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安广全挑战三圣地
    (前文有误,天地人神掌是天地道的,我误写成了安广全的了,已经改过来了)

    前文书说道,日月老人安广全起了歪心思,想挑战下武林三大圣地。其实论武艺水平,这安广全绝对是武林中的佼佼者,别看他是个土财主,但是论武学天赋和努力程度都是一流的,安广全的武艺绝对是教主级别的。原龙虎风云会中他收的徒弟房书平,绝对有天榜中前几名的实力,以此就可见安广全的功夫有多高!

    任峰虽然在原白眉大侠和龙虎风云会中没有出场,但是作为武林中三大圣地之一的掌门人,任峰的实力是妥妥的教主级别。所以这场大战到底孰胜孰负没打过还真不知道。

    他们这二人一要动手切磋,消息就传开了,岛上的人都纷纷集中到了浩然阁外的空地,来观看这场旷世之战。

    这两个人来到浩然阁外的空地,双方毕竟都是一代宗师,互相抱拳拱手施礼。任峰口中道了一声:“请!”这才拉开架势,起手就是水晶宫“万里寒冰掌”中“烟涛微茫”一式——双掌微分,抱残守缺,双腿左右微微一挪,身子如同清风吹拂下的波涛一般。

    安广全也道了一声“请”,然后身子一晃,施展自创的“九耀玄元功”,一股内家功力瞬间流走全身,双手一前一后,左右双足分开,摆出自创的“天门神剑掌”,双掌一分直取任峰的肩头。这一招又快又狠,安广全整个人就跟一股青烟一般,“嗖”一声就到了任峰的身边了。任峰右掌一翻,斜着切安广全袭来的左掌,左掌斜着打安广全的右肩。安广全赶紧往下一塌腰闪开了任峰的掌风,紧接着身子一纵就到了任峰身后,紧接着双拳并举,袭任峰的后背。任峰急忙身子一拧,出双掌接了安广全的双拳。

    周围众人耳轮中就听见“啪”!的一声巨响,震得周围天池的池水都迸溅起来。周围看热闹的无不被震的后退。此时就看出谁的功力更深厚了,周围观战的人群,有的被震退了十几步,有的震的退后了三四步,而雪竹莲、于和、司空睿三人却稳稳当当一步不退,掌风震得这三人衣服猎猎直响,身子却练晃都不晃。

    闻风而来在一旁观战的穆中平被震得晃了晃,却也一步不退。而身边三个弟子却情况各自不同了,展元被震得退后两步就稳稳站定,尚怀山也是后退两步却晃三晃才站稳,最差的就是谢云亭,被震得退后了七八步才站定身形。

    展元这才问道:“师父,你看到底师叔和这安广全谁能得胜?”

    穆中平苦笑道:“我若能看出来,此刻必不会让你师叔亲自去比试的。”

    谢云亭连忙过来问道:“师父,这安广全如此厉害?你竟然比不过?”

    穆中平看了看谢云亭,微微叹口气道:“就凭此一掌,此人功力便在为师之上……”

    展元一看谢云亭开口叫穆中平师父,心里十分欣慰。这次水晶宫诸人来之前,展元已经把穆中平便是当年救下谢云亭二人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谢云亭。谢云亭和谢英奎这才知道穆中平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下弄的谢云亭十分尴尬。待等穆中平到了,谢云亭一头就跪在穆中平脚下,抱着穆中平的腿痛哭不止,穆中平赶紧把谢云亭搀扶起来,自己也掉了两滴眼泪,师徒俩之间的那点云彩也就散了。他们的事解决了,封天式可不干了,往林天德和任峰面前一站,满嘴跟跑火车似的,唾沫星子横飞,非要宰了展元和谢云亭不可!哪成想林天德居然没向着封天式,而是在任峰面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啦,任峰自然也就坡下驴,安慰了封天式几句就过去了。展元心里觉得林天德的作为不正常,但是又拿不出证据来,也只能跟师傅穆中平表示了自己的怀疑罢了。

    书归正文,场上安广全和任峰已经大战了将近一百多个回话,两个人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安广全的“天门神剑掌”连着用了一百多招还没有重样,而任峰却连换了三套水晶宫的绝学。两个人此时都已经把身法轻功用到了极致,仿佛两道影子一般飘飘忽忽,眼力差的已经看不见两个人的身影了。

    看到这儿,于和低声对雪竹莲道:“师兄,看来安广全支持不了多久了,他若是没有绝招,再过三十回合必败。”

    雪竹莲点点头道:“只是看此人心性,只怕仍会挑战我冰山派,待会你我谁去出战?”

    于和笑道:“我去就好,我是师弟,我出战败了安广全,他自然不会再挑战师兄了。”

    果不其然,也就过去三十几个回合,安广全的“天门神剑掌”终于施展完了,其中“天门中断”一招第二次使了出来。任峰武功早已到了武学的观微境界,眼力之强比展元不知高了多少倍。当即看出了安广全这重复的招式,破绽一目了然。于是任峰单掌架住安广全的左掌,右掌一式“投鞭断流”直劈安广全的肋下破绽。

    安广全一见大惊失色,知道想躲是来不及了,身子猛地一拧,横着往外闪身想躲。没想到任峰这一掌是虚招,右掌击出之时没有使上全力,而是一半就收力了,掌力横着一晃。变了一招“吕洞宾醉提壶”拳斜着向上还是击向安广全的肋下。安广全再想躲开是不可能了,身子往下一塌尽可能往后缩,但是这一拳还是打到了安广全身上。

    好在任峰宅心仁厚,这一拳只是用了三分力,安广全内功深厚功底扎实,而且挨上这一拳之前还运功抵御了一下。所以这下可以说仅仅是让任峰给推了出去,根本没受伤。

    不过这下可以说胜负已分,安广全脸上是变颜变色的。任峰却呵呵笑道:“安老剑客武艺高强,承让了。”

    安广全也只能拱拱手,不敢多说什么。任峰也没有得理不饶人,飘然返回浩然阁门前,对雪竹莲和于和说道:“雪兄,于兄。在下没有给咱们三大圣地丢人吧?”

    雪竹莲呵呵一笑:“任掌门武艺高强,功法绝妙,佩服佩服。”

    于和也道:“任兄果然厉害,百余招之间居然施展了两套拳法、两套掌法、三套身法,而且变招之时融汇贯通,实在厉害。”

    任峰急忙摆手道:“两位过奖了,过奖了!”

    这边的安广全运转九耀玄元功,就这一会的功夫就已经缓过气来了。这才站着远处高声喊喝:“雪兄,于兄,您二位谁代表冰山出战啊?”

    于和看看雪竹莲,雪竹莲低声笑道:“师弟,此人果然不肯罢休,你辛苦一趟吧。”

    于和拱手说道:“那就请师兄稍候了。”说罢又冲任峰点点头。这才身子一纵,如同一道青烟一般就到了安广全身边。

    安广全被于和的轻功吓了一跳,面色变得极为凝重,沉声说道:“想不到于兄轻功居然到了‘列子御风’之境界……”

    于和微微摇头道:“安老剑客过奖了,我也是初入此境,离‘偷天换日大衍天遁’的境界还差得远呢。”

    安广全说道:“那时轻功的绝顶境界,除去十二年前的金昌,至今无人能及。不过轻功纵然再高,但是真正打斗的话可不是轻功高,就能解决的。”

    于和说道:“说的也是,既然如此,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说罢把双掌一摆,拉开架势。安广全也把双手一晃,拉开架势,然后欺身而上,一式“剑挑东南”袭向于和。于和身子一晃,双掌一分,左手劈开安广全的左掌,右手成拳,中宫直进,打安广全的前心。安广全身子往后一缩,躲开于和的掌力,两个人就战在一处。

    他们二人一动手,跟任峰两个人的打法又不一样了。任峰的招数极为繁杂,举手投足之间变化极多,一连一百几十招都没有重复的。但是于和的拳法却极为简单,只是横平竖直的那么几拳来回反复,有些招数甚至都不能称为招式,很多出拳的动作甚至像是庄稼汉的把式一样粗陋。速度也不快,甚至有些动作还故意的放慢,任峰同安广全比试的时候,两个人就像两团风一般,眼力不好的都看不见人影。而于和却慢的似乡下老人练五禽戏一般,安广全围在他身边窜蹦跳跃,却根本碰不到于和的身子。

    这样的打斗场面众人是首次看见,于和以慢打快却稳稳占了上风。当世的武林中人都咄信“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的道理,此时看见于和的这套拳法无不惊诧莫名。

    展元在一旁眉头微皱,整个人直愣愣的看着于和。仿佛又回到了那日看于和练拳的那个瞬间,他此时觉得整个天地都静了下来,仿佛世间只有场中的于和。而于和的每一拳每一脚,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浑然天成,每一招一式仿佛天生就该这么运行,于和拳脚动作的规律和日月星辰的运转、山川河流的奔腾一样,都是天地初生就定好了的,完全不需要质疑,也完全没有破绽。在这种境界下,无论对方身法多迅捷,招数多精妙,也都是天边的浮云,在天地之威面前不堪一击。

    预知后事,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