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奸太师狠心施毒计
    话说太师庞吉,一宿也没睡踏实,虽然命下人去处理后院的事儿,自己没有直接去管。但是终究发生在自己的府里,一大早就听人禀报,昨夜又伤了不少人,东方勉的两个弟子还死了。

    听得这个消息,庞吉非但没生气,反而开怀大笑。书中代言,他和东方勉的关系乃是互相利用。本来这位庞太师就不太得圣宠了,上次白玉堂奏折夹章之后,皇上就罚了他半年的俸禄,又不准他再上朝议政。发俸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不准议政对他影响太大了,没了议政的权利他再想结党营私胡作非为就非常不方便。所以因为这件事,他就恨透了包公和白玉堂。本来他也想通过政治手段对付包公,但是一来包公为人正直抓不住把柄;二来包公身份特殊——狸猫换太子一案后,被赵太后封为御儿干殿下,执掌尚方宝剑三口铜铡;三来有八王千岁赵德芳护着,这八王爷是皇上的养父,有上打昏君下打佞臣的瓦面金锏。所以政治手段百分百走不通。庞太师就动了歪心思了,想勾结江湖杀手刺杀包公和白玉堂,于是他派人去搜罗武林高手,但是他的人都是些贪财好色的酒囊饭袋,哪里找的到真正的高手!只是去寻了几个江湖匪类,一听刺杀包大人还都有点跃跃欲试,但是一听还有白玉堂,无不打了退堂鼓,谁也不敢跟陷空岛五义士作对。

    而派去寻找武林高手的下人里还真有个能人,居然联系上了东方勉。东方勉如今是武林公敌人人喊打,正缺少个容身之地,一听庞太师寻找高人,自然一拍即合。庞太师答应给东方勉修个暗室,让他可以在汴梁城里以血炼丹,而东方勉答应庞太师,时机合适的时候就夜入开封府取了包大人和白玉堂的性命。

    本来庞太师见自己收罗了这么大一个高人,心理洋洋得意,认为包黑子命不久矣。没想到东方勉住到太师府里之后就藏到暗室炼丹,时不常的让徒弟出去杀人取血,决口不提刺杀包公的事儿。庞太师亲自去催了几遍,也毫无效果,东方勉只是敷衍。庞太师动怒想把他轰出去,却又怕东方勉武艺高强伤了自己,于是也就忍住了。今日听他两个弟子死了,心理非常高兴,连忙赶奔后院去见东方勉。

    到了后院,庞太师面色就变了,刚才的喜笑颜开瞬时间都变成了伤心难过。见了东方勉也深深一礼:“东方老剑客,还望节哀……”

    对于死了两个弟子,东方勉心理确实不好受,他虽然是天性凉薄之人,但是侯健孟冲这俩弟子跟随他多你那,常为了他跑腿取血,跟着他遭受三教堂的追杀,东方勉也有心让两个弟子继承他衣钵,如今听了庞太师的话,还掉了两滴眼泪,于是叹口气道:“昨夜劳烦太师了,可惜还是没拿住那两个小贼,要是让我抓住他们,非把他们挫骨扬灰!”

    庞太师眼睛微微一眯:“东方老剑客可知昨夜来的是谁?”

    “是谁?”

    “难道东方老剑客不知道?”庞太师悠悠说道:“天下穿白色夜行衣,打飞蝗石的人有几个啊。”

    东方勉双目一瞪:“你说是锦毛鼠白玉堂?”

    庞太师忙点头道:“正是!昨日你弟子侯健去暗探开封府断案被人发现,然后白玉堂就夜入我这府邸,这不是顺理成章的事么。”

    东方勉恨恨说道:“好个白玉堂,好个锦毛鼠!他杀我两个弟子,我岂能饶了他?”

    “对啊!”庞太师说道:“那包黑子和白玉堂对你们这些绿林好汉最是仇恨,非杀之而后快,你看他们杀人哪有半分顾忌?所以东方老剑客要报仇就尽快!”

    “尽快?为什么?”东方勉斜眼看着庞吉,他本来狡诈,就怕被人利用暗算。

    庞吉是个老狐狸,岂会被东方勉轻易的看怕了,继续悠悠说道:“听我太师府的护卫说,昨夜同白玉堂来的还有个高手,在受伤的情况下还阻了老剑客半天,所以白玉堂才有机会杀了您的两个弟子?”

    东方勉面色阴沉的点点头。

    “这就是了,看来那人的功夫恐怕不在老剑客之下吧?”庞吉又问道。

    东方勉倒是痛快的承认了“对,若非先中了我一掌,只怕我还未必能稳占上风。”

    庞吉点头道:“那您想想,若不趁着此时去杀了他们,等白玉堂和那人养好了伤,老剑客您还能报的了仇么?”

    东方勉听了庞吉的话,觉得有点道理,点头道:“既然如此,请太师教我。”

    “如果您身体合适,我建议您今夜就去开封府,杀了白玉堂和于他同来之人。当然了,能顺带把包黑子的头取来,就更好了……”庞吉哈哈笑道:“我这里早就备下了开封府的地形图,您尽管去用。”说罢从袖子里掏出早准备好的图递给东方勉。

    东方勉这才点点头,接过地图,冲庞吉拱拱手道:“那有劳太师了。”

    庞太师也连忙回礼,这才让东方勉好好准备,还嘱咐他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提,他统统满足,然后才告辞离开。

    走出后花园没多远,庞吉就叫过心腹管家,低声说道:“派人盯着东方勉,只要他一走就封了后花园的密室,销毁所有和东方勉有关的东西。”

    管家一惊:“那他回来看见密室封了,岂不找您的麻烦?”

    “麻烦?”庞吉面色阴寒的冷笑道:“那密室才是真的麻烦。他此去开封府,若是不成功,自然回不来了,到时候销毁了所有证据,包黑子查到我身上我也不怕,说他诬告,胡乱攀咬就是。他若成功回来了……你就去准备一桌毒酒,不等他见到密室被毁,就送他上西天!”

    管家连忙点头:“是,我马上派人去准备。”然后退了下去。

    这管家出了后花园,来到后院角门的位置,唤过了一个在花圃中忙活的园丁,看了看左右无人,才低声道:“你快去,通知公子,庞吉要东方勉今夜刺杀包拯,请公子尽快决断。”

    园丁点头,也低声道:“那我马上就去!”说罢,放下手中的伙计,飞身而走,竟然还是个武艺不俗的练家子。

    不提太师府,单说开封府这边。包公去上朝了,蒋平忙活了半宿也累了,见展昭要照顾弟弟不想走,就让展昭留下,自己先回校尉所眯上一阵。

    蒋平回了校尉所,到了自己的房间。掏出钥匙刚要开门,就见到门没锁虚掩着,于是从腰间掏出一对分水峨眉刺,猛的推开门往里一蹿,大吼一声:“什么人!”

    见房里施施然的坐着个年轻人,斜眼看着蒋平,轻笑道:“四义士别嚷嚷,叫来人就不好了。我是公子的人,来此有要事找你。”

    蒋平冷眼看看此人,没有理他,走出房门到院子里转了一圈。大白天的校尉所的人都出去当差了,轮休的几个也都各有事情出去了。蒋平查了一圈确认刚才他叫的那声没人发现,这才回到自己屋中,小心的锁上门。然后才问道:“这大白天的你就敢来这?”

    “这校尉所又不是什么龙潭虎穴,”年轻人笑道:“这里没什么真正的高手,我想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容易的很。”

    “少废话,有事快说!”蒋平瞪了他一眼,没接话。

    年轻人站起来,在蒋平耳边低声道:“庞太师鼓动东方勉,今夜来刺杀包拯,公子说吩咐了,包拯不能死,你要护他周全……”

    蒋平眉毛一挑:“护他周全?现在老五重伤,东方勉我可挡不住。包拯在公子的计划里那么重要?那就请公子派人来保护吧……”

    “哈哈,果然如公子所言,四义士真的懒得管呢,”年轻人轻笑道:“不过没关系。你只要提前简单安排安排就是,有展昭在,怎么也能顶上一会儿吧?到时候自然有人来援。”

    “谁?”蒋平冷笑的看着年轻人道:“你们公子手里还有什么高人么?”

    “我们公子麾下高人多了”年轻人冷笑道:“不过不需要动用他们。帮忙的是你自己请来的人。”

    “我请的人?”蒋平微微一愣。

    年轻人端起茶碗,轻轻抿了一口:“对啊,上次公子通知你东方勉来了的消息时,你不就请人来了么?他太慢了,我们公子就帮了你一把,以你的名义给他去了封飞鸽传书。”

    “公子果然好手段啊。”蒋平斜眼看着他道:“那,就多谢公子了。”这“谢”蒋平说的极重。

    年轻人不以为意的道:“不必客气,都是自己人,四义士太多礼了,哈哈。”此人边说边笑了两声,推门离去。

    蒋平没管他怎么出校尉所,只是面色阴沉的坐下,猛地抄起刚才年轻人用过的杯子,一把摔个粉碎,然后喘了两口粗气。过了半天他才慢慢静下心来,把摔碎的茶杯扫起来收拾好。

    同时,汴梁城一所大宅子里,一个面色白净的年轻公子,用他特有的阴柔声音,对着对面的一个老僧沉声道:“老剑客,这就是我们计划的下一步,还望您能提前动身,此事太大,必须您亲自前去啊。”

    “这个公子放心。”老僧也郑重的说道:“老衲明日就启程,亲自前去峨眉山。使尽浑身解数也要促成此事。”

    “有劳老剑客了。”年轻公子躬身施礼,微微一笑。

    老僧也冲他笑笑,看似慈悲的脸上,此刻是如此的阴鸷。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