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四十章 破机关二探太师府

第四十章 破机关二探太师府

        话说展元和白玉堂一路赶奔太师府,哥儿俩施展陆地飞腾法十二字的跑字功,一会儿从路上跑,一会儿上房,速度那叫个快啊。

        眼看离着太师府还有两条街了,遇上个打更的。这打更的刚打完三更的梆子,声音“咚!——咚!咚!”一长两短,嘴里还念叨着呢:“天干物燥,小心火……”那最后一个“烛”字还没说出来呢,就抬头看见一黑一白两道影从房上飞过去了。吓得打更的“扑通”就坐地上了,手里的锣和梆子就撒了手了。过了半天才扯着嗓子喊了一声:“黑白无常索命来了……!”

        不管这打更的,单说展元和白玉堂到了太师府。二人清楚熟路就翻进了围墙,展元领路,俩人神不知鬼不觉就到了后花园。傍晚时分院子里虽然打的很热闹,但是现在没什么人了,就剩下两个站岗的守卫立在那有机关的屋子门口。

        两人就停在对面的房上,展元冲白玉堂点点头,准备下去放到那两个守卫,被白玉堂一把抓住。

        “别着急,你仔细看看!”白玉堂指着两个守卫轻声说道:“真没看出不同来么?”

        展元定睛观瞧,黑咕隆咚的看不出什么来,疑惑的看看白玉堂,白玉堂这才说道:“你多看一会儿,那是假人!”

        展元赶紧有看了一会儿才发现,俩人这么半天居然一动都没动,果然是假人!

        “这叫自行人,一旦触发机关就能动了。”白玉堂道:“一般这东西的机关都在假人的正前面或者正后面,只要踩上或者碰到,假人就动。这动作是早设计好的,接着机簧之力,又快又狠,比人守卫还厉害!便是武功高强也很难闪躲。”

        “那这东西怎么对付?”展元见白玉堂侃侃而谈,就顺着他问道。

        “对付这玩意儿不能硬拼,最好是能不触发就让他停下。”白玉堂冲展元一笑:“你就在房上瞧着吧。”说完,白玉堂一骈腿,从房上下来了,先摸出一把石头子儿,用石头子儿开路——先扔出一粒石头子儿探路,确认没有机关再往前走,就这么一步一挪的到了两个假人身前不到三尺的位置。

        按说这个位置其实已经算是进入危险区了,因为俩假人手里端着的都是一柄长刀,一旦刀动了就能直接砍到白玉堂。但是锦毛鼠艺高人胆大,身子猛的往上一纵,空中一个翻身,头朝下脚朝上,就到了假人的头顶上了,一伸手一只手按住假人的脑袋,整个人就倒立在假人头上了。

        展元是倒吸一口冷气,心中暗叹:真不亏是锦毛鼠!果然厉害,这一手不但轻功漂亮,而且还能看出白玉堂熟识机关暗道消息埋伏,不然他怎么知道这假人反倒头上没有机关呢。

        再看白玉堂,倒立在家长头顶,面朝假人后背,一伸手从百宝囊中掏出一把小匕首,把假人的衣服划开,露出木头的后背。然后伸手在假人的后背上摸了几下,又用匕首一撬,就把假人后背的一块木板给撬开,露出胸膛里面——满是机簧齿轮。白玉堂伸手进去,把里面的几个齿轮拧了几下,让其脱位,假人的胳膊就耷拉下来了。白玉堂又膀子上一用力,身子就落在另一个假人头顶了,如法炮制,很快也把另一个假人给拆了。白玉堂也没下地,而是身子一翻,金鸡独立站在假人头上,冲展元招了招手。

        展元一见,也一个箭步蹿出来,身子没着地,直接就飞到假人头上,金鸡独立站稳。回身一看白玉堂,见白玉堂冲他挑起大拇哥道:“好轻功!”

        展元忙抱抱拳道:“白兄过奖,下一步怎么走?”

        白玉堂一指俩假人中间的地板道:“这块就是你之前掉落的翻板么?”

        展元点点头,有冲着门口的立柱比划一下道:“那柱子上的豁口就是我用护手钩挠出来的。”

        白玉堂笑道:“恩,这就对了,这就是典型的五行蜃楼阵,外面没什么机关,主要靠里面的蜃楼迷人。这俩假人也是晚上才放这的,白天不会有。”说完一个飞身踹开房门进入屋中。

        展元也赶紧跟进去,紧张的说道:“五哥,你不怕里面有机关么……”

        白玉堂冷笑一声:“没事,这蜃楼阵里面只能迷惑人,不会有机关。”说罢从百宝囊中掏出火折子就要点上。展元伸手把他拦住,从自己的百宝囊中掏出龙云凤给他的夜明珠。刹那间一蓬白蒙蒙的珠光洒满屋中。

        “嚯,老弟不愧是名门大派出身,好大的手笔啊。”白玉堂调侃一句。

        “我也是机缘巧合吧……”展元也不好意思说是龙云凤所赠,只能简单回了一句。

        白玉堂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左右看了起来。展元也跟在白玉堂身后左顾右盼,发现和白天没有什么两样,依旧只是一间书房。

        白玉堂在屋里转了一圈,轻笑一声道:“展老弟你看,这不就是找到了么。”说罢一指书房侧面的两排书架,然后几步走过去,身子往书架边上蹭一步,整个人就不见了。

        展元急忙上前一看,却见白玉堂在第二面书架的后面。身背后是墙,墙上还有个扇关死的暗门。展元又退了一步看了看,这才明白,原来这第二面书架看似在第一面的背后,实则是跟第一面书架并排的,只是这两张书架都不是规则的长方形,而是扭曲的,如果不走的很近,就会被视线忽略,看成并靠着墙的样子,实则跟墙有段距离。

        “这设计实乃巧夺天工啊。”展元又回到暗门前,感叹一句。

        白玉堂却冷笑道:“我在学艺之时曾见过老师布置蜃楼阵,比这个高明的多,只是展老弟你没见过罢了。以后有机会……”白玉堂刚想说“有机会带你去见我老师”的,却想起当然师父夏玉奇逼自己入公门那一幕,生生把话咽了回去,改口道:“我们别说废话了,进着密道一探究竟吧。”

        展元点头,把夜明珠举的里门近了一些。白玉堂接着珠光看了看这暗门,突然伸手在门的死角各按了两下,只听机簧响动,这暗门倏然而开。

        展元惊讶的看看白玉堂,白玉堂却笑道:“不过就是五行机扣,简单的很。”说完拉出单刀,进了暗道,展元也紧随其后跟了进来。

        暗道不长,一进去拐了个弯,走了十几步就见前面有亮光,白玉堂紧走几步出了暗道,来到一件房内,这房子没有门窗,只凭这暗道进出,房顶上点着三盏长明灯,照的满屋通亮。屋内没人,中央摆放有两张高桌,桌上摆着一些竹木的大桶和各种瓶瓶罐罐,桌子旁还有丹炉和药鼎,奇怪的是,这丹炉没有炉孔,反而在炉空的位置穿着几根管子,管子连着桌子上的一些大小木桶,而几个木桶上还有管子连着其他地方,甚至一个连着木桶的铁桶还架在一盏油灯上用小火烤着。展元看了半天,有提鼻子闻了闻味道,只觉得像是现在的医学实验室。白玉堂更是提起了丹炉的盖子,看了看里面。里面也是一个小木桶,木桶中是红色的液体,一股腥味扑鼻。

        “我知道这些是什么了。”白玉堂道:“这是血,人血!他们取了人血储存起来,不知道何用。而这些器具,则是保持人血不腐的设备!”

        展元一听这个,吃了一惊,急忙上前去看,见果然是人血,既没有腐化也未凝结,不禁暗自咂舌,古人竟有储血的技艺,这不成了现代的血库了么。于是问道:“五哥,这人存人血作甚啊?”

        “我哪里知道?”白玉堂一边摇头回答,一边走到墙边看墙上挂着的一些东西,慢慢说道:“回去问问我四哥吧,他见多识广……”话音未落,突然见他身边的墙猛地开了个口子,一条胳膊鬼魅般的探出了,只劈白玉堂的脑袋。

        白玉堂背对着这条突然出现的暗道,虽然听见后面风声,但是躲可来不及了。展元就在白玉堂的身后呢,一看出来条胳膊偷袭白玉堂,赶紧抢步欺身来救。但是由于对方出手太突然,展元准备不足,只能勉强跟这个人对了一掌,没想到对方掌力奇大,震的展元往后直退。

        要是展元能退出去几步也就没事了,但是后面是白玉堂。由于事发太突然,白玉堂刚反应过来,身子才转过来,展元就到了,俩人正撞到一块。白玉堂被撞的后退三步,展元却被撞的停下了身子,没法往后动了。而偷袭的人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啊,趁着展元站立不稳,第二掌就到了,直劈展元的小腹!展元想躲想挡可都来不及了,只能猛舌尖一顶上牙膛,叫丹田一字混元气,凭着內家功硬抗。

        耳轮中只听啪的一声,展元的小腹上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掌,虽然提前已经暗运内功向抗了,但是依旧打的展元两眼发花嗓子眼发甜,眼看就要栽倒在地!

        预知展元性命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