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人人都有小九九
    别胡说八道!”姜大娘子姜婉紧拧着眉头,拍了姜宁一巴掌。

    顾家姐姐突然要到她们家给哥哥当小妾这事,她还没理出头绪,以前觉得要是顾家姐姐给她和姜宁当嫂子就好了,现在来了……虽然是妾,也跟嫂子差不多,可她怎么总觉得哪儿不对味儿?

    “我的命好苦!”陈夫人的哭声更凄婉了。

    在陈夫人这位三从四德模范标兵心目中,第一,丈夫从来不会错,第二,儿子从来不会错。现在儿子不但不尊重她的意见,还冲她吼,儿子当然没错,她觉得自己是真的命好苦。

    吴嬷嬷自小侍候陈夫人,对她了如指掌,陪笑劝道:“夫人别难过,哥儿这个年纪,正是犯别扭的时候,顾家姐儿跟他算是青梅竹马,他护着点顾家姐儿,也是人之常情。”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陈夫人厉声呵斥吴嬷嬷,“玉哥儿哪是那样不懂礼的人,这明明是……那个贱货挑唆出来的!我还以为她是个好的,谁知道她这么不知羞耻,真是气死我了!”

    “夫人说的是,哥儿多好呢,顾家姐儿……也不算事,都说娶妻娶德、纳妾纳色,顾家姐儿一个姨娘,长的好看就行了,德不德的,有了她也用不上不是?”吴嬷嬷在劝陈夫人这事上驾轻就熟、熟能生巧。

    “话是这么说,”陈夫人猛一声抽泣,“可玉哥儿媳妇,一个商家女……我的命好苦!”陈夫人泪如雨下,吴嬷嬷看着她的眼泪有点走神,那戏文上说,人的眼泪是有数的,哭完就没有了,可夫人这眼泪,从小哭到现在,哭了四五十年了,还是这么多!难道这就是夫人身上主贵的地方?

    “……这样不知羞耻的东西在玉哥儿身边,我怎么放得下心?玉哥儿又对她这样,我的命真是好苦!”

    “夫人别急。”吴嬷嬷恍过神,赶紧再劝,“哥儿身边也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再说,以后抬进府,夫人再慢慢调教她就是了,搁夫人手里,什么样的人调教不好?也不过就是多费点心思。”

    吴嬷嬷打着小九九。

    她知道大爷对顾家妮子另眼相看,可没想到大爷这么看重顾家妮子,为了她,连夫人都顶了,看重成这样,这往后要是独宠专房……顾家妮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她后头又有那么一堆穷的没裤子穿的弟弟妹妹,顾家老爷那份漫撒花钱的本事,比她们老爷还强几分呢,还有顾家那个大爷,论混帐无能会花钱,可是青出于蓝!

    得让夫人把她拘紧了,要不然,还不得把整个姜府搬到她们顾家去了!

    “我也是这么想。”陈夫人抽泣了一声,再抽一声,气儿缓过来不少,转念一想,又掉起眼泪,“旁的也就算了,这么不知羞耻的贱人,过府一年两年,要是生了孩子,那可怎么好?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你看看玉哥儿,哪一条不随我?这要是……我的命好苦!”

    “夫人想的可真长远。”吴嬷嬷这话听不出是奉承还是讥讽,“这也没什么,等孩子生下来,夫人抱到身边亲自教养就是了,再说,还有句话呢,有其父必有其子,咱们大爷这样的,那孩子哪怕随大爷一分两分,也就不怕了,再跟在夫人身边长大,没个不好的,夫人别担心。”

    “嗯,那倒也是,能随玉哥儿一分两分就行,唉,一想到顾氏竟然是这么个人,我这心里……难过的……摘了心一样!”陈夫人眼泪大滴大滴往下掉。

    姜二娘子托着腮,大睁着双眼,兴奋不已的听着阿娘和吴嬷嬷的话,听到这里,实在忍不住,看着她娘问道:“那顾家姐姐进门后,到底还能不能叫姐姐?”

    “不叫姐姐叫什么!”姜大娘子用力拍了妹妹一巴掌。

    这一会儿的功夫,她初初有了主意,这个家里,最要巴结好的,就是大哥,阿爹和阿娘统统不中用,大哥既然对顾家姐姐这么好,她当然要尽力交接好顾家姐姐才对,反正,她本来就觉得顾家姐姐哪儿都好。

    “唉哟!”吴嬷嬷斜了眼姜大娘子,一脸说不上来什么味儿的笑,“还是二娘子知礼懂事。婢妾婢妾,这妾就是奴婢,要是老爷夫人身边的丫头什么的,有个孝字拘着,二娘子称一句姐姐,那是知礼,大爷身边的通房小妾,二娘子要是叫了姐姐,那二娘子成什么了?跟个小妾论姐论妹,大娘子和二娘子往后还怎么出门见人?往后啊,顾家姐儿得跟青书一道儿论姐妹!”

    “那妾跟妾还不一样呢!”姜大娘子被吴嬷嬷这一翻话说的红头涨脸。她自负聪明过人,内宅三十六计、七十二般兵器件件拿得起放得下,哪容吴嬷嬷这样当面驳她,立刻翻脸恼了。

    “顾姐姐这样的,就是当妾,那也是贵妾,怎么就不能跟我和阿宁论姐妹了?再说了,妻妾本来就是姐妹,所谓娥黄女英!”姜大娘子直着脖子昂然训斥吴嬷嬷。

    “哟!”吴嬷嬷斜着姜大娘子,她可从来没把她放眼里过,“大娘子说的可真好,往后大娘子嫁了人,姑爷屋里的通房侍妾,大娘子难道也跟她们娥黄女英、姐长妹短?”

    “你怎么说话呢?我一个姑娘家,你竟然跟我说这种事?你的规矩呢?”姜大娘子气的柳眉倒竖,厉声呵斥。

    她跟李桐那个商家妇能一样么?姑爷身边那些……贱婢能跟顾家姐姐一样么?倚老卖老的混帐东西!

    吴嬷嬷懒得理她,转头接着劝陈夫人,“夫人放宽心,一个奴儿罢了,她进了门,好就算了,要是不好,过一阵子,等大爷心淡下来,叫个人牙子进来,提脚卖了就是了,不是大事。”

    陈夫人轻轻抽泣了几声,长叹了口气,“我也是这么想,一个奴儿罢了,猫狗一样的东西,我跟她计较什么,你去一趟顾家,哥儿想要,就给他抬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