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逃樊笼展熊杰重伤
    (昨天没写完,怕断更就提前发了,今天改好了)

    前文书讲到白玉堂见情势太差,就玩儿了命了,使出老师夏玉奇传给他的云龙九宫刀,状若疯虎,冲向孟冲侯健。

    这俩人突然赶紧压力巨大,不住的后退,白玉堂一看时机已到,左手从腰间的袋子里掏出三粒“末羽飞蝗石”,趁着孟冲后退的时候,手一抖,三道白光直扑孟冲的面门。这三颗石头子儿,两颗打他双目,一颗打他鼻梁。这三颗飞蝗石哪里是那么容易躲开的啊,可不是都像展元武功境界那么高明。孟冲轻功又不好,吓得往下直缩脖子但是那哪儿躲得开啊,三颗飞蝗石打的孟冲双眼一黑,脑袋发麻,“噔噔噔”后退几步,身子一个踉跄,就往下要栽。白玉堂抢步欺身就到了他身边了,斜肩铲背一刀就劈了过去。

    侯健一看孟冲不好,一刀斩向白玉堂的脖子,想来个围魏救赵。但是白五爷知道自己此时不能让步,必须借此机会干掉孟冲。赶紧身子往前挪,把后背留给侯健了,手里刀不停手,一刀就劈在孟冲脖子上。虽然白玉堂的单刀不是宝刀,但也是精钢打制的,一刀就把孟冲的脑袋给砍下来了,斗大的头颅滚落在地,“库嗵”一声死尸栽倒在地。于此同时,白五爷的后背上也挨了侯健一刀。

    幸亏白五爷身法高超,之前把身子往前挪了半步,避过要害,但是这一刀还是在他后背上留了将近一尺长的一个口子,献血当时就涌出来了,后背的白衣当时就染了个通红。加上刚才一刀将孟冲枭首,还溅了一脸的血,让本来的翩翩公子就成了地狱里修罗一般!白五爷已经杀红了眼了,手里刀不停,直扑侯健。

    侯健虽然杀人不少,但是此刻被白玉堂吓得一哆嗦,扭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叫周围的兵丁帮忙。白五爷哪里能放过他,抖手就是两颗石头子儿,正打到侯健膝窝里,侯健腿一软,“啪叽”就栽倒在地。要说平时以侯健的武艺,就是膝窝中了两石头,也不至于就栽那儿,但是现在被白五爷吓破了胆,哪里还跑的了啊。

    白玉堂也不停步,一刀下去就把侯健的脑袋也砍了。然后也不理侯健的尸首,提刀杀入人群之中!真好似虎入羊群,一刀劈倒一个,一脚踹翻一个,一边打还一边扔石头子儿,连连斩杀了十来个人,太师府护院的这帮兵丁家奴哪儿还在上啊,一哄而散四散奔逃。再看白玉堂本来一身白,现在几乎是一身红!血顺着脸颊、刀尖、袖口滴滴答答往下直淌,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了!

    白玉堂喘了口粗气,又回身再看展元和东方勉。东方勉此时已经把腰间的鞭子抽出来了,刚才他就看见自己俩徒弟死了,那时候就想冲过去宰了白玉堂,但是展元见白玉堂搏命了,他也玩了命了。脚踩八卦步,手打迷踪拳,迎上东方勉的鞭子,招招都是以命搏命的招式——东方勉的鞭子奔他脑袋来了,躲都不躲,双掌打东方勉的软肋。东方勉要是打中展元的脑袋,自己也得被展元打成重伤,只能抽身回来防展元一下;要是东方勉鞭子抽展元的前心,展元就把前心让给他,掌打东方勉的面门。总之要想打死展元,东方勉最少也得重伤。这么打了六十多个回合,东方勉有点后怕了,要说以命换命的招式,一般的血性汉子出个三招五式的都能做到。但是展元这六十个回合,得有五十合全是这样的招数,这可就太吓人了,完全就没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啊!东方勉心理一打怵,这手上就慢了,进攻渐少防守渐多,正这么个时候白玉堂杀到了。

    这个时候白玉堂也和展元一样豁出去了,杀入战团之后,左手伸到口袋里一摸,就剩下十几枚石头子儿了。好个白老五,索性把手里的刀叼到嘴里,也不管刀上满是鲜血了。只见白玉堂双手各抓一把石头子儿,双手连发,“嗖嗖嗖”手里的飞蝗石铺天盖地就冲着东方勉来了。

    东方勉虽然能耐不小,但是这么多的石头,想躲也不好躲啊。一个没注意脑瓜门上就挨了一下,当时就起了个大包。东方勉一捂脑袋“哎呦”一声,身子就退了一步。展元可没放过这机会,提起全身的力气,照着东方勉前心就是一掌。东方勉赶紧把鞭子一扔,右手前伸勉强和展元对了一掌。由于来的仓促,东方勉被震得后退三步才站稳了身形。

    展元刚要往前接着冲,被白玉堂一把拉住。别看白玉堂杀红了眼,但是知道俩人现在的状况是强弩之末,根本打不过东方勉。拽着展元低声道:“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展元这才随着白玉堂飞身上了墙,白玉堂一看东方勉追上来了,从百宝囊中掏出一件东西,往下一扔,只听“砰”的一声,一股白烟腾起,遮住了东方勉的视线。东方勉唯恐烟里有毒连忙停步,等烟散了一看,两个人是踪迹皆无。

    白玉堂带着展元趁着烟,一路逃出太师府,摇摇晃晃赶往开封府。这回和来的时候不一样了,来的时候俩人那是多大的自信啊,可是回来的时候惶惶如丧家之犬!白玉堂浑身浴血,展元摇摇欲坠。赶俩人费劲力气回到开封府的时候,已然快油尽灯枯了。

    白玉堂看看展元,此时展元已经是半昏迷的状态了。白玉堂拽着展元来到大门口,啪啪敲了几下门,自己也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他也昏倒在地。

    好在这两下敲门声,惊动了里面值夜的老军。老军慢悠悠开了角门,一边披衣服往外走一边嘟囔:“这大半夜的是谁啊?还让不让人睡觉……啊!”老军抬眼正看见倒在地上的两个人,一个穿黑一个穿素,都是浑身浴血昏倒在地,而且都遮着脸。老军当时吓了一跳,几步就蹿回去直奔门房。门房里今天值班的是赵虎赵二爷,老军赶紧把赵虎叫起来。

    赵虎迷迷瞪瞪的来到门口也吓了一跳,忙过去摘了两个人蒙面巾,先是看见展元又看见白玉堂了,惊叫一声:“哎呀,这不是展大哥的弟弟么!哎!这是老五!他们怎么倒在这儿了啊!”赶紧招呼后面的老军去叫人去,赵虎自己冲进府里,扯着嗓子高吼:“来人啊!白玉堂和展元受伤了,快来人啊……”

    赵虎嗓门多大啊,整个开封府连带后宅的相府都被吵醒了,从干活的杂役到相府内宅的包大人都醒了。有人赶紧出来,把白玉堂和展元搭进屋里。

    公孙策公孙先生很快就到了,先是给两个人摸了下脉,然后赶紧让人把二人带血的脏衣服扒了,好处理伤口。有些地方衣服和伤口都被血粘到一块了,不敢直接往下撕,只能拿小刀把衣服划开,然后用清水蘸着润湿了再慢慢揭下来。公孙先生这才命人取来自己的药箱,从里面拿出止血药和金疮药,给展元和白玉堂仔细包扎好,然后又开了张药单让赵虎去相府的药库去拿药煎药。等这些都弄完了,包大人也从后宅赶到了,先是简单的问了一下两个人伤情,之后命人马上去校尉所把展昭蒋平等人叫醒过来。

    白玉堂受的都是皮外伤,虽然失血不少,但是究竟没伤到肺腑。被这么一折腾,悠悠转醒,嘴里念叨一句:“疼煞我也”才睁开眼睛,正看见包大人和公孙先生他们,赶紧想起来给包大人见礼。包大人一把扶住他:“泽远(白玉堂的字)啊,到底怎么了,你们怎么会伤成这样?”

    白玉堂一咬牙:“大人啊,此事全是我的错啊!……”白玉堂就把以往的经过讲述一遍,讲完了虎目含泪:“唉,大人啊,我对不起展大哥啊,不该带着展元去冒这样的险啊!如果不是我……”

    “泽远,别这么激动。你也是为了早点破案。”包大人扶住白玉堂道:“刚才公孙先生已经检查过了,展元虽然收了内伤,但是性命无忧。”

    正说着话呢,展昭和蒋平等人推门进来了,一见这情况都大吃一惊。白玉堂看见展昭又是一阵羞愧,就像起身给展昭跪下道歉,但是整个人让公孙策裹得像个粽子似的,哪起得来啊。包大人又赶紧安抚一阵,才起身给展昭等人解释了一番。

    展昭听见也暗自后怕,没想到自己的兄弟这么大胆子,居然一夜之间两探太师府!心理暗自感叹:展元真是江湖人士,任情侠义,胆大包天,不由得暗暗羡慕。

    卢方一听冲白玉堂的话,连忙对包公说道:“大人,按老五的说法,东方勉就在太师府上,咱们是不是派人前去拿人呢?”

    包大人沉吟一阵:“不行,玉堂他们此去虽然蒙了面,但是逃不出庞太师的眼睛,他必然能推测到是咱们开封府的人。你现在去抓人,他必然把人藏起来,我们又没有确凿证据。真闹到皇上面前,我们的唯一人证就是玉堂,但是玉堂夜入太师府也不合法度。非但处理不了庞太师,反倒容易让他反咬一口。”

    蒋平听了包公的话,接着说道:“大人说的是,这东方勉既然打伤了五弟和展老弟,自然不会再把我们开封府放着眼里。我们暂且按兵不动,等庞太师放松了警惕,我们在打他个措手不及!”

    包公点头,让公孙先生和蒋平安排好剩下的事务,见外面这会儿天已经渐亮,回后宅更换朝服准备上朝去了。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