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重生剑侠图 > 正文 第346章 入军营熊杰见故人
    前文书说道,徐良看见那黑大个倒头便拜。这位赶紧过来把徐良扶起来,上下打量一番苦笑道:“别这么客气了,我哪里是什么忠勇王啊,我是个糊涂虫!”说着,带着众人上楼,到了房里落座。

    书中代言,来的这位是谁呢?不是旁人,正是大宋忠勇王黑虎英雄铁锁横江呼延庆!旁边的是他弟弟仁义王矮英雄胡延平。后面跟着的二位正是颠倒乾坤6天林和寒风透骨冷月失魂6小英。

    原来智化到东京汴梁分兵派将,没想到第二天养伤的6天林二人就到了。智化非常高兴,正愁人手不够呢,就有人瞌睡送枕头。于是智化马上让包公写下书信一封,让陆家父女二人一路赶往山西太原,去寻呼延庆。

    6天林二人几经周转,终于找到了呼延庆。拿着包公的拜帖,得以跟他相见。可是谁知道呼延庆却心灰意懒,根本就不答应。不是说自己已经贬官为民,就是说年纪大了不想折腾,总之是诸多阻挠!

    最后给6天林惹急了,本来他脾气就不好,身为江湖人又对朝廷命官缺少应有的敬畏。因此上站起来就骂,给呼延庆骂了个狗血喷头。

    呼延庆还没什么,旁边弟弟胡延平可不干了。他们哥儿俩感情最好,闻听6天林骂的难题,胡延平从院里兵器架上抄起大棍就要动手!6天林也是火爆脾气,拽出七星鞭来就跟胡延平斗在一处!

    要说胡延平的武艺,如果在两军阵前,那可以说是取大将级若探囊取物的主儿!可是放在江湖上却不一样了,江湖上争斗,讲究小巧灵便,不比两军阵前大开大合。好在仗着胡延平是步下将,若是马上将可就更吃亏了。

    所以打了也就是三十几个回合,胡延平撑不住了,让6天林一鞭给抽到后背上,当场打了个跟头。呼延庆一看不答应了,抄起大枪来就要跟6天林动手。没想到6天林还没上来呢,6小英就过来了,呼延庆还没反应过来呢,6小英一抬手就是一捧银针。

    呼延庆哪里知道这些江湖手段,让这蓬银针扎了个结结实实。好在这些针都是没毒的,上门涂抹的是麻药。呼延庆让这针一扎,身子就麻了,一动也动不了。旁边呼延平强打精神过来,也让6小英一针麻倒!

    呼延庆这一挨打,后面的仨儿子不干了。老大呼延云龙一持手里的铁伞就过来了,要说这呼延云龙可也不是一般人,六十年之后,铁伞怪侠的故事里他自创一身铁伞绝技,还有铁伞流云掌,通天八卦六十四掌,轻功鬼影附形等绝世武功。他死后,弟子又收了岳飞的儿子岳霆,是为铁伞怪侠!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此时的呼延云龙,刚刚自创了铁伞,但一身功夫跟6小英比还差的多得多。6小英一抬手,他赶紧用铁伞去挡,虽然挡住了飞来的银针。但是却让6小英一个箭步到了身后,当即两指头给戳中肩膀两处穴道,动不了啦。

    后面另外俩儿子呼延云飞、呼延云威一看大哥给点那儿了,也都冲上来了,只可惜也是让6小英一一点倒在地。

    这回6小英才来到呼延庆身边,指着呼延庆又是一顿骂。骂他挺大个个子,不知道为国尽忠,就知道生小脾气,跟个女人一样;麻他胆小如鼠,国家危难之际只会当缩头乌龟,丢了他祖宗的脸;还骂他不分忠奸不辨善恶,居然就信了八王赵德芳。

    总之6小英这一顿臭骂说的呼延庆是无地自容,当即表示愿意出山帮忙!6小英这才给他们服下解药解开穴道。

    书说简短,就这样呼延庆带着弟弟胡延平,哥俩跟着陆家父女就离开太原老家,赶奔凤翔府。从太原到凤翔府好在距离不算远,四个人快马加鞭三四天就赶到凤翔府跟展元等人回合,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呼延庆这一来,展元心里就有底了。因为呼延庆在大宋军中那时军神一般的人物,威望无人能及。即便被八王贬谪,但是只要呼延庆愿意登高一呼,必能震慑全军!到时候这支边军就算是拿下了。

    果然,呼延庆这一来,徐良的信心也足了。几个人将呼延庆请上楼,都到了里屋,将智化的计划拿出来,跟呼延庆好好商议了一阵,制定了行动的方案。

    正所谓有书则长无书则短,展元等人定下计策,于是一路北上,赶往凤翔府屯军驻地。展元先安排徐良和6天林施展轻功潜入军中,去寻找洪勋洪逸山的主帅大帐。展元自己则去寻找副将刘平,呼延庆等人则留在营门外等候。

    虽说大宋的军营那时戒备森严,但是那些士兵终究和展元等人完全不比了。展元在军营之中简直如入无人之境。但是这军营与寻常的地方不同,为了保密是不会把什么地方干什么用的写的那么清楚,转了三圈也不知道哪个是刘平的大帐。

    展元无奈,只能将一个上厕所的小兵抓了舌头,这才问出刘平大帐的位置。为了怕小兵暴露,展元点了他的穴道,将其拖到无人之处,然后扒掉衣服换在自己身上,这才施施然来到副将的大帐。

    此时的副将刘平正在帐中看书,虽说他此时手里端着的是一本春秋,可是实际上一个字都没看进去,满脑子正在胡思乱想。其实也不怪他心不在焉,因为自从调他来凤翔府边军,这主将洪勋就把他架空了。若不是他来的时候带了两都2oo人嫡系兵马,只怕在这大营里就成了光杆将军了。

    刘平正胡思乱想呢,就见门帘一挑,由打外面走进一个人来。这位一身底层兵丁打扮,也不通告也不施礼,往他面前一站负手而立。

    刘平用眼角余光看了一下,当即面色一沉,心说这凤翔府的兵也忒没规矩了!当即抬头喝道:“什么人!这么不懂规矩……”

    当刘平看清来人长相的时候,却大吃一惊:“是你!”

    欲知后事,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