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遭暗算锦毛鼠搏命
    前文书说道白玉堂展元二探太师府,到了一间密室中,有人偷袭白玉堂,被展元挡了下来,自己却让对方一掌正拍到小腹上。小腹可是丹田所住啊,那是练内家功的人气功底子的根基!这一下拍的展元两眼发花嗓子眼发甜,感觉一口鲜血就涌上来了。

    展元知道,这会儿要是突出这口血去,身子就软了,非但短时间內不能动手,恐怕当时就得昏过去!虽然他挨了一掌但是脑子清醒,打自己的这个人是个内家功的高手,恐怕能耐不在自己之下,而且肯定不是之前自己碰到的是双钩之人!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昏过去,到时候凭白玉堂一个人想保着自己离开是势比登天!展元就强咬牙关,暗运内功,忍着伤痛把这口血就给咽下去了。

    书中代言啊,这口血是好咽的么?这是受伤的淤血,如果吐出来,虽然当时的确是动不了啦,但是不容易造成暗伤。但是这口血咽下去,就导致了內伤,阻塞了丹田经脉。哪怕养好了,丹田的内功也不能运转自如,将来十成的内功最多只能发挥出七成。展元这一口血就这么着给自己弄了个暗伤,这口淤血一直堵在丹田气海,后来好长一段时间跟人交手都感觉丹田不顺,好几次都差点出危险。一直到了后文书,大战西域摩天岭的时候,有段书叫“咯血斗摩坤”,这才把这口血吐出来,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展元咽下了血,急撤身一步站定。后面白玉堂也连忙扶住展元,白老五这时候也后怕,要是自己挨上这一掌,只怕还真扛不住!看展元的样子,肯定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了。白玉堂心理一个劲的埋怨自己,自己牛皮吹破,说对机关埋伏有多明白多精通,结果连个暗门都没发现,还连累展元受伤,这都是自己的责任啊。想到这儿,白五爷心里诸多羞愧。

    正这个时候,暗道里偷袭那位来到二人的面前负手而立,看着展元和白玉堂一个劲的冷笑:“二位,你们胆子不小啊,竟敢进到我的密室里面来!还不束手就擒?”

    白玉堂抬头看看此人,这位大概有六十多岁,瘦高个子,黄发黄须黄眉毛,脸上也是蜡黄的脸色,鹰钩鼻三角眼,两腮无肉。身上穿一袭黑袍,腰里系着的不是腰带,而是一条软鞭。一看老者的模样,白玉堂暗吃一惊,普天下这种面相的人太少了,尤其是这黄眉黄发,只听老师夏玉奇提过一次,说西北武林有个响马头子,武功极高,而且善于机关暗道、消息埋伏、西洋八宝、钻心螺丝,号称“九尾蝎子”,名叫东方勉。这个人阴狠毒辣心机狡诈,最重要的是他还铎信丹鼎之术,迷信以人血炼丹,能长生不老。最终引得武林公愤,陕西万里白树林三教堂成立之后,大堂主“翻掌镇西天”方天化,亲自去缉拿他,把他手下势力一举剿灭!但是这东方勉利用机关暗道跑了,从此匿踪潜行消失不见。但是时不时的还会有些地方发生吸血事件,基本都是他干的,渐渐就成了武林的公敌。但是夏玉奇却告诉白玉堂,以后见到这个东方勉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你不是他的对手。现在看见眼前这个人,白玉堂确信,这就是东方勉!

    书中代言,白玉堂猜对了么?没错,这个老者就是“九尾蝎子”东方勉。此人怎么到的太师府呢?咱们还得简单说一下,因为他虽然武功极高,但是在武林中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所以一向隐匿行踪不敢暴露,带着俩徒弟浪迹天涯。而那位太师庞吉,几次三番跟包大人争斗屡屡失败,心理愤恨不已,恨不得把包公剥皮抽筋挫骨扬灰!所以就让人去寻几个武林高手想刺杀包大人。结果正碰上这东方勉,两个人一拍即合,庞太师答应给东方勉一个栖身之地,让他修建一处暗室,用来储血炼丹。而东方勉答应庞太师,时机合适之时就潜入开封府取包大人的项上人头!东方勉这就住在了太师府,还建了一处暗室。平日里他就躲在里面炼丹练武,然后让自己的两个弟子去杀人采血。这俩徒弟一个叫“翻天蝜蝂”孟冲,另一个叫“九翅蜾蠃”侯健,这哥儿俩跟着东方勉不少年了,都对自己的武艺眼高过顶,认为天下无敌。所以这侯健作案之后听说开封府的人去查案了,便返回去要看看开封府到底都是什么人物。这小子号称“九翅蜾蠃”(蜾蠃就是蝉),对轻功最有信心,认为就是被发现了也能全身而退,没想到被个蒙面人追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靠着师父的机关才逃脱,还丢了师父给的一对护手宝钩。这侯健回来之后忙禀报了他师父东方勉,东方勉发现机关被触动,以为展元肯定掉机关里摔死了,所以没上去检查。却没想到展元居然跑了!但是这东方勉为人最是狡猾,眼珠一转,就觉得对方肯定晚上还会过来,于是空出密室的外间,自己进了里间,就在密室里守株待兔,果然偷袭成功一掌打伤了展元。

    东方勉冷笑一声:“年轻人,见到老夫了,还想顽抗么?快快摘下你们的蒙面巾,束手就擒!”

    白玉堂冷哼一声,提单刀就要往上冲,被展元一把死死拉住。展元这个时候稍微的缓过点来了,身子也有了几分力气,沉声说道:“这位前辈,想要我们摘下蒙面巾,空口白牙可不行。可是咱们真要在这里过招,只怕您这桌上的瓶瓶罐罐都保不住吧?不如咱们出去,到空地上真刀真枪的好好交交手,若我们真的技不如人,死在这儿那也是咎由自取。”说完这话展元手紧紧的抓了白玉堂两下。

    白玉堂也是聪明绝顶的人物,明白展元的意思——在这儿动手,东方勉往门口一戳,哥儿俩想冲出去恐怕要付出极大代价,就即便冲出去,估计外面也不会没人。所以俩人出了这个暗室,到了外面,逃脱的机会就大大增加。

    东方勉皱了皱眉,也点点头道:“哼,量你们也翻不出我这五指山……”说罢冲他们一指暗道的门,示意他们进去。

    展元跟白玉堂互相看看,两个人也昂首进了暗道往外走,不过走的时候展元把白玉堂推到了前面,自己在后面,斜眼瞟着身背后的东方勉。

    果然,俩人刚进了暗道没几步,东方勉突然动手一掌直拍展元的背后。展元早就留意着东方勉呢,身子一转一招“浪子回头”就把他这一掌引偏,口中大叫:“五哥,往外冲!”白玉堂也看见后面东方勉冲上来了,但是暗道狭窄,自己没法上手帮展元,只能暗自咬牙,身子一纵往外就冲。因为他知道外面不可能毫无埋伏。

    展元看白玉堂往外走了,这才且战且退,一边打一边说道:“前辈,你这可是言而无信啊,刚才说好了出去在动手的。”

    “我说过么?”东方勉冷笑一声:“我只是说你们翻不出我的五指山!”一边说一边加紧进攻。

    展元毕竟是受了伤了,虽然眼力仍在,但是脚步虚浮,手上的力道也只有正常的五成。刚开始还能把战边退,后来就变成被东方勉打的节节败退了。

    另一名白玉堂冲出了暗道口,一脚把挡在前面的书架踹翻,飞身就出了那蜃楼阵的小屋。门口的机关和假人都已经被撤掉了,外面灯虬火把亮籽油松,是照如白昼!里三层外三层不少的太师府护卫家丁把整个后花园子团团包围,为首两个人,正是“翻天蝜蝂”孟冲和“九翅蜾蠃”侯健,哥儿俩一看出来个人,白衣白裤白纱罩面,就知道是敌人,各拉兵刃,练话都不说就冲着白玉堂冲上去了。

    白玉堂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善了啦。心里不住的后悔:不该带着展元出来冒险,现如今害了自己还连累了展元!一想到展元白五爷也豁出去了,心里想:我这叫干嘛啊,人家展昭的弟弟初来乍到就带着人家冒这个险,我白玉堂就是拼了这条命,也得给他杀出一条血路!怎么都不能让御猫展昭看扁了!

    白五爷咬紧牙关,单刀挥舞就冲俩人来了。使了个“夜战八方藏刀式”,把两个人避开一步,然后刀走偏锋,一招“泰山压顶”直劈侯健的脑袋。侯健急忙往右一个闪身,躲开了这一招。旁边孟冲提着一根“龙头擀棒”冲白玉堂就砸过来了,白玉堂见对方这兵器有碗口粗细,就知道分量极重,不是轻易能硬抗的。急忙撤步抽身闪开,刀往下来,使了个“夜叉探海”削对方的双腿。孟冲绰号“翻天蝜蝂”(蝜蝂就是一种见到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搬的虫子),力气极大。见白玉堂砍自己的腿,急忙用龙头擀棒往下一戳去扛他的刀。白五爷试了个“海底捞月”,刀路中途变向,由下往上削孟冲的小腹,可是听耳后恶风不善。原来是侯健朝着一口刀来劈白玉堂的后背,白五爷急忙一闪身躲开这一招,这三个人就战在一处。

    要说孟冲和侯健的功夫,单打独斗都不是白玉堂的对手,但是以二打一就占了便宜了。白五爷心理一急躁,反而落了下风!这这个时候,展元和东方勉边打边出了屋子,白玉堂一看展元招式散乱,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心理就暗叫不好!

    白玉堂见状咬牙切齿,心道一声:拼了!手中刀舞开了就要拼命!

    预知展白二人性命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