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六十一掌 无极岛僧俗唱双簧

第六十一掌 无极岛僧俗唱双簧

        话说于和带着展元等人上了无极岛。这无极岛是在天池中央的一个岛屿,岛子不大,按现在话来说也就是两公顷左右,岛上及其温暖。别看岛不大,但是上面房舍可不少,远远看去云雾缭绕,真是神仙世界。展元看到此景不由得拿无极岛和小蓬莱比较了一下,相比之下,冰山派就像是遗世独立的修仙洞府,整体上看神秘古朴,没有太多的亭台殿阁,住在这里一定是心旷神怡。而水晶宫则像是传说中神仙的道场,虽然也是仙气缭绕,但是却没有冰山无极岛那么出尘,海岛群山中大量的亭台楼阁,即便还有仙气,但是终究俗了一些。

        来到无极岛上,正面就是一座正殿,说是殿,不如说是一座还算精致的草庐,草庐的门口上挂着块匾,上写三个大字——“浩然阁”。夏遂良用手一指,对展元等人说道:“这就是我冰山派的正殿浩然阁了,这上面三个大字还算我师祖佟老门长亲笔手书。”展元等人急忙举目细看。

        展元和谢英奎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法慧却说道:“嗯,不愧是佟老门长的亲笔,苍劲有力,铁画银钩,却又多出一丝圆融,看来老门长写这三个字时,定时心境由燥转静之时。”

        谢云亭也点头道:“难得的是此字居然入木三分,而且从笔法来看,老门长写字居然还是用的左手。”

        夏遂良对这书法这东西不甚了解,刚才也只是简单介绍,哪成想法慧和谢云亭居然看出这么多门道。但是于和却是喜欢琴棋书画之人,听得二人的话,微微笑道:“你二人居然还是行家,我师尊写这三个字的时候还是三十年前呢,此时他正是武功由外及内,境界化繁为简之时。至于用手么,那时师尊与西域摩天崖崖主“紫炎天神”摩如海决战庐山五老峰顶,两个人打了一天一夜,师尊用一只右手换了摩如海的性命,从那时起他的右手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法慧这才点头道:“佟老门长昔日里决战摩如海的故事我也听方丈师尊讲过……昔日里摩如海深入中原,意图刺杀本朝太祖皇帝,动摇我中原汉人江山国本。老门长挺身而出,乃是我习武之人的榜样。”

        展元听的一个劲的发愣,他也听过一些江湖传闻和武林轶事,不过他对这些毫无兴趣,通常当故事听,听完就完,如今听法慧讲起,才知道原来佟劲佟老门长还有如此义举。”

        于和听的法慧的话,眼中精光一闪,却微微笑道:“咱们也进去吧,别让我那师兄等急了。”众人这才尾随于和走进浩然阁。

        一边往里走,展元一边低声问谢云亭:“我说师弟啊,你什么时候那么明白书法了啊。”

        谢云亭让他问的一愣,回答道:“咱们师父教的啊。”

        “怎么师父没教过我呢?”展元一脸不解。

        谢云亭苦笑道:“师父所授广博的很,除了武功招式,还有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机关埋伏九宫算学,以前方师兄我们都要学的。只是你整日醉心武功,剩下的全无兴趣,师父自然也就懒得教你了……”

        展元听的面上一红,看来自己还真是个赳赳武夫。冲着这个,以后也要多看看书,学学除了武艺之外的东西。书中带言,展元这个想法后来好几年都没能实现,实现的时候他的生活却已是翻天覆地。

        书归正传,于和领着他们往里走,法慧就趴着谢云亭耳边嘀嘀咕咕跟他商量了好几句,然后才对展元低声说道:“展施主待会不要说话,听我和谢施主的就好。”展元连忙点头同意。

        几个人来到了里间屋会客厅,这会客厅还是不小,按现在说法足有四十多平米,正当中摆着丈八条案,后面屏风上绣着锦绣山河,四周摆着几把太师椅。正中左垂首坐着雪竹莲,雪竹莲后面站着三位弟子,雪竹莲下垂手坐着的正是冰山五尊的最后一位罗刹剑魔封天式。封天式这时候看着挺惨的,胳膊上裹着厚厚的绷带,身上穿着的道袍也不合体,看着有点大,面色苍白,没有什么血色,一点水晶宫五尊的气度都没了。

        书中带言,封天式怎么混的这么惨呢?因为那天展元用子午鸡爪鸳鸯钺的鸡爪给他胳膊上来了一下。这一下可挠的够狠的,不但抓掉了皮肉,而且伤口深可见骨,后来经大夫看,说是连骨头都被划到了。加上封天式为了逃命,连夜奔上冰山北极岛,身体消耗也很大。等冰山弟子给他检查完身体之后,还告诉他一个不幸的消息——他右胳膊受伤太重,即便以后好了,也拿不了剑了。封天式号称罗刹剑魔,一身能耐多一半都在剑上,而他用剑的正是右臂,这一下可以说废了他一半的武功!封天式当场气的急火攻心,导致内家功还走火入魔了。幸好是雪竹莲看着武林三大圣地的份上,亲自出手相救,这才捡回封天式一条性命,不过内家功也倒退了五成,整个人算是废了。所以封天式恨透了展元,在冰山派这两天上蹿下跳,到处宣扬展元欺师灭祖,就盼着展元上山之时让冰山派给宰了。

        这回一看展元进屋了,封天式恨得咬碎了钢牙,那真叫火灼心肝肺气灌顶梁门!人就站起来了,一指展元:“呔!你这小畜生,我要你的命!”说着左掌一晃就要动手。

        于和能看他动手么?手里拂尘轻轻一摆,口中念叨一句:“封尊莫要动怒,有话坐下说。”这一拂尘旁人看来不带丝毫的烟火气,仿佛就是轻轻一抖罢了。但是封天式只觉得一道劲风扑面袭来,让他难以抵挡,硬生生被那股风压到了椅子上。于和看他坐下了,自己也做到了雪竹莲右手边,微微一笑道:“封尊这就对了,你是前辈,何必跟几个小辈这么过不去。”

        展元看在眼里,心中暗叹,于和这一手可谓举重若轻,真是把内家功练到了极致的表现啊,什么时候自己才有如此能耐呢!

        雪竹莲看于和出手震慑封天式,双目一寒,冷声道:“师弟,少说那些废话了。既然你们说要对质,现在原告被告都在,就让他们当堂对质吧。”

        封天式一听,心里就一翻个儿,心说话:怎么着?对质?不是答应我抓过来审问么,怎么改了对质了?

        封天式还疑惑着呢,法慧先说话了:“阿弥陀佛,按理说此事和贫僧没有关系,但是展施主和谢施主都是贫僧的朋友,贫僧也为了朋友还得罪了长发道人,真是罪过罪过。不过凡事有果必有因,既然此事是封尊引出的,贫僧就想问问封尊。听冰山派的弟子转述,你说展元谢云亭欺师灭祖,贫僧敢问一句,他们做了什么欺师灭祖的事了?”

        封天式一愣,心说哪里冒出个和尚来?赶紧说道:“你是何人?干嘛掺和我水晶宫的内务!”

        法慧双手合十微微一笑:“贫僧少林法慧,见过封尊了。”法慧说罢,用手环指场中:“此事如今可不是你们水晶宫的内务了,既然牵扯到了冰山派,还是说清楚的好。他们到底做了什么欺师灭祖的事了?”

        封天式咬牙切齿道:“展元亲手打伤的我,你看我臂上的伤便是证据!如若不信可以验伤,伤口乃是展元的独门兵器所致,那兵器现在就挂在他腰间!”说着伸手一指展元腰间的子午鸡爪鸳鸯钺。

        法慧一听却摇头说道:“那他因何打伤与你?”

        雪竹莲却在一旁插言道:“还用问原由么?封尊是长辈展元小辈,展元打伤封尊本就是欺师灭祖之行,还狡辩什么!”

        封天式见雪竹莲支持自己,也大声喝道:“就是,展元可不仅仅是想打伤我,而是想要我的命啊!如此以下犯上之徒,人人得而诛之!”

        一旁谢云亭站了出来:“呸,无耻老贼!谁说你是长辈就打不得了?正所谓君不正臣投外国,父不正子奔他乡!你坏事做绝,还反咬一口,真是臭不要脸!”

        于和也微微点点头,说道:“此言也有理,师兄啊,不妨听听他们为什么要杀封尊啊?”

        封天式刚要说话,却被谢云亭抢先说道:“我师兄动手打伤他是为了救我!这封天式将我擒下,欲行加害之事杀我灭口!”这个确实有些编造了,封天式是抓了他,但是也不存在什么灭口一说。

        封天式刚要反驳,法慧却抢先一步,赶紧说道:“阿弥陀佛!谢施主,他杀你灭口?你知道了什么?他才要杀你灭口呢?”

        谢云亭冷哼一声:“他是想掩盖十三年前,福建金刀谢家的灭门惨案!”

        这话一出,封天式脸上变颜变色,雪竹莲和于和都面色一沉。雪竹莲心里一紧,他是知道封天式等人的人品的,也知道此人不是什么好枣!但是说什么也没想到居然牵扯金刀谢家灭门惨案。当年此事自己的老师佟劲佟老门长是亲自派人去查过的,但是由于冰山距离福建太远,等冰山的人到了,什么都没查出来,想不到居然和水晶宫有关系!早知道有这么个事,雪竹莲就不管封天式的闲事了,不过现在骑虎难下,雪竹莲也看着封天式一个劲儿的皱眉头。

        法慧这边和谢云亭的双簧还没唱完呢,见封天式和雪竹莲都不搭话了,法慧这才缓缓问道:“十三年前金刀谢家的惨案我也知道,可是这和今日之事又有何关系呢?”

        谢云亭仰天悲鸣:“不但有,而且关系重大!你且听我慢慢道来!”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