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展熊杰初上少林寺
    前文书说道北侠到了开封府,抓了东方勉,包公上朝堂参奏了老贼庞吉一本,但是庞吉早有准备,却终归没能告到庞太师。当晚回来,包公跟中校尉把酒言欢。

    这之后,因为答应展元带他去少林寺治伤,所以欧阳春没走,留在东京汴梁等着展元伤好一点了再起身。所以就近也就住在了展昭家里。

    这会展昭家热闹了,不管是蒋平徐庆,还是白玉堂都闲着没事就往他这儿跑。展元平时也不能总卧床躺着,休息足了也要活动活动,所以欧阳春就陪着展元练趟拳。这一练欧阳春大吃一惊,本来欧阳春以为展元就是个水晶宫的普通弟子,没想到展元拳法这么高,最难得的是展元的武功境界也不比欧阳春差,要知道北侠勤练内家功超过三十五年了啊。这下欧阳春更是对展元刮目相看,尤其是在一块一谈论武术,更是话题不断!展元毕竟是现代人,又练武多年,谈吐不凡,经过几天的相处,哥儿俩关系就更好了。

    书说简短,展元养伤养了十来天,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除了静脉的暗伤没有好之外,身体完全康复。于是向展昭和丁月华告辞,一来是跟着欧阳春去少林寺治伤,二来呢想离开少林寺顺路去洛阳一趟,见见自己的师兄“铁甲神龙”方世刚,顺便拜托那位“神手匠”万迁给他打造兵刃。之后好赶紧北上冰山无极岛,好去参加八十一门武林盛会。所以呢也就向展昭告辞,跟展昭说一年之后再回汴梁。

    展元一提要走,展昭还有点不舍得,但是也知道这个四弟不是个能在这安心待着的人,再说展昭也明白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道理,也就答应了。五鼠弟兄一听展元和欧阳春要走,也都来相送。尤其是白玉堂,经过这次两入太师府的事儿,白玉堂对展元觉得有点愧疚,所以跟展元关系处的也非常好。白玉堂特意还给展元准备了一些行走江湖常用的零碎儿玩意儿,比如什么机扣发射的折叠弩箭、以前陕西侠白面判官刘青送的鸡鸣五谷断魂香之类,还有一些试毒的银针和三枚“五色云霓烟”等等。别看是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但是对于展元这种新来行走江湖的人来说,都是极为宝贵的资源,一般人便是闯荡江湖七八年也未必能收罗这么多好东西。

    展昭和丁月华也过来相送,给展元包了一大包干粮吃的,丁月华还嘱咐人给展元买了好几件新衣服。最后包大人派了王朝过来,送了展元和欧阳春一人一匹快马。俩人这才离开东京汴梁前往少林寺。

    少林寺和开封本来就不太远,书说简短,俩人慢悠悠的走了也就五六天就到了少室山脚下。少林寺不愧是千古名刹,仅仅是少室山脚下的几个镇子,也都是礼佛敬佛,村镇之中随处可见庙宇佛堂,连大街上走的人里都能看见一些穿僧衣的衲子或者带佛珠的居士。唯一令展元不舒服的就是佛子太多,大街上的饭馆都很少卖荤菜,只有各种的素食。欧阳春习惯了倒是没什么,展元可有点难受,他上一世自然不必说,生活水平高。就是这一世那也是富贵之家,吃点肉算不了什么,就算是到了水晶宫,作为五尊的嫡传弟子,生活待遇一直也不赖,所以他就没断过荤腥。不过这次既然来了少林寺,展元呢也只能入乡随俗忍着了。欧阳春到是很习惯,素菜也吃的那叫个香,一边吃他还一边给展元讲:“老弟啊,你就认好吧,在少室山下这素菜里面还有葱姜蒜这些东西呢,你想吃个有点味道的素菜还能吃的到,但是等上了少林寺,真正的素菜里葱姜蒜都是没有的。”

    “啊?”展元愣了:“那这菜还能吃啊?”

    欧阳春哈哈大笑:“你以为什么叫素菜?没有肉就是素了么?”

    展元直愣愣的点点头。

    “错了!”欧阳春摆摆手道:“你看,这荤菜的荤字怎么写?上面是个草字头,意思不是说肉才是荤的!这荤指的是荤辛,也就是味道浓重、辛辣的蔬菜都算在内……所以上了山,你就更吃不惯喽。”

    展元无奈的看看欧阳春,苦笑一声:“看来我还得在山下多吃点了。”

    欧阳春哈哈一笑,又让店小二给展元加了个俩菜。

    有书则长,无书则短。俩人就上了少室山到了少林寺。展元前世来过少林寺,但是那个时候的少林寺可不一样了,一来是民国年间少林被石友三一把火给烧了大半,**时期又差不多都拆了个精光,建筑基本都是改革开放之后重建的,跟原有的样子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二来呢后世的少林寺就是个旅游点,商业气息太浓。展元去的时候除了看见人头攒动的旅游者,就是各种买卖铺户兜售商品。展元一家三口吃了桌素菜,简单的三菜一汤愣是要了四百来人民币;三来呢,也是最主要的原因——少林僧人也不再是参禅打坐的高僧,而是开豪车住豪宅生儿育女搞内斗的假僧人,尤其某个所谓的方丈大师,更是无耻之极。

    现在再看见这个时代的少林寺,展元是感慨万分啊,只见一条青石板路弯弯曲曲蜿蜒而上,路上有不少信徒香客上山祈福还愿,还有几个虔诚的甚至行三跪九叩大礼一步一步的上山。山水古木成林松柏常青,苍松翠柏掩映之下隐隐绰绰能看见一座古刹。

    展元跟着欧阳春来到少林寺山门前,见山门没有后世那么雄伟宽大,只是一丈五尺高的一座牌楼门,上面挂着一幅大匾,写了三个字——少林寺。

    欧阳春在一旁解释道:“这匾额乃是唐太宗皇帝所题,曾几经战火焚毁,但是好在少林寺中留下了碑拓,所以毁坏之后就重制一块,才使用至今。”一边说着欧阳春一边带着展元往里走。

    俩人进了庙门,庙门前有两个小沙弥,一见是欧阳春,急忙过来行礼:“原来师叔到了,给欧阳师叔行礼了。”

    欧阳春急忙还礼:“我带个朋友来山上治伤,你去帮我通禀一下方丈大师。”小沙弥一听,点头去了。

    欧阳春也不客气,带着展元往里走,一边走一边道:“展兄弟想是第一次来我少林寺,我带你先转转,然后再去见方丈大师。”说着,领着展元过了甬道,来到天王殿前,这时三间相通的重檐歇山顶殿,内里供着“魔礼红、魔礼青、魔礼海、魔礼寿”风调雨顺四大天王。穿过天王殿就是大雄宝殿,大殿之前不少香客进香还愿。欧阳春也不带他往殿里走,而是拉着展元转了转大殿两侧的钟鼓二楼。

    “这钟鼓楼有讲究,叫晨钟暮鼓。”欧阳春是侃侃而谈:“这钟楼前面的碑刻是《皇帝嵩岳少林寺碑》,也叫《李世民碑》,正面是李世民告谕少林寺的教文,其中表彰了少林寺僧助唐平定王世充的战功。看见没?右起第五行有李世民亲笔的“世民”二字。你再看这背面刻的是李世民《赐少林寺柏谷庄御书碑记》……”

    欧阳春见展元听得津津有味,索性接着说道:“为什么李世民对我少林那么敬重呢?乃是因为他还是秦王之时,被王世充窦建德合围,眼看不敌之时,被少林十三棍僧所救。从此以后我少林才名声大震!少林的武僧更是享誉江湖。我为少林正宗弟子,从小听的就是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故事,所以成年后闯荡江湖,就励志要匡扶正义保国安邦,只是这些年过去了,仍然不能达成所愿,惭愧啊……”

    展元忙道:“哎,老哥哥莫妄自菲薄。如今老哥哥誉满天下,名成北侠。这侠字不是谁都能得的!所谓侠者,为国为民,不是仅仅武艺高强就行。如今三侠五义天下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老哥哥多次帮助开封府包大人,就是行的侠义之举,小弟佩服都来不及呢……”

    欧阳春一听胖脸蛋子一红:“展老弟你过誉了,不敢当啊。”

    正说着呢,刚才传信的小沙弥回来了,叫欧阳春和展元去方丈的禅房,说欧阳中惠有请。

    欧阳春不敢怠慢,忙引着展元前往后殿去见少林方丈大师“扭转乾坤目览十方”欧阳中惠。

    欧阳春带着展元来到禅房,轻声敲门:“方丈大师,欧阳春和我的一位朋友展元前来拜见。”

    只听房里一个浑厚嗓音回道:“进来吧。”

    展元这才跟着欧阳春进了禅房,见坐床之上坐定一个老僧,看面相60岁左右年纪,光溜溜的脑袋,上面点着九个戒疤,脸上看一对九转狮子朱砂眉,一对虎目,高鼻梁鲶鱼嘴,骇下里三绺须髯飘洒前心。身上穿褐色僧袍,外罩大红袈裟。看面目长相和欧阳春有七分相似。甭问,这就是武林天榜上第十四位的少林方丈欧阳中惠!

    展元一见,忙躬身施礼:“晚辈展元展熊杰,见过方丈大师!”

    预知展元的伤势怎么治,请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