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六十六章 伤天池老门长仙逝
    前文书说道安广全大战于和,于和使出一套全新的拳法,这套拳法化繁为简,却大巧不工。看的众人惊诧,看的展元心驰神往。

    最难受的是安广全,方才跟任峰比武之时,安广全跟任峰拆招换式,一招对一招,双方有进有退。比的是谁的招式精秒,谁的速度更快,谁的眼力境界更高。而对上于和之后,安广全就觉得自己是对着大海出招,无论怎么打,力道再强速度再快,打出去的力道都没有任何效果,海浪波涛翻滚之后,立刻又恢复原本模样。

    打了也就是六十来个回合,安广全纵身跳出圈外,抱拳拱手:“冰山派绝学果然天下无双!安某人佩服!于兄,您的武功境界只怕已经到了大巧不工之境了,安某人自知不敌,现在下山,来日有缘再来讨教。”说罢,转过身来,头也不回往山下就走。

    旁边看热闹的也不敢拦着他,于和倒是劝了两句,挽留了一下安广全,但是安广全满面羞愤,连连摆手告辞而去。

    于和这才回到雪竹莲和任峰旁边,雪竹莲冷冷看了于和一眼:“师弟果然好本事,武艺恐怕已经不再师尊之下了吧?”

    于和急忙道:“我哪里能跟师尊比,这套拳法也是前日我看一个小辈练拳之时顿悟而出的,尚有不少心得,待等师尊身体好了,还要去讨教。”

    雪竹莲撇撇嘴道:“看样子你还留了余力了?这拳法还有精进的余地啊,那真是恭喜师弟了。”说罢,一摆浮尘转身进了浩然阁屋里,不理于和了。

    于和不解的看看雪竹莲,不晓得师兄生个什么气。任峰却在一旁微微一笑道:“恭喜于兄武功大进,居然到了大巧不工的武学化境。依我之见只怕我中原武林中,于兄再无敌手了……”

    于和急忙摇头道:“任兄慎言,所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哪有天下无敌之人呢?再说我能明悟这套拳法,还是托了你门下弟子的福呢。”

    任峰奇道:“我门下何人有此等造化?”

    于和笑道:“就是那展元展熊杰啊,此人拳法精明,一招一式浑然天成信手拈来,而且年方弱冠就到了观微境界,如果有人悉心**,只怕不足五十岁就能到达我现在境界了。”

    任峰诧异道:“此子竟有如此天才?看来我这掌门还真是不合格,居然门下又这么个天才都不知道。”说罢任峰斜着眼睛看看于和,笑道:“不如我把这弟子转入你门下,于兄你代为**如何?”

    于和哈哈大笑:“好啊,只怕你舍不得!”任峰也止不住大笑起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单说安广全出了冰山天池,带着随行的几个家人和弟子,一头钻进雪山,准备下山而去。此刻的安广全心里颇不是滋味,本来是抱着扬名天下的念头来的,想的是连败任峰、雪竹莲、于和、普度,让那位佟老门长刮目相看,之后即便当不上下一任的总门长,他那安家寨也就成了武林的第四圣地!哪成想两战两败,丢人败兴,安广全心里就有点发凉,想着此次回家,在不管武林中事了!

    正琢磨着呢,就听后面有人高声喊喝:“安老剑客,安老剑客,留步留步!”

    安广全回身一看,来的是一个虬髯大汉,连鬓落腮的胡子,胡子斑白。身穿皂罗袍外罩狐皮大氅,足蹬虎头战靴,背后背着一口刀。

    “阁下是叫我么?”安广全不解的看着眼前的大汉。

    “安老剑客,我叫的就是您。”大汉几个提纵就到了安广全身边,抱拳拱手道:“在下水晶宫林天德,见过安老剑客。”

    安广全上下打量了林天德几眼,轻声问道:“原来是水晶宫的林尊,阁下来找我所为何来?”

    林天德哈哈大笑:“安老剑客,此去是不是有心灰意懒之意啊?”

    安广全摇摇头叹口气道:“老夫老了,此次本想名扬天下,想不到成了笑柄。此次回去自然隐退归家,在不管武林之事了……”

    “安老剑客此言差矣!”林天德道:“安老剑客,论武功你可也是天下有数的高手!为何见识如此浅薄呢?江湖之大,为何独尊三大圣地呢?安老剑客可曾想过这个问题?”

    安广全微微摇头道:“三大圣地武林敬仰,自然是因为他们武功高绝,高人辈出。”

    “错!”林天德笑道:“三大圣地之所以成为圣地,武功高绝只是其一,但是绝非关键。更重要的是是否占据着名山洞府、天材地宝之所;还有就是门人弟子的数目。”

    林天德见安广全被他的话所吸引,便负手而立,侃侃而谈道:“占据了名山洞府修习内家功便可事半功倍,比如冰山派,冰山无极岛位于天池之巅,天池顶上四季变化只在楹尺之间,修习内家功力自然比外面快上一倍。而我那东海小蓬莱,也是四季如春氤氲遍地的所在,自然也是内家功修炼的极佳场所。有了名山洞府,再加上绝顶的武功,就可以广纳弟子了。三大圣地之所以为圣,便是此理,峨眉派乃是峨眉正宗的根基,五大宗之首,故而门人弟子遍天下,峨眉山上也有将近三百嫡传弟子。冰山派乃是八十一门总门长的嫡传门派,山上的弟子也有二百余人,山下外围弟子更是成百上千!水晶宫乃是最弱的一环,我也收罗了将近六百弟子。所以,人,才是关键所在!”

    此言说的安广全一个劲的发愣,想了半天缓缓念叨:“那,林尊……你的意思我明白,只是天下名山洞府早有人占了,我……”

    “安老剑客!”林天德凑近了低声说道:“天下名山有德者居之,我此次来,就是想给安老剑客一个机会……”

    先不提林天德怎么忽悠安广全,单说展元等人。展元和穆中平等人见于和、任峰等人回转也各自离去。展元突然问道:“师傅,这八十一门大会何时召开啊?”

    “啊?”穆中平被展元问的一愣:“何时?这不已经召开了么?”

    展元不解的问道:“我是说什么时候正式召开啊?”

    “这不是已经正式召开了么?”穆中平仍然不明白。

    一旁的谢云亭看了看展元,哈哈大笑道:“师傅,师兄误会了,他以为武林大会,像是戏文里朝堂朝会一般,总门长把所有人叫道一起,大家有事早奏无事退朝……哈哈……”

    “哈哈……”穆中平也大笑一声道:“徒儿啊,我们武林大会可不是这么开的,所谓的武林大会,其实就是八十一门各大掌门长老聚在一起,有什么分歧问题聚在一起解决解决。有自己解决不了的自然有冰山派和总门长解决。”

    展元这才明白,合着在各门各派登上冰山无极岛的那一刻起,武林大会就已经开始了。这才明白所谓的武林大会和前世看的武侠小说不一样。

    穆中平带着自己的三个弟子回到自己住的帐篷,这才低声对展元问道:“熊杰,你上次跟我说少林派算计我水晶宫,能在详细说说么?”

    展元这才低声把自己之前在少林偷听到欧阳中惠和古风罗汉的对话又详细说了一遍,穆中平分析了半天也没有结果,这才看了看谢云亭道:“云榭啊,你看此事到底怎么回事?”

    谢云亭也皱眉琢磨一会儿道:“我看师兄听到的信息没什么意义,便是少林有什么阴谋,我们也无能为力,此事一无人证,二无物证,便是告到总门长那里也毫无办法。”

    穆中平低头沉吟一阵道:“我看我们还是先把此事告知掌门师弟,然后以不变应万变,待等解决了林天德,我们再……”

    穆中平还没说完话,只听外面一阵嘈杂,其中还掺杂了不少高呼低吟之声。突然帘子一掀,一个水晶宫弟子冲进来喊道:“穆尊!穆尊!掌门叫你马上去见他!”

    穆中平面色一紧,大声喊喝道:“慌什么?出了什么事?”

    那弟子气喘吁吁道:“穆尊!你……你……快去吧!外面都传开了,说是,说是……佟老门长,佟老门长他……他仙逝了!”

    “什么?!”穆中平和展元等人一听,都惊讶的站起来。穆中平看了展元等人一眼,身子一纵就出了帐篷赶往浩然阁。

    展元则看了看谢云亭和尚怀山,谢云亭道:“二位师兄,咱们也赶紧去看看吧。佟老门长这一去,只怕任掌门的计划很难执行了。”

    展元叹口气道:“估计掌门师叔也是没料到此事,所以才赶紧叫了师父过去。我们也过去吧!”

    说罢,展元便一掀门帘,出了帐篷,谢云亭和尚怀山对视一眼,跟了出去。

    此时的浩然阁外已经站了不少的人,各门各派都站了不少人,整个天池无极岛都沸反盈天。展元一眼就看见岛边的任峰和穆中平,三个人这才飞身到了任峰二人身边。任峰看见展元到了,冲他们招招手,让他们来到身边。几个人刚要说话,却见浩然阁后面走出两个人,飞身形上了浩然阁的房顶负手而立。

    房顶上为首之人运气于胸,朗声喊道:“众位武林同道!请听我一言!”

    预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