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挑事1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不管出什么事,都不是坏事。”李桐看着绿梅,“清菊去挑衣服吧,绿梅跟文竹一起走一趟,青书前儿炖的那汤挺好,你去问问怎么炖的。”

    “是。”绿梅迎着李桐的目光,李桐冲她眨了下眼,又眨了下,绿梅眼里闪过亮光,带着几丝兴奋答应一声,几个人各自去忙。

    三人出去,李桐出了一会儿神,吩咐水莲,“找个人悄悄把秋媚叫过来,我想起来几件事,得和她说说。”

    水莲答应一声,亲自出去安排了,等到秋媚进来,屏退众丫头,亲自在门口守着。

    天刚落黑,万嬷嬷带着十来个陪房,引着十几个健壮脚夫,一人推着一辆独轮车,从后角门推进来,直奔堆放李桐嫁妆的库房,也就半盅饭的功夫,十几辆车只只都装到沉的几乎推不动,十几个壮汉推着,直奔后角门。

    看后角门的是吴嬷嬷的堂妹吴婆子,托吴嬷嬷的光,在姜府也是有头有脸,上前拦住,伸手就要去掀盖在独轮车上的油布。

    万嬷嬷可不是好惹的,一巴掌拍开吴婆子的手,“这是大奶奶的东西,可不是咱们想看就能看的。”

    “你说是大奶奶的东西,就是大奶奶的东西了?”吴婆子被万嬷嬷这一巴掌拍的颜面尽失,顿时恼羞成怒。

    “那当然。”万嬷嬷慢条斯理答了三个字,示意众人,“愣什么?还不赶紧!银号正等着呢。”说着,伸手将吴婆子拨到一边。

    看着十几辆车出了角门,吴婆子又愣呵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跳脚破口骂了一阵子,指着另外两个婆子吩咐,“你们好好看着门,这事得跟夫人禀一声。”

    吴嬷嬷听了堂妹添油加醋的密报,什么当众打她一巴掌打的可是夫人的脸面,以及姓万的这么不把夫人放眼里这是反了天这些,她都没功夫在意,她的注意力在大事上:大奶奶推了十几辆车的东西出去!十几辆车!

    “都是重车?”吴嬷嬷紧拧着眉头。

    “可不是!推车的那些汉子个个壮的象头牛,那么壮,推那车还累的弯着腰,过门槛时脸上的青筋都暴出来了,我看的可清楚了!那车重得很!”

    什么事到了吴婆子嘴里,严重程度至少提高一个等级,而且是说一次提高一级。“姐姐,姓万的太不把咱们姐妹放眼里了,这事……”

    “万婆子说什么没有?”

    “说是大奶奶的东西,不让看,我说你说是大奶奶的东西就是大奶奶的东西了?姓万的竟然说那当然!姐姐你听听,那当然!真是气死个人……”

    “还说什么了?”吴嬷嬷被她这个蠢堂妹啰嗦的声音都高上去了。

    “别的没说什么,说倒没说什么,就是她那态度,姐姐没看到,看到了你就知道她有多猖獗了!她这是压根没把咱们姐妹放眼里,姐姐你没看到,她那样子,连鼻孔都不对着你,只催那十几辆车:‘快点快点!银号正等着呢!’”

    吴婆子叉着腰,仰头仰的鼻孔朝天学万嬷嬷。

    “银号正等着呢?你听清楚了?”吴嬷嬷吓了一跳,惊叫起来。银号!

    吴婆子一个愣神,半张着嘴呆了片刻,点了下头,“是银号。姐姐我跟你说,那姓万的……”

    “行了行了。”吴嬷嬷极不耐烦的打断了堂妹的话,“我都知道了,你赶紧回去,要是再有大奶奶的东西要出府,赶紧来报信!还有,无论如何都要拦住!行了行了,别废话了,快回去看着!”

    “噢!”吴婆子一溜小跑回到后角门,进了门房,坐着喝了杯茶,总算恍然而悟,猛一巴掌拍在大腿上,大奶奶的东西就是大奶奶的嫁妆,姓万的偷了大奶奶的嫁妆!

    吴嬷嬷一阵风卷进陈夫人上房,也不请陈夫人示下,挥手屏退捧云等人,俯到陈夫人耳边,气急败坏道:“夫人,不好了!”

    “怎么了?大哥儿出事了?”陈夫人一下子坐起来,眼睛瞪的溜圆。

    “不是!”吴嬷嬷侧身坐到榻上,将十几辆大车的说了一遍,“……夫人,看样子,这是把压箱银子都偷出去了!”

    陈夫人紧拧着眉头,板着脸,好一会儿才犹豫道:“那是她的嫁妆银子,照理说……”

    “夫人!”吴嬷嬷急的声音都高上去了,“那是她的嫁妆,那也是咱们姜府的银子!”

    陈夫人顿时沉了脸,吴嬷嬷话一出口就懊悔无比,夫人一向把自己的嫁妆看的比什么都紧,姜家几乎被人家赶出这座府邸时,夫人照样咬着牙一分银子没拿出来,这么说话,犯了夫人的大忌。

    吴嬷嬷赶紧回转,“夫人,大奶奶这嫁妆,哪能跟别人的嫁妆比?夫人想想,咱们为什么跟她们李家这样的商户人家结亲?不就是为了……”吴嬷嬷舌头打了个弯,“她们李家银子多,要不是为了这嫁妆,就咱们世子爷,能娶大奶奶这样的?”

    “你说的是。”一听到这话,陈夫人心痛的眼泪都汪出来了,“哥儿那样的人品,咱们这样的家世,一想到那李氏商户出身,又这么不懂事,我这心里……”

    “夫人,大奶奶这家世、人品样样提不起,就是那份嫁妆还过得去,那份嫁妆不是她的,那是她们李家该补偿给咱们姜家的,她现在让人把银子都偷出去了,这算什么?”

    “你说的是!”陈夫人愤慨了,她虽然瞧不起银子,不肯提半个钱字,可心里还是明白的,姜家穷极了,这门亲,就是冲着李家的银子才结的。“她真把银子偷出去了?”

    “十有八九是!”吴嬷嬷见陈夫人总算上路了,赶紧说正事,“我已经吩咐看后角门的吴婆子,再有车子,无论如何得拦住,可这十几车……夫人,不能就这么算了,十几车银子呢!”

    吴嬷嬷想着十几车银子,从骨头到肉嚯嚯的痛。

    “那怎么办?”陈夫人对十几车银子是多少没概念,可吴嬷嬷急成这样,她也赶紧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