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神手匠鸳鸯钺出世
    话说展元请“神手匠”万迁给他打造兵刃,就是子午鸡爪鸳鸯钺!这本来是《雍正剑侠图》里童林的武器,展元要打造它的原因就是这柄武器正适合拳法大师使用,因为这件兵器乃是外五行的东西,可以劈、砍、钩、挑、抓、挠、正好对应拳法中的各种招式。童林的原型应该就是八卦门的创始人董海川,这展元前世也曾经专门去八卦门学过董海川鸳鸯钺的使用方法,所以这一世才想起用这种兵器。

    展元把子午鸡爪鸳鸯钺的样子和形状大概的跟万迁描述了一番,万迁就一边听展元说一边画图,忙活了一上午才把图画出来。一看万迁画的图展元非常高兴,暗自叹服,万迁不愧是兵器铸造的大家!这和他心里想的鸳鸯钺几乎一模一样。

    万迁也非常兴奋,因为第一点因为良品难得,他铸造了一辈子兵器,这么好的陨铁也是生平仅见;第二点是因为展元的这件兵器太特殊了,也是万迁从来没想到过的,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挑战。

    展元见图纸画出来了,就问道:“万大哥,我这对鸳鸯钺什么时候能铸好呢?”

    万迁仔细又看了看图纸,说道:“你这件兵刃,最快最快也得半年能打出来。”

    展元吃了一惊:“怎么这么慢啊?”

    万迁乐了:“这还嫌慢啊?你这可是陨铁打制的宝兵刃,光是熔炼这块陨铁,我就得忙活半个月。再说了,你这兵器属于给你自己订制的武器,不是说造就能造的。”万迁一边说一边往里走,从冶炼兵器的铸造房里翻出块大木头来,说道:“我得先用木头给你做个模型,然后你根据这模型大小和样子再进行修改,直到作出一个适用于你的模型来。等木头模型出来了,我再给你打制一柄精钢的样品,你再根据这精钢的样品进行二次修改,这才就是修改大小和份量,等都改完了,最后成型一个精钢打制的兵刃。我这手里就有比较靠谱的数据和经验了,然后才能用陨铁再做成品。”

    展元听着万迁侃侃而谈,人一个劲的发愣,他实在没想到打制兵器这么费事。旁边的师兄方世刚看的大笑:“师弟啊师弟,你还是江湖经验浅啊,兵器打制本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尤其是打一柄神兵利器,那是需要手艺时间和机缘的。你啊,就老老实实住下来,等你这鸳鸯钺打成了再走。”

    展元尴尬的一笑:“师兄啊,不是师弟想走。而是实在等不了半年,三月三武林盛会,我得去参加,过几天就得走。而且师父和掌门师叔也去……师兄你不去吗?”、

    “哦,我忽略了!”方世刚一拍脑门:“可不是吗,三月三是武林盛会啊。你当然是得去的。我呢,就不去了,毕竟我现在不是纯粹的江湖人,俗务缠身。”

    万迁一听笑了:“武林盛会你该去就去,不耽误!我费事的地方是铸造那陨铁成品,模型来的快,你在我们这儿住上十天,十天之后,我模型也出来了,还能给你带上一对精钢打制的鸳鸯钺。等你从武林盛会回来,再来我这儿拿成品不就完了么。”

    展元这可高兴了,赶紧千恩万谢,伸手从怀里掏出来一锭金子,要给万迁。万迁把脸一翻:“干嘛呢?瞧不起我是不是?我万某虽然不是武林的侠客,但是也是交朋友的人!展兄弟你是我们总镖头的师弟,又给我们二十三路总镖局帮了大忙,我给你打造一柄兵刃是应该的!你给钱干嘛?这是寒掺我!”

    万迁这一说,方世刚也瞪了展元一眼:“师弟啊,这你可就是把我们当外人了,你要是给钱我就生气了。再说万兄弟可是我们镖局的镖师,不是铁匠,你以为一般人给钱让他打制兵刃他就答应吗?他要是看不上的人,千金都不给干呢!”

    展元一听,只能把钱收回去,拱手道:“既然这样,是我展元矫情了!万大哥,师兄,以后二十三路总镖局有用的着我展元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好!就要展兄弟一句话!哈哈!”万迁哈哈大笑,拉着展元往里走:“来,我这人是急性子,现在就给你刻模型!”

    展元虽然是这么一说,但是果然后文书二十三路总镖局远赴西域,请展元相助,展元关山万里赴西域,险些丧命!这是后话咱们以后再说。

    书说简短,展元就住在了镖局,一待就是三天。这三天倒是挺充实,每天固定时间都去万迁那里研究鸳鸯钺的形状样子,万迁那都刻了七八个木头的模型了,总算是定下了大小形状,然后就等万迁先用生铁打个样子出来就行。除此之外的时间,有时候和方世刚过过招练练功,有时候指教一下苏白。苏白现在可是真服了展元,一口一个“师叔”叫着,除了跟展元练功就是打听白玉堂,整个人就跟现在追星的小粉丝一个样,展元就琢磨着,以后怎么也得找机会带苏白去见见白玉堂。

    本来过的听平稳的,结果到第四天头上,法慧和尚找上了门来了。原来法慧的事情办的挺快,于是来寻展元,看看什么时候启程出发去北极岛。一见法慧展元就有点头疼,毕竟这是欧阳中惠派出来监视自己的,心里有点疙疙瘩瘩的。但是方世刚和阴长风不一样,一听是展元的朋友,还是少林派的大师,阴长风赶紧派人安排好了食宿,让法慧也一块住下。展元心里不乐意但是也不能真就提出发对,所以就只能顺其自然。好在法慧和尚非常拾趣,每天除了在院里练趟拳之外,基本不出屋,就是在屋里参禅打坐,吃饭的时候也是让人给送屋里去吃,基本跟展元不见面。

    展元住在二十三路总镖局的第十天,万迁终于把精钢打制的子午鸡爪鸳鸯钺制成了。展元端在手里仔细观摩,非常的满意啊,无论份量、长短、大小都合适。但见这两柄鸳鸯钺,分一雄一雌,雄钺重二十四斤,雌钺重二十二斤(当然最好陨铁的成品还有再各重三斤)。这两柄钺,大体上看像是护手的弯钩,但是比一般的钩要窄也要短。整柄钺长一尺八分,钺中间是握柄,握柄前方是扁平剑形的,两边有刃,最最前面是一个回钩,钩子根部有直着支出去的尖,钺身中间有三个回弯的钢尖,成鸡爪形状。握柄带着月牙的护手,握柄后方是棍型的,往后支出去三寸,也带着尖,尖后面还有倒刺。整柄子午鸡爪鸳鸯钺不用耍,往哪一放就觉得杀气腾腾。展元把这一对鸳鸯钺端在手里,左右端详,喜欢的不得了。

    阴长风在旁边看着就说道:“展老弟啊,我这几天净听方总镖头和万兄弟说你这鸳鸯钺了,今天一见这真家伙确实不同凡响啊。说实话啊,我阴某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你这子午鸡爪鸳鸯钺还真是头次见到,你看你能不能耍一套让我们看看?”

    方世刚也在旁边劝:“就是啊师弟,我也没见过这东西。我看你这兵刃,能劈能砍,能挑能刺,还有这鸡爪能挠,太特殊了,耍一套让我们开开眼吧。”

    展元一看旁边这几位都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于是冲众人一抱拳:“好,既然各位想看,我也不藏着掖着了。不过我这套钺法还不甚高明,只是脱胎于我那套拳法,待会有什么破绽,还请师兄和阴先生给我指点指点!”

    “这个你放心,你快让我们看看。”方世刚冲他摆摆手,那意思你快点。

    展元这才紧了紧衣服和鞋带,整理了一下身上,抬胳膊抬腿没有半点绷挂之处。然后端着这对子午鸡爪鸳鸯钺就来到演武场。双钺雌雄一分,端在手中,脚下踩八卦步,身子一转展开迷踪拳的架势,这对钺就耍起来了!再看展元,前窜后跳左闪右绕,一对子午鸡爪鸳鸯钺上下翻飞!

    四周的人不住的叫好,没想到这奇怪的兵刃这么厉害。尤其是方世刚,心中暗挑大拇指,心说话:我这位师弟可是远超了自己啊。看来前几天我和他过招的时候,人家是给我留着面子呢,我们俩真动起手来,我怕是在他面前过不去五十个回合啊。

    不提方世刚,单说展元。展元把自己总结和自创的这套钺一百零八招都练了一遍,这才收招定式站。练完了展元也有点喘啊,感觉自己小腹微微有点疼。书中带言,这是展元的暗伤犯了,他这伤说重不重,说轻不轻。但是一旦疲惫之时,就会发作,使得展元不能打的时间太长,这次一练一百零八招,所以犯了病了。

    不过展元内功底子扎实,运了运气,把疼痛压下去了。这才走到场边,对众人说道:“各位,我这套功夫练的有什么不到位的么?各位给我指教一下。”

    阴长风乐了:“展老弟啊,你真是羞臊我们了,我压根没看懂,指教什么啊。这么的吧,我练趟刀,你给我指教指教吧。哈哈……”

    众人一听无不大笑。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