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封天式守株捉云榭
    话说展元和法慧救了一个人,此人一下就认出了展元,口中大叫:“你是展元!你是展元展熊杰!云亭有救了,云亭有救了!”

    展元一愣,急忙问道:“云亭?你说的可是谢云亭?也就是我的师弟云榭?”

    “是!就是云榭!”这汉子抓着展元的胳膊大叫:“快救救他,快救救他!”

    展元连忙问道:“你是何人?云榭他怎么了?”

    这汉子连忙叫道:“我是谢英奎啊!在小蓬莱见过的!云亭他……他被封天式抓了!”

    展元这才看出此人是谁,因为当日在小蓬莱盗宝之时,谢英奎一直是蒙面的,展元没有见过他的相貌,现在一辨认身形体态,大概的看出了他是谁。展元闻听云榭被抓急忙问道:“你们怎么到这儿的?云榭是怎么了?”

    “唉!一言难尽!现在我解释不了那么多!”谢英奎激动的大喊:“快去救他,快去救他!”

    展元忙把他按住,免得谢英奎刚包扎的伤口崩开,然后才说道:“好,我去救他,你说他在哪?”

    谢英奎这才缓和一些:“他被封天式抓了,应该是在离此不到六七里地,山南峦的猎屋之中……”

    “猎屋?”展元不解的看看谢英奎。

    “那是山下猎人为了上山打猎方便,在山上修的临时休息之所。”法慧看见谢英奎醒过来之后就没怎么说话,听见展元不解才说道:“他说的那个猎屋离此确实有六七里地,从咱们栖身的这个学窝子出去,顺着山峦走就能看见。”

    展元点点头说道:“大师,可否烦你照顾下……”

    法慧摆手打断他道:“照顾这位施主简单,不过那封天式乃是水晶宫五尊之一,你不过一个弟子,能和自己的师叔动手吗?”

    展元微微一笑道:“我虽然是水晶宫弟子,但是和封天式一伙不是一系,找他的麻烦是应该的。”说罢冲法慧拱拱手:“那就请大师照顾好我这位朋友,我去去就回。”

    法慧低眉点头:“这个可以,不过你确认不用我帮忙?”

    展元一愣,没想到这个监视自己的“特务”居然会提出帮忙。再看了看法慧,展元却微微摇头道:“多谢大师了,我能应付。”说罢转身出了雪窝子。

    谢英奎挣扎着坐起来,冲展元吼道:“一定救他回来!!”

    谢英奎刚刚喊完,就被法慧一把按住,让他重新躺下。然后法慧缓缓说道:“既然展施主说他能救人就是能,你好好养伤就是。”

    展元出了雪窝子,身子往下一塌,提起一口气,双腿迈开,壳膝盖顶前胸脚后跟儿打屁股蛋儿,施展陆地飞腾法十二字的跑字功,就在雪地上跑开了。这一路沿着山峦往南,果然跑了有六七里路,就看见前方稀疏的树林中中光亮。展元赶紧离近了一点,靠在一颗树后观瞧。果然见树林中间有一间木头搭制的小屋。

    这小屋与其说是屋子不如说是个窝棚,一半在地上一半在地下,地上的部分是用几根横木做成的支架搭起来的,上面铺上细枝和稻草,整个地上的部分大概有个四尺多高。地下是挖的一个坑,大小和上面的屋子一样,大概四尺多深。整件房大概有个八尺高,刚好够一个成年人站在里面的。屋子也不大,大小按现在的说法也就是十五平米见方,四周没有窗户,只有一个门,不过由于房顶是稻草的,所以有不少地方还透光。

    展元远远看着,见着小屋之中有火光,火光照的外面也能看的清楚,屋子外面没有站岗放哨的,看样子都在屋里取暖。展元暗道一声:天助我也。忙身子一飘,人就上了树了。

    展元在树上施展燕子三抄水的轻功,身子一纵就到了另一颗树上,然后就在树顶上逐渐的靠近小屋。钺靠近小屋,展元的动作就越轻越慢,一直到了小屋的附近的一颗树上,这才跟一直灵猴一般在树顶上一翻身,悄无声息的攀到树干之上。然后头朝下脚朝上,施展“壁虎游墙”的功夫一点点的从树上下来,蹑足潜踪的到了小屋边上。

    展元身子往下压,快趴着雪地上了,这才找了一个木头缝子顺着往里瞧,果然见屋里有十来个人,挤在这小屋中,屋子中间生了一堆火,火堆边上的那位正是水晶宫五尊之一“罗刹剑魔”封天式,封天式旁边坐着的几个展元也认识,都是水晶宫的弟子,多是封天式门下的。展元又左右看看,见封天式脚下放着一口刀,虽然刀在鞘中,但是也能认出,正是云榭家传的宝刀“九龙护主金刀”!

    展元又挪了挪身子,才看见屋子一角还绑着个人,虽然蓬头垢面,但是还是能看出正是自己的师弟云榭。展元心里暗思:这孩子怎么到了无极岛了呢?又怎么到了封天式手里的呢?

    不光展元疑惑,相信本书的读者也疑惑,咱们就先插一笔,说说云榭怎么到的无极岛。

    话说那一日云榭也就是金刀谢家的传人谢云亭和他爹所收的义子谢英奎盗取了家传的宝刀,离开了东海小蓬莱。俩人在海上飘荡了好几天,这才到了岸边。

    谢云亭下船上岸,回望着苍茫大海,只觉得自己真的是两世为人!原本把小蓬莱当成家的他,如今再不能回去不说,还跟水晶宫成了仇人,真是让人不胜唏嘘。

    谢英奎过来劝了几句:“义弟啊,既然已经决定了离开,就别在挂念了。咱们的仇人是林天德等人,等报了仇,手刃了林天德,咱们就不跟水晶宫继续闹下去也就罢了。”

    谢云亭却微微一笑:“义兄啊,不用劝我,既然咱们策划走出这一步,那就是没有回头余地,我也不会后悔。”说罢他拍了拍背后背着的“九龙护主金刀”说道:“既然家传宝物已经夺回,我想回趟家,咱们去祭奠一下吧。”

    谢英奎点点头道:“这是应该的,既然金刀已经重回谢家,自然应该祭奠一下义父他们!”

    两个人这才商量好了,启程返回福建老家,金刀谢家的遗址去祭祖。书说简短,俩人走了大概有十四五天,就到了福建金刀谢家的祖宅。说是祖宅,实际上就是一座废墟!十几年前就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剩下一些残砖破瓦罢了。虽然这几年也有些人把附近的一些废墟清理了,当做田地进行了耕种。但是毕竟当年谢家死的惨,所以当地百姓还是胆小,不敢随便占用,所以多数废墟还是原样。

    谢英奎领着谢云亭在废墟中转了许久,谢云亭一脸悲色,木然的跪在原本是谢家祖先堂的位置,将金刀插在地上,“咚咚咚”就连着磕了九个响头,默默在心中祷告:“谢家列祖列宗在上,我谢云亭终于把祖传的宝刀请回来了!请列祖列宗保佑,能有一天让我手刃仇人!”

    正拜着呢,就听后面有人哈哈大笑:“哈哈哈,师兄果然是算无遗策!你们果然会来此地,这下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谢云亭和谢英奎吓了一跳,两个人赶紧从地上站起来,谢云亭顺手就把九龙护主金刀抄在了手中,回身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罗刹剑魔”封天式。

    封天式一看两个人紧张的样子,哈哈大笑:“哈哈,云榭啊云榭,你以为偷了我师兄的宝刀,想走就走的了么?我师兄早就算到是谢家的余孽来盗宝,宝刀到手之后一定会来祭祖,于是名我在此守株待兔,果然你们没跑了啊。云榭啊,你也知道,就算宝刀在手你能打得过我么?现在交出宝刀,让我拿根绳子乖乖把你们捆上,免得受皮肉之苦!”

    谢云亭咬牙切齿:“封天式,当年你也是我谢家惨案的元凶!如今在这个地方,你竟然还敢撒野!”

    “哈哈!”封天式仰头狂笑:“云榭啊云榭,你以为在这个地方,我就怕了你么?这个地方当年不少人就是我亲手杀的,就是他们真的变成鬼我都不怕!你以为他们就能保佑你了不成?”

    谢云亭听的是气炸心肝肺锉碎口中牙!“嗷”一声狂叫,拔出九龙护主金刀就直扑封天式!封天式哈哈一笑,拉出宝剑接架相还。旁边谢英奎也拉出单刀,迎上封天式的几个弟子,双方就打成了一团。

    要说能耐,谢云亭也算深受穆中平的真传,刀法精妙,加上手里这口一品的宝刀,确实是所向披靡。但是封天式作为水晶宫的五尊之一,论能耐比起天榜之上那十四位也不过就是差上一线而已,内功更是比谢云亭高出太多。所以虽然谢云亭依仗宝刀之威,但是真功夫和人家封天式比还差的多呢,俩人也就是打了三四十个回合,封天式一剑就削在谢云亭手腕子上了。谢云亭手上一疼,手里的宝刀就撒手了。封天式飞起来一脚,就给他踹倒在地。

    谢英奎一见就急了,挥着手里的刀来战封天式。虽然谢英奎武艺比谢云亭高出一些,但是比封天式还差的多,加上身后还围着不少水晶宫弟子,三下五除二就被人家生擒活拿。

    预知谢云亭生死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