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六十章 震长发武圣人登场
    前文书说道,冰山顶上天池岛,一个道人脚踩小船飞速驶来。这道人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船行了将近四十余丈距离。离岸还有三十丈的时候,这道人飞身而起,仿佛一只白色的大鸟一般飘荡荡落到了岸边。这位脚下轻轻一点,整个人又是一个腾空就到了展元等人面前。

    展元等人无不注目观瞧,见此道人鹤发童颜,一头长发飘洒到腰间,半边白半边褐。往脸上看,飞眉入鬓,一对星目,脸色红润,连一点皱纹都没有,下巴上留着三绺长髯,也是半白半褐飘洒前胸。头顶带着银白色九梁道冠,当中镶着一颗银白玉石。身上穿着月白色的八卦道袍,上绣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外面罩着白羽鹤氅,手里端着一柄浮尘,脚下等着一双九宫登云履。整个人飘荡荡落下,仿佛神仙一般。

    这道人飘柔落定,法慧连忙朝展元使个颜色,低声说道:“赶紧施礼,这是长发道人到了。”

    展元本已猜到,这位恐怕就是长发道人雪竹莲了,法慧一说还是吃了一惊,忙上前跟着法慧并肩站定,冲雪竹莲拱手一拜:“弟子水晶宫展元,参加长发道人!”

    法慧也忙双手合十,躬身施礼道:“贫僧少林法慧,见过长发道人。”

    雪竹莲斜着眼睛看了展元和法慧一眼,大喇喇的受了展元和法慧一礼,这才缓缓开口道:“你们好大胆子,居然敢擅闯我冰山无极岛,居然还打伤了我三个弟子,你们该当何罪?”

    展元和法慧互相看看,展元正感叹雪竹莲蛮不讲理呢,法慧先开口了:“启禀长发道人,我们绝非故意搅扰冰山无极岛,而是封天式告恶状在前,您的三位弟子受了封天式的误导,才会来擒拿我们,我们才无奈出手伤了三位。请长发道人念在事有内情,原谅我等得罪之处……”

    “休要多言!”雪竹莲厉喝一声,打断了法慧:“现在我三个弟子在此,你们刚才动手伤我弟子我是亲眼所见,你们还狡辩什么?现在我到了,你们居然还敢这么胆大包天搬弄是非,我岂能饶你?“说罢,迈步往前就走,晃浮尘就要动手。

    法慧原本脸上颇为淡定自信,此时见雪竹莲居然如此护短,还蛮不讲理。说话间就要动手,法慧脸上也换成了紧张之色。展元一看雪竹莲过来了,连忙把手往背后一摸,两个指头搭在子午鸡爪鸳鸯钺的护手上,虽然明知不敌,也随时准备动手。

    正在紧张之时,远远的又传来一个声音——“无量天尊!师兄,你火气也忒大了些,别气坏了身子。”这声音可比刚才雪竹莲的声音还要亮上三分。

    众人急忙闪目观瞧,见天池水面之上远远来了艘小船,船上坐了五个人,为首的一个老道稳稳当当居中而坐。小船行驶的也是飞快,几个呼吸就来到了岸边,船上的人这才离船登岸。

    众人这才看清,为首的老道,仙风道骨、羽衣星冠、相貌高古,简直如神仙一般。看面相根本看不出年纪,就像是个少年人贴上胡子化妆成高人那样。但见此人头顶牛筋发簪,带万紫玲珑七星道冠,身披白云玉坠仙鹤翎羽氅,内招绛紫色八卦道袍,足蹬乾坤步云履。这位往那儿一站三绺长髯随风飘摆,仿佛随时都能乘风上天的仙人一般。

    这位道人左手边这位三十多岁不到四十的年纪,一身道装,头戴九梁道冠,身穿九日金乌法袍,腰系八宝乾坤带,足蹬紫罗云靴。往脸上看,淡金色的脸庞,双眉斜飞入鬓,一对丹凤眼双目精光四射,高鼻梁方海口,下巴上留着三绺短须,混身上下一团英气。这位展元认得,正是“金灯剑客”夏遂良。

    夏遂良身后还跟着几位,一个中年人看着比夏遂良还大几岁,一身皂罗袍,红扑扑的脸庞,两撇小黑胡,薄嘴唇尖下壳,让人一看就觉得此人精明干练。这位身边是个胖大的和尚,身穿灰色的僧袍,腰里系着板带,看着得有四十来岁,脑袋锃光瓦亮,头顶还点着九个戒疤。和尚后面还跟着一位,面色黝黑,身材瘦小,尖嘴猴腮,鹰钩鼻子,俩眼直溜溜直转。

    老道带着夏遂良等人几步就到了展元他们身边了。展元现在就可以确认,面前这位肯定是后来的“横推八百无对手,轩辕重出武圣人”于和于九莲!

    于和冲雪竹莲轻施一礼,打了个稽首说道:“师兄,何必这么大的火气呢,什么事不能和平解决,非要劳烦师兄亲自动手?”

    雪竹莲看了看于和,冷哼一声道:“这几个人搅扰无极岛还打伤我三个弟子,自然要重罚。师弟你别多管闲事了。”

    于和微微摇头道:“师兄你此言差矣,这不是我管闲事,而是你矫枉过正了。你说他们几个搅扰无极岛,我觉得未必,我看人家是来参加武林盛会的,是无极岛的客人。你说你的弟子伤了,我看他们这不活蹦乱跳的没事么。”

    雪竹莲面色一沉,看看自己的三个弟子。其实法慧和展元下手都不重,要是下死手这仨性命都难保。所以他们俩打冰山三剑的时候都是用了不到三成力气,以冰山三剑的身体弟子和内功基础,这会儿功夫已经缓过来了。所以于和一番话说的雪竹莲无言可对,只能强自冷哼一声:“师弟,你说他们是客人?可你知道他们是谁么?”

    于和摇摇头:“我认不全。”

    雪竹莲冷冷说道:“这四个里有两个水晶宫的弟子,一个叫展元一个叫谢云亭,都是欺师灭祖之辈!他们在小蓬莱盗取了林尊的宝物,到了我冰山脚下还夺宝杀人,伤了自己的师叔封天式,这些江湖败类我们冰山岂能不管?”

    于和一乐:“师弟你别这么说,你只是听了封天式的一面之词,我认为不是这么回事。这四个年轻人我认不全,但是少林的这位法慧师傅我是认得的,他佛法精神,是得道的高僧。那个叫展元的我虽然不认识,但是我弟子夏遂良却和他挺熟。遂良跟我提过他,这孩子年纪不大但是武功超群,为人也英雄侠义,我相信他不会干出你说的事情。”

    “师弟!”雪竹莲面沉似水:“你也不要直凭自己弟子一言就断人好坏!正所谓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好人坏人!你也少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于和一听这话,也生气了:“师兄,我敬你是师兄,你怎么出言不逊呢!”

    俩人越说越呛呛,眼看就要动手,突然法慧站出来了,双手合十说道:“阿弥陀佛,二位道长,你们就不要为了我们这些外人吵了,伤了自家和气反而不美。贫僧认为处理此时容易,只要让展元和谢云亭和封天式当面对质便知真伪。”

    于和一听,当即说道:“好,我认为这个办法好!师兄啊,你也知道水晶宫如今是个什么德行,封天式和林天德等人沆瀣一气,坏事做绝。咱们就让封天式和他们当场对峙!”

    雪竹莲一听稍微有点泄气,他也知道封天式不是好鸟。前两天封天式逃上无极岛,口口声声说自己让两个逆徒打成重伤。无极岛看他是水晶宫五尊之一,就留他再次休息。雪竹莲也让诸葛遂去天池边等人,等展元等人来了,接到无极岛上和封天式对质,然后等任峰来历再行处置。哪知道诸葛遂气性太大,话以为师父让自己抓人呢,才引出来这一出。雪竹莲知道自己理亏,但是煮熟的鸭子——嘴硬,还是说道:“对质就对质,咱们上无极岛!”

    说罢雪竹莲领着自己的弟子们上船返回无极岛。法慧这边赶紧领着展元等人前来向于和见礼。于和先是和法慧寒暄几句,然后就问:“哪个是展元啊?”

    展元连忙过去躬身施礼道:“见过于老剑客(此时于和还不是武圣人)。”

    于和微微一笑,连忙伸手把展元搀扶起来,指着夏遂良说道:“你就是展元啊,果然自古英雄出少年!遂良没少在我面前提起你,说你们虽然相识时间短,但是他对你的拳法十分佩服。我刚才也远远看见你和诸葛元英的比试了,果然你的拳法精妙无比啊,而且招式信手拈来,还能以弱冠之年窥武学入微之境,可谓天才。”

    展元赶紧摆手道:“于老剑客过奖了,我不过机缘巧合学了套拳罢了。”

    于和却摇头道:“哎!好就是好,坏就是坏,本事高就不要假谦虚了!不过我刚才看见你在第五十八招上突然好想路数凝滞,所以中途变招,是怎么回事?”

    展元暗自感叹,难怪人家是“武圣人”!离着那么远就看见自己和诸葛元英的过招经过了,而且还能看见自己具体在哪一招暗伤发作改变招式,就凭这份眼力,自己就差的太多了!想到这儿赶紧说道:“主要是在下有暗伤在身,曾经与人交手之时强咽过一口淤血,所以才内功不同,静脉淤塞。”

    “哦……”于和这才点点头道:“走吧,咱们先上无极岛,等到了那咱们再闲聊。”说罢带着众弟子和展元等人也上了小船,离开岸边驶往天池中央的无极岛!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