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0)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biqumo\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拿钱办事_锦桐_都市小说_笔趣阁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拿钱办事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拿钱办事

 热门推荐:
    “夫人,大爷屋里的青书,自小儿侍候大爷,又老实又本份,夫人夸过她不知道多少回,听说大奶奶发过话了,从这个月起,从大奶奶的月钱里拿出二两银子一吊钱给她,夫人,倒不如您发句话,干脆把青书过到明路上算了。一来,爷身边不至于只有顾家姐儿一个;二来,都说恩自上出,这份人情犯不着让大奶奶占了。”

    吴嬷嬷建议道,虽然青书没找她……板上钉钉的事,她哪会找她?

    可这份人情,能拿还是得拿到手里,往后青书见了她,好歹得谢一句吧。

    “我也是这么想的,让人叫青书过来,我好好教导她几句。”陈夫人深表赞同,这府里的恩典,当然只能从她这个最高处恩施出去。

    “唉!”吴嬷嬷攒着眉头又愁起来,“青书好是好,就是太老实了,就怕……论心眼,十个青书也抵不过顾家姐儿一个,就怕大爷屋里,还是顾家姐儿一支独大。”

    “也是,青书那丫头是太老实了!”陈夫人也攒起了眉。

    “要不,”吴嬷嬷受了人家一支赤金累丝簪,外加一对赤金镯子,办起事来尽心尽力。“干脆把大奶奶带进来的那几个,秋媚和春妍,我看这两个不错,要不,一起开了脸到大爷身边侍候去?”

    “那几个狐媚妖道的,怎么能往哥儿身边放?”

    “我仔细看过了,这四个丫头中间,秋媚和春妍正经不错,春妍的爷爷是个秀才,可惜死得早,她爹也是棵读书苗子,她娘把她卖了,是为了给她爹凑赶考的钱,说起来,也是个读书人家出来的孝女。秋媚家几代都是本本份份的种田人,她娘死的早,她爹又续了一个,谁知道后娘不贤,容不下她,她爹只好把她卖了,好让她有条活路,也是个可怜的。”

    “唉,世情如此,有了后娘就有后爹!都是可怜孩子,又本份,你既然觉得好……是不是有点多了?玉哥儿身子弱……”陈夫人刚要吐口,又想起来数量问题,一口气给儿子抬了四个小妾,好象是有点太多了。

    “哟,瞧夫人说的,这多什么!”吴嬷嬷笑起来,“夫人想想,青书早就在大爷屋里侍候着了,这一阵子大奶奶病着,爷日常起居,都是秋媚和春妍侍候的,不过过到明路上,这是咱们府上宽厚仁德之处。还一样,咱们这样的人家,这姬妾丫头要是少了,还真有点不象样。何况,大爷是独子,老爷又是独子,都两代单传了,这广纳姬妾,开枝散叶是最最要紧的事,这孩子可是越多越好!”

    一番话说的陈夫人连连点头,事儿办成了,吴嬷嬷心情好,锦上添花再奉送几句,“再说了,大爷往后必定朱紫加身,夫人瞧瞧朝里头,那几位相公,哪一个不是三妻四妾、后院儿美人儿成群的?大爷这才几个?”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一听吴嬷嬷说到儿子往后朱紫加身,陈夫人顿时眉眼舒展,一脸得意,象玉哥儿这么出类拔萃的好男儿,往后做个首相什么的,那简直稳稳的!

    “还有件事,”吴嬷嬷话锋一转,“夫人刚才吩咐我走一趟顾家。夫人,顾家什么情形,您可是最清楚不过。”

    吴嬷嬷含糊了一句,见陈夫人一脸怔忡,一看就是压根不明白她应该清楚什么,赶紧往她能听懂的地方说。

    “夫人,青书她们几个还好,青书是大奶奶已经发了话的,秋媚和春妍本来就是她带来的人,不过咱们用了,可顾家姐儿就不一样了,咱们作主抬进来,万一大奶奶不高兴了,或是张太太这事那事的,夫人岂不是又要受人家排喧?”

    “我就说,这是个不知羞耻的祸害!”陈夫人一听到张太太三个字,心就有点抖。

    “夫人别急,我看这样,抬顾家妮子这事,夫人交给大奶奶去张罗,她经手替大爷抬进来,她自己没话说,张太太更没话说。”吴嬷嬷点明主题。

    顾家那滩烂泥污臭胶黏,谁沾上谁倒霉,她可不去顾家,更不张罗抬顾氏这件烂事。

    “我也是这个意思!”陈夫人太赞成了,“捧云呢?你走一趟,跟大奶奶说一声,就说我的话,不许她闹脾性,好好把这事办妥当了,这是大爷的脸面,也是她的脸面!”

    钱管事领了姜焕璋一句话,袖手缩肩回到帐房,往炕上一坐,愁眉苦脸,猛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

    “瞧你这张脸!”帐房老孙递了杯茶过来,“怎么?又在大爷手里领教训了?你别理他,这帐上没银子,是咱们的事?咱们管帐的能管出银子?又不是神仙。你先尝尝这茶!外头孝敬进来的,正正经经的今年新茶,味儿正得很,快尝尝!”

    这十来年,姜家帐上一直空空荡荡,帐房里一共就俩人,管事老钱,和帐房老孙。

    “外头的孝敬?哈!真是转了天了!”钱管事端起杯子看了看汤色,又啜了口,甘甜可口,还真是正宗的新茶!

    “教训倒没领,领了句吩咐,让我准备五万现银,还说都要一千一张见票即兑的银票子!哈!听到没?五万!银票子!”

    钱管事把五根手指晃的快掉下来了。

    老孙眯缝着眼睛品着新茶,嘿嘿笑道:“大爷娶了人家李家的姑娘,自然抖起来了,五万银子算什么,那位!”老孙往内院方向努了努嘴,“五十万人家也能拿得出来!”

    “大爷……”钱管事嘴角往下撇成了八字,一脸鄙夷,“昨儿个你听独山说了吧?二两银子买句话,大爷还嫌他小气,让大乔去订那什么雅间,就大爷一个人,一顿饭,独山说他就没动几筷子,五十两!没了!他阔的可真快!啧啧!”

    钱管事一边摇头,一边啧啧有声,“可真是要脸!这才娶回来几天,就抖成这样了!怎么就不嫌丢人呢?”钱管事往内院方向啐了一口。

    “他娶人家姑娘,不就是冲着人家的银子娶的,现在把银子娶到家了,当然得抖起来了,不阔一阔,怎么对得起自己?看看,这一张口就是五万,你说,大爷要这五万银子干什么?”老孙凑过来,一脸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