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论境界武圣人受益
    前文书说道,展元和昆仑僧比试武艺,但是俩人却各怀鬼胎,动了真手了。昆仑僧施展的是昆仑派的绝技。说起昆仑派,可能这个门派被广大的读者所误会了。昆仑派可不是金庸小说中西域昆仑山的门派,真正的昆仑派起源于山东临清,故又称临清派。昆仑派不是以山命名而是以创始人昆仑大师的名字命名。这昆仑大师本来不是和尚,而是后周世宗柴荣手下的大将,柴荣驾崩时在外统兵。结果传来宋太祖赵匡胤黄袍加身之事。昆仑大师明白时局已然改变,马上改名换姓脱身归隐,就在古临清龙潭寺(此处今天在河北省临西县龙潭村)出家为僧。因当地战火不断,遂传授村民与僧众武艺,故创立临清派系也叫昆仑派。真实历史上昆仑派以十路潭腿为主要功法。名列宋太祖十八家之首。昆仑大师在世时曾经把潭腿传授回族人,因此回教潭腿也是昆仑派一支。昆仑派历史上高手众多,明武宗时曾经和少林换艺,得罗汉拳。少林自此有了潭腿。在满清时,因为参与抵抗运动,临清被屠,仅有五十几个僧众逃出。后隐藏于清王府中传承武术。直至清王朝灭亡,临清派才又在世间出现。前世的霍远还曾经去拜访过当今临清派掌门人隋世国,跟他请教过昆仑潭腿的奥妙。当然了,如今的这位三世比丘卧佛昆仑僧不是当年的那位昆仑大师了,而是他的直传弟子,为了延续昆仑派的门风,才让他也用昆仑为法号。

    如今展元跟昆仑僧动起手来,昆仑僧可是有点吃亏,因为展元对昆仑的武功并不陌生,尤其是昆仑僧施展的昆仑潭腿更是有破解之法。昆仑僧连续施展了好几套昆仑派的绝学,都被展元找到破绽,打的昆仑僧节节败退。昆仑僧暗自有点气恼,明显展元的内功不如自己,但是居然仅仅靠着招式压着自己打。所以昆仑僧无奈,只能加大内家功的运用,想以力破巧!

    展元见昆仑僧掌上用力越来越大,就知道昆仑僧玩不起了。偷眼看了看于和,见于和双目微睁,满脸淡然之色,但是时不时眼缝中精光直冒。展元心中一动,身子一晃跳出圈外,冲昆仑僧抱拳拱手轻施一礼:“高僧!休要动怒,展某服了!”

    昆仑僧正要加劲,被展元这一句给拦下来了,拧眉瞪目道:“展少侠,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处于上风,居然先认输,这不大合适吧?莫不是瞧不起贫僧!”

    展元赶紧摇头道:“展某哪里敢小视高僧啊,实在是展某有伤在身,不敢再战。”

    “你有伤在身?我怎么没看出来?”昆仑僧满脸狐疑的看着展元。

    展元忙道:“在下曾受了人一掌偷袭,强咽下一口淤血,致使深受暗伤,一旦内家功力使用过度,便会发作。此事于老剑客是知道的。”

    于和点头道:“既然展少侠你内伤发作,就不要打下去了。”于和又对昆仑僧道:“高僧,你最近武功又有精进了。”

    “多谢师尊!”昆仑僧赶紧冲于和双手合十轻施一礼:“全赖师尊教导有方。”

    于和冲他微微一笑,没继续说话。后面夏遂良却转到于和身前说道:“启禀师尊,请师尊为熊杰指点一下。”

    “哦?指点什么?”于和面上含笑,轻轻问道。

    夏遂良连忙说道:“我与熊杰相识之时就曾跟熊杰说过,他境界虽然高,但是却有偏差,只不过偏差在何处却非我能指点。所用希望师尊能给与熊杰指教。”

    于和哈哈大笑:“你这是拿为师来全朋友之谊啊!既然如此,君子有成人之美,那为师就勉为其难了!”说罢,点手唤展熊杰来到面前,然后问道:“熊杰啊,既然遂良又成人之美,我也自然不会浪费了你这块美玉。我且问你,你是否已经达到了武学观微境界?”

    展元微微点头道:“我在一次大战之时突然顿悟,不过跟高手对战之时还是不能有效瞧出破绽。”

    于和点头道:“这说明你还是境界不稳,不能灵活运用。这个问题出在哪里你知道吗?”

    展元摇头:“我也经常在和人切磋中尝试锻炼观微境界,结果还是失败……”

    于和突然摆手打断展元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境界不是练出来的,而是跟你自己说的一样——顿悟!所有的境界基本都是顿悟出来的。但是顿悟了之后就真的掌握了吗?不一定。”于和自问自答道:“这境界是最难说清的东西,即便是我也很难说清境界是个什么东西。不过,我倒是能猜到你的境界究竟问题在哪。”

    说罢,于和站了起来,手里拂尘微微摆动道:“熊杰,我来问你,你习武的目的是什么?”

    展元听得于和所问,沉吟一阵才答道:“儿时是父母所逼,后来是自己的兴趣使然。”这回答的儿时可不是这一世,而是指前世的霍远。

    于和听得展元的答案点头道:“恩,好武而习武,这便是最好的目的了。只是,你不断让自己的武艺变的越发精湛,是何目的呢?或者简单点说,你让你的武功招式更厉害,是追求什么结果?”

    展元听了这个,微微皱眉,然后说道:“我所图,不过是能让武功提升更高,能更快更强的击倒敌人。”

    于和听了这个答案微微皱眉,随即又问道:“那我问你,你见过战争么?千军万马乱箭齐发的场面可曾见过?”

    展元摇了摇头然后又点点头道:“没见过真的,但是却有听闻。”展元说的是实话,他虽然没见过战争,但是却看过不少战争的电影电视剧。

    “这就是了。”于和轻摆拂尘,缓缓说道:“一个武功高手,便是修为再高,在千军万马乱箭齐发之时,也无自保之力,便是所练的乃是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能防住刀枪弓弩,一样挡不住雷烟火炮霹雳狂雷。”一边说着,于和一指展元:“一个普通常人,距敌三十丈,同样袭击一个不懂武艺的常人,想一击制敌,只怕得连上七八年才有此功力;可是一个常人如果去练习暗器,距敌三十丈,只需五年就能一击杀之;如若一个常人练习弓箭,只需两年,就能三十丈外取人性命;如果一个常人练的是硬弩,只怕三个月就能杀人了……你们说,从杀敌的水平上看,哪个更快更好呢?”

    展元被于和说的直发愣,心里波涛起伏。他突然想起了前世看的一个电影,是李连杰主演的《精武英雄》,其中一个日本的老武师船越文夫也说过类似的话——“习武的目的是挖掘人的极限,不是击倒敌人。击倒敌人最有效的手段是用枪!”此时想来,自己真的落入了错误的境界中。联想前世自己虽然勤练武艺,但是面对三个持枪的常人,也还是拼的同归于尽!这就是自己的武功境界错了!

    虽然想通了,但是展元却更是迷茫,本来他的目的是为了提高自己的武功格斗技巧,但是现在发现,自己的追求实际上是没有意义的。

    于和看着展元表情变来变去,时而露出明悟,时而沉吟不止,最后却从面色凝重变为了一脸迷惘,就知道展元的寻武之心动摇了。于是说道:“熊杰,你可是不知道自己为何习武了?这没什么可迷惘的,人各有志,我向武之心乃是向道之心,习武对我来时便是修道,那你呢?你的向武之心又是什么?”于和说话之时,暗运了内家功力,一个甲子的浑厚内功带动下,声震如雷,每个字都像是万钧雷霆震动在展元的耳边,让展元浑身颤抖。

    展元突然抬头看着于和,只见于和突然把拂尘递给夏遂良,身子一晃,整个人就蹿到了演武场中,仿佛一道烟尘一般,丝毫看不见于和是如何施展的轻功。再看于和,双手双脚缓缓移动,拳脚打的很慢,动作也丝毫不快。但是整个人仿佛行云流水,一招一式,让人看的心旷神怡,即便是完全不会武功的人看着于和打的这套拳,也能看的如痴如醉。展元从来没想过,武功还能是这个样子,也从没有感觉过,练武是如此练得。

    前世今生加在一起展元练功超过了三十年了,平生追求的一指是更短更强的招式,更快的身法和武学。一直信奉的是“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的道理。但是如今却被于和的一套平平无奇的拳法打动了,这套拳和展元平生追求的拳法完全格格不入,但是展元却清楚的知道,如果自己站到于和对面,用迷踪拳和于和对打,哪怕于和不用内家功力,只怕展元也毫无招架之力,更别提寻找于和的破绽了。

    展元不由得想起前世的太极拳——“虚灵顶劲,涵胸拔背,松腰垂臀,沉肩坠肘”。展元自己的拳法和眼前的于和这套拳法所体现出来的境界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于和把这套自创的“月明潮生掌”一共三十六招,很快就演示了一遍。然后收招定式,微笑着看向展元:“熊杰,你可懂了?”

    预知后事,且听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