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第十五章 天黑逛园子2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可若是顾娘子进了门……

    青书用力咬着嘴唇,顾娘子是个什么货色,她看的一清二楚。【愛↑去△小↓說△網w  qu 】她可不是个能容人的,又是个爱挑事、两面三刀不要脸的货,大爷眼里只看见她长的好,说她什么聪慧不流俗,高看她高的不得了!她要是进了门,大爷的心肯定得被她笼络走!

    大奶奶位份在那儿呢,就算没有大爷的宠爱,顾娘子也不敢跟她呛,可她呢?她这样的婢妾,还不得天天被她欺负,那日子还怎么过?

    这天都黑了,园子又不点灯,看都看不见,她逛什么园子?她不是逛园子,她是逛大爷去了!

    她不能坐视不理!

    “小福,你跟我到前头看看,大奶奶怕爷酒多了,让咱们到二门里迎一迎。”青书打定主意,扬声叫了小丫头小福出来,一起往二门过去。

    天已经黑透了,绥宁伯府穷了这些年,晚上,屋里没主子都不许点灯,园子里更是黑灯瞎火全靠月光照明,幸好月亮已经圆了大半,今天天气又好,倒也能看的十分清楚。

    青书带着小福,绕了个大圈,从陈夫人正院门口绕往二门。

    走到一半,青书脚步猛的一顿。

    她糊涂了!真撞见什么,她是撞破还是不撞破?撞破了,头一个惹怒的是大爷!不撞破……不撞破她还跑这一趟干什么?

    青书急的原地转了几个圈,小福莫名其妙的看着她,“青书姐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是想……我是说……就我和你,万一爷酒多了,只怕咱们架不动,也不是架不动……”

    几句话间,青书脑子里已经转了十七八个圈,这捉奸的事,大奶奶出面最好,可大奶奶病成那样……水莲?不行,大奶奶身边那几个丫头,一个个鬼精鬼精的,再说,听说没有大奶奶的吩咐,她们连院门都不许出……

    大奶奶这里不行,还能找谁呢?

    二娘子!

    青书眼睛一亮,二娘子那脾气,遇到事一向不管不顾先尖叫了再说,正好!借她这一嗓子把姓顾的脸皮扒下来,反正她也不要脸!

    “我刚想起来。”青书打定了主意,“前儿顾娘子说在咱们园子看到好些萤火虫,二娘子想看萤火虫想的不得了,咱们去叫二娘子出来看萤火虫。”

    青书说完,转身大步溜星直奔二娘子姜宁的莲清院。【愛↑去△小↓說△網w  qu 】再不快就来不及了!

    小福一溜小跑跟在后面,一头雾水,这才三月,这么冷的天,哪来的萤火虫?

    二娘子姜宁刚从陈夫人院里回来,阿娘心情不好,她和姐姐陪阿娘多说了一会儿话。

    听青书连说带笑的要带她去看萤火虫,姜宁皱了皱眉一脸不耐烦,她对萤火虫可没半点兴趣,那天不过随口一说,天都黑了,她要睡觉了。

    青书心急如火,瞄着她的神情,话锋一转,“我陪二娘子多捉些萤火虫,放到白纱笼子里,拿回来挂在莲清院廊下。今年最时兴这个,听说随国公府上开花会,园子里不点灯,到处挂着放满萤火虫的白纱笼子,一闪一闪的,都说跟仙境一样。”

    姜宁顿时心动了,她最羡慕、最向往的人家,就是堪称京城第一家的随国公府,周太后和周贵妃的娘家!

    去年大哥定亲李家后,阿娘带着她们,头一回到撷绣坊做衣服,听说周家姑娘人手一条石榴红洒金挑线裙,她缠着阿娘做了一条,果然,那裙子穿在身上,漂亮极了。

    “咱们快走,再晚就没有了。”青书心急如焚,见她神情松动了,一把拉住姜宁,连说带笑往外拖,姜宁满心都是随国公家的萤火虫笼子,满眼放光的跟着青书往外跑,这萤火虫笼子,她还是要得起的。

    二门假山后,顾娘子心神不宁的盯着月亮门外,既盼着表哥早点回来,又怕表哥回来的早了,天还太亮,人还太多。

    垂花门外传来铜铃的脆响,以及马响亮的喷鼻声,是表哥回来了。

    姜家败落了很多年,早就门庭冷落的只有自家人进出了。

    顾娘子一颗心砰砰乱跳,她的终身大事,全在今天晚上了。

    姜焕璋阴沉着脸,一脚踏进垂花门,扫了眼四周,心头的烦躁更浓。

    从回来到现在,最让他厌烦不适应的,就是这府里的穷酸破败,全无规矩!他绥宁王府,什么时候这样乱七八糟,全无体统、全无章法过?

    姜焕璋顿住步,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不急,不能急,等他结识了晋王,领了差使,一切就会好起来了,很快,不能急,这一回,一步都不能错!

    顾娘子从假山后闪身出来,揪着帕子,怯生生看着姜焕璋。

    姜焕璋一个愣神,下意识的转头四下看了一遍,“天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里?”

    “表哥,”顾娘子泪眼婆娑,往前两步,仰头看着姜焕璋,“表哥,我活不下去了。”

    “出什么事了?”姜焕璋神情一肃,目光凌利的让顾娘子心头颤了好几颤,顾娘子咬着嘴唇,压下心里猛然涌上来的恐惧胆怯,抖着声音道:“表哥,阿爹和大哥,逼着我嫁……嫁……”

    顾娘子的眼泪,沿着桃腮,滚珠般往下落,仰头看着姜焕璋,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她也不知道他们会逼她嫁给谁,毕竟还没开始逼她呢。

    姜焕璋皱起了眉,他一年后才纳的她,这一年里,她父亲逼她嫁过人?他记不起来这些琐事了,也许当初就不知道。

    “表哥!”见姜焕璋拧着眉一言不发,顾娘子心里的不安越来越浓,心一横,往前再踏进一步,几乎和姜焕璋身贴身了,仰起头,桃花带雨,“表哥,我活不下去了,我不想活了!”

    说着,象是哭的站不住了,整个人投进了姜焕璋怀里。

    姜焕璋本能的伸手搂住她,下意识的低头在顾娘子脸颊上吻了吻,这动作他做了几十年,熟捻的几乎成了本能。

    “表哥!”顾娘子大喜过望,伸手紧紧抱住姜焕璋,掂着脚尖就要亲回去,她赌对了,表哥果然对她有情!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