贼人不可!

        展元见白玉堂心意已决,也不多劝,当即答应了白玉堂。其实展元心理也不服气,想把那蒙面人擒住,于是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就直奔太师府!要演出一场二探太师府!

        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