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战元英展元出绝招
    前文书说道法慧连打“飞飞上人”诸葛遂和“镇北海恶面昆仑叟”上官风二人,打的冰山派大失颜面,惹得大师兄“霹雳狂风水上浮舟”诸葛元英看不下去了,要出手向法慧挑战。却没想到展元上前把法慧给换下来了,法慧看展元过来,微微一笑,低声说道:“这诸葛元英乃是他们这一辈的大师兄,功夫不错,你要小心。”

    “大师放心”展元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既然出战我就有心里准备。”

    展元怎么会来替下法慧呢?主要是他算明白了法慧的心思了。因为明显现在是封天式在冰山派这边说了闲话,这话对展元等人十分不利,只有打败了冰山派的弟子,才能引出雪竹莲、于和甚至是老门长佟劲,只有他们出面展元等人才能跟封天式对质清楚。展元想通了这一关节,就不怕对冰山派动手了。又见法慧这么轻易就拿下了冰山两位剑客,心里也动了跟冰山派过招的念头了,想看看冰山的武功是个什么样子。再加上冰山四剑本来在原本的故事里就是“伪剑客”,虽然身份地位很高,但是能耐不怎么样,不仅败多胜少,而且还经常以多打一,还干下过“八老战金灯”这种丢人事儿。对于他们,展元心里根本就不惧,所以一看诸葛元英上来了也不客气的把法慧换了下去。

    诸葛元英一看是展元过来,眉头一皱:“我认得你,你就是今天我们要抓的冰山逆徒展元展熊杰吧?怎么,就凭你还要跟我动手不成?”

    展元闻言说道:“诸葛道爷,怎么?你那意思我没资格喽?”

    “不错!”诸葛元英冷笑一声:“之前你们水晶宫的重阳比武大会上,你的身手我看见过,我劝你回去,把那和尚换回来,休要自取其辱!”

    展元哈哈大笑:“哈哈……诸葛道爷,我还就是自不量力了!反正过来了,我就没打算回去。若是你真能让我自取其辱我就认了,就怕你把牛吹破,丢了冰山无极岛的脸面。”说完也不等诸葛元英接话,双掌一摆,一手在前一手在后,身子侧立,两脚一前一后分开。整个人就拉开了架势,这一式还是那手“狮子大张口”。

    诸葛元英一看展元拉开架势了,只能微微摇摇头,双掌左右一分,一手掌心向上,一手掌心向下,脚下马步分开,摆了个冰山派“千里冰封掌”的起手式“风雪欲来”。

    展元见诸葛元英摆开了架势,身子一纵,单掌单刀直入,一式“黑虎掏心”抓诸葛元英的前心,诸葛元英右掌一架展元袭来的胳膊,左掌斜下击出打展元的肋下。展元身子一拧,抽身撤步,左手无名指和小拇指紧扣,中指食指和大拇指指尖扣在一起,如鹰喙一般戳诸葛元英的左胳膊天府穴,这一下戳上非把他半面膀子戳麻了不可。诸葛元英没见过这种招数,连忙扯掌回身,闪开展元这一下。展元得势不饶人,晃双掌追了上去,两个人就战在一处!

    要说本事诸葛元英也不弱,虽然现在的功夫和《白眉大侠》故事出场的时候还差了不少,但是放在武林之上也绝对是一流的高手了。但是可惜他太大意了,也太小看展元了。这个主要还是怪老师雪竹莲教徒弟教的不好,徒弟的眼光都不够。诸葛元英在水晶宫看见过展元的功夫,展元和王猿那场比试诸葛元英也在场,可是他的眼光差得远呢,愣是没看出展元跟王猿的功夫水平来!因为展元和王猿在比试之时,王猿天生神力,展元不敢直掠其锋,只能施展高妙的轻功,俩人各自施展绝学上蹿下跳满场直绕。所以诸葛元英才认为展元只是轻功厉害,没想到他能有什么真本事。二来展元年纪太小。诸葛元英七岁拜入雪竹莲门下,苦练内家功力三十余载,又勤学招式十来年。相比下就算打娘胎里开始练功,内家功也就练了二十多年,当然这还是不可能的,所以诸葛元英认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展元怎么都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带着这么个心理,诸葛元英出招的时候就有些托大了。伸手才发现,原来展元的拳法如此精妙!一个没注意,让展元抢得了先机。正所谓一步错步步错,一步慢步步慢。诸葛元英从第三招开始就被展元压着打,诸葛元英想跟展元比拼招式,却发现自己每出一招,展元就有一招应对,而且经常让展元看出自己招式中的破绽。诸葛元英想跟展元硬拼内功,却发现展元虽然内功赶不上自己,但是韧劲十足,一时半会取之不下。他哪里知道展元内外兼修,练外加功的同时就能积累内家功力,练功一年顶旁人练上三年的。

    展元和诸葛元英打了有六十几个回合,突然觉得丹田微微一痛,内家功力就稍稍断了一下。好在展元的招式高明,赶忙变招,没让诸葛元英发现自己的情况变化。但是展元心里明白,这是自己暗伤发作了,必须赶紧取胜,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于是展元把双掌一分,使出了自己最近才研究的绝招——“醉卧泉台”!这一招也完全是展元自己创的,而是从明末清初的武术家甘凤池《花拳总讲法》中,“仙人锁猿猴”一招烟花而来。

    展元趁着诸葛元英上步欺身之际把这一招使了出来。整个人像喝醉之时脚下无根一般,左右腿编花拧身出了右拳。诸葛元英一看这招怪异,身子往后一撤闪过这一拳。哪知展元这招没停,脚下借着拧身之力,右拳收回来左拳又到了。诸葛元英刚刚撤步,再想后退是来不及了,只能身子往下塌,使了个“金刚铁板桥”,腰往后面弯,又躲开展元这一拳。哪成想展元招还没停呢!展元脚下用力,身子侧过来,左拳收回,右拳由上往下打,锤诸葛元英的肚子。诸葛元英身子仰着呢,想直接躲是费劲了,赶紧身子往下一塌,整个人就躺地上了。展元就势往下一倒,用胳膊肘打诸葛元英的前心。诸葛元英吓得冷汗直冒,心说话:这还没完没了啦!也顾不得剑客的身份了,一个就地十八滚人就轱辘出去了。他是轱辘出去的,没看见展元倒下的动作,展元这一倒不是随便往下躺,而是提前有准备的,倒的时候身子还是拧着的,两条腿仍然编着花呢。此时展元眼见着一肘走空,胳膊还没落地呢,人横在空中之时腰上一用力,编在后面的腿一翻个儿,这条腿跟鞭子似的就劈下来了,直踢诸葛元英的前胸。诸葛元英虽然轱辘出去了,但是这回事无论如何也躲不开了,仓促之间只能双臂一架,挡了展元的腿一下。

    这一下震得诸葛元英双臂发麻眼前发黑,一口血好悬没吐出来。但是他哪知道展元这手还没完!此时展元的身子已经彻底落地了,就躺在诸葛元英的右边,右腿搭在诸葛元英胸口,诸葛元英用俩胳膊驾着,被震得两眼发花,人动不了了。展元这左腿可就出来了,他此时要想要了诸葛元英的命,这一脚完全可以蹬他软肋上,但是展元不想杀了诸葛元英,只是一脚踹他大胯上了,这一脚横着就给诸葛元英踹出去一丈来远,疼的诸葛元英半天才爬起来。

    展元一个腰子翻身就起来了,也不说话就退了回去,往那一站微微有点喘。法慧回身看看,见展元面色潮红,低声问道:“展施主,可是你暗伤发作了?”

    展元此时正在平复内力,不敢说话,只是微微点点头。

    法慧冲他摆摆手道:“那你就老实歇着,后面的事儿交给贫僧便是。”

    展元感激的冲他拱拱手,法慧干脆让展元去自己的蒲团那坐下。然后才大步流星来到前方,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几位。依我看,你们现在这个情况拿我们回去是不可能了。这样吧,你们不如回去禀报一声,说我们愿意在佟老门长面前和封天式当场对峙,以还展元展施主和谢云亭谢施主的清白。”

    诸葛元英受伤不重,但是刚才硬接展元那一脚震的静脉淤塞,说话不便。于是上官风上前说道:“哼,我们技不如人,自然不会再动手。但是你们这些人居然来冰山撒野,待我们去禀明师尊,你们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法慧哈哈大笑道:“既然来了,自然不怕见佟老门长和长发道人,若不然你就去禀报吧……”

    法慧话还没说完,就听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不必那么麻烦,你们想见贫道,贫道来了。”

    这声音如同洪钟大吕,飘飘荡荡传过来。展元等人抬眼一看,居然看见从天池中间的小岛那边驶来一艘小船,那小船之上站了一人。由于小船离得太远,看不见此人的容貌,只能看见此人一身月白的道袍,而这船上就他一个人,小船却跟离弦之箭一般飞快驶来。

    法慧虽然胆大,但是面色还是一变,因为他看见船上之人离得这么远,居然凭借内力让声音能传过来,就凭这一手,此人内家功力足可谓登峰造极!尤其此人无人撑船,全屏内功推动小船前进,按这船行速度,此人武艺比法慧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高。

    预知来者何人,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