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剑侠图 > 第六十二章 比武艺恶战昆仑僧

第六十二章 比武艺恶战昆仑僧

        马有垂缰之义

        狗有湿草之恩

        羊羔跪乳报母恩

        猿猴见果自奔

        蛛织罗网护体

        鼠盗余粮防身

        梅鹿得食等成群

        那无义之人——可恨!

        这冰山北极岛虽然在雪山之顶,但是四季如春。此时虽然是早春二月,但是天池边上的冰山弟子一般都是穿的单衣了。天池西北的一个演武场上,两个身影纵横跳跃,正在拆招过式。场边坐着个道人正饶有兴致的看着,道人身后还站着几位,正纷纷给场上之人叫好。

        场上过招的不是旁人,一个是个年轻人,身高八尺,星眉朗目,面如淡粉,唇红齿白,正是谢云亭,和他过招之人是个瘦高个的汉子,两个人打了得有七八十个回合没分胜负。那道人喊了一声:“好了,倒此为止吧,你们俩都过来休息一下。”

        说话的道人不是旁人,正是未来的“武圣人”于和,场上动手比试的是他的记名弟子也是他的护法,鬼影神魔高亮基。要说于和的八大护法,也就是这位还说得过去,剩下的在原书之中都是饭桶,在徐良和笑天王白春面前都过不去二三十个回合。也就是高亮基还有两下子,但是也死在小剑魔白一子手里了。

        跟高亮基对战的是展元的师弟金刀谢家的后人谢云亭。谢云亭和展元等人已经在无极岛住了有七八天了,这几天过的非常惬意。那日和封天式当场对质,谢云亭慷慨悲歌,把十三年前的血案一一说出,并且简要的说出自己如何在沧浪宫盗取九龙护主金刀,如何被封天式所抓,如何被展元所救都一一说了一遍。只是把封天式抓他的位置从福建改为了冰山附近,然后只是说展元是出于义愤才出手相助。封天式自然不服,狡辩十三年前的血案跟自己无关。

        但是谢云亭手里有九龙护主金刀为证,雪竹莲和于和已经相信谢云亭说的都是真的。不过终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十三年前的血案就是封天式等人参与的,所以雪竹莲干脆开始和稀泥,绝口不提评理的事儿了,只是主张等水晶宫宫主任峰来了再行处置。然后雪竹莲就把封天式送到天池北边的一间草庐让他住下。如今封天式失了靠山,武功又剩下不到一半,自然不敢胡闹,每天深居简出,就盼着林天德赶紧到冰山好为他做主。

        封天式老实了,展元等人可混的不赖。于和看了谢云亭演示的一套穆中平自创的“万里烟波拳法”之后对穆中平大加赞赏,认为穆中平真是一代宗师,大生相见恨晚之感。于是又让谢云亭和自己的记名弟子高亮基比试一番,才引出刚才的一幕。

        看了高亮基和谢云亭的比试,于和微微一笑,对后面一众弟子问道:“刚才他们二人的比试没有比完,但是我考考你们,你们说,到底是何人最后能赢呢?”

        一旁的金灯剑客夏遂良刚要说话,于和冲他摆摆手,让他先别说。然后看着身后其他的弟子。

        一旁一个鹰钩鼻的瘦子先开口了:“依我看,应该是高师兄最后能赢,毕竟高师兄苦练我冰山派‘惊云变’内功,打的时间一长,肯定对高师兄有利。”此人正是于和的记名弟子之一——九头神雕计诚达。

        “我看不然,”另一个黑脸汉子却说道:“高师兄虽然内家功夫了得,但是招式上比谢公子还是有差距的。就是因为内功深厚是以能坚持许久不败,不过依我看再打下去就会露出败象。”这个说话之人也是于和的记名弟子——“血手飞镰”江洪烈。

        于和微微看了他们一眼,又问道:“高僧,你说呢?”

        于和问的乃是个胖大的和尚,这和尚乃是昆仑派的总门长——三世比丘卧佛昆仑僧!昆仑僧按理说是于和的平辈,但是他非要上冰山尊于和为师。本来于和不答应,但是奈何昆仑僧像块狗比膏药一样,赖到于和身上不走了!于和无奈只能把他留下,跟着自己的几个记名弟子一块学武。但是仍然叫他高僧,不称他为弟子。但是昆仑僧却以于和的记名弟子自居,整日行弟子礼,久而久之于和也就习惯了。

        此时昆仑僧见于和考他,他自然也要好好说说,这大和尚最能白话,手底下也真有两下子,眼光也还不错。因此这和尚清了清嗓子,双手合十高声道:“阿弥陀佛,依贫僧所见,这二位的功夫各有千秋,高师弟内功根底深厚,但是明显武艺招式不精,而谢兄弟武艺招式虽然精通,但是内功底子终究没高师弟那么深厚。所以再斗下去,只怕还是高师弟会略逊一筹。只因为……”

        昆仑僧正准备侃侃而谈,却被于和打断:“好了高僧,说出你的观点就好。”说罢环视一圈,见展元在一旁面含微笑,于是问道:“展少侠,你的看法呢?”

        展元没想到于和会来考自己,于是下意识的回答道:“谢师弟自然会赢……”

        一旁的鬼影神魔高亮基一听,微微有点动怒,他虽然没认为自己能胜,但是也没觉得自己会输,因为他也觉得自己虽然招式比不上谢云亭,但是内家功却是强谢云亭不少,时间一长自己还能占便宜。刚才江洪烈和昆仑僧说自己不能赢,但是还捧了自己两句,可如今听展元说自己比不过谢云亭说的理所当然,就稍微有点生气,反驳道:“展少侠,你讲话可要有凭有据。”

        展元随口就说道:“高大哥的内功虽然扎实,但是招式有些死板,缺少变通。显然是交手经验极少的表现,想必平日里和高大哥练功拆招的都是你的师兄弟吧。所以高大哥你招式死板,估计再有十几招,谢师弟就能赢你了。”

        高亮基让展元一说,愣了半天无言以对。于和却哈哈一笑:“展少侠好眼光,果然是少年英杰。一眼就看出了亮基的武功弊病!”

        高亮基一听自己老是的话,忙轻轻躬身一礼:“多谢展少侠指教。”

        展元急忙还礼:“不敢当不敢当,都是江湖儿女,话里话外不周到的地方还望高兄担待。”

        于和却一摆拂尘道:“展少侠不必拘礼了,我听遂良说展少侠你拳法极为精妙,为当世所仅见。我这徒儿素来眼高,能如他眼之人很少,他对你如此推崇,想必展少侠的拳法应该却有过人之处。择日不如撞日,能不能让贫道开开眼界啊?”

        展元本来就存了让于和指教武功的念头,夏遂良也说过展元的武功境界上出了岔子,让于和给展元指点一番。于是展元也不拒绝,闪掉了外面的大氅,紧了紧腰带和护手,有系了系鞋带,抬胳膊抬腿没有半点绷挂之处。这才来到场中,准备练拳。

        正准备练还没练呢,场外一个人高声喊喝:“展少侠,你一个人练拳大家看着也不过瘾啊,不如我陪你一块来吧。”

        众人闪目观瞧,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三世比丘卧佛昆仑僧!昆仑僧为什么出声拦了展元一下呢,主要他觉得刚才本来应该他露脸,因为他也看出高亮基的武功只有套路缺乏实战来了,正准备侃侃而谈在于和面前显摆显摆呢,结果让展元抢了风头,他心里就有点不服。所以见于和让展元练拳,他就动了心思了——他想趁机打展元两下,让展元出出丑。所以才来到场中要求跟展元比试。

        展元看了看于和,见于和点头了,这才冲昆仑僧一拱手道:“高僧,论辈分展元得叫您一声前辈,既然您想跟我伸伸手,我也不敢拒绝,还请高僧指教了!”说罢两掌一分,狮子大张口的架势就拉开了。

        昆仑僧哈哈一笑:“我不过就是凑个热闹,展少侠别当真,咱们点到即止!”说罢,也双掌合十马步蹲好拉开架势,然后身子往前一探,双掌一递,使了招“童子拜佛”打展元的前心、

        要说昆仑僧真的想点到即止么?当然不是,他是想让展元出丑的,所以加了八分的力气。展元一看他章来了,忙身子一晃,闪开昆仑僧袭来的两掌,单掌成刀型,斜着劈昆仑僧的膀子。那展元这也是切磋么?也不是!这一招展元也用了八分的力气。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展元对这昆仑僧毫无好感。昆仑僧是未来武林祸事的秧子,后来很多的坏事都是他干的,没有他夏遂良也不会下山帮忙,也不会跟三侠五义为敌作对;没有他也不会有后面三教堂和小蓬莱的大战;没有他夏遂良不会杀了自己的救命恩人,不会将“飞天灵狐”潘炳臣弄残;没有他,于和堂堂的“武圣人”也不会惨死自刎!可以说这和尚是所有坏事的导火索。展元对他毫无好感可言,因此跟他比武展元也没省着力气。

        昆仑僧见展元掌来了,手腕子一番,闪过展元这一掌,脚下踹展元的腰间。展元身子往上一纵,两个人就战在一处!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mo.com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m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