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东方勉夜闯开封府
    说书唱戏劝人方,

    三条大陆走中央。

    善恶到头终有报,

    人间正道是沧桑。

    说这善恶有报应,真是不假,拿咱们这套书里的人来说,这东方勉就要遭报应了。这老小子号称“九尾蝎子”为人阴狠毒辣,早年间在西北就杀人无数,后来到了中原更是没停下为恶。拿人血炼丹,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而且这家伙胆大包天,受了庞太师的蛊惑,准备夜入开封府,刺杀包大人和白玉堂!

    这老小子仗着自己剑客的身份,一身武艺不凡。也没等到三更天天全黑下来,二更天他就到了开封府了。检查一下周身上下,没有任何纰漏,这才垫步伶腰上了房,潜入了开封府。

    此时夜深人静,开封府也安静下来,东方勉进来之前已经熟悉了地图,知道包公睡在哪个屋里。他的计划就是先杀包公,包公一死,整个开封府就乱套了,到时候趁乱就把白玉堂给宰了!于是直奔后宅,包公的卧房。

    到了包公的卧房房顶之上,先是掀起一片瓦来,顺着窟窿往里看,里面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楚,只能借着微微月色勉强看见里面的陈设。东方勉咨询看看里面,见床围子围着,猜想包公应该是睡了。于是身子一翻到了房檐,头朝下脚朝上,整个人倒吊在窗户外面,轻轻推了推窗户,发现窗锁了。要是换一般人就得用小刀子或者小挠子顺着窗缝进去,把窗闩一点点拨开。但是东方勉武艺高强,伸出大拇指和食指中指三只手指头,成鹰爪之形,紧紧的攥住窗框,左右用力一掰。就跟掰个窝头那么容易,就把窗框掰下一块来。然后又掰了两三下,就把窗闩旁边的框给拆下来了。然后慢慢打开窗户,身子一飘就进了屋了,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东方勉轻声慢步到了床边,伸出一直手准备撩帘子,另一只手成掌形就抬起来了。心说话:我撩开帘,一掌就要你的命!手刚碰到帘子,就觉得帐内恶风扑来,“歘啦”一声,一道寒光刺破床帘就奔他的手来了。东方勉吓得急忙抽身撤步,但是由于太过突然,左手腕子上还是被削了一条大口子。

    东方勉急退一步,就知道对方有埋伏,一纵身就窜出去了。床上帘子一掀开,不是旁人正是南侠展昭展雄飞。展雄飞一看东方勉跑了,自己也一个箭步追出去了。

    书中代言,展昭怎么会在包大人的床上呢?就是因为蒋平得了线报,知道庞太师鼓动东方勉要刺杀包公和白玉堂,所以提前来找包公安排。当然蒋平没说自己有可靠的消息来源,而是推测庞吉不会善罢甘休,要包公换个地方休息,让展昭睡包公的床上。果不其然,东方勉当夜就到了,猝不及防之下,让展昭一剑刺伤了手腕。

    东方勉一看里面的人刺伤了自己,就知道对方有埋伏了。他可是江湖经验丰富,知道来者不善根本就不犹豫,飞身就走,一脚踹开大门,身子就到了院里了。刚站定身形,从左右两边冲出来两个彪形大汉,各持单刀左右劈来。非是旁人,正是“彻地鼠”韩张韩二爷和“穿山鼠”徐庆徐三爷,二鼠两柄单刀迎面劈下,东方勉急忙往后一抽身,腰间的软鞭就抖出来了。一闪身躲过韩张的刀,手中的鞭子抽向徐庆的面门,徐庆往下一哈腰,东方勉趁这功夫就来了个“雄鸡腾墙”,双腿一并往上就蹿,空中一个转身就越过了徐庆,脱离了二鼠的夹攻,身子一刻不停接着往前就跑。

    东方勉一个提纵就到了房檐下面,身子一晃就准备往上蹿。还没等上去呢,就见房檐上探出个脑袋来,这位瘦小枯干,不是别人正是蒋平,蒋平此时手里还拎着个大包。看东方勉往上来,就把包口抄下一抖,“呼”的一声一股白烟啊,原来包里全是石灰粉!兜头就冲东方勉泼下来了。

    东方勉吓得“嗷”一嗓子,想躲可躲不开了,他江湖经验丰富,一看是石灰粉赶紧紧闭双眼,身子就往下落。赶他落到地上的时候,整个人全白了,本来穿的是黑色的夜行衣,现在可好,这回看着跟白玉堂似的——一身白!不光身上白了,连头发胡子都成白的了。东方勉落地的第一时间,就抓起衣襟,拿衣襟的里子抹了下眼睛,这才敢把眼睁开。

    刚睁开眼,就见房檐上有探出来四个人,正是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四大门柱,这哥儿四个手里都端着个水盆,兜头就冲着东方勉泼下来了。东方勉心说:你们开封府真他妈损透了!往生石灰粉上泼水,到时候还不把我烧死!吓得他也顾不得什么剑客身份了,一把扯烂身上的衣服,兜头就扔出去了,整个人光着膀子往后急退,把泼下来的水躲开了。

    刚往后退,他就觉得背后恶风不善。原来是韩张见东方勉退回来,举刀就砍。东方勉急忙一哈腰躲过去,单掌打韩张的面门。徐庆这时候没闲着,从后面一刀劈东方勉的后背,东方勉只能放过韩张,闪身躲过徐庆的刀。正这时候,展昭展雄飞也到了,湛卢宝剑一抖,一道寒光直扑东方勉。东方勉连忙一塌腰,晃动手中的软鞭和三个人就战在一处!

    蒋平此时也从房上下来了,远远围着观战。他可知道,这东方勉老奸巨猾,不是等闲之辈。刚才的一系列手段对方别人可以,对方东方勉还得靠真刀真枪的打啊。现在白玉堂和展元受伤,“钻天鼠”卢方卢大爷岁数大了,留在包大人身边贴身保护。能在这拖住东方勉的也只有场中的这几位而已啊,而自己的三个徐庆是个天字第一号的大草包,自己又是水里功夫好,上了岸也是稀松平常,老二韩张虽然比自己和徐庆强,但是估计也坚持不了多久!蒋平暗暗念叨:展大兄弟,你可得多拖一会儿啊,希望那帮孙子靠谱,不然开封府这会就跌份儿了……

    不提蒋平忧心,单说场上展昭、韩张、徐庆三人会斗东方勉。东方勉刚才让蒋平给折腾苦了,又是石灰又是水的,那是气的三尸神暴跳五雷豪腾空,恨透了开封府的人,现在跟展昭三人交上手了,也就真使了力气了,一条软鞭挥舞开来上下翻飞。也就是二十来个照面,东方勉鞭子一晃逼退展昭和韩张,左掌虚晃徐庆的面门,右手的鞭子就抽他的前心。徐庆被他晃的倒退一步,想躲是来不及了,赶紧身子一拧,避开前心的要害,把后背就让给东方勉了。耳轮中只听“啪”的一声,徐庆被抽的一个跟头就栽到蒋平脚底下了,疼的徐庆之哼哼。蒋平急忙把他拖到门廊下面,扒开衣服一看,后背起了一道大紫棱子,肿起来有一寸多高。蒋平赶紧从百宝囊中掏出一柄寸长的小刀子,掏出火折子把刀尖烤了烤消毒,然后用刀尖把紫棱子划破,把里面的淤血都放出来,然后又叫张龙取来金疮药给他敷上包扎好,这才保住徐庆的性命。

    不提徐庆,单说韩张见东方勉把三弟打伤了,当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晃单刀就要跟东方勉拼命,也顾不上和展昭配合了。东方勉见状心头一喜,趁着韩张猛攻之时不能兼顾防守,施展轻功巧招躲开韩张的刀,身子一转,来了个“黄龙大转身”。人就到了韩张的背后了,一鞭子就抽下来了。韩张自己想躲可躲不开了,展昭在旁边看着呢,飞起一脚,没踹东方勉,而是一脚蹬在韩张大胯上,当时就给韩张踹出去八尺多远,“噗通”一声就趴地上了,东方勉这一鞭子才走空。

    韩张扶着大胯站起来,提刀还要打,被蒋平拦住:“二哥哎,你还打的动么!别逞强了。”韩张气的直哼哼,一瞪蒋平“就你这个臭矬子出的馊主意!你怎么不上去!”

    蒋平翻了个白眼:“我上去更白给!还是指望展大兄弟吧。”

    再看场上,变成了东方勉和展昭单对单了。展昭虽然修的是外家功,但是正值壮年,身强力壮,加之功底扎实人又勤快,正是外家功的顶峰时期,加上手里这口湛卢宝剑,硬是跟东方勉拼了四十多个回合!但是终归不如东方勉本事大,东方勉本身就是内家高手,闯荡江湖多年,而且常年跟人交手,一身能耐都是刀尖上学出来的。四十个回合一过,展昭有些抵挡不住了,被逼得步步后退,招式渐渐错乱,眼看就要出危险。

    正这么个时候,从院子外面窜进个人来,晃双掌加入战团,口中大喊:“三哥,咱们双战这贼人!”

    展昭甩目观瞧,不是旁人,正是展元。前文书说道展元二探太师府收了内伤,回到开封府就昏迷不醒。他这一觉睡到半夜才醒过来,醒来就听见外面有打斗声响。赶紧问旁边的白玉堂到底怎么回事。白玉堂是知道外面蒋平的安排的,他一直都醒着呢,但是由于身上不少外伤,被公孙先生包的跟个粽子似的,出不了门,所以就简单告诉了展元一下。展元一听坐不住了,推开房门就出来了,正看见这一幕,就知道展昭挡不住东方勉,于是大喝一声加入战团!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