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Lost connection to MySQL server at 'reading initial communication packet', system error: 0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正文 第五十二章 铸兵刃展元出难题_重生剑侠图_修真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五十二章 铸兵刃展元出难题

正文 第五十二章 铸兵刃展元出难题

 热门推荐:
    前文书说到,展元洛阳寻兄,正赶上福威镖局林震东踢镖,二十三路总镖局连着派俩人都不是对手,展元站出来了,对阴长风说到:“阴先生,我去试试如何?”

    阴长风看看展元一皱眉:“展少侠不是我镖局的人啊,再说这林震东不好对付,你……能行么?”阴长风意思很明白,一来你展元不是我们二十三路总镖局的人,二来别看你是我们总镖头的师弟,但是毕竟年纪这么轻,真动起手来你能打得过林震东么?若是败了,一来丢人,二来若是伤了你,总镖头回来好说不好听啊。

    展元倒是明白阴长风的意思,微微一笑:“阴先生,我既然提出来试试,就有致胜的把握。反正您也无人可派,要不就让我试试。”

    阴长风看了展元一会儿,还是犹豫。可正这么个时候,场上的杜坤被林震东一掌就给拍下来了。林震东哈哈大笑:“阴长风,你们又败了一场,如果没有高人,那这趟镖可就是我们的了!”

    展元一听赶紧说道:“阴先生,别犹豫了,让我去吧。”

    阴长风咬咬牙,朗声冲着林震东说道:“林总镖头,你也别着急,咱们踢镖的规矩就是三战全胜,你才胜了两场罢了。这第三场,我们派的是我们方总镖头的师弟!”阴长风又冲展元低声说道:“展兄弟,你多加小心。”

    展元一听阴长风管自己不叫少侠叫兄弟,就知道是信任自己了,忙闪掉外面长大的衣服,一个箭步到了场中,冲林震东一拱手:“在下展元展熊杰,乃是方总镖头的亲师弟,刚刚出江湖,还请林总镖头指教!”

    林震东一听是方世刚的师弟,眉头就一皱,他本来就琢磨能趁着方世刚不在,抢他一趟镖,没想到来了个方世刚的师弟。不过一看展元的年纪,又放下心来。心说:这应该也就是水晶宫一个小弟子,年轻气盛被师父送下了山,让他来投奔方世刚。虽然是武林三大圣地的弟子,但是终归年纪太轻,能有什么作为?想到这儿他乐了:“哈哈,原来是水晶宫的高足啊,失敬了!既然你让我指点指点,那年轻人可要小心了。”

    展元微微一笑:“还请林总镖头手下留情!”说完拉开个架势,准备动手。展元这架势有个说法,叫“狮子大张口”,乃是模仿后世电源里黄飞鸿的经典架势,当世还没有人动手用这么个起手式的。

    林震东一看这架势就是一乐,心说话:这就是个外行啊,这算什么起手式,看来水晶宫的弟子也是徒有虚名!一边琢磨,他一边就动了手了,左边拳一举,一招“举火烧天”就打展元的面门。展元抽身扯步,右掌一带林震东的手腕,左掌打他的前心,这招叫“野马分鬃”。林震东急忙往旁边一闪,右手成刀形,劈展元的胳膊。展元手一翻,顺着林震东的腕子往前一引,试了迷踪拳里的一招“迎风穿袖”绕过林震东的右掌,打他的前胸。林震东吓了一跳,提气收腹,身子往后一蹿就退了七八步,这才躲过展元这一掌。

    林震东越打越心惊,怎么也没想到展元功夫这么高,几乎招招打自己的破绽,虽然对方内家功力不怎么样(主要是展元又暗伤,不能尽情使用内家功力),但是武艺招式比自己高的多啊!他年纪这么轻,是怎么练的?

    阴长风在一边看的越快越轻松,他也没想到展元武艺这么高,但从招式来看,便是总镖头方世刚也赶不上展元高明。尤其展元这套拳更是让人惊诧,阴长风也算是见多识广,但是对于展元的这套拳法更是从未见过。

    此时展元在场上已经占据完全主动,虽然他有暗伤在身,不过也只是内家功力不能自由发挥而已,短时间的动手对于展元可以说没有任何影响。而林震东的武艺虽然不错,但还是跟展元有不小的差距,也就是四十来个照面,展元上面一晃林震东的面门,下面一脚正踹在林震东小腿迎面骨上,一脚就给他踹趴下了,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因为展元手下留情,林震东倒是没受什么伤,紧紧小腿有的疼。赶紧爬起来,满脸通红的冲着展元和阴长风拱拱手,灰溜溜的带着人走了。

    阴长风赶紧先冲展元道了声谢,然后过去找那主顾,具体他们谈什么咱们就不说了。单说展元这一赢,苏白可高兴了,赶紧过来冲着展元喊道:“师叔,刚才那一手太漂亮了!真厉害!你刚才用的拳法真高明,是咱们水晶宫的么?我怎么从来没见师父用过?”

    展元冲苏白一乐,说道:“那不是咱们水晶宫的武学,而是我自创的,你要是想学,我可以教你。”

    苏白乐的直蹦,旁边万迁带着二十三路总镖局的人过来,对展元也是千恩万谢。展元一问才知道,这一趟镖的镖资就是白银三千两!合照自己这一场比武就帮二十三路总镖局赚了三千两银子。

    当天晚上二十三路总镖局大排筵宴,宴请展元。阴长风带着镖局的镖师和趟子手轮流的敬酒,灌得展元是酩酊大醉。这一觉又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展元一醒,就见自己床头坐着个人,此人大概有四十来岁年纪,面色黝黑,高鼻梁厚嘴唇,一双扫帚眉,一对虎目烁烁放光,嘴唇上面留着一瞥小黑胡,身穿黑色大氅,里面是藏蓝色的武士服,腰里扎着板带,灯笼裤下面蹬一双薄底快靴。回首之间一身英气,行动之间百步的威风!

    此人一见展元醒了,忙到床边来,轻声说道:“师弟,你醒了?”

    展元一听这称呼,就知道这位应该就是自己的师兄“铁甲神龙”方世刚。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抱拳拱手:“师弟展元拜见师兄!”说罢从怀里掏出那块铁牌递给方世刚。

    方世刚伸手接过牌子,面露怀念之色,微微一笑:“师弟免礼吧,咱们师兄弟不必这么客气。”说罢让展元坐下,自己也坐到他旁边,这才说道:“师弟啊,咱们师父身体如何?”

    “师尊他身体还好,常年在三星洞中炼气,身体非常硬朗。”展元顺口就讲了讲自己上山之后穆中平的情况。

    方世刚听的非常认真,然后长叹一口气道:“唉,我也是个不肖的弟子啊。自从下山之后,我就回去过一次,一晃快七八年了,想不到师父又收了这么高明的一位弟子!师弟啊,你能给我说说你是怎么上山的么?”

    展元就简单的说了一下自己上山的经过,然后又问方世刚:“师兄可认得云榭?”

    方世刚点点头:“那孩子上山之时我就见过他,他怎么了?”

    展元下山之前,穆中平就告诉过展元,对于方世刚可以绝对信任,有什么讲什么。所用展元就把云榭身世和他们盗宝下山的经过又跟方世刚讲述一遍。

    方世刚这才感叹一声:“想不到物是人非啊,云榭竟然还有如此身世!哎,可怜我水晶宫被恶人当权,真是苦了师父和掌门师叔了啊。”

    展元忙劝慰道:“师兄不必担心,三月三就是武林盛会,师父说掌门师叔有意在武林盛会上请佟劲佟老门长做主,为水晶宫铲除祸患!”

    “恩,可惜我俗务缠身,不能去师父膝前尽孝。”方世刚叹口气道:“师弟若是能帮上我水晶宫,就连着我那份儿一块吧。”

    “师兄放心。”展元忙拱手答应。哥儿俩又聊了一阵,越聊越投机,加上毕竟师出一门,很快就跟亲兄弟一样。

    展元犹豫一下,跟方世刚说道:“师兄啊,其实……我……还有一事相求。”

    方世刚一摆手:“你我是一师之徒,客气什么,有话直说。”

    展元这才说道:“我刚才跟师兄说了,我和云榭去林天德的宝库盗宝,结果得了一块陨铁么。师父说你手下的‘神手匠’万迁能将陨铁打造成兵刃,所用我想……”

    “哈哈……”方世刚大笑一声:“不就是让万迁打一柄武器么,我当什么大事呢。慢说你是我师弟,我就该帮你。就是你不是我的师弟,你也帮我们镖局保住了三千两银子的买卖,我怎么能不管呢?咱们现在就去找万迁!”

    方世刚还是个急性子,带着展元去见“神手匠”万迁。跟万迁把展元的想法一说,万迁乐了:“展兄弟是总镖头的师弟,有事镖局的朋友,我万迁义不容辞!展兄弟,你把那陨铁交给我看看呗。”

    展元忙从随身的包袱里取出那块陨铁递给万迁。万迁接过来一看,直挑大拇哥:“好铁,好铁!简直不亚于首山之铜!当真是绝无仅有的好东西!不过……这分量少了一些,怕是不够一柄兵器啊。”

    展元也明白,忙回到房里,取来一对护手双钩,这是他从东方勉的弟子那抢的,一指带在身上,伸手递给万迁道:“若是不足的地方将这钩子融了补上够吗?”

    “够了!够了!”万迁接过钩子说道:“不过有个问题——若纯粹用陨铁打造,出来的就是一品的宝刃,而掺了这三品的宝钩,出来的就是二品的宝兵器了。”

    展元一笑:“我也没指望能用上一品的兵刃,那东西不是凡器,打造困难不说,还需要有特殊的手段才能使用。对我来说一品的还是二品的兵器不重要,重要的是用兵器的人!”

    展元话一出口,方世刚和万迁心里暗暗叹服。万迁忙道:“那展兄弟,你想打造一柄什么兵器呢?”

    展元哈哈一笑道:“我要的兵器可是复杂了些,所用才来找万兄帮忙啊。”

    “什么东西算复杂啊?”万迁一笑道:“只怕天下还没有难住我的兵器呢!”

    展元这才说道:“此物叫‘子午鸡爪鸳鸯钺’”!

    预支万迁能不能打出这件兵器,咱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