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总是踏错的陈夫人
    姜焕璋一个急转,将屋里看了一遍,又转了一圈,再看了一遍,脸上隐隐有几分尴尬,“张太太走了?”

    听到姜焕璋说到‘张太太’三个字,陈夫人被打断的眼泪哗一下接着往下流成河,“我的儿!你可回来了!那张氏到了咱们府上,不说先到我这里,这也算了,那是因为你媳妇病着,我也是有儿有女的人,我能体谅,我不怪她,可她从你媳妇院里出来,抬脚就走,你阿娘这里,她连个花狐哨儿也不打,人不来,连句话儿也没有,玉哥儿,她这是想干什么?这不是摆明了没把咱们姜家看在眼里?”

    陈夫人越说越伤心,眼泪掉的简直象下起了暴雨。

    姜焕璋脸色更加难堪,张太太没来,那顾氏怎么跪在门口了?

    姜焕璋的目光扫向姜宁,姜宁吓的用力往后缩。

    “阿娘何苦跟她计较?商户之家,哪懂什么规矩礼法,阿娘,顾氏怎么跪在门口了?”姜焕璋随口安慰了陈夫人两句,就问到了顾氏。

    听姜焕璋问到顾娘子,陈夫人的眼泪停了停,接着又开始连成串的淌,一边淌眼泪,一边捶着炕几,痛心疾首,“芳泽那丫头,我一直当她是个好的,谁知道她竟然这么无德无行、不知羞耻!陈家沾亲带故,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丑事?我这张老脸都被她丢尽了!这事你不用管,我已经打发人去跟她爹她娘说了,她怎么能这么不知羞耻!这往后……还往后还不得人尽可夫?我这张老脸……都让她丢尽了!”

    陈夫人几乎就是放声嚎啕了。

    “怎么回事?”姜焕璋目光狠厉的盯向吴嬷嬷,“顾氏……”

    “我都知道了,你妹妹都告诉我了!你还想瞒着我?”陈夫人打断了姜焕璋的话,拍着炕几,眼泪横飞,“我当她是个好的,没想到她这么没有半点羞耻,连你都被她骗了!这个贱婢!几代人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阿娘!”姜焕璋被陈夫人哭的浑身难受,忍不住提高嗓门,当然,不提高嗓门也压不住陈夫人的哭嚎。

    “昨天晚上,她不过在路上碰到我说了几句话,阿宁也太大惊小怪了!”姜焕璋狠瞪了姜宁一眼,姜宁吓的叽一声,窜到了姐姐姜婉背后。

    “你还替她说话?你妹妹看的一清二楚!她搂着你不撒手,贴在你身上恨不能化进去,你还替她说话?”陈夫人又是生气又是伤心,“大家姑娘,哪有这样的?这要是搁在我们陈家,那是要沉塘的!你还替她说话!玉哥儿,你怎么这么糊涂了?女子四德,她哪还有半分?我这脸都被她丢尽了!玉哥儿,她这叫不知羞耻,不知羞耻!”

    陈夫人捶着胸口,张着嘴大喘气,表示她气的快喘不过气了,吴嬷嬷瞄着姜焕璋的神色,挪了挪陪笑劝道:“夫人言重了,其实也算不得……夫人本来就打算把顾娘子抬进来侍候大爷,顾娘子也知道这事,也是……”

    “你这话荒唐!”陈夫人厉声打断了吴嬷嬷的话,急切到喷了吴嬷嬷一脸口水,“别说我只是说说,还没议定了,就是议定了,也没有这样天黑无人就一头扑上去的理儿!非礼勿听,非礼勿动!她这叫什么?我这老脸都让她丢尽了,亏我还一直觉得她识书达礼,是个好的!气死我了!”

    陈夫人用力捶着胸口,“那些话不能再提了!这样无羞无耻的贱婢,她配不上玉哥儿,也配不上我们姜家!我不能让她到咱们府上丢人现眼!我还以为她是个好的!真是气死我了!”

    吴嬷嬷缩着脖子,一声不敢再吭,陈夫人性子执拗,不该讲礼的时候,最讲究礼法规矩了。

    姜焕璋脸上浮些层烦躁,这个府里,他已经做了十几年说一不二的老太爷。朝堂上,他这个次相也几乎说一不二,轻易没人敢驳,现在一脚踏回来,夹缠不清的阿爹和阿娘,特别是阿娘,已经让他极其不耐烦,更不适应。

    “好了!”姜焕璋忍不住一声怒吼,吓的正且哭且诉,已经诉到自己如何命不好的陈夫人‘呃’的一声,竟噎的一声接一声打起响嗝来。

    吴嬷嬷急忙扑过去,轻轻拍着陈夫人后背给她顺气,陈夫人瞪着姜焕璋,抬手指着他,却嗝的说不出话。

    “阿娘,事情已经这样了,您再说这些有什么意思?顾氏是您的外甥女儿,您这样指责她,岂不是连姨母也指责上了?就是您……”

    姜焕璋顿了顿,垂下眼皮,“脸面上也不好看,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路上遇见,顾家妹妹胆子小吓着了,您这些话太过了。”

    “我……”陈夫人总算喘过口气,刚开口就被姜焕璋截过话头,“阿娘上了年纪,身体又不好,这样的小事管它们做什么?你们!”

    姜焕璋目光扫过姜婉、姜宁和吴嬷嬷等人,“都给我听好了,夫人上了年纪,身体又不好,以后这样的小事,不许传进来骚扰夫人!都听到没有?再敢传进来,一顿棍子打死!”

    “你!”陈夫人指着姜焕璋,气的一阵接一阵心慌,一口气又上不来了。

    “阿娘,昨天我仔细想了想,您要抬顾氏进府,我觉得非常好,这几天就让人抬她进来吧,吴嬷嬷,夫人最不耐烦操心这些琐事,就烦劳你了。”

    吴嬷嬷满眼恐慌的看着姜焕璋,赶紧点头。

    姜焕璋冲陈夫人长揖告退,“阿娘好好歇着,儿子还有些事要忙,晚上再过来陪阿娘说话。”

    姜焕璋出去了好大一会儿,门帘都不动了,陈夫人才一口长气舒出来,嗷一声又哭上了。

    “我怎么这么命苦!好好的玉哥儿……我的命好苦!”陈夫人拍着炕几开始长篇大论的哭命苦。

    姜宁从姜焕璋一出门,就恢复了活力,鲜活乱蹦。

    “顾姐姐真要进我们家给大哥当小妾啦?不是说妾通买卖?那以后还能不能叫她姐姐了?”姜宁两只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八卦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