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洛阳城展熊杰寻亲
    话说展元和法慧和尚一路西兴,这一日就到了洛阳古城,此时的洛阳虽然也是大宋的西京陪都,但是繁华程度和东京汴梁那是完全比不了的。盖因五代十国之乱,洛阳作为兵家必争之地被几经焚毁,虽然事后有所修复,但是还不能复当年大唐的繁华。

    展元和法慧二人来到洛阳城城门口,展元就问法慧:“大师啊,我们是就此先分开,各自办各自的事情,还是您先陪我去城里寻我师兄?”

    令展元没想到是法慧居然双手合十道:“贫僧就不随展少侠一同行动了,贫僧直接去白马寺了,我的事办得快,等我的事办完,就去城中二十三路总镖局寻展少侠。”

    展元一听他不跟着自己,自然乐意,于是俩人暂时告辞分道扬镳。法慧直接去了白马寺,展元则进了洛阳城。

    洛阳城虽然不小,但是连年战乱之下几经焚毁,现在的城市规模和东京汴梁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了,想要找二十三路总镖局也容易的很。展元稍微一打听就找到了镖局的门口。

    此时已经快到晌午时分,镖局大门大敞四开。门口有两个趟子手站岗执勤,见到展元过来赶紧上前询问。其中一个趟子手年纪不大,也就是二十岁不到,面白无须,身穿对襟合口武生服,衣服中间绣着九宫安和图,图上写一个大大的镖字,下身是灯笼裤靸鞋。整个人一看就是精灵剔透之人。

    这小伙子过来,冲展元一抱拳:“这位朋友,您是来走镖还是问事啊?”

    展元一乐:“我来寻人的。”

    小伙子忙问:“您所寻何人?”

    “我来找你们总镖头‘铁甲神龙’方世刚。”展元一边说一边取出一块铁牌,上写一个“方”字,然后对这小伙子说道:“我是他的师弟,也是水晶宫穆天尊的弟子。这牌子乃是昔日里他出入水晶宫的腰牌,师兄下山之时此物就还给我师父。你把它拿进去,方师兄一看便知真伪。”说罢,展元就把这块铁牌递给这小伙子。

    小伙子接过铁牌,冲展元一拱手:“这位公子请在门口稍候,我去去就来。”说完撒脚如飞往里报信。

    展元给他的铁牌是下山前穆中平给他的,让他作为信物所用,还真就是当年方世刚用过的东西。果然不一会儿,从里面迎出来几个人。为首的是个大高个儿,按现在身高说得有一米八五开外,看年纪得五十多岁,大长的驴脸,一对三角眼,两撇吊死鬼眉毛,下巴上留着三绺长髯,身上穿的是一身文士服,手里还捏着把折扇。这文士左边跟着个小个子,五短身材,敦敦实实的,大概四十多岁年纪,面目刚正,下巴上连鬓落腮胡子,身上是武士服外面还罩着短靠。文士右边是个年轻人,穿白挂素,白白净净的脸膛儿,高鼻梁尖下壳,眉分八彩目若朗星,整个人看上去还有几分白玉堂的神韵,看年纪也就是十七八岁,整个人精精神神的。

    中间的驴脸文士几步来到展元跟前,抱拳拱手道:“这位少侠可就是我们方总镖头的师弟么?”

    “正是在下!”展元赶紧抱拳回礼:“在下展元展熊杰,水晶宫穆天尊弟子。”

    驴脸文士一乐,把铁牌递给展元说道:“失礼失礼,在下二十三路总镖局洛阳分局总账房阴长风,江湖朋友给了我个外号‘马面诸葛’。”

    展元赶紧接过铁牌,一听对方名号忙道:“失敬失敬。”

    阴长风把展元让进镖局,双方到了正厅分宾主落座。阴长风又忙名人端来电信茶水。展元这才问道:“阴先生,怎么不见我师兄呢?”

    阴长风说道:“展少侠来到不巧,我们总镖头走镖去了北方,没在镖局内。”

    “啊?那我师兄何时回来?”

    “展少侠不必着急,”阴长风微微一笑道:“这趟镖虽然远,但是昨天就有打前站的趟子手来报,他们明日就能返回洛阳。”

    展元这才长出一口气:“还好还好,我还以为此行见不到我师兄了呢。”

    阴长风道:“相信总镖头看见展少侠来寻肯定十分高兴,他时常念叨师门之事,我也略知一二。少侠手里的铁牌他也提过,不然我哪能认得。”展元这才反应过来阴长风为什么知道这铁牌信物的真伪。

    阴长风又说道:“展少侠既然是总镖头的师弟,也是我们洛阳分局的朋友,我来给你介绍一下。”阴长风一指那小个子道:“这位是我们镖局的镖师兼铁匠,江湖人称‘神手匠’万迁。”

    展元忙冲万迁一抱拳,心说话:这位就是师父跟我说的能锻造陨铁之人。赶紧说道:“久仰久仰了!”万迁也拱手回礼。

    阴长风又指了指那白净的年轻人,说道:“此乃总镖头的弟子,人送绰号‘小玉堂’苏白苏曦珍,乃是展少侠师兄,我们总镖头的弟子。”

    这苏白非常机灵,过来给展元深深一礼:“侄儿见过师叔!”

    展元赶紧过来,一把扶起苏白,轻轻笑道:“不必了,江湖大乱辈,各论各的交。我与你师父虽然是师兄弟,但是比你也打不了几岁,以后你叫我展兄便是。”

    “不可,师父知道了必然怪罪,我还是叫师叔吧。”苏白急忙摆手。

    展元一听也没办法,只能接受,然后问苏白:“你这绰号‘小玉堂’,和‘锦毛鼠’白玉堂有什么关系么?”

    阴长风一听大笑:“展少侠有所不知,你这师侄平生最佩服那‘锦毛鼠’,十五岁那年就自己跑到悬空岛卢家庄去找锦毛鼠拜师。虽然白玉堂没收他为途,但是也交给了一套刀法和一套打‘末羽飞蝗石’的打法。回来之后这孩子就起了个绰号‘小玉堂’!哈哈……”

    苏白听的脸发红,冲阴长风说道:“阴先生,别取笑我了。”

    展元也一乐,抓着苏白的手说道:“我和白玉堂关系不错,这样,以后有机会我和他说说,让他在传你几招。”

    苏白可高兴,赶紧千恩万谢。展元看着他不由得一个劲的乐,没想到还能在这儿见到白玉堂的粉丝!

    经过这一出,双方气氛也打开了,聊的更欢。阴长风也攀谈起展元的身世来,展元到是不隐瞒,就把自己的出身简单的说了一下,大家这才知道为什么展元会认识白玉堂。

    众人正聊着呢,门口一个趟子手三步两步就冲进来,冲着阴长风一抱拳,大声道:“阴先生,大事不好了!”

    阴长风把脸一沉,本来他脸就挺长,这回更长了三分,瞪了趟子手一眼:“慌什么?不懂规矩,出什么事了?”

    趟子手赶紧道:“福威镖局的林镖头来踢镖了!昨天来的那位郑掌柜已经被他请来了!人在门口呢,让咱们管事的出去。”

    阴长风面色阴沉,摆手道:“你先去吧,我随后便来。”轰走了趟子手,阴长风回身对展元说道:“展少侠,实在抱歉,前面出了点事儿我得去解决一下。苏白,你陪着展少侠暂坐片刻。”说完领着万迁走了。

    展元一头雾水,回身问苏白:“前面出了什么事?踢镖又是怎么回事?”

    苏白解释道:“师叔有所不知,这是咱们镖行的行话,说的就是别的镖局来咱们这里抢镖。一般主顾找了一家镖局平跑一趟镖,而另一家镖局眼红,就可以来踢镖。两家各派镖师出来比武,如果踢镖的那家镖局胜了,主顾也同意,那就得把买卖让给人家。主顾不同意,那保镖所得的红利也得让出两成给胜了那镖局。”

    “此事主顾就答应?”展元还是有些不解。

    “咱们保镖的,拼的就是能耐本事,谁的武艺高强,自然就受到主顾信赖。”苏白继续解释道:“若是比武都比不过人,怎么保证你保的镖就比人家的安稳呢?主顾自然就把镖给了人家踢镖的镖局了。”

    展元一听就明白了,然后又问道:“那刚才我看阴先生面色不善,是不是来踢镖的这镖局很棘手啊?”

    苏白点头道:“是啊,岂止棘手啊。福威镖局乃是洛阳城中第二大的镖局,除了咱们就是他们了。两家常有竞争,那林镖头名叫林震东,江湖人称‘五雷手’,乃是昆仑派的弟子,善打一套五雷拳法,十分厉害。林震东之前来踢镖的时候,只有我师父才能对付,想必他们这次来就是知道我师父不在,没人压的住他。哼,真是挑的好时候!”

    展元这才听明白,点了点头,对苏白道:“师侄啊,要不我们出去看看?”

    苏白其实早就坐不住了,只是迫于阴长风的话不敢走,只能陪着展元,现在一看展元要去看,马上同意,带着展元就出了大门。见大门外没人了,一问门口的趟子手,说是阴长风和林震南话不投机,双方去演武场比武了。

    苏白忙带着展元来到演武场,见演武场上已经动上手了。动手的一边是个中年的男子,面白无须,另一个是个黑大个儿。苏白忙介绍道:“那个大个子是咱们镖局的镖师,叫‘铁面神’薛照,另一个就是林震东。”

    展元眼力多高啊,一看场上状况,就看出薛照不是林震东的对手,三十招之内必败无疑!果不其然,不到三十个照明,薛照就让林震东一脚给踢出来了。

    一看薛照败了,旁边阴长风又指着一个镖师让他上去。苏白忙跟展元说道:“这是咱们镖局排名第四的镖师‘赛张辽’杜坤。”展元一看杜坤和林震东伸手了,也就是七八个回合,展元就知道,这杜坤也不是林震东的对手,四十个回合之内也得让人踢下来。

    这边阴长风和万迁也看见展元来了,忙冲展元拱拱手,但是也没心思和展元说话了。尤其是阴长风看着场上战事越看脸越沉,伸手就要解自己外面大氅的扣子,那意思要亲自下场动手。

    万迁急忙拦住他:“阴先生,你干嘛?难不成你要下场比武不成?”

    阴长风阴沉着个脸:“我不去能怎么办?总镖头不在,薛照已经败了,杜坤也必败无疑,如果第三场还是赢不了,我哪有脸见总镖头啊。”

    “但是你的身体还能动手吗?”万迁紧紧拉着阴长风:“你这不是找死去了么,打不了让他这一次,等总镖头回来找回场子就是!”

    俩人正吵吵呢,就听后面有人说话:“我去试试行么?”

    预支后事,且听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