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桐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挑事2
    “让捧云走一趟,问问大奶奶,后角门拉出了十几车是什么东西?怎么没跟夫人禀一声,先看看她怎么说,她递了招,咱们再见招拆招!”

    车子已经出了门,嫁妆库房的钥匙陈夫人又没有,吴嬷嬷也没什么好办法。

    没多大会儿,捧云就回来了,“回夫人,大奶奶说没往外运过东西,既然走后角门,又是独轮车,那大概是要扔出去的破烂东西旧衣服什么的。”

    “瞧这话说的!这是拿夫人当傻子哄呢!”吴嬷嬷气坏了。

    “你再去跟她说,我知道她这是胡说,让她说实话!”陈夫人也恼了,吩咐捧云,捧云一脸难为的看向吴嬷嬷,这话让她怎么去跟大奶奶说?

    “还是别问了,她死不承认,咱们能怎么着她?她还病着呢!”吴嬷嬷重重的咬着一个病字,“夫人话说的重一点,她眼一翻又闹死闹活,反倒成了夫人的不是!”

    “这个商户女!这个刁妇!我姜家造了什么孽,怎么娶了这么个祸害回来!可怜我的玉哥儿……我的命好苦……”陈夫人一把接一把抹起了眼泪。

    “夫人别哭,”吴嬷嬷心不在焉的劝着,心思转的飞快想主意,“我看这样,明儿就说库房好些年没修了,眼看雨水要多起来,得打开库房挨个查看查看,等她们打开库房,我拿上嫁妆册子,亲自去对一对,少了哪些东西不就知道了?等查出来,夫人再和她算帐!”

    “这主意好!”陈夫人拍掌赞叹。

    第二天一早,青书送走姜焕璋,先到大厨房吩咐了中午摆宴庆贺的事,心花怒放的受了大厨房众人一通恭贺,再赶紧赶到清晖院,换上如今最时兴的十六幅金丝绣花笼纱长裙,她的裙子是葱绿底,秋媚的是桃红底,上身,两人则是一式一样的流云暗花云锦丝棉薄袄。

    清菊又捧出只匣子,先拿出一对光彩夺目的赤金攒红绿宝石镯给两人各套一只,又拿出一对缠丝如意镯给两人套上,最后,再拿出一对宽宽的花开富贵赤金镯照样套上。

    青书盯着手腕上耀眼夺目的一串镯子,看的两眼放金光。

    清菊给两人戴好镯子,又取了一葱绿一桃红两件织锦缎夹斗篷出来,一边递给两人,一边笑道:“两位姐姐真好看,这衣服和首饰都是昨天现从撷绣坊给两位姐姐定做的,大奶奶说,就当她给两位姐姐的贺礼了,春妍姐姐也有一套一样的,已经送过去了。”

    青书不敢置信的看着清菊,这些,这浑身上下,不是借,而是,都给她了?

    “外头已经交待好了,两位姐姐要用什么,只管吩咐她们。”清菊恭敬客气的将两人送出了门。

    二门口已经准备齐整的,是李桐那辆专门定制的大车,青书和秋媚一前一后上了车,车子出了二门,往只隔了几条街的顾家过去。

    秋媚从眼角斜着想装着不在乎,目光却根本离不开手腕上那一串镯子的青书,抬起手,将自己手腕上的三只镯子晃的叮咣脆响,给青书倒了杯茶。

    “姐姐喝杯茶。不怕姐姐笑话,我跟春妍她们,是大奶奶定了亲之后,才进的李家,刚进李家那几天,我生生给吓着了!”

    “怎么吓着了?”青书心情好,兴致更好。

    “象我们这样的,一进人家门,头一件事就是沐浴,这姐姐肯定知道的。别家不知道怎么样,可李家这入门沐浴,是一溜儿七八只沐盆,三四个婆子侍候我一个,不瞒姐姐说,我从来不知道沐个浴还有那么多讲究,后来才知道,那天侍候沐浴的婆子,都是从香水行请来专门侍候女人洗澡的,我一说姐姐肯定就知道这中间的讲究门道了,听说有些很富贵的人家,也只在姑娘出嫁那天,才从香水行请一回人呢。”

    秋媚一边说着话,一边紧盯着青书的神情,青书笑容有些勉强,香水行的门道她哪儿知道,听也是头一回听说。

    “洗好澡出来,里里外外的衣服就不提了,就没有不好的,接着就是撷绣坊的绣娘,姐姐不知道,足足四五个绣娘,围着我们四个先是量尺寸、量脚,量头围,我当时可纳闷了,量头干什么?难道看我们头大头小,好知道是不是聪明?后来才知道,是要做秋冬戴的抹额、勒子什么的。接着就是挑衣服料子,一直挑到天黑,我跟姐姐说啊,我头一回知道,这做衣服的料子竟然有那么多种,有那么多讲究!真是不得了!接着就是挑首饰,我就更晕了,眼前亮闪闪一片,一个不认识!真不怕姐姐笑话,我是穷家出来的,长这么大,从来没见过那么多好东西。”

    “有钱的人家就是不一样。”青书勉强扯着嘴角,扯出来的也不知道算什么表情,反正看不出来是笑。

    “有钱的人家多了,可是肯对象我们这样的下人这么大方的,我见识少,真没见过其它家。”秋媚的话一点点往外放的很小心。

    “那倒是。”青书想到了陈夫人,姜家几乎没有什么来往的人家,她不知道别人家怎么样,她只知道在府里当差这些年,陈夫人从来没放过赏,就连穿过的旧衣服,用过的旧物件,也要留着卖给收旧货的。偶尔散一星半点吃不了的菜品点心,别人不知道,反正她拿到的,全是放的太长,味儿已经变了没法吃的。

    她听捧云说过,陈夫人其实有银子,还不少,她当年的嫁妆不算薄,这些年握在手心里,半个大钱都没往外拿过……

    “李家太太大气,大奶奶跟太太一样大气,别的不说,”秋媚顿了顿,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姐姐别笑话我藏不住话,我跟姐姐说,姐姐可别往外面说。也别笑话我眼皮子浅,姐姐知道,我是穷家出身。”

    “我笑话你什么?你放心!”青书急忙答应,下意识的往前挪了挪,等着听秘密。